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古神尊
萬古神尊 連載中

萬古神尊

來源:掌文 作者:莫然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莫然 藍珊

天玄大陸,以玄氣為尊
莫然,嵩陽王妃懷胎五年誕生的萬古奇才
短短兩年,莫然就達到了許多人望塵莫及的玄師境界
這天,莫然趁着嵩陽王去了京城偷跑出府,不料闖了滔天大禍 從此,天玄大陸被一個少年攪得天翻地覆 書友QQ群:453640896展開

《萬古神尊》章節試讀:

第八章 傳說中的驚龍弓


"藍姑娘,如果你真能幫王府解圍,我們全家上下都欠您一個天大的人情。"王妃神情激動的說道。

王妃的反應絲毫不誇張,這事一旦傳到陛下的耳朵里,那可是殺頭的大罪。

如果藍珊真有辦法,也可以說是救了嵩陽王一家人的命。

坐在椅子上的藍珊,身子向前一傾說:"王妃言重了,此事皆因小女而起,小女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聽到藍珊的話,莫然欣喜的問道:"藍珊姐姐,你真能幫我們嗎?"

"當然,不過,你得聽姐姐的話。"

"恩,莫然聽話。"

莫然突然變成一個乖寶寶一般,絲毫不像一個剛剛重傷了城主的逆天少年。

"王妃,在說之前,我想問一個問題。"藍珊說。

"但說無妨。"

"莫然手裡這張龍形玄弓是從哪得來的?"

聽到藍珊的問話,王妃才想起這茬,眼露驚疑的看着莫然問:"莫然,你的那把龍形玄弓呢?"

"母妃說的是它嗎?"

莫然說著雙手放在丹田處,左手在下,右手在上,只見雙手之間玄氣不停的旋轉,緊跟着一張微小的龍形玄弓緩緩浮現。

莫然將其抓在手中的那一刻,微小的龍形玄弓瞬間變成了一張威風凜凜的長弓。

弓身似一條火紅的龍形,龍頭朝上龍尾朝下,栩栩如生。

"好一張威武霸氣的弓,莫然,這張弓是何品階?"大哥莫坤震驚不已的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挺厲害的。"莫然洋洋得意的說。

看到莫然的家人震驚的表現,藍珊知道她猜測的是對的,他們並不知道驚龍弓的秘密。

"莫然,告訴母妃,這張弓你從何處所得?"

王妃詫異的問道,因為,以她的眼裡,居然也看不出這張弓的品階。

莫然想了想,突然跪了下來,難為情的說道:"母妃,孩兒答應過那個人,不能說的,說了他就會把這張弓給收回去。"

聞言,王妃和莫然的兄弟姐妹一個個目瞪口呆。

兩年內莫然今天是第一次出府,那麼這張弓是哪個人送給他的?

如果真有人進了王府,怎麼可能神不知鬼不覺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王妃,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應該是傳說中的驚龍弓。"

"驚龍弓?這怎麼可能?"莫勒突然站起了身,質問道:"驚龍弓乃是罕見的靈階武器,已經在火域消失數十年了,六弟手裡怎麼會有如此稀世珍寶?"

"莫然剛才不是說了嗎?是一個神秘人送給他的。"

藍珊說著,看向王妃道:"王妃,我的辦法很簡單,能將靈器送人的人,豈是尋常之輩。之前我聽尊師說過關於塘國幾大靈器的歸屬,其中就說到了驚龍弓,我知道驚龍弓的主人是誰。"

"藍姑娘,你真知道驚龍弓的主人是誰?"王妃驚訝的問道。

"知道,不過那人既然不願意透露姓名,小女也不敢妄自透露。"

"呵呵……繞來繞去等於白說,你不說我們怎麼派人找?"莫勒說完,嫉妒的盯着莫然手裡的那張驚龍弓,眼神爍爍放光。

"趁着司晉南重傷來不及對王府發難,我可以悄悄的帶莫然離開王府去找那位神秘人,只要莫然不在,你們可以一口咬定王府沒有莫然這個人,司晉南也拿王府沒辦法。"

藍珊的話不失為一個辦法,只是,王妃對藍珊的能力還是有所擔心,不由問道:"藍姑娘,本妃多問一句,不知令尊師是?"

"尊師乃是炎宗金蠶峰葯長老,小女是他的關門弟子。"藍珊嘴上很謙虛,實際上內心還是非常驕傲的。

"令尊師原來是葯長老,失敬失敬。既然如此,本妃把莫然交給你倒也放心了,不過這一路不知前途幾何,我想找一個隨從跟你們一起,也好趕個馬車。"王妃說。

"母妃,就讓阿牛跟着我吧。"莫然說。

王妃想了想說:"好吧,既然你都說了,那就讓阿牛跟着你。"

阿牛是王府一位家丁的兒子,年僅十一歲就身壯如牛,莫然很喜歡跟他一起玩,尤其喜歡跟他掰手腕。

雖然莫然每次都贏,但是有一點他很服氣,就是阿牛每頓飯都得吃八碗米飯以上。

阿牛雖然是家丁的兒子,但是莫然從未嫌棄過他的身份,反而時常跟他一起修鍊玄技。

只不過阿牛這傢伙確實太笨,練了兩年,除了一膀子力氣,也沒覺醒玄魂,自然也沒法向莫然這麼變態的去修鍊玄氣。

"坤兒,去把阿牛帶來。"

"是母妃。"

莫坤將正幹活的阿牛帶到大堂之後,王妃給他交代了一些事情,聽的阿牛一愣一愣的。

"阿牛,你可以願意跟六公子一起出府。"

"願意!"阿牛沖莫然憨厚的笑了笑。

"坤兒,去後門備馬。"

"是母妃。"

幾人挪身來到後門,王妃囑咐道:"莫然,這一路千萬不要在任性了,一定要聽藍姑娘的話,明白嗎?"

"母妃放心,孩兒一定聽話,只是不知何時才能再見母妃了。"莫然說著,突然抱住了王妃。

"很快就會見到的。"

王妃不舍的摸了摸莫然的頭,然後平復了情緒說道:"好了,事不宜遲,你們這便離開吧。"

"藍姑娘,一路上有勞你了,這份情,我們嵩陽王府記下了。"

聽了王妃的話,藍珊施禮道:"王妃,請留步。"

藍珊跟莫然上了馬車後,莫然撩開窗帘,衝著兄弟姐妹們擺手說道:"兄長,家姐,莫然走了,你們一定要等我回來。"

莫宇走上前從脖子上取下了一塊玉符,遞給了莫然說道:"六弟,五哥沒什麼送你的,出門在外一定要小心,這是母妃送我的平安符,我已經帶了十年了,如今轉增給你,希望你平安回來。"

"五哥,我……"

"什麼都不用說,拿着吧。"說罷,莫宇將玉符放在了莫然伸出窗外的小手上。

"阿牛,快走吧。"

聽到王妃的命令,坐在車頭的阿牛拿着馬鞭喝道:"駕!"

看着馬車揚長而去,眾人揮淚惜別,只有莫勒的眼神變了又變,不知他的心裏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