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剛成為龍虎山天師,表姐叫我下山
剛成為龍虎山天師,表姐叫我下山 連載中

剛成為龍虎山天師,表姐叫我下山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紅色向日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無極 蘇泗

蘇泗穿越而來,原主的記憶告訴他,這個世界妖孽縱橫,邪魔作祟,沒有實力還是不要隨便下山,苟在龍虎山安心修道為好
【誦經成功,浩然氣+5000,道心升級,獲得圓滿,五雷正法】 【誦經成功,浩然氣+3000,道心升級,獲得圓滿,掌心雷】 【【誦經成功,浩然氣+10000,道心升級,獲得圓滿,凈天地神咒】 金身法相剛剛塑造完成,蘇泗覺得自己有在這個世界自保的能力了,結果! 貌美表姐上山來
「妖怪都打到家裡來了,你弟都成為劍道宗師了!」 「你還誦經!」 「跟表姐回家!家裡被妖魔霍霍了!」 下山後,蘇泗發現,這個世界怎麼是這樣的,神呢?魔呢? 這不就幾隻小妖嘛! 凶穢消散 道炁長存 蘇泗:無敵是多麼的寂寞! 【誦經變強,道祖降臨】【表妹別怕別怕!表哥保護你!】展開

《剛成為龍虎山天師,表姐叫我下山》章節試讀:

第2章 浩然氣洗鍊,水月鏡


夫君的話,李秋月無力反駁。

是了,表弟本就是個愚鈍之人。

不然也不會被逼得上山修道的地步。

這世道,哪個佛門道觀有真本事,不過是靠香油錢過活的出家人罷了。

即便如此,對於江吾雙當著自己的面那般言語,李秋月還是挺憤懣的。

她還是望向龍虎山方向,眼神里有希冀,不甘。

江吾雙知道自己說得有些過了,面上卻沒有任何表示。

安排好值守的下人之後便離開了。

......

清晨。

蘇泗輕車熟路的來到昨天的地方,準備繼續誦經。

拿起一本泛黃的經書。

依舊是南華經,不過是這本經文的外篇。

《南華經》本名《莊子》,是道家經文,是戰國早期莊子及其門徒所著,唐玄宗天寶元年(724),便尊之為《南華經》,且封莊子為南華真人。

這是蘇泗前世的記憶,他畢竟是高材生,這點常識還是知道的。

莊子的文章,想像奇幻,構思巧妙,多彩的思想世界和文學意境,善用寓言和比喻,文筆汪洋恣肆,具有浪漫主義的藝術風格,瑰麗詭譎,意出塵外,乃先秦諸子文章的典範之作。

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莊子這號人物。

如果沒有,這南華經又是怎麼來的?

蘇泗手握經書,竟是對其產生了好奇。

若是有機會,一定要見一見這位才華橫溢的老人家了。

不過在那之前,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沒有實力,什麼都是卵的。

有了先前的經驗,再次開口誦經,蘇泗愈發熟稔:

「諸侯之劍,以智勇之士為鋒,以清廉之士為刃,以賢良之士為背,以忠聖之士為劍環,以豪傑之士為把。此劍直之亦不見前,舉之亦不見上,按之亦不見下,揮之亦不見旁。」

聲音鏗鏘有力,回蕩於寰宇內外,道道浩然之氣撕破虛空於穹頂降下。

三清神像微微顫動,像是塵封已久的古劍即將解封,發出的陣陣顫鳴。

爆發出空冥之音。

【叮,誦經成功,獲得浩然氣2500點】

【觸發暴擊,獲得浩然氣5000點】

以自己現在的浩然氣,只能用於提升道體之上。

因為,他沒得選。

浩然氣注入道體。

蘇泗感受到至純至聖之力灌入天靈,繼而縈繞周身。

體內每一滴血液,每一塊骨頭都充滿了力量,一根根血管彷彿一條條大河,洶湧澎湃。

體表更是白霧繚繞。

若是讓外人見了,必定驚掉下巴。

【浩然氣注入成功,道體升級,當前等級LV2】

【浩然氣注入成功,道體升級,當前等級LV3】

道體提升之下,蘇泗感受到渾身浸泡在一股暖流之中。

暖流在體內流動,衝擊體內一道又一道關隘。

片刻之後,一道道關隘盡皆淪陷。

蘇泗的氣息也隨之暴漲。

泥胚一重!

泥胚二重!

......

木胎五重!

木胎七重!

......

水月一重!

蘇泗的境界從泥胚一重一躍達到水月一重。

東土神州武者境界等級有:泥胚境,木胎境,水月境,英魂境,雄魄境,武膽境,金剛境,遠遊境,山巔境。

每一境分為九重。

浩然氣打通了他堵塞的經脈,令原本想跨入武道門檻都不得其道的蘇泗直接晉陞到水月一重。

蘇泗攤開手掌,看了一會兒,旋即化掌為拳。

一拳遞出,他能感受到一陣拳罡激射而出,隨後消散在空中。

「現在,我總該有點自保的能力了吧?」

他表情沉重,內心歡喜。

再次打開面板。

【蘇泗】

【境界:水月一重】

【道新:LV3(+)30000】

【天賦: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熟讀道家經典,可積攢浩然氣,心中一點浩然氣,天地千里快哉風】

【神通:掌心雷(融會貫通)】

看着自身的境界,道法和神通。

告別了三無人士的頭銜,對於今天的收穫,蘇泗很是滿意。

按照這樣的速度進行下去,總有一天他會有自保的能力的。

行俠仗義,除魔衛道什麼的,等自己能夠自保了再說吧。

天色將晚,蘇泗起身準備回去休息。

嗒嗒嗒。

噠噠,噠噠。

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

蘇泗回頭一看,一位鶴髮童顏的白髮白鬍子,身披紅色道袍的老道正從殿門進來。

一手持拂塵,一手掐訣。

真是龍虎山現任掌教齊玄幀,道號玄真道人。

他身後是兩位身着黑色道袍的小道士,他們站在齊玄幀身後有意無意地打量着蘇泗。

齊玄幀撣了撣手上的拂塵,「進來事務比較繁忙,還沒來得及招呼你。」

沒等蘇泗開口,他繼續道:

「此番前來,也無甚要事,我知你入龍虎山也只求有一個安身立命之所。」

「既入我龍虎門,就要守門規,不得僭越。」

「若有違法,逐出山門。」

說道着,老人眼神一凜,隨後撫須而笑,「既入我門,便是一種緣分,本座賜你道號無極。」

「謝掌教!」

蘇泗作揖行禮。

幾個人興師動眾的蘇泗還以為有什麼大事呢,原來是來給自己賜道號的。

只要不趕他下山,什麼都好說。

不知道無極這個道號有什麼說法沒有。

此間事了,掌教帶着兩位小道士轉身離去。

到得大殿門口,他突然停下腳步,搖頭說道:「世道變了!」

說完便消失在拐角處。

「是啊,世道變了。」

蘇泗也有感而發,腦海中更是浮現出百姓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神魔與蒼穹之上交手。

一拳崩碎山峰,殃及無數百姓的場景。

這樣一個世道,又豈是一個亂字能夠概括的。

掌教這般人物都發出這樣的感嘆,他一個水月一重的小雜魚,又能夠翻得起什麼風浪?

實力提升帶給他的一點自信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危機感。

「唉,還是太弱了啊,得多讀書多看報才行。」

這是蘇泗前世的一個口頭禪了。

什麼?太弱了?

那得多讀書多看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