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婿
詭婿 連載中

詭婿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五斗米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陸平 顫巍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這條命,是爺爺用嗩吶救回來的……展開

《詭婿》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嗩吶招魂


你們見過人死後被蚯蚓啃食屍體嗎?
  我見過,因為被啃食的這具屍體,就是我爺爺。
  ……  我爸告訴我,我能活着,是爺爺從鬼門關把我的命給拉回來的。
  爺爺是個嗩吶匠,紅事吹喜樂,白事吹哀樂,爺爺在十里八鄉很有名氣,很多人都說爺爺吹的嗩吶,有股子生氣,通俗點說,爺爺把嗩吶吹活了。
  我的這條命,正是爺爺用嗩吶給救回來的。
  你們可能很難相信,嗩吶還能救人?
但這是真事兒……  我出生的那個年代,是對超生管制最為嚴格的階段,因為我還有一個大哥,我屬於超生,懷着我的時候,我娘東躲西藏。
  直到快生我的時候,村長還帶着人找我娘,最終,我娘在我們村後山的孩兒廟旁邊生下我。
  對於孩兒廟,我是後來才知道,整個村子的人都對這個東西敬而遠之,準確的說,是恐懼。
  孩兒廟處於我們村後山的一個大坑裏面。
  據說這個大坑是在很多年前,一場大雨之後塌陷形成的,當時大坑裏面還有許多白骨,甚至,還有人看到大坑裡有綠毛孩子在爬,一到深夜,後山就有孩子那種滲人的哭聲。
  那個年代,農村的醫學很落後,導致很多孩子生病夭折,未成年的孩子死後不能入祖墳,都埋在後山。
  老人們說,那是那些孩子不甘心,想回來作祟。
  最後,有一個遊方道士找上門,他說他路過我們村子,感覺到我們村子不對勁,一來看,果然有大麻煩。
  不過遊方道士說他道行有限,恐怕幫不上忙。
  村子裏的人看到這遊方道士料事如神,村長帶頭全給他跪下,這遊方道士這才答應幫忙。
  聽說當時那老道士在後山獨自待了三天三夜,當他出來的時候,披頭散髮,整個人精疲力盡一樣。
  老道士醒來,告訴大伙兒說他在大坑的最下面建了一個不到一人高的孩兒廟,問題算是解決了。
  從那以後,大坑裏面就沒出過事兒。
  我出生那天晚上,爺爺正好出門做活兒回來。
  剛到家就聽到奶奶說我爸背着我娘去了後山,爺爺一拍大腿,說了一句壞事兒了。
  隨後,爺爺把手裡的東西一丟,拿着他的嗩吶就朝着後山感。
  這時候,我已經出生了。
  我爸說,出生後的我一聲不吭,瞪着一雙大眼睛看着產婆,不管產婆怎麼打我的腳底板,我就是不哭。
  產婆說他從來沒遇見過這種情況,讓我爸趕緊抱着我回家,實在不行恐怕得去鎮子上的醫院。
  進山走了一半,爺爺看到我爸他們往回跑。
  看到我爺爺的時候,我爸好像看到主心骨一樣的,把我的情況給爺爺說了。
  爺爺把我從產婆手裏面抱過去,一根手指按在我的眉心,臉色當時就變了,嘴巴裏面嘀咕着說:「糟了,魂沒了。」
  爺爺讓我爸背我娘回去,他一會兒就帶着我回來。
  這時候,我爸也沒有辦法,只好先背着我娘回家,我爸告訴我,當時爺爺抱着我就朝着後山深處走去,他也是後來才知道,爺爺抱着我去了大坑裏面的孩兒廟。
  爺爺說,我的魂是在那兒丟的,就得在那個地方找回來。
  我爸和我爺爺分開兩分鐘的時間,就聽到後山傳來一陣嗩吶的聲音,他知道,那是我爺爺在吹嗩吶,但他也聽我爺爺吹過不少次嗩吶。
  卻從來沒有聽到爺爺吹過這一曲,我爺爺嗩吶聲剛響起沒多久,整個後山竟然響起了一陣嬰兒孩子哭鬧的聲音,那種聲音,我爸說他從來沒聽過那麼滲人的聲音,聽的人頭皮發麻。
  後來,爺爺抱着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以後的事兒了。
  當時爺爺抱着我回來,我正在哭,爺爺滿頭大汗,但是爺爺臉上卻布滿笑容,因為,我的命算是撿回來了。
  爺爺來不及休息,吩咐我爸趕緊把村子裏的公雞都買過來,全部殺掉。
  後來在我反覆追問下,我娘才告訴我,那些雞血,是用來給我洗澡的。
  做完這一切,爺爺抱着我大笑,最後給我起名叫陸平,希望我這一生平安無恙就好。
  第二天爺爺去村長家主動和他商量了這件事情,村長表示,他也很無奈,最終的結果是大我兩歲的大哥被爺爺送出去給別人養,用爺爺的話說,兩個孩子都不能出事兒。
  但是我必須要在他身邊,所以才將大哥送了出去。
  奶奶身子本來也不好,又因為挂念大哥,在我三歲那年就走了。
  隨着我長大,我發現一個穿着紅衣服的女人出現在我的夢裡,我看不清她的樣子,夢裡,她低着頭,雙手抬起來朝着我走近。
  甚至我好像還能聽到她在唱着一首歌,但那歌聲卻有種令我渾身不舒服的感覺,陰森森的。
  好在當她快靠近我的時候,我就會被驚醒。
  害怕的我第一時間給爺爺說,聽到我說的,爺爺皺着眉頭陷入沉思。
  好一會兒的時間,爺爺才告訴我,是錯覺,讓我不用去管。
  不過當天晚上,爺爺就拿着嗩吶出門。
  我不知道爺爺出門去幹嘛,但爺爺出去的那天晚上,我們村子的狗像瘋了一樣的叫着。
  直到天亮才罷休,而爺爺也是天亮之後才回來的。
  從那以後,我再也沒夢到過那個紅衣女人,我本以為這件事情就這麼結束了。
  然而,直到我十八歲那年,那個紅衣服的女人再次出現,而且,不是在夢裡……  那天晚上,高考落榜的我心裏面很失落,看着電視,爺爺一直安慰我,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讓我別在意。
  突然,門外傳來一陣奇怪的歌聲,聽到這聲音的我整個人心中一驚,這?
不是我小時候夢到的那個紅衣女人唱的嗎?
  我記得很清楚,因為這歌聲真的讓人很不舒服,我剛想着,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
  我爸本能的問了一句,誰啊?
  『我來接我家娃兒。
』門外傳來一陣冷幽幽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身邊的爺爺猛然站起身來,朝着門外吼了一聲:「快滾,這裡沒你家娃兒。」
  說完,爺爺直接衝進堂屋裏面,手裏面拿着他的嗩吶。
  我看到爺爺竟然咬破了他的手指,將鮮血抹在那嗩吶上面,就這麼開始吹起來。
  我第一次從爺爺嗩吶聲中聽到一種詭異而陰森的感覺。
  與此同時,我家門上傳來的敲門聲變得劇烈起來。
  咚咚咚、  就好像外面的東西隨時都會破門而入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