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能力覺醒,我在學園島上斬神
超能力覺醒,我在學園島上斬神 連載中

超能力覺醒,我在學園島上斬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井上美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星宮幽月 都市小說

意外覺醒了異能,被迫前往了學園島 在戰鬥和算計中,我得知了世界的秘密 如果世界必然要被神明毀滅的話 那就由我先來毀滅神明
展開

《超能力覺醒,我在學園島上斬神》章節試讀:

第4章 黑色高級轎車


「快停下來,我只是太久沒見到年輕的同類了,別這樣,我錯了。」

大叔用蒼白的臉色勉強擠出一副笑臉,一邊緊捏着手臂解釋着。

但瘦高女性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靜靜看着他。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大叔臉上的笑容逐漸支撐不住,開始一臉痛苦的喘着粗氣,緊緊盯着瘦高女性的臉,然後慢慢的跪了下去。

「記住,沒有下次了。」

瘦高女性點了兩下手機,大叔的身體也在瞬間得到放鬆,全身癱軟的倒在了地上。

「我叫燕雯,是護送你這去學院島的負責人。不用太緊張,大多數人從學院畢業後都可以回歸正常生活。你可能也在手機或者電視中看到過,他們都生活的不錯,像這樣的垃圾只是特例,須要嚴加管理。」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緊張和擔憂,燕雯小姐特此解釋着剛才的舉動,但怎麼看都有股掩飾什麼意圖,而且我還看到倒下的大叔嘴角所浮現的諷刺笑意,也有些不知道她的話是否可以信任。

但無論如何,我都沒得選擇。

根據燕雯小姐的安排,下午一點就要收拾好東西去機場,現在已經是早上的十點鐘,我打電話聯繫了父母,簡單和他們說明了情況,他們表示會趕緊請假回來。

我已經聽到他們在電話另一頭忍着哭泣的聲音,這讓我心中十分愧疚,其實只要當我是去外地讀了三年學不就好了。

但我也明白,父母不可能將這件事想的如此單純。

至於詩韻,還是等她下午回家後由父母告訴她吧,現在的我實在不知道如何面對她。

我也有些捨不得詩韻,自從她被我家收養以來,小時候就天天粘着我一起玩,但不知道從哪天開始,她的我的態度就產生了變化,

從可愛的喊我哥哥變成了喊我笨蛋老哥,晚上也不會抱着我才睡得着,去廁所也不用讓我陪着她,詩韻像是突然之間就長大成我完全不認識的人。

當時還有些接受不了,有點難以理解她的情感。但後來也想通了,一直長不大的那個人其實是我。

擅自活在日復一日的平靜和日常中,如果別人因為成長而有所改變,我才是最難適應的那一個。

這次我的離開,詩韻可能會感到難過吧,但那畢竟是詩韻,再也不用把寶貴的時間用在給蘭迪製作陷阱和找我藏起來的鑰匙上。

一定可以利用這些時間製作出真正有意義的東西,也可能會交很多朋友,畢竟詩韻那麼可愛,男孩女孩一定都很喜歡她。

但要是有男孩子擅自跟她告白的話,我還是會想一拳將他揍飛,雖然是莫名其妙的自私念頭,但我可以將這份情緒劃分到保護她上面。

006

坐着**的黑色高級轎車,熟悉的街道上也十分安靜,大概是這個點人們都在公司和學校,不過這也和我沒什麼關係了,等去了學院島,為了自己平靜的生活,也一定要加把勁才行。

開車的人是燕雯,劉尊榮則坐在副駕駛上無聊的看着窗外,我跟蘭迪坐在后座,那些軍人打扮的人已經離開了,完全沒想明白他們的作用是什麼。

一路上沒有人說話,我和蘭迪在這種氛圍下也沒什麼聊天的興趣,車子緩緩停在了我家門口,燕雯小姐點了一支的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吐了出去。

旁邊坐着的劉尊榮一邊咳嗽一邊很快將車窗搖了下來,皺着眉頭的看着她,似乎在質問你怎麼素質這麼差。

但燕雯明顯不在乎他的感受,而是回過頭對我說:

「下車吧,收拾好東西和家人道別,時間到了會讓人進來通知你。」

我有些茫然的和蘭迪下了車,原以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會受到監視,但好像並不是這樣,反而有一定程度的自由。這讓我想起了死刑犯的最後一餐,吃飽喝足去重開。

我突然想着要不要嘗試一下逃跑,但很快就把這個愚蠢的決定從腦海中踢了出去。我根本不認識什麼隱藏異能的組織,而且也不想讓家人和蘭迪擔心,更別說要是現在逃了,立馬就會被抓住吧,到時候的處境一定更加不好。

