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豪門金婿
豪門金婿 連載中

豪門金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天道問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蕭旭 蕭晨 都市小說

為了報恩,作為燕京的四大家族之一的蕭家,將家族在外的私生子蕭晨打發出去,成了一個三線城市的上門女婿
  他是蕭家棄子,更是葉家廢婿,沒有人看得起他,受盡屈辱的他無意間獲得一件傳承,從此曾經的廢婿一躍成為人中之龍
展開

《豪門金婿》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病危的小妹


江北市第一人民醫院急救室外,蕭晨正在焦急的等待着。

不一會兒,醫生從急救室內走出來。

蕭晨見狀,連忙抓住醫生的手,迫切的問道:「李醫生,我妹她怎麼樣。」

李醫生摘開口罩,下達了最後的通碟:「你妹的白血病已經惡化,需要立馬進行骨髓移植手術,十天內準備好三十萬,不然…就等着收屍吧。」

蕭晨一聽,整個人瞬間木訥在原地,他不相信的道:「李醫生…我妹的化療不是起作用了嗎…這怎麼。」

李醫生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誰說化療就能百分百治療癌症的?難道你還想看你妹繼續忍受化療的折磨?」

說完話,李醫生一撒手就離開了這裡。

蕭晨半天沒緩過來,最後他望着天花板,痛苦的說了一句:「可我上哪兒去弄三十萬來啊。」

滿臉的無奈。

這三年來,他在葉家做牛做馬,受盡屈辱存的二十萬,已經在這三個月的治療期間用的一乾二淨。

除此外,他還賣過血,跑過外賣,搬磚,網貸,高利貸,能搞到錢的法子他都已經試了個遍。

但都填補不了小妹的病情需要。

他靠着牆坐了下來,隨後抱頭痛哭了起來,他實在是太沒用了。

片刻後,他擦乾眼淚,站起身來到了小妹的病床前。

這時的小妹還在昏迷中,蕭晨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臉頰上:「小雪,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你。」

掙不到錢,就借!借不到,他搶!無論如何他都不忍心看自己的小妹就這麼沒了。

哪怕豁出自己的尊嚴!雖然自己已經沒有尊嚴。

想清楚後,他到了醫院樓梯間,這裡沒有人,不會打擾到其他病人。

第一個電話,許凱。

「喂,是許凱嗎?」蕭晨問道。

「對,你哪位?「對面回道。

「我蕭晨啊,好久不見,那什麼…你能借我三十萬嗎?我妹生病了,現在急需用錢,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蕭晨苦苦哀求道,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只是…

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了戲謔的聲音:「堂堂蕭家公子也需要問我借錢?你開玩笑吧…哦,抱歉抱歉,我突然忘了,你已經入贅到江北市一個小家族了,怎麼?那個家族的人不給你錢嗎?」

蕭晨聽聞,只有老實回答道:「許凱,你就別打趣我了,我一個私生子,哪裡是什麼蕭家公子,這不實在是沒有辦法,我才找你借錢,你放心,我一定會還上的。」

許凱回道:「呵,你還知道你是私生子?既然知道,那你應該清楚我們之間的差距,三十萬,我有能力借,但我為什麼要借?之前和你關係好那是我給蕭家面子而已,你還真當回事了?你要明白現在你只是一個棄子!真搞笑,問我借錢。」

啪嗒,許凱直接掛斷了電話。

等蕭晨再次撥打過去,電話提示音已經表明他被拉黑。

可蕭晨還是沒有放棄,第二個電話,余文。

「喂,余文,我能再問你借點錢嗎?我妹生病的事你也應該知道,現在就差三十萬就可以進行手術了。」

但電話那頭卻傳來一聲:「你上次借的十萬還沒有還,又來借?可以啊,你把那十萬還了,我就立馬借。」

余文的話,讓蕭晨無比尷尬,三個月前母親去世,同一天小妹又檢查出白血病,家中遭遇巨變讓他一時間無法承受,因此當時問余文借了十萬。

那時,余文還念及舊情,十萬對一個燕京公子哥來說只是眨眨眼的事,所以借給了蕭晨。

但現在,蕭晨又借,余文也不是做慈善的,看到蕭晨一點償還能力都沒有,他也不打算借了。

「我一定會還的,你放心…」

可,還不等蕭晨說完,電話那頭已經果斷的掛斷了電話。

打了兩個電話都沒借到錢,蕭晨神情變得慌張起來,他翻越通訊錄的手指都開始顫抖起來。

「能借到的,能借到的。」

他一邊的安慰着自己,一邊尋找着可以求助的人。

第三個人,代旭。

「喂,是代旭嗎?」

「代尼瑪的旭。」

啪嗒…

三個電話,三個曾經在燕京最好的朋友,一個被他瞧不起,一個對他失望,還有一個已經換了號碼。

此刻的蕭晨,山窮水盡,孤立無援。

他懊惱的抓着自己的頭髮,還拍打着自己的額頭:「我怎麼這麼沒用,我怎麼這麼沒用…」

片刻後,他冷靜下來,現在蕭雪唯一的依靠只有他,他不能就此放棄。

然而,屋漏偏遇連夜雨,他還沒借到錢,房東的電話已經打了過來,催他交房租,如果三天內不交,就直接把他妹妹攆出去。

這還沒完…網貸公司的電話又響起,緊接着又是短訊轟炸。

蕭晨實在是沒有辦法,硬着頭皮打給了在外地出差的老婆葉雯。

只可惜,葉雯一聽到他是來借錢的,就不厭其煩的掛斷了電話,任憑蕭晨再怎麼打電話求助,她亦無動於衷。

蕭晨看着手機,現在連自己老婆都幫不到自己,他實在是找不到人可以求助了。

也是,自己毀了她一生,她憑什麼幫助我?

蕭家嗎?他冷聲一笑,從三年前那個家族把自己踢了出來後,他和蕭家已經沒有半點關係。

最令人心寒的是,三個月前母親去世,他給父親打了電話,對方卻說死得好。

就好像,父親很想甩脫他曾經的風流債,巴不得他們三人死在外面。

錢吶,為了這個東西,有人歡喜有人愁。

如今蕭晨已是窮途末路,葉家待他如狗,蕭家根本不認他這個私生子,想來想去,他只有打破自己的底線,去求那個他最不願意見到的人。

掛斷電話,騎上電驢,轉眼間就來到了紅月咖啡館。

這是他前未婚妻葉瓊開的咖啡館。

至於為何說是前未婚妻,在三年前,燕京四大家族之一的蕭家讓蕭晨入贅葉家一事,可謂是葉家的頭等大事。

這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可以和蕭家攀上關係,從此便平步青雲,所以葉家十分重視這件事。

那時候他們並不知道蕭家這麼做只是想拋棄他這個私生子罷了,所以家族內部就在商議誰和蕭晨成婚。

在當時,葉家內一共有兩個人選,一個是蕭晨如今的老婆,葉雯。另一個就是葉瓊。

在蕭晨分別和她二人初見面時,事實上葉瓊是最先表態的,而蕭晨也對她有意,兩人的事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但是葉家最後的決定是讓葉雯和蕭晨成親。

家族命令,後輩們連選擇的權力都沒有。

最後,葉瓊因為沒能和蕭晨結婚,和葉雯反目成仇,一氣之下她便自己帶着自己的存款,離開了葉家,出去開了一間咖啡館。

雖然現在已經真相大白,但蕭晨相信葉瓊會念在往日情份上,會借他三十萬。

儘管有些恥辱,但一想到病床上的奄奄一息的小妹,他還是硬着頭皮,走到了咖啡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