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豪門情深:凌少的秘密
豪門情深:凌少的秘密 連載中

豪門情深:凌少的秘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秋意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安沐 凌晟宇 現代言情

一場意外,令正上大學的喬安沐與桐城最富有的男人凌晟宇牽扯在一起
為了母親,她委身於他,他給了她前所未有的庇護
是交易,還是深情? 多年後,等兩人再次重逢,能否再續前緣?展開

《豪門情深:凌少的秘密》章節試讀:

第5章 拒絕


剛出星爸爸的門,一眼看到了顧遠站在街邊的樹下。

也不知道他站了多久,鼻翼紅紅的,因為他皮膚白,此時臉頰也有點紅,看到喬安沐,他踱步向她走過來。

「安沐,下班了,我來接你。」

「顧師兄,太麻煩你了。」

「不麻煩,走吧!」

兩人並排走着,凜冬深夜的街頭行人稀少,風照舊肆虐,北方城市的冬天總是這樣肆無忌憚,冷意滲透骨髓。

喬安沐縮着脖子往前走,顧遠看着她瘦削的身影,幾次伸手想牽住她,可還是生生忍住了。

風吹起了她的長髮,她面色沉靜,顧遠第一次見到她,是在大一新生的迎新晚會上。

那天,他的死黨賀銘拉着他:「顧遠,聽說今年新生中有許多漂亮的女孩子,咱們一起去看看,快點。」

其實他不太想去,現階段,他不想談戀愛,他只想好好學習,上大學之前,他就為自己立下了一個目標,他要考B大的研究生。

這是他的夢想。

可賀銘一直拉着他,「顧遠,你就當幫我的忙,你這張臉在妹子當中就是通行證,快點走嘛,走慢了,漂亮的都被別人搶走了。」

賀銘生拉硬拽把他拖走了。

來到學校大禮堂,裏面已經黑壓壓地坐滿了人。

賀銘拉着顧遠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主持人正好登台,晚會正式開始,校領導上台致詞。

然後是新生代表發言。

顧遠興緻缺缺,低頭擺弄着手機。

身邊的賀銘激動地抓着顧遠說道:「顧遠,快看,台上這妹子好正,是我喜歡的類型。」

顧遠慢悠悠地抬起了腦袋,只見台上站着一位穿白裙的女孩,女孩一頭瀑布似的黑髮披散在腦後,說不上頂漂亮,卻有一種沉靜溫婉的韻味。

從小到大,因為顧遠出色的外貌以及優異的成績,他的身邊從不乏追求者,可他從不曾為誰心動過。

女孩站在主席台前,然後向台下鞠躬,開口介紹自己,聲音一如她的人,柔美動聽。

那天,喬安沐講了多久,顧遠看了她多久。

從此後,這個女孩的名字就印在了他的心上。

青春朝氣的男生的愛戀也是這般張揚肆意,他默默地靠近她,關心她,希冀可以打動她,並且他有信心,她會接受他的。

雖然她明確地拒絕了他,可顧遠覺得這也許不過是一個女孩子的矜持。

生來高傲的他,是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失敗的。

顧遠在街邊招手打了一輛車,兩人坐在的士上。

因為生病的關係,上車之後,喬安沐就倚在了后座椅上。

「安沐,你是不是不舒服?」

喬安沐睜開眼睛,勉強沖他笑笑,「我還好。」

顧遠看着她的笑容,一時愣了神,察覺到自己有些失態,他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還好的士很快停在了學校門口。

顧遠下車,幫她打開車門,喬安沐從車上下來。

兩人一起走在冬夜的校園,顧遠看着身邊瘦削的女孩,心疼得厲害。

「安沐。」他叫她的名字。

喬安沐停下腳步看着他,兩人站在學校昏黃的路燈下,燈光灑在兩人身上,溫暖柔和。

男孩如墨的眸子深情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安沐,你可不可以給我一個機會,讓我來照顧你,我相信我會給你幸福的。」

良好的家世,優秀的成績,帥氣的外表,給了顧遠底氣。

「顧師兄,謝謝你!」喬安沐依舊一臉沉靜,「我……」

「安沐,你先不要急着拒絕我,我說過,你先給我一個機會,我們先從朋友做起,好嗎?」顧遠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這麼卑微過。

「安沐,你回來了?」正在喬安沐為難的時候,許薇薇跑了過來,「我還正擔心你呢?原來是跟顧師兄一起。」

許是察覺到兩人之間的氣氛不太對,許薇薇撓了撓自己的頭髮,「我……我是不是來得不是時候,你們……你們接着聊。」

喬安沐挽起她的胳膊,「薇薇,我們回去吧!顧師兄再見。」

「再見!」

許薇薇縮着脖子攬着喬安沐的肩膀抱怨道,「這天也太冷了,凍死個人。」

兩人縮着脖子回了寢室。

「安沐,你聽說了沒有,我們寢室好像是要裝空調了。」

「是嗎?」

「我聽他們說,好像是凌氏的慈善活動,要給我們每一個寢室裝一台空調,不知道真假。有錢人的世界真是搞不懂。不過,他要是真給我們裝上空調,我畢業以後,一定要進凌氏,給他當牛做馬,嘻嘻嘻嘻。」

