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寒門寵後
寒門寵後 連載中

寒門寵後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容昭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雲海 容昭

深宮似海,女人如花,搖曳生姿地綻放在寂寞的深宮;爾虞我詐,刀光劍影,都敵不過你傾城一笑的風華! ——這臉皮堪比城牆的賤人居然是傳說中英明神武的皇上,老天啊,還能不能讓人愉快地玩耍了? ——這小娘子真是美呆了,美絕了,反正救命之恩,朕無以為報,要不,以身相許? ——皇上,臣妾還小,十三虛歲,葵水都沒來,您將近而立,三公主都跟臣妾一樣大,您真的下得了這個嘴? ——啊哈哈,愛妃真是太美了,太壞了...展開

《寒門寵後》章節試讀:

第4章 狗仗人勢終報應


  容昭眼角的餘光看到,劉姨娘隱蔽而快速地在看上去天真嬌憨的五姑娘容晴背後一戳,容晴立刻憋着小嘴,揉着肚子,可憐兮兮地看向容永清。

  「爹,小五好餓!」

  「餓到我們小五了?那趕緊開飯吧。」容永清輕咳了一聲道。

  「還是爹爹最好了。」容曦連忙上前,拽着容永清的袖子,撒嬌地扭了扭,仰頭看着容永清,水潤的杏眸中滿是濡慕之情。

  容永清也很給她面子,溫和地笑了笑,由得她跟在自己身邊、超越了其餘人走在前面。

  鄭氏眼中透出寒意,忍了忍沒有說話,青姨娘微垂着頭,彷彿沒看到這一幕似的,先開口的小五不滿地撅了撅嘴,也欲跟上去,被劉姨娘一把拉住了。

  一行人各有心思,移步堂屋,熱騰騰的飯菜已經備好了。

  食不言寢不語,眾人寂然飯畢,上了漱口的茶水,接下來便是決定老爺今夜歸屬權的時刻了,等這個決定好了,大家才會紛紛離開。

  容昭不等容永清和鄭氏開口,先拎起手帕按了按嘴角,慢條斯理地開口,「我娘和弟弟的忌日要到了,我打算去清遠寺給他們祈福上香,大約一個月,請老爺太太恩准。」

  一屋子人都僵住了。

  四姑娘容曇目瞪口呆地看着憑空劈下一道雷的容昭——她知道大姐其實是個膽大無忌的人,可沒想到膽大無忌到這種程度!

  容昭繼續慢條斯理地道,「年年都是這個時候,想來府里早就準備好了,另外,清遠寺較遠,我明兒需早起趕路,就不和老爺太太告別了。」

  容永清沉默了半天,方淡淡地道,「你想去便去吧,順便替我上一柱香,我最近忙,騰不出時間,你有什麼需要準備的,只管吩咐王管家。」

  容昭沒有回答,吩咐王管家?王管家早就被鄭氏收買了,她也要吩咐的動才行!

  「你們退下吧,我今兒歇在書房。」容永清丟下一句話,拍拍屁股走了。

  留下氣得臉色鐵青的鄭氏和滿心渴盼的姨娘們。

  容昭冷淡地向鄭氏行了一禮,轉身揚長而去。

  出了門,帶着玲瓏,主僕二人沉默地回到容昭那冷清的屋裡,玲瓏方才擔心地問,「姑娘,萬一王管家明天什麼都沒準備怎麼辦?」

  容昭笑了笑,「什麼怎麼辦?這是老爺親口吩咐的,王管家敢陽奉陰違?太太再厲害,這個家的主人還是老爺,王管家那種滑頭頂多為了討好鄭氏,準備的東西以次充好,華而不實罷了。左右我們要用的東西也不會動用容家的,怕什麼?倘或他真敢把老爺的話當耳旁風,自然也有治他的法子。」

  玲瓏恍然大悟,「還是姑娘厲害。」

  容昭隱蔽地翻了個白眼,「得了,這馬屁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

  玲瓏笑道,「姑娘真的很厲害嘛,不然高員外為什麼會幫助姑娘,都是被姑娘的聰明才智給折服了!」

  容昭哭笑不得,「算了,你這丫頭就別往你姑娘臉上貼金了,明明是人家高爺爺人品好,有善心,與我的聰明才智有什麼關係?高爺爺是看在和外公的交情上伸手幫我,我們卻不能視之為理所當然,否則只會寒了別人的心。」

  玲瓏道,「這個道理我自然明白,奴婢也有聽說高員外的慈善名聲,可若是姑娘沒有過人之處,又怎麼能和高員外聯繫上呢。」

  容昭搖搖手,「你這丫頭,嘴皮子越發利索了,我說不過你。不管怎麼說,咱們都要記住高爺爺的雪中送炭之恩。」

  玲瓏鄭重地點頭,「姑娘,奴婢記住了。」

  這廂容昭主僕忙碌地準備着明日出行事項,那廂鄭氏自眾人一散便躺倒了,只叫心口疼,伺候她的下人都是她的心腹,對主子的心思哪有什麼不明白的?

  於是,鄭氏身邊的嬤嬤叫了一個剛留頭的小廝,悄悄吩咐了幾句。

  傍晚時,原定在書房歇息的容永清沒有堅持到底,轉身去了正院,這已經是數不清發生過多少次的事情了,依然讓一干姨娘憤恨不已,只罵鄭氏堂堂主母,行動卻堪比狐媚子,果然不是正道上進門的,就是沒臉沒皮。

  夜裡,**剛收,溫軟拔步床里,鄭氏如一汪水躺在容永清懷裡,柳眉微蹙。

  容永清有一下沒一下地撫摸着對方光滑的裸背,神遊天外。

  「夫君,你說,大姑娘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否則這整日冷颼颼陰慘慘的,妾身實在是害怕。」

  「你想到哪裡去了?她那時不過兩歲,實歲不過一歲多一點,便是現在,也不過是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女娃,上哪裡去知道真相?你不要自己嚇自己。」容永清手一頓,隨即漫不經心地道。

  「我也知道這個理,可心裏總是懸着,我莫名其妙就流產還傷了身子,還有那無聲無息就消失的嫁妝,我……」

  鄭氏越想越覺得脊背發寒。

  容永清拍拍她,輕聲安慰,「好了,別擔心,就算林氏心有怨氣,那也是衝著我來,與你無關,你就別胡思亂想了,好好睡吧。」

  如果是旁的事,鄭氏是絕對不會質疑容永清的,唯有此事……她滿懷不安地睡著了,眉頭緊緊皺起。

  容永清望着對方睡夢中尤不減張揚艷麗的臉,腦海中忽然浮現另一張溫婉而秀麗的面龐,明明出身商戶,卻通身嫻靜優雅,恍若凈水芙蕖,不沾半分銅臭,比鄭氏更似大家閨秀,笑着叫他「清郎」,偏一口吳儂軟語,咬字不清,猶如在呢喃「情郎」一般,每每被她自己羞得不敢抬頭……

  如果這世上真有報應的話,他,大約早就遭了報應……

  清晨,天光微亮,容家所在的衙門前就傳來了聲響。

  「王管家,這就是你為我準備的『馬』車?」容昭望着眼前這輛頂棚甚至破了個大洞的牛車,眯了眯眼,問道。

  「啟稟大姑娘,老奴也沒有辦法,實在是不湊巧,府里的三輛馬車都要用,一時間老奴上哪去找馬車?只好先和下人們借了這輛牛車,總不能耽誤大姑娘的時間不是?」王管家點頭哈腰地道,然而那看似諂媚的言行中,卻絲毫看不出對主人家應有的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