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極品嬌妻
我的極品嬌妻 連載中

我的極品嬌妻

來源:掌讀 作者:劉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潔 現代言情 趙璐

我的妻子是班主任
她竟然被學生...展開

《我的極品嬌妻》章節試讀:

第3章 好戲


我的妻子叫趙璐,是高中班主任。二十八歲的年紀,風韻十足。她經常穿着緊身牛仔褲,那身材性感極了,簡直就是人間尤物。

不瞞你們說,我和趙璐結婚一年了,我們還沒同過床。

因為我就是屌絲一個。沒錢沒勢,在我的眼裡,妻子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神,根本就不容褻瀆,我早都發誓,不掙夠錢,就不會碰她。

所以我拼了命的努力,就是想配得上她。可是我做夢也沒想到,妻子的一個學生,竟然將她...

事情還要從頭說起。16年3月3日,妻子趙璐眼睛突然失明,醫生告訴她,這是長期給學生講課,批改作業導致用眼過度。不一定哪天,能恢復視力。

這件事情,如同晴天霹靂。趙璐也不能當老師了,只能每天在家裡。那段時間我為了掙錢養家,白天上班,晚上去送外賣。基本就在家睡四五個小時。

我累死累活一個月,直到那天,我竟然在我家柜子里,無意中發現了許多用品!

當時我整個人都傻了,滿滿一柜子的情趣內衣,我的家裡,怎麼會有這些東西?我根本沒和趙璐睡過!

那時候的我,渾身都在顫抖,走到趙璐的面前,強行壓住自己怒火:「老婆,柜子里是什麼東西?」

當我話音落下的時候,趙璐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紅暈:「不都是你買的么,今天白天,你欺負我了呢..」

「嗡!」趙璐話音落下,我腦海一片空白!

今天白天?今天我上了一天班,根本沒回家!這怎麼可能!妻子在我心中,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我怎麼可能這麼做?

我心亂如麻,並沒有追問。第二天一早,我就找人在家裡安裝了監控。緊接着我就去公司上班了。

我們公司經理是個美婦,名字叫劉潔,三十歲的年紀,成熟又性感,她經常穿着黑絲襪,踩着高跟鞋,別提多美了。幾乎所有的男員工都想過她。

而我則是劉潔的秘書,平時端茶倒水都是我的工作。那天劉潔在辦公室,和客戶談事,結果我倒茶的時候,心裏想着家裡的妻子,一不小心灑在了劉潔的高跟鞋上。

當時劉潔就站了起來,穿着高跟鞋的她,站起來和我差不多高,冷冷的看着我:「你沒長眼睛?」

雖說劉潔性感漂亮,但是在公司里的員工都害怕她,聽見她這麼說,我嚇的渾身顫抖:「劉總,對不起,對不起。」

劉潔低頭看着我,聲音中帶着一絲憤怒:「這一整天,你就心不在焉的,你要是不想在這工作,就趁早給我滾!」

「劉總,我..我錯了..我錯了..」我都快哭出來了,現在妻子失明,我需要這份工作。

劉潔瞥了我一眼:「廢物,趕緊給我擦了,然後滾出去。」說完,劉潔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和客戶談事情。而我,就像是聽見聖旨一樣,趕緊蹲在地上,用衣服將劉潔的高跟鞋,一點點的擦乾淨。

擦了一陣,劉潔就不耐煩的站起來,指了指門口:「行了別擦了,趕緊滾。」

聽着劉潔這話,我長舒一口氣,趕緊走了出去。當時我也沒心思上班了,直接跑回家。我幾乎是一路飛奔回去的。

也就是我推開家門的那一刻,我整個人,徹底的崩潰。

妻子趙璐躺在沙發上,已經睡著了。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紗衣,那叫一個性感!我當時心裏就一沉,妻子很保守,從來都不會這樣穿衣服!