「薇薇同學,凌氏並不是那麼好進的,這幾年他們要的最低也是研究生。」

「好像也是,嘻嘻嘻嘻,是我草率了。」

回到寢室,喬安沐洗漱過後就上了床,寢室也不暖和,只能快點鑽進被窩裡。

她睡上鋪,許薇薇睡在她下面。

這一周,喬安沐都被感冒折磨,因為沒有好好休息,一直得不到康復。

轉眼又到了周末,周五晚上,喬安沐早早地上了床。

正準備閉上眼睛睡覺,許薇薇一顆腦袋趴在了她床頭上:「安沐,明天你還要去做家教嗎?」

喬安沐點了點頭。

「你就不能休息一天?」

「不能。」

「算了,你快休息吧!眼睛都紅了。」

喬安沐閉上眼睛,很快進入了夢鄉,她實在是太累了。

半夜的時候,好像是又發燒了,嗓子也火燒火燎似得疼,渾身像浸在了火爐里,她在床上翻騰着,好不容易捱到了天亮。

起床後,胡亂找了片退燒藥吃了,感覺那種暈沉沉的感覺好了許多。

早餐是來不及吃了,直接坐上了公交車,輾轉好幾站,才來到了一處高檔小區。

她要教的孩子明年要參加中考,她負責教他英語。

雖然她不是專業的,可她性格溫柔,上課認真,孩子父母對她非常滿意。

兩個小時的課,喬安沐一直是強撐着。

凌晟宇正在辦公室里看文件,溫特助敲門進來。

「凌總,劉副經理想見您。」

「讓他進來。」

劉副經理就是先前負責採購的,進了凌晟宇的辦公室,唯唯諾諾地站在那裡,「凌總,這是……是您……您讓我找的國內供貨商的資料。」

邊說邊把一摞厚厚的文件放到凌晟宇的桌子上。

凌晟宇拿過來一頁頁看着。

劉副經理不時偷偷觀察着他的表情。

凌晟宇把文件合上,一雙深沉的眸子看着他,「這就是你找的全部資料?」

劉副經理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對,凌總,這是國內所有符合我們要求的廠家的資料。」

「好,你先回去吧!」

「您看這……」

凌晟宇沖他揮了揮手,劉副經理只好退了出去。

溫特助很快敲門進來,「凌總。」

凌晟宇遞給他一份文件,開口道:「按我們的計划行事。」

「好的,我這就去辦。」

溫特助走到門口,凌晟宇又叫住了他。

「凌總,您還有什麼吩咐?」

「幫我買今晚的機票。」

「凌總,薛總想見您。」

「回了。」

「好的。」

喬安沐下午還有一份家教,等到結束的時候,正好是吃晚飯的時間。

許薇薇在學校門口接到她,嗔怪道:「小沐沐,你看看你這張臉,白得嚇人,我說讓你休息一天,你偏不,你再這樣下去,小心小病折騰成了大病。」

「我沒事。」

「你還說你沒事,你現在這個樣子,去演鬼片,都不用化妝。」

喬安沐被她說得哭笑不得。

「走,我帶你去吃點好的,給你補一補。」

「薇薇,我現在只想睡覺。」

「飯總得要吃的,吃了飯再睡。」

許薇薇拉她去了學校的后街,坐在餐館裏,「小沐沐,你想吃什麼。」

喬安沐確實沒什麼胃口,腦袋似乎是有千斤重,嗓子如針扎般得疼,許薇薇看她的樣子,幫她點了兩道她平時愛吃的菜。

等菜的間隙,喬安沐托着腦袋趴在桌子上。

許薇薇看她的樣子,不停地嘆氣,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可憐的小沐沐。」

一句話,讓喬安沐紅了眼眶。

好似是小時候摔倒了,本來還咬着牙忍着,媽媽跑來,一句關切的話語,立即「哇」得一聲大哭起來。

「明天,你還要去醫院嗎?」

喬安沐點點頭。

「你這個樣子,算了……我也不說了。」

菜上桌,許薇薇不停地給她夾菜,「小沐沐,你多吃一點兒。」

這兩年,幸好有許薇薇陪在她的身邊,幫她度過了一個又一個黑暗的時刻。

「薇薇,謝謝你。」

「哎呀,你忽然這麼煽情幹什麼?」許薇薇看着她,「只可惜,我能幫你的實在是有限。」

「不,你已經幫了我很多了。」喬安沐握住她的手,真誠地說道,「你給予我的溫暖,像一束光,照亮了我生活中無數個無助的時刻。」

「小沐沐,你不要說了,你要是再說下去,我會哭的。」

喬安沐不是一個話多的人,也許是因為生病的關係,她有些感性。

吃過飯,回到寢室,喬安沐就爬到了床上。

許薇薇又把她從床上拉了起來,「小沐沐,你先把葯吃了。」

安慧如和唐琳琳正在追劇,兩人竊竊私語,「生病了不去醫院,回來傳染我們。」

「就是呀!」

「誰知道她是真病還是裝病,聽說前兩天顧遠師兄陪她去醫院了。」

「有可能是故意的。」

「這種白蓮花最討人厭了。」

……

許薇薇聽到她們倆的對話,轉過身正想罵她們,被喬安沐拉住了,她用眼神制止她。

現在的她只想好好睡一覺,不想捲入無端的鬥爭中。

安慧如和唐琳琳看她不順眼,說句實話,喬安沐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她並沒有得罪過她們。

用許薇薇的話說,她們倆這是**裸的嫉妒。

女孩子之間的關係總是這樣有些莫名其妙,好比她和許薇薇第一次見面,就互相喜歡。

喬安沐吃過葯後,很快睡著了。

她是被手機的震動聲驚醒的,迷迷糊糊抓過手機,時間顯示凌晨五點。

手機屏幕上躺着一長串同號數字,她不敢不接。

套了件外套,從床上爬起來,來到外面走廊才接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