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遲到天后
我的遲到天后 連載中

我的遲到天后

來源:掌讀 作者:張耀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耀陽 現代言情 錢光榮

如果最後是你,遲到一點真的沒關係
那天在球場上一腳踢碎了她的暖壺,這個野蠻,任性又不講理的女孩兒就這樣瀟洒的闖入我的生活中
她是我的遲到小姐,我是她的可樂先生,我們的愛情故事從這裡開始
(又名:我的遲到小姐)已有老書《那年我們正青春》三百萬字作品完本,人品保證,新書可以放心追嘍,讓我們將愛情進行到底
展開

《我的遲到天后》章節試讀:

第2章 滅絕老尼


上學那會兒,家裡窮,我通常幫他們寫作業或者跑腿去超市買好吃的,賺些外快。

我不認為這是什麼丟臉的事,靠自己本事賺的錢,光榮。

即使剛上初一,我便有了賺錢的想法。

因為我想自己有了錢以後,可以給我的女朋友買好多好多她喜歡的東西。

自打我上初中以來,我便有三個目標,第一,賺錢,第二,找個稱心如意的女朋友,第三,考上一所理想的西醫大學。

經過我的研究,下午上學之前,12點到1點的這個時間段,籃球場是美女聚集最多的地方,他們通常手裡捧着奶茶,咬着吸管,穿着漏腿校服,站在籃球場邊為她們喜歡的男生加油吶喊。

我真的不想一個人自己孤零零的在食堂糾結是吃香辣泡麵還是紅燒泡麵,我更願意是我吃泡麵加更腸,她吃泡麵吃個雞蛋。

每天在這個時刻,拿着益達口香糖,捧着籃球去學校打籃球是我的必修之課,希望某一天,哪個女孩子因為跟男朋友吵架,為了氣他,過來強吻我一下子,或者讓我冒充他男朋友啥的,然後跟我王八看綠豆,看對眼了,從此以後過着沒羞沒躁的生活。

嗯,書上都是這麼說的,雖然劇情挺爛挺狗血,但我真希望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啊。

抱着這樣的幻想堅持了半年之久,陪伴我的依舊是香辣泡麵跟兩根火腿腸。

在阿信還沒代言綠箭口香糖成為新時代約炮神器之前,益達無疑是最火爆的。

每次打完籃球後,我也希望某個女孩兒突然來跟我表白一下子。

為了給她們創造機會,打籃球之前,我特意把益達扔在一旁的地上。

等我打完籃球離開的時候,便會跑上來一位女孩,拿着益達口香糖對我說:「嘿,你的益達。」

這時,我便會瀟洒的回頭笑着說:「是你的益達。」

結果,我往往只猜中了開頭,卻沒想到結尾。

因為我每次打籃球後,發現場邊的益達總是不翼而飛,嘿,我就納悶了,誰那麼欠,給我益達偷走了?那是哥們辛辛苦苦幫別人寫作業換來的。

所以每次我跟那些女孩子的對話,都變成了尷尬的:「同學,看見我的益達了嗎?」

……

我有個損友,叫鍾昊延,外號鐘不傳,也叫鍾輸,誰跟他一夥誰輸,每次打籃球都是自己一個人秀,各種運球,各種耍花招,惹得一旁的女生尖叫連連,而我除了幫他搶個籃板,發個球,干點苦力啥的,便再也沒有其它作用,我特么也不樂意呀,看着他身邊的女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我還是光棍一條,這個羨慕呀。

這一天,鐘不傳自己噼里啪啦的一頓運球,最後輸了比賽還來質問我,說我防守不好,我當時就火了,能玩就玩,不能玩拉倒!

這小子見旁邊那麼多美女看着我竟然不給他臉下台,面子掛不住就跟我爭吵幾句。

我倆罵的面紅耳赤,但誰都不會去動手打對方,這是我們的底線。

有氣沒處發的我,看見地上籃球撿起來,狠狠就是一腳,宣洩我心中的怒氣,同時瞪着鐘不傳:「我告訴你,知道為啥別人不願意跟你一夥么,你太特么獨了,怪不得誰跟你一夥誰輸!鍾輸的外號真不是白來的。」

「張耀陽!你好,防守不防人,老盯着人家旁邊那姑娘看啥!」

我擦,這能賴我么,誰叫她穿的那麼漏,這白花花的大腿,正值青春年少的我,不瞅對的起自己的眼睛么!

正當我倆爭執不下的時候,一個女孩子氣呼呼的走了過來,我一眼就被她迷住了,你們知道一見鍾情這個詞嗎?

此刻就是我現在的狀態。

此女身高目測一米六五,長得白白凈凈,眉清目秀,穿着校服,配着帆布鞋,眨着馬尾辮,清純的不要不要滴,長得好像我媽年輕時的模樣,往我面前一站,比我還高半個腦袋,沒辦法,男孩子發育比女孩子要晚。

我看呆了。

這不就是我夢寐以求的益達女友么?