我快步走向柜子,果然,柜子里明顯被人翻過!真的,那一刻我直接坐在地上,一陣不詳的預感,湧上心頭。

也就是這個時候,妻子慢慢從沙發上坐起,她的眼睛雖然看不見,但是臉上卻露出疑惑:「老公,是你嗎?你不是剛走三分鐘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那一刻,我整個人徹底崩潰!我像是瘋了一樣,直接將電腦打開,找到家裡的監控錄像,坐在電腦前看了起來。

監控顯示,早上6:35分,我穿上衣服離開家,當時妻子趙璐還沒睡醒。

7:00整,趙璐起床,用手扶着牆壁去洗臉。

7:30分,房門被打開,走進來一個男人!當這男人出現的那一刻,我腦袋一片空白!

劉東!劉東是劉潔的弟弟!仗着他姐是公司經理,所以劉東在公司里,也是個部長。但是他怎麼會有我們家鑰匙!

我怕心臟撲通撲通的跳着,緊緊的盯着電腦屏幕。我清楚的看見,劉東像是走進自己家裡一樣,坐在沙發上磕了幾個瓜子,然後就走到妻子趙璐的身後,從後面抱住了妻子。

「老公,你回來了?」監控裏面,妻子問劉東。

聽見這句話,我心都要碎了。就看見劉東點了點頭:「是啊,我剛才去買菜了。」

說完之後,劉東就親了妻子一口,妻子則是滿臉愛意,和劉東熱吻在一起。

坐在電腦前的我,已經是汗水濕透全身。就算我再傻,此時也應該明白了,這劉東冒充我!我忍不住的在顫抖着,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看着屏幕中的劉東,親吻着妻子!

「嗎的!」這一瞬間,我像是瘋了一樣,狠狠的一拳砸在電腦上!我不敢往下看了,我不敢想像,高高在上的女神妻子、我一直都捨不得碰的妻子,被別人羞辱的模樣!

我大喘着粗氣,眼睛血紅血紅的。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柔軟的聲音,從客廳傳來:「老公,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話音落下,就看見妻子扶着牆壁走了進來,此時的妻子身穿薄紗,無論是身材還是長相,妻子比起那些明星,都是絲毫不差,妻子是多少男人心中的女神,我不捨得碰她,在我心裏,妻子是不容褻瀆的,可是如今..

我心臟像是被刀割一般,但我還是強忍着怒火:「沒事,我有些累了。」

「哼。」妻子嬌嗔一聲:「早上那麼欺負我,能不累嗎。」

我緊緊的攥着拳頭,眼淚奪眶而出!又想起今天在公司,我給劉潔擦鞋的畫面,濃濃的恨意,像是火山爆發一般!

劉東,劉潔!你們姐弟,為何如此欺我!

那一瞬間的我,腦海裏面全是仇恨。我發誓,這個仇我要百倍還回去。我要品嘗到,劉東家中所有女人的滋味!我不會衝動,我會一點點的折磨他,他姐,他家所有女人!

事情還要從頭說起,當天晚上我一夜未睡,我只要閉上眼睛,就浮現出劉東和妻子纏綿。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公司。

為了不引起劉東的注意,我甚至連門鎖都沒換。到了公司以後,我路過劉東的辦公室,當時我實在是忍不住,向裏面看了一眼。

辦公室里,劉潔坐在沙發上,劉東站在她面前。

「小東,這幾天你早上七點,就離開公司,快要下班你才回來,你幹什麼去了?」劉潔看着劉東,問了出來。

劉東撓了撓頭:「姐,這幾天我都去談客戶了。」

聽着劉東這句話,我差點就沒忍住,談客戶?去找我妻子,那叫談客戶?!

