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閻王大人使不得
閻王大人使不得 連載中

閻王大人使不得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白可可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白可可 閻千珏

遭到小人陷害落入人間的閻王,撞上了萬年遇小人體制的白可可
兩個時運不濟的人相遇能不能負負得正,尚未可知,但是白可可真真實實的領悟到,有個閻王站在背後給你開掛,是真的爽……可是爽的代價就是,每天都有一個英俊的閻王坐在床邊深情的望着你:「今天,你想死了嗎?」展開

《閻王大人使不得》章節試讀:

第6章 一個鬼不夠,那就兩個


「那你為什麼一直跟着我啊!」
白可可仍然沒有被岔開話題,刨根問底。
「你可以理解為,」閻千珏頓了頓「你命好,命中遇貴人。」
「……」白可可難得的沉默了,能在貴人前面加一個」不到「嗎?
自己幾乎是命犯小人的典範!
這輩子就沒遇到過貴人!
「怎麼。
您不願意?」
閻千珏看着一臉絕望的白可可,嘴角似笑非笑的勾起,冷冷的看着白可可,眼神露骨的流露出來威脅的意味。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遇到地府的大爺是我的福氣!」
白可可從善如流。
「是嗎?
看來你是喜歡多遇到幾個?」
閻千珏冷笑道,明明說了不要再跟自己提地府!
還敢提!
這個女人是膽子太大還是沒長腦子!
「不不不,遇到您一個鬼就夠了!」
白可可腦子都沒過一遍,恭維道。
「一個鬼?」
閻千珏冷笑!
看來確實是膽子太大了,閻千珏聲音冰冷「一個鬼哪夠,至少得兩個?」
「您說得對,您說的對!」
白可可瑟瑟發抖的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天空,房子有一點太大了,顯得空蕩蕩的,不知道哪個窗子沒有關好,秋風肆虐,吹的屋裡嗚嗚作響,看了看閻千珏冷若冰霜的表情,白可可忽然意識到自己馬屁拍到馬蹄子上了「不對不對,您一個人光臨寒舍就是我的榮幸了!
兩個地府來的大爺的話,那我實在是祖上積德了!」
「這是命格跟你的神格捆綁在一起的人類?」
客廳里傳出來一聲輕飄飄的男音,聲音帶着一點書生氣一般的文靜「竟然能提前預測到我的到來,真是不錯得很。
可是這命格,實在不像是小人命格呢」 閻千珏沉默了,自己跟白可可在一起呆了整整一天了,確實發現白可可這個人,雖然實在是有點愚蠢,但是在人類里,也只能算得上是單純好騙,算不得傻,更算不上什麼小人。
「這是……您……您的同類,不不不,同僚嗎……」白可可瑟瑟發抖的轉頭看向閻千珏。
「看來你的法術還是欠缺了什麼,來都來了,幹嘛躲躲閃閃的嚇唬我的小人類玩呢?」
閻千珏氣定神閑的在沙發上敲起了二郎腿「鬼王蘇長青——」 鬼王蘇長青?
白可可一個趔趄摔到沙發里,閻千珏一臉嫌棄的瞬間移動了一個位置,白可可就這樣結結實實的一臉栽到了沙發里。
雖然蘇長青是什麼意思白可可沒聽明白,但是鬼王自己還是能聽懂的!
「鬼……鬼王……?」
「正是在下,」一個青衣書生模樣的男人身影閃爍了一下,瞬間變為實體,抱着手臂看着沙發上氣定神閑的男人 「閻千珏,我的法術欠缺?
你腦子沒問題吧?
現在不能觸碰實體的是你,我一根手指頭就能把你殘餘的神格打到人間來的,也是你。」
「是啊,我的神格破碎了,你也只能把我的神格碎片打落到人間,還沒打中小人命格之人。」
閻千珏冷笑「你是怎麼能在地府跟我鬥上幾千年的呢?
我確實該反思了。」
「愚昧!
這個女子是千年難得一遇的招小人體制。
恰好把你的神格從小人體內招了過來!」
蘇長青從茶几上隨手拿起一隻紫砂茶杯,想要喝口水壓壓火,卻發現裏面空無一物。
自己一直以為自己點兒背才總是遇到小人,沒想到現在,官方都站出來承認自己招小人。
白可可欲哭無淚。
「看茶!」
蘇長青命令道「人類看到神仙現在都不知道膜拜一下了嗎?」
「……那是先磕頭還是先倒茶……」白可可捧着茶壺誠懇的看着面前的蘇長青。
「……」蘇長青忽然發現自己跟閻千珏鬥智斗勇多年,竟然被一個人類噎住了。
還是,一個這麼誠懇的人類…… 看着蘇長青吃癟,閻千珏的心情大好,默默原諒了白可可的愚蠢,嘴角微微勾起:「白可可,你的嘴還真是開過光,剛說想要見鬼,鬼王就來了。
不過在怎麼也是鬼王,充其量不過是一隻鬼而已,磕給神仙的頭他受得起嗎?」
「嗯?」
蘇長青的眼神瞬間向著白可可射了過來!
「我我……那個……對不起,我那個……我還是給客人上壺茶先……蘇長青大神,您是要燒點水喝……還是我給您燒點水……」白可可捧着水壺小心翼翼地看着沙發上的兩個人。
鬼到底是要吃燒成灰的小紙片水壺還是要實實在在的給點水啊!
「我要人間的水就可以了,畢竟。」
蘇長青陰森森的笑道「我,有實體。」
「燒什麼水!
燒個符把他貼出去!」
閻千珏怒目而視!
「能……能嗎?
你倆都害怕符紙嗎……」白可可有點興奮,就算是自己後台有兩個鬼看上去很屌,但是這兩尊大神儼然沒打算罩着自己,看上去還打算內鬥。
「……去燒水!」
兩尊大神同時吼道!
「……」燒水就燒水,生什麼氣……白可可抱着水壺朝着廚房跑了過去。
閻千珏看着白可可消失在廚房裡,緩緩地起身,單手撐在蘇長青坐着的沙發上,居高臨下的俯視着蘇長青:「你來找我,為了什麼?」
「我自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蘇長青掩嘴微笑道「我知道你怎樣恢復你的神格。」
「說!」
閻千珏的身體逼進了些許,近距離的看着蘇長青。
「我的好處是什麼?」
蘇長青氣定神閑的直視着閻千珏的眼睛。
「提出你的條件。」
「我要你錢我一個人情,日後為我做一件事。」
蘇長青的嘴角微微上揚,彷彿吃定了閻千珏一定會答應。
蘇長青的態度讓閻千珏有一點反感,但還是緩緩點頭:「只要不違反天規。」
「只要你神格依附的命格之人,願意心甘情願的把生命奉獻給你,你的神格就可以修復了。」
蘇長青不疾不徐,緩緩地開口道。
「額……」剛剛端着一壺水從廚房裡走出來的白可可,看着兩個人在沙發里,閻千珏把蘇長青緊緊的壓在沙發中,兩人四目相對,很顯然,白可可誤會了什麼。
「你們繼續,我先走了!」
白可可反應迅速。
「等一下。」
閻千珏和蘇長青同時開口。
「不用解釋!
我懂!」
白可可伸手拉開門就想跑,腐女之魂的蘇醒讓她情不自禁的回頭說道:「您們放心!
這種感情我懂得!
我支持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