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我的小說世界
我的小說世界 連載中

我的小說世界

來源:常讀 作者:方夜白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李莎 楊牧 穿越重生

被白血病折磨了一年的大學生楊牧,在失去生存希望之際,被系統附身,擁有了穿梭其他世界的能力
要命的是穿梭的地方卻是他自己寫的小說世界,而他則成了自己小說的主角,必須將他寫的太監小說挨個填坑
而他寫的小說包括「末世奶爸」、「變身女帝」……更加坑人的是,系統將他在小說世界的冒險弄成了電視劇互聯網直播,讓觀眾投票來決定劇情走向,成為了全球矚目的大明星
楊牧從此在痛並快樂的填坑之旅上一路狂奔!展開

《我的小說世界》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痛苦


楊牧躺在病床上,手指飛快的在手機上打着字,他正在完成今天的碼字任務,連病房門打開了都沒有注意到。

「小牧,今天精神好點了嗎?」李志蘭強擠出一個笑容來,眼中滿是心疼之色看着楊牧。

楊牧回過神來,放下了手機,當他看到李志蘭憔悴的模樣,弱弱的笑了起來,「媽,我沒事,今天做的什麼菜啊。」

李志蘭忙把手裡的飯盒打開,將幾碟菜都擺了出來,「都是你喜歡吃的。」

楊牧笑着接過李志蘭遞過來的碗筷,看着桌上擺的三菜一湯,灰暗的心情終於有了些許暖意。

「爸呢?」楊牧一邊吃着飯菜,一邊裝作漫不經心的問道。

李志蘭怔了下,強笑道,「你爸還在上班,晚點就來看你。」

楊牧神色黯然,輕聲道,「媽,讓爸不要去借錢了,都這個時候了,能借的願意借的,都借完了吧。我不想等我走了,還給你們留下還不完的的債。」

李志蘭眼圈一紅,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不斷的往下掉,「小牧,不要胡說,你怎麼會走,我們還指望着你給我們養老送終呢!」

「媽,我這是急性白血病,醫生都說了最多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了,不要再浪費錢了,我想回家。」楊牧放下碗,認真的說道。

李志蘭連連搖頭,惶急的抓着楊牧的手道,「小牧,不要放棄,只要找到匹配的骨髓,你還是有很大的希望的。」

楊牧緩緩搖了搖頭,有些氣喘的道,「媽,不用說了,我現在想要回家,就算在這裡,我也不會接受治療的。」

李志蘭見楊牧一臉的堅定,她沉默片刻,低低的道,「小牧,房子我們已經賣了。」

楊牧如遭雷擊,原本蒼白的臉色更是彷彿透明了一樣,看不到一絲血色。

李志蘭見楊牧如此,臉色亦滿是哀痛之色,「小牧,現在什麼都沒有你的命重要,房子只是一個落腳的地方,我們租房子也可以的。」

楊牧眼中的光芒黯淡,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階層,供養他上大學已屬不易。家裡最值錢的就是那套房子了,現在父母把房子賣了,又背上了大量的債務,後半生只怕再也難以翻身了。

楊牧勉強露出一個笑容來,「媽,我想去洗手間。」

李志蘭聞言忙去扶着楊牧從病床上站了起來,慢慢的朝着洗手間走了去。

楊牧進去洗手間之後,馬上就將門反鎖,打開了水龍頭,猛的就抱着馬桶嘔吐起來。

隨着病情的加深,身上各種併發症發作,他基本上什麼都吃不下去,每次都是在父母面前強撐着,轉身就進洗手間吐的乾乾淨淨。

楊牧好不容易緩過勁來,當看到鏡子內自己的模樣時,只覺悲從心來,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因為長時間的化療,楊牧的頭髮早就掉完了,眼眶深陷下去,還有濃濃的黑眼圈,臉色跟一張白紙沒有什麼區別,如果閉上眼睛躺在床上,估計會被誤認為屍體。

楊牧深吸了一口氣,整理好心情,打開洗手間的門走了出去。

當走出去時,楊牧整個人都愣住了,病房內除了李志蘭,又多了一個女孩子。

這女孩子二十來歲,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長發及腰,兩道彎刀一樣的細眉,高挺的鼻子,配上一雙明亮動人眸子,姿色頗為出眾。

白裙女子將手中的一個果籃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上,正好看到了走出來的楊牧,她神情微微一怔,似乎沒想到楊牧已經成了這個樣子。

她想說什麼,但最終只化為了一句話,「楊牧,你還好嗎?」

李志蘭看了看白裙女子,又看了看楊牧,似乎明白了什麼,她臉上神情一黯,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強笑着道,「小牧,我去找下張醫生,聽說又有了新的骨髓捐獻者,我去問問結果,說不定有希望。」