但是劉潔聽見劉東這麼說,輕輕一笑:「我弟弟現在這麼懂事么,不錯,這幾天姐給你升職。」

說到這,劉潔慢慢站起來,要走出房間。結果就在這個時候,劉潔剛好看見門口的我。這一霎那,劉潔頓時皺眉,指着我就開口:「吳城,你給我滾進來。」

在門口的我渾身一顫,慢慢走了進去。我能明顯感覺到,劉東看見我之後,露出了一絲笑容。

「劉總。」我看着劉潔,裝作恭敬的說道。今天的劉潔格外性感,她穿着一條短裙,白白的腿露在外面,讓人看了欲罷不能。

「昨天你把茶水,灑在我的鞋上,我讓你擦鞋,你有意見?」劉潔慢慢靠近我,距離我只有十公分,我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沒有意見,沒有..」我連忙開口說著。

劉潔冷哼一聲:「沒有意見?那昨天,還沒下班你就回家了?」

劉潔的氣場太強了,當時我根本不敢看她的眼睛,只能低着頭:「劉總,昨天我家裡有急事..」

「急事?那你不會請假?吳城,你把公司當成你家了?」劉潔的聲音突然提高:「你要是不想上班,就給我滾,公司不缺你這個廢物。」

我長長的呼出一口氣,不得不低頭:「劉總,我錯了,給我一次機會吧。」

「漬漬漬。」就在這個時候,劉東一下子笑了出來:「行了姐,你慢慢訓他,我出去談客戶了。」

說到這,劉東擺了擺手,慢慢走了出去。那一刻的我,眼睛血紅血紅,劉東哪是談客戶,分明是去我家!男人做到我這種地步,真是窩囊!分明知道劉東一會就要去我家,羞辱我妻子,我卻站在這裡!

我看着劉東的背影,心如刀割,臉色煞白。

「今天晚上,我要和徐總談生意,地點在藍海酒吧。」就在這個時候,劉潔對我說道:「你跟我一起去,到時候別笨手笨腳的,若是再做錯事,就趕緊給我滾。」

說完,劉潔慢慢坐在沙發上我清楚的看見,她坐下的時候,酥胸都在顫,身材火辣至極。我就算做夢也沒想到,也就是這天晚上,我竟然品嘗到了女神的滋味..

劉潔口中的徐總,是個三十歲的男人,名字叫徐之秋,挺文雅的一個名字,但是認識徐之秋的人都知道,這個人陰險狡詐,特別有心機。徐之秋想追求劉潔,這是人盡皆知的。但是劉潔一直沒同意。畢竟像劉潔這樣的女神,追求她的人無數,沒見過她答應過誰。

如今劉潔,仗着徐之秋喜歡她,和徐之秋談生意,由此可見劉潔這個女人,真的不一般。怪不得那麼多男人,都願意拜倒在她的腳下。

「去,給我倒杯茶。」劉潔冷冷的看着我,像是使喚一條狗一樣,衝著我說道。

我趕緊點頭答應,走出房間。之後的一整天,劉潔都沒給我好臉色。劉東也一天都沒回公司,我知道,劉東又在我家呆了一整天,又羞辱了我的女神妻子一整天!

我強忍着難受,一直到晚上六點,我跟着劉潔走出公司。我開着劉潔的奔馳,劉潔則坐在後面。

到達藍海酒吧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藍海酒吧,是我們北海市最大的酒吧,來這裡的人,都是來找刺激的。、

我跟着劉潔走進酒吧,剛一進去,裏面昏暗的燈光就射過來,動感的音樂回蕩着,在酒吧舞池中央,有許多年輕男女,隨着音樂搖擺着身體。

劉潔走了兩步,就看見兩個人走了過來,其中一個正是徐之秋。

「哈哈,小潔,快坐。」徐之秋笑了一聲,此時的他穿着風衣,看起來人模人樣。然而我的目光,卻一直盯着徐之秋身邊的女人,這個女人,竟然是我的高中班主任,周琴!

說真的,我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見高中班主任!

