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執念匯成靈
執念匯成靈 連載中

執念匯成靈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陳拾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全員主角 都市小說 陳拾憶

祈願,怨氣各種執念相匯,故事重組,角色蘇醒,故事開始自動連載,暴雨連綿,奇霧蔓延,虛實悄悄相融,雲霧繚繞的未知地域,書中有靈,遊離書中,收集期望,信仰……展開

《執念匯成靈》章節試讀:

第5章 掌控


再次恢復意識的我又陷入了一場夢境我夢見了喜慶的宅院,掛滿了紅燈籠和紅綢帶看情形大概在辦婚宴。

「少爺,你快醒醒,再不醒就要誤吉時了」迷糊中我被人搖醒,稀里糊塗被人穿上了紅喜服推上馬。

「我這是在哪兒?」有些迷糊險些摔下馬所幸求生本能讓我及時拉住韁繩。

「少爺,快去接新娘,再磨蹭就要誤吉時了」

「少爺?」我瞬間清醒「我這是穿越了?不對我一定是在做夢」說著摸索了全身,確認下自己這一次是不是真的變男的了。

確定後一高興再加上本來對騎馬就不太熟練所以也順理成章就摔下馬了。

所幸被身邊侍從及時扶住,不然我定要摔個大包,趁着周圍人不注意我不經意間摸了摸自己衣褲確認。

畢竟變成男的夢做太多了,近些年越來越假了還是確認下比較靠譜。

「少爺,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身邊僕從擔心的問道。

「我沒事,上馬,去接親」我踩上馬鞍拉着韁繩翻身上馬,馬還算聽話。

騎馬走了沒多遠,接來了新娘,新娘纖瘦身子,極為好看一雙手,紅蓋頭蓋着臉,聽周圍議論是個美人,我心裏不禁萌生了幾分期待。

「蘇家小姐可是我們林城有名的才女,也只有我們少城主才配的上」

「蘇小姐和少城主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

「蘇小姐,蘇家小姐不是嫁入皇室了嗎」人群中突然傳來不同的聲音。

「胡說什麼呢,嫁入皇室的是蘇家表親」一個人捂住身旁人的嘴連忙糾正。

因為讚美的聲音蓋過他們的討論聲,再加上奏樂聲,很快迎親隊伍就回到了城主府。

接着拜堂敬酒,終於忙完了我醉醺醺的來到新娘房前,朦朧中,畫風突變,我聽見幾聲奇怪的聲音。

「少城主娶了個女鬼」

「城主府都是鬼」

轉眼紅色的婚房突然變為白色靈堂。

我揭開蓋頭,一晃神的功夫美貌新娘變成長舌女鬼「啊呀,媽呀!什麼鬼」我的嚇的一蹦蹦了好幾百米遠。

一瞬間宅子消失,到處都是蒼白如紙的面容可怕的白衣鬼,詭異陰涼的夜,陰風陣陣突然一隻鬼攀上我的肩。

我本能甩開撒腿就跑「這什麼情況,現在噩夢都這麼玩的嗎」

跑了沒幾步,好不容易找個地方躲起來突然身後傳來聲音「你也太膽小了吧」

一轉頭「媽呀,鬼火啊」我立馬從洞里跑出來,還沒歇口氣,一隻枯白的手就搭在了我的肩上。

我蹲下甩開就開跑,因為本來運動神經就算不上好所以我一邊跑一邊喘氣好不容易找到洞里躲着,躲的地方不是有蝙蝠就是身後竄出個鬼,我都快嚇出心臟病了。

突然我聽見一個聲音在說「你要儘快掌控夢境,不要恐懼ta們,你越恐懼,ta們越強」

還沒等我弄清楚聲音的源頭噁心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來。

「郎君別跑啊,奴家等你等的好苦啊,你不是說過喜歡奴家的嗎,就給奴家嘗嘗郎君的肉,奴家就嘗一點點」

「嘗你個鬼,噁心的東西,別跟着我」

「好傷心,剛剛還叫奴家娘子,你真是個善變的男人」女鬼說著就要撲過來。

身體快速反應躲開,女鬼還想撲過來,我無比嫌棄的再次跳開。

「我的小郎君,就讓我抱抱嘛」

「滾,別用你這張醜臉對着我」

不論我說什麼,這鬼好像都不生氣,我一度懷疑這夢咋假得這麼怪異。

「我的小郎君可真香,真美味」

猝不及防女鬼撲了過來咬了我一口,甩都甩不開,女鬼的枯手就攀上我的脖子。

可能跑累了,有點兒餓,我也啃了這骨頭一口。

「小郎君,你果然還是愛我的」女鬼一副很享受的樣子說道「原來郎君也想和奴家融為一體」

嚼了幾下給我噁心吐了「嘔,真難吃」

「奴家好傷心」

「你真吵哎」手中變化出一把劍斬了這女鬼的頭,女鬼變為瀰漫的怨氣,我又一次被黑暗包裹化為一團靈,萬千怨氣向我湧來。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自己好像變強了許多。

「不錯嘛」看起來弱了幾分的異火閃着微弱的火光。

「你這是咋了」異火帶着我的一部分意識算是另一個我,見ta虛弱我不免有些擔憂。

「我沒事,不過是因為控水分了幾個分身」

「要不我去試試」

「你,還是算了,你先學會控制怨氣再說」異火聲音還沒落火苗已然消失。異火剛離開,一堆書就砸了下來形成詭異漩渦。

還沒等我反應,腦袋就被攪得七葷八素的,再醒來只聽見耳邊圍繞着聲音「就因為設定我就非得痴痴的喜歡着男主做盡壞事也換不來男主一絲同情,最後悲慘落幕」

「作為寵妃之子蹦躂沒二十章就下線了,連反派之名都沒撈到」

「我承認你很優秀,但我就是貪心的想要成為你的唯一」

「因為你征服了天下,所以我不受控制的愛上了你,明明明白優秀的你,應該心懷天下,你也做到了對每一位都公平對待,可你怎知女人的妒忌與佔有慾是不可控的」

「你也不希望我們心分一半給他人,你又怎忍心讓我們大度」

「憑什麼你們怎麼任性都可以,我就只能做陪襯」

「什麼醜女美女,半張臉好看就註定未來絕美的逆襲,只有我們才是真的炮灰,而她們的所有不完美都是只不過是吸引眼球的套路」

「丞相原配所生嫡長女賜婚給皇室庶皇王爺做側妃,都是些什麼沒常識的設定,就算女主爹不上道,皇帝也不會這麼整吧」

「我終究還是輸了,輸在我愛的不是時間,輸在沒有光環,我輸了天下也輸了你」

「我到底是怎麼被關在了箱子里,又怎麼莫名死掉,作為一國比較重要的人,我變了你們就沒有一絲察覺嗎」

聽着這些雜亂無章的話語,本來就亂的腦子更亂了,我大喊「你們都在說的些什麼鬼,還有我這是在哪兒,我咋好像忘了啥嘔,真暈」

「果然男人永遠不會變,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整理了關於自己的記憶後某女配說道。

「美,可真美」我看着從書中走出的妙人誇讚道。

「你是誰,你怎麼沒有形體」聲音吸引了蘇醒的怨靈。

怨靈圍在一起,黑氣瀰漫,壓抑感襲來又來了「別靠這麼近,不對,要聚在一起好亂,我到底要幹什麼來着」

漩渦再起,慘叫聲連連,幾十本古風故事砸了過來,隨後,越來越多的書砸了過來,強烈龍捲風把我拉入其中,一陣頭暈目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