楊牧知道李志蘭只是找個理由出去,骨髓匹配成功的幾率即便是親生兄弟都只有不到25%,何況是一個不認識的骨髓捐獻者。

楊牧沒有阻攔,看着李志蘭出去之後,他重新躺到了病床上,輕笑一聲,「李莎,好久不見。」

李莎神色有些沉重,看着楊牧一時無言,良久之後才出言道,「為什麼之前一直不告訴我?」

楊牧看着眼前這個美麗如花的女子,心中前所未有的疼痛,他臉上卻若無其事的笑了笑,「我不需要憐憫,何況你現在都有男朋友了,也沒必要在我這個將死之人身上浪費多餘的感情。」

李莎臉上露出些許尷尬,但很快就恢復如常,嘆息道,「就算我們做不成情侶,但總歸還是朋友吧,朋友之間相互關心不行嗎?」

楊牧深吸一口氣,不咸不淡的道,「自從我知道你把我當備胎那一天,我們就註定做不成朋友的。我追了你三年,你連我性格都不清楚,實在沒什麼好說的。梁浩然應該就在外面吧,早點出去吧,免得你男朋友胡思亂想。」

李莎愕然片刻,似乎沒料到之前對她一直唯唯諾諾的楊牧會有如此一面。

「莎莎,東西送到我們就走吧,雲哥組的局,可不能遲到了。」

李莎正進退兩難時,病房門忽然被人猛的被推開,一個長相俊朗,體型健壯的男子從外面大步踏了進來。

楊牧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人正是學校的風雲人物梁浩然。

梁浩然不止是學生會主席,還是校籃球隊的主力,父親梁永道經營的永道集團是鄂省最大的房地產公司,加上陽光帥氣的形象,幾乎是鄂大的大眾情人。

「喲,我們的痴情王子怎麼變成這樣了?」梁浩然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楊牧,語氣裏面充滿了幸災樂禍的意味。

楊牧雙拳死死的攥在一起,因為過分用力,拳頭上青筋暴起。

他和梁浩然恩怨由來已久,可以說全因為李莎而起。

楊牧自從入學第一天開始,就對李莎一見鍾情,然後就一頭栽了進去,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心都交了出去。

但李莎可是鄂大三大校花之一,追她的人無數,甚至有不少外校和社會上的追求者。

楊牧和這裏面絕大多數人相比沒有任何可以拿的出來的優點,但他勝在不怕打擊,毅力十足。

別人被打擊的次數多了,漸漸的也就放棄了,而楊牧卻越挫越勇,經過長達三年堅持不懈的追求,雖然沒有追到,卻也讓李莎認可了楊牧這個人。

梁浩然作為李莎眾多的追求者之一,面對這麼一個牛皮糖一樣的對手,在其中下了不少絆子。

「梁浩然,你說什麼呢!」李莎臉上色微變,有幾分氣惱的道。

梁浩然見李莎生氣,馬上賠笑道,「莎莎,我錯了,我給你道歉。」

李莎俏臉發寒,「你跟我道什麼歉,你跟楊牧道歉!」

梁浩然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一拍腦門,「哎呀,不好意思,楊牧同學,我忘記你快要死了,說話也沒個遮攔,真是對不起。這樣吧,我聽說你醫療費還差不少,我給你捐個10萬吧,就當打發,不對,就當是我可憐你吧。」

「梁浩然!」李莎見楊牧臉色越來越差,心中後悔不已,這梁浩然分明就是來搗亂的。

李莎知道自己若待在這裡,梁浩然根本就不會走,她滿臉歉意的衝著楊牧道,「你好好養病,我下次再來看你。」

說完,李莎就惱怒的瞪了了一眼梁浩然,加快腳步就走出了病房。

梁浩然見狀,知道李莎是真生氣了,慌忙追了上去,連看都不看楊牧一眼。

在他們走出去之後,楊牧眼眶驟然流出兩行鮮血來,整個人都微微顫抖了起來,看上去極為痛苦。

他不甘心,他不想死,他不想看到梁浩然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臉!

楊牧痛苦的死咬着牙關,不讓自己發出半點聲音來。

「想要活下去嗎?」一道冰冷不帶任何一點感情的聲音突然在楊牧腦海中響了起來。

楊牧整個人忽然愣住了,這聲音彷彿來自靈魂一般,充滿着一股誘人的魔力。

「想要活下去嗎?」

猶如洪鐘一般的冰冷聲音再次響了起來,讓楊牧再次確信無疑,剛才不是出現了幻聽。

「想!」這個問題根本不用想,楊牧立刻給出了答案。

在楊牧回答的瞬間,他就失去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