周琴今年三十多歲,正是成熟有魅力的年紀。此時的她穿着一條藍色緊身牛仔褲,那雙腿沒有一絲贅肉,身材火辣無比。看上去根本不像三十的女人。

我上學的時候,班主任周琴,就是學校公認的女神老師,也是出了名的嚴厲,沒有學生不害怕她的。如今我已經畢業四五年了,但是周琴一點也沒老,反而比以前,多了一絲成熟的風韻。

周琴很明顯也認出我了,微微皺了皺眉。以前她經常訓我。

「小潔,我給你介紹下。」徐之秋坐在座位上,指着周琴,衝著劉潔一笑:「這是我的嫂子,周琴。我嫂子命苦,和我哥結婚當天,我哥就死了。這麼多年,我嫂子也一直沒改嫁。」

原來周琴老師還有這麼一段往事,女人三十,正是需要男人的時候,周老師怎麼忍的。我心中想着,忍不住偷看兩眼周琴老師。

「你好。」劉潔伸出手,和周琴握了一下,互相寒暄了幾句,緊接着便舉起酒杯,三個人一飲而盡。

之後這三個人便聊了起來,一邊聊一邊喝。足足聊了一個多小時,着實喝了不少酒。我能感覺到,劉潔都有些醉了。

我站在劉潔身後等着,結果我電話震動起來,我拿出來一看,竟然是妻子趙璐。妻子的眼睛雖然看不見,但是我給她設置了快捷鍵,所以她能給我打電話。

當時我心中一沉,劉東不是冒充我,在我家和妻子纏綿嗎。妻子怎麼給我打電話了!我有些着急,當時我趕緊在劉潔的耳邊,輕聲說了一句:「劉總,我能去廁所接個電話嗎。」

結果我沒想到,劉潔直接發火了,她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直接灑在我的臉上!剎那間,我的臉和胸口就都濕了。我當時已經傻了,獃獃的站在那裡。

「你個廢物,怎麼這麼多事?」劉潔指着我大罵,真的,那一刻周圍的人,都將目光聚集在我的身上。看見我一個大男人,被一個女人指着鼻子罵,不少人都笑了出來。

那一瞬間,我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劉潔冷冷的看着我,終於是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趕緊去,然後趕緊滾回來。」

我長長呼出一口氣,說了一句謝謝劉總,然後就拿着手機,走向衛生間。

整個酒吧,也就衛生間還清凈一些。我將衛生間的門關上,趕緊給妻子趙璐回了一個電話。不出幾秒鐘,電話就被接起來。

不出幾秒鐘,電話就被接起來。

「喂,老公,你幹什麼去了。」電話那邊傳來妻子趙璐的聲音,還是那麼柔軟動聽:「欺負完人家,你就出去。」

「呼..」我緊緊的攥着拳頭,怒火蹭蹭的往外躥,但是我還是忍住了,因為老婆是無辜的。老婆也不知道,自己竟然被別人睡了,不是被自己老公睡了!

如果讓老婆知道,每天羞辱她的『老公』,其實是劉東。估計老婆會崩潰!

要怪就怪我無能,要怪就怪劉東欺人太甚!我的喘息聲越來越重,強行穩住自己的怒火:「行,老婆,我馬上就回去。」

「嗯嗯,老公你快點,我等你。」趙璐衝著我說道,緊接着就把電話掛斷。

我嘆了一口氣,心裏特別不舒服。我從來沒想過,老婆被別人睡這種事,竟然發生在我身上!我的老婆,我自己還沒睡過!

我搖了搖頭,沉默了一會之後,還是從廁所走出去。結果我剛打開廁所門,一個性感身材的女人,就走了過來,差點撞在我的身上。

我趕緊上前去扶,結果這個時候才發現,這個人竟然是班主任周琴!

「周老師。」我扶着周琴的手臂,我能明顯的感覺到,周琴已經有點喝多了,身上的酒氣不小。說真的,近距離的接觸周琴,我才發現周琴有多美。

周琴雖說已經三十多了,但是穿的很性感,身材更是火辣,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婦。她身上獨有的成熟味道,簡直太吸引人了。此時的周琴,襯衫扣解開兩個。

當時在學校,我們班同學,幾乎都意淫過周琴。只要是周琴上課,下面的學生沒有睡覺的。只要周琴轉過去在黑板寫字,台下的男學生,一個個眼睛就直了,盯着周琴看。周琴的身材真是好。