搖了搖頭,我把注意力放在該帶什麼東西過去上。

漫畫,小說,遊戲機,這三樣東西都是必須要帶的,某些過不了審查的書籍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忍痛決定不帶,坐飛機的時候肯定要檢查我攜帶的私人物品吧,要是被發現帶着這種東西,一定會社會性死亡的。

不過說來有些奇怪,明明我在購買的時候沒有買過妹系作品,卻偶爾會在收藏品中發現它們的存在,甚至有一次還出現了BL作品,真是太恐怖了。

為了不讓這些**浪費,我決定將這些寶藏贈予自己唯一的友人。

「蘭迪,這是我最後的意志了,你一定要收到。」

看着我遞過來的書,蘭迪的嘴角勾起一絲苦笑。

「你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有這樣的心態,我安心了不少。」

「沒辦法,既然只能接受,那總要快樂一些,其他情緒又沒什麼用吧。」

這是誰都明白的道理,只是我看的更開一些,算不上什麼好心態。

「都說了,別塞這種衣服進來,我打死也不要穿的。」

蘭迪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件汪醬造型的連體睡衣,手掌上的肉球還十分有彈性。雖然想要像往常一樣丟回他身上,但這次卻忍住了,雖然不會穿,但就讓它放在我的箱子中當一個念想吧。

等我收拾完東西,父母也趕了回來,他們抱着我,和我進行告別。突如其來的異能覺醒,以及未來三年的分別,父母確實難以接受,我安慰着他們,讓他們根本不用擔心,最後和他們一起做了頓午餐。

吃飽飯後,時間也差不多了。

我突然想起蘭迪早上似乎想對我說什麼,剛想要問他,但大門突然被推開,詩韻喘着粗氣,整齊的黑髮也被風吹得凌亂,眼中充滿了晶瑩淚珠。

「笨蛋老哥,你不準走。」

詩韻還是回來了,雖然沒有通知她,但她還是得知了我的消息,可能這就是家人之間的羈絆吧。

「詩韻,沒關係,哥哥只是去上三年學罷了,沒你想像中的那麼久。」

「不行,不行,笨蛋老哥現在就退學當尼特,只要成為活動範圍只有卧室的尼特,就算覺醒什麼異能也完全無害吧。」

按照妹妹的想法,我不但要成為讓父母傷心的尼特,活動範圍還只有十平方米卧室,就算是尼特,這領地範圍也小過頭了吧。

但我還沒想好怎麼拒絕妹妹的話,門再次被推開,燕雯小姐和懶洋洋的劉尊榮都走了進來,目光中的意思已經很明確。

時間已經到了,我該走了。

我摸了摸詩韻的頭,從她身邊走過,但卻被她緊緊抓住了衣角。

「你們這些傢伙,都是想要奪走笨蛋老哥的敵人,敵人就應該被消滅!」

詩韻的語氣有些不對勁,而且突然低下了頭,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奇怪的控制器,我感覺不妙想要阻止,但她的手已經果斷摁了下去。

玄關的側面的牆壁位置的升起一個漆黑的圓球,上面閃着紅色的燈光,燕雯有些疑惑的看着,沒搞懂這是什麼。

「趴下。」

喊的人是蘭迪,他飛身沖了過來,一把奪走了詩韻手中的控制器。但詩韻的陷阱好像是不可逆的,蘭迪連續摁了幾次,玄關的圓球也沒有任何變化,反而快速膨脹起來,上面閃爍的紅色燈光也越發急促。

就像是要產生劇烈爆炸一樣。

難道這就是詩韻製作的陷阱么,我差點還以為自己是在看什麼科幻影片。原來蘭迪每天早上來找我都要面對這麼刺激的東西么?

我也迅速拉着詩韻趴下了身體,將她護在我的身下,如果真的是爆炸,最起碼我希望她和父母不會有什麼事。蘭迪的話肯定沒事,對於他的體魄我有絕對的自信,如果連他都有事的話,那我基本上已經宣判死刑了。

詩韻在我的身體下面,她的臉突然變得十分紅潤,是不是拉她倒下的時候撞到頭了,我心中有些心疼,將她摟的更緊了一些。沒辦法,現在這種情況,想要保護她也只能這樣粗暴一點。

但想像中的爆炸聲音在幾秒後都沒有傳來,反而聽到了慵懶的哈欠聲。

「現在的小孩子都喜歡玩這種危險的東西么,大叔我嚇一跳啊。」

我扭過頭,看到黑色的圓球被劉尊榮捏在手中拋來拋去,我有些害怕他一個不穩扔在地上,但上面的紅光已經熄滅,看樣子是個啞彈。

詩韻不可能為了開玩笑製作一個啞彈,應該也不是失敗品。她製作的東西雖然會因為材料限制而十分粗糙,但我還沒見過她做出完全沒用的東西。

那麼答案只有一個,眼前這個慵懶的大叔,使用了自己的異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