面對這女孩的赤裸裸的直視,我竟羞澀的低下了頭,我擦,沒搞錯吧?一向自詡最厚的我,竟然害羞了!天吶。

「喂,矬子,這個籃球是你的,對吧?」這女孩兒一開口給我的感覺就有點變樣了,單憑這種有點拽的語氣來看,跟她文靜的外表並不相配,在加上她左手夾着籃球,右手指着我的動作,讓我感覺她有點痞。

還有,矬子?哥們挫么!我頓時不樂意了。

「昂,是我的,咋的。」但不可否認的是她長得真心好看,好看到那種只要跟她對視,便會讓人羞澀的低下頭這種,本想說的硬氣點,不知道為何說出來一點氣勢都沒有。

「你的籃球給我的暖壺砸碎了,濺了我一身水。」女孩子簡單明了的說出了事情的經過,指了指自己身上已經被水弄花的校服褲子。

「那,那我幫你擦擦吧。」我立刻從兜里掏出來兩塊錢一卷的衛生紙幫她擦。

「哎,你幹嘛,耍流氓啊。」這女孩往後退了幾步。

「呃……」我尷尬的愣在原地,手在空中拿回來不是,伸出去明顯又不太好,被美女拒絕那是相當尷尬的。

「你叫什麼名字?」

「張耀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她問我的名字後,我竟然回答的如此痛快。

「社會我耀陽哥,很好,我記住了,我叫遲小婭,初一三班,買完暖壺給我送過去,這事就算了了,襖,對了,你的籃球剛剛砸到我的手,弄的我挺疼的,我呢,還是個有仇必報的人,所以。」遲小婭摸了摸籃球,往後退了幾步,雙手用盡了力氣,來了一個「三八式」投籃,對我的臉砸了過來。

「啊呀!」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她要幹啥之前,籃球穩穩的砸向我的腦門,疼夠嗆,額頭迅速起了一個大包。

果然,這女孩子的行為跟她的長相成反比,耀陽哥分析的沒錯!我真TM是個天才。

好吧,我承認目前的思想有點不對。

你們想知道被一個女孩子打的感覺是什麼嗎?雖然痛,卻挺幸福的,是不是有點賤,嗯,我就是賤,我承認了。

鐘不傳把手搭在我的肩膀,看着離去的遲小婭,嘿嘿一樂:「嚯,這小妞,挺辣呀,是我喜歡的類型。」

「還好……」我痴痴的望着遲小婭纖細的背影說道。

「別看了,球場的人都走光了,咱們在不去,一會兒「滅絕老尼」又該發飆了,下午公布英語考試成績,我估計咱倆慘嘍。」我哪科學的都挺好,唯獨班主任的英語課,學的不咋滴,基本我倒數第二,鐘不傳倒數第一,非常穩定,聽到一會兒公布英語成績的時候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今天班裡的氣氛不太好,素有「滅絕老尼」外號的老班正臉色鐵青的站在講台上,目光冷冷的掃視着我們,全班被她震得鴉雀無聲,大家大氣都不敢喘一個,生怕一個不小心被她抓住當典型去掃一星期廁所就尷尬了。

鐘不傳這個賤人呢,他夢寐以求的願望就是去掃個女廁所啥的,很可惜,每次他上課故意搗亂的時候,滅絕老尼都派他去掃男廁所,他曾多次抗爭,希望逆天改命,最終無奈以連續掃了一個月的男廁所做為悲劇收場,現在也老實了,不敢嘚瑟了。

「滅絕老尼」是我們年組都出了名的兇殘,拖堂,占課,體育課改成英語自習,那是司空見慣的事,無論你男女,表現不好就是一頓臭罵,不罵哭你都算她輸。倚天屠龍記看過沒?活生生一現代版滅絕老尼,可憐了我們這幫「峨眉」班眾。

「咣」的一聲,滅絕老尼把一沓厚厚的英語卷子摔向講桌,我們的臉部若是有特寫你們一定會看到全都抽抽一下,雙眼微眯,身子本能的向後仰了半米,生怕蹦起來的粉筆頭飄向我們的眼睛裏。

「全年級英語測驗,六個班級,咱們班倒數第一,除了秦子晴考了九十八分以外,其它人均沒過68分,我都替你們感到可恥!」秦子晴是從小我就挺喜歡的女孩子,她的學習一直都是年紀名列前茅,長得好看,性格甜美,說話猶如江南水鄉一樣輕聲細語,是很多男生暗戀的夢中情人,不少人天天晚上貓在被窩對她的微信頭像一頓忙活,用新世紀名詞,俗稱舔屏。

我每天放學或者上學的時候都會突然跳到她面前,跟她整一句「秦子晴」我喜歡你,但她每次都說我無聊,以為我是在開玩笑。

不過,我雖然喜歡她,但這並不妨礙我追別的小姑娘……廣撒網,多捕魚,永遠是我的人生格言,只鍾情於一個女孩兒那是傻,等來等去,除了等到她的婚禮邀請函外,再無其它。

秦子晴略帶失望的表情走上台,本來她以為這次考試能考105分的(滿分120),卻連一百都沒達到,不僅她失望,就連滅絕老尼都有點失望,畢竟我們班獨苗:「下次你得更努力才行,少跟那些亂碼七糟的人在一起玩知道不?」