我記得我上學的時候,最怕的就是班主任周琴了,不僅是我,全班的學生都害怕她。周琴的嚴厲是出了名的,即便是現在我見到周琴,還是不敢和她對視。

「吳城,現在你是劉潔的秘書?」周琴掃了我一眼,說話有些微醉。

「是,周老師。老師我沒想到在這遇見你。」我連忙衝著周琴說道,和周琴說話有種被壓迫感,畢竟周琴是我老師,我在她面前很拘束。

「既然你是劉潔的秘書,那我給你一個立功的機會。」周琴上下打量着我,沉默了一陣,還是說出來:「徐之秋在劉潔的酒里,下了迷藥。現在劉潔渾身無力,已經被徐之秋,扛到樓上包間了。你去救劉潔吧。」

「啊?」我獃獃的看着周琴,有些發矇:「周..周老師..真的嗎?」

周琴眉頭微微一鎖:「你的意思是,我騙你?」

看見周琴突然嚴肅,我本能嚇的渾身一顫,直到現在我還害怕周琴。我趕緊搖頭:「不是,周老師..我不是那個意思..」

說真的,我有些蒙圈。周老師為什麼會告訴我這件事?她不是徐之秋的嫂子嗎?我心中納悶,但是在強烈好奇心的驅使下,我還是忍不住,跑回去看了一眼,果然,劉潔和徐之秋,都已經不在了。

當時我渾身一顫,難道徐之秋真的給劉潔下藥了?!

哈哈!我心中一喜。我救劉潔?那不可能!劉潔就算被徐之秋羞辱,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反倒覺得爽!劉潔平時不拿我當人看,如今她被徐之秋下藥,這種好戲,我怎麼能錯過?我要把徐之秋搞劉潔的全過程,都偷拍下來,然後威脅劉潔!

想到這,我露出一絲邪笑,飛快的跑上樓梯。

藍海酒吧的三四層,全都是包間。來這裡的人,無論男女都十分開放,所以包間是必不可少的。

我一路走到三樓,趴在每個房間的門口,聽着裏面的聲音。說真的,我偷聽了二十幾個房間,還是沒聽到任何聲音。

就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響起!

「徐之秋,你放開我!」劉潔大喊着。

聽見這個聲音,我面露喜色,順着聲音尋找過去。果然,在301包房門口,劉潔的聲音越來越清晰。最主要的是,301包房的門,是虛掩着的,我順着門縫看去,剛好能看見裏面的場景!

可是這一看,我卻渾身一顫,不由自主的吸了一口涼氣!我能清楚的看見,在這房間裏面,劉潔被綁在床上,雙手雙腳都被分開,一點也動不了。她滿臉憤怒的看着徐之秋。

說真的,我看見劉潔這樣,都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劉潔這模樣,簡直是太性感了。

而徐之秋則站在床邊,笑眯眯的看着劉潔,那目光從上到下打量着劉潔的身材,滿臉淫笑。

「徐之秋,你不是想和我合作嗎?你現在竟然敢綁着我!」劉潔冷冷的看着徐之秋:「你趕緊放了我,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漬漬漬。」徐之秋似笑非笑的看着劉潔:「劉大美女,你怎麼對我不客氣?你現在被我綁着,還威脅我?」

「你!」劉潔緊緊的盯着徐之秋:「徐之秋,你趕緊放開我,要不然我找人弄死你!」劉潔大聲的喊着,絕美的容顏上,出現滴滴香汗,那修長的雙腿極為誘人。

我能觀察到,徐之秋看着劉潔的身體,口水都要流出來了,聽見劉潔這麼說,徐之秋也是冷笑一聲:「是嗎劉大美女?我好害怕啊,哈哈。」

說到這,徐之秋慢慢坐在床上,伸出手擺弄着劉潔的頭髮。

「滾,你給我滾!」劉潔不停的掙扎着:「徐之秋,就你這種人,別說追求我一年,就算追我十年,我也不會同意!」

「你給我閉上嘴!」這一刻,徐之秋突然大叫出來,一把抓住劉潔的頭髮,強硬的劉潔看着他的臉。劉潔當時就吃痛嬌嗔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