秦子晴點點頭:「知道了,老師。」

鐘不傳頓時不樂意了:「老師你啥意思,說那些亂碼七糟的人我不反對,但你看我跟張耀陽幹嘛,這可有點侮辱我們的意思了啊。」

秦子晴看了眼鐘不傳,小聲說道:「你別對號入座。」

鐘不傳是班裡有名的小刺頭,他梗着脖子回道:「我可沒對號入座,你看看剛才老師這話明顯說我跟張耀陽呢。」

「咳咳。」我咳嗽兩聲,挺不樂意的說道:「那啥,老師看的是你,沒有我,謝謝,少擱那臭不要臉,啥都拉着我。」

「哈哈。」班裡頓時爆笑起來。

「砰!」又是一聲板擦怒砸講桌的聲音:「安靜!一個個考試考成這熊樣,還有心思笑?不感覺丟臉嗎都,我看你們怎麼回去跟你們的父母交代,今天的考試成績回家所有人都必須叫父母簽名!不簽名的,明天不用來了,鍾昊延,你好意思跟我倆吵吵呢,啊?英語成績,12分,你告訴告訴老師,你是怎麼經過不懈努力考出這樣的優秀成績回饋給老師,回饋給父母的?」

「哈哈。」剛剛安靜下來的班級再次發出爆笑,就連我也都笑出了眼淚,捂着肚子笑的有點痛。

「嘿嘿。」鐘不傳尷尬一笑。

「張耀陽,你還有臉笑,你知道你考了幾分嗎!」滅絕老尼把兇狠的目光望向我,質問道。

「比鐘不傳高就行。」我要求挺低的說道。

「嗯,你比鍾昊延高,高不少呢。」滅絕老尼的回答讓瞪着眼睛,豎起耳朵一直在聆聽的鐘不傳頓時像撒了氣的皮球一樣,頹廢了,我樂的不行,我倆每次英語考試都是那種不分上下的對決,這次我贏了,下次他贏了,互有勝負,不過我倆誰輸了誰就得給對方買飲料。

「老師,大聲的告訴霍禹我考了多少分。」我驕傲的揚起下巴,嘚瑟的看着霍禹,牛逼閃閃的問道。

「九分。」

「哈哈哈。」我張狂的笑了起來:「小鐘不傳,九分,聽到沒,你輸……」

啥?我一個踉蹌好懸沒摔倒。又掏了掏耳朵,轉頭看向滅絕老尼,不敢相信的問道:「滅……老師,我幾分?」一激動差點喊出她的外號了。

「九分。」滅絕老尼黑着臉,把卷子砸向我的臉部:「我就不明白了,其它科目都是年紀前幾的存在,怎麼到英語這一塊考個個位數出來?說你傻吧,你比誰都聰明,說你聰明吧,你考成這樣,咋滴,是不是對老師不滿。」

「九分,哈哈哈。」

「哈哈哈。」

鐘不傳站起來誇張的嘲笑着,時不時的拿起他同桌的手絹擦一下眼淚,給她同桌煩夠嗆。

哎,原本晴朗的天空轉瞬變成了烏雲密布,就這成績拿回家,鐵定讓我爸踢死我。

我爸他從小對我管教挺嚴,稍微犯點錯誤就揍我,脾氣挺暴躁,沒啥事就得找點理由揍我一頓,有時候連理由都不找了,直接喝點酒揍我。我媽也管不了他,主要也是我太氣人,我從小就不服他,跟我媽倆在國外呆了好幾年,我一直沒啥父愛跟母愛,回來就管我這,管我那的,我根本不服他。

我別的本事沒有,就是抗擊打的能力特彆強,誰讓我爸從小就「訓練」我呢。

放學的時候,我憂心忡忡的坐在馬路牙子上不願意回家,鐘不傳蹲在我身邊同樣愁容滿面的看着自己的這張試卷,他比我好不了哪去,他爹是殺豬的,揍他的時候更不含糊,有時候打急眼了就操起菜刀劈他,不過也就是嚇唬嚇唬他,從來沒見過他爹真劈他,有一回這小子逃課上網吧,讓他爹知道了,差一點就給劈了,關鍵時刻他媽出手給攔住了,挺遺憾的沒有看到這一幕。

哎,我這朋友當的怎麼幸災樂禍的呢?

「耀陽,咋辦呀?回家註定又是一場腥風血雨,我爸媽的混合雙打又要來了,哎。」鐘不傳痛苦的仰天長嘆:「老天爺呀,啥時候能讓我們長大呀,我都要被考試折磨的瘋掉了。」

「我爸喝點酒比你爸媽合夥還特么嚇人好么?上次從特么卧室給我踢出院子外了,後來在院子跪了特么一宿我說啥了,我害怕了?」

「你不害怕你抖啥呀。」鐘不傳瞄了眼我微微顫抖的腿,齜牙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