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掠行諸天世界
掠行諸天世界 連載中

掠行諸天世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逆行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戈 逆行者

【熱血+殺伐果斷+】 只有活下去,才有機會變得更強! 在通往巔峰的路上,必定會有人被踩在腳下,而我秦戈必定是在上面的哪一個! 畢竟我更喜歡上位~者嘛!展開

《掠行諸天世界》章節試讀:

第6章 雙殺


看着撲倒在地,還在微微抽搐,漸無聲息的溥四。

秦戈 並沒有像別人說的那樣,會噁心嘔吐等,殺人後的不良反應,只是呼吸稍微重了些,手稍微有點抖,一切都還算正常。

直到確定任務完成,秦戈 才淡定的檢查自己身上有無血跡,在確定沒有後,開始不急不慢的收拾自己的戰利品,全部打包好,抬手輕輕一拂收入剛得到的儲物空間內,不得不說,這也忒方便了。

呼出屬性,剛到手的一千經驗,升一級人物還能剩二百,升級是肯定的,秦戈 現在可是知道每升一級全屬性加一的好處,且不說又多了兩個自由屬性點,現在一共四個了。

秦戈 掃視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什麼遺漏之後,輕輕帶上房門,輕盈的掠出慶王府,消失在夜色中。

……

秦戈 剛施展登空上牆之法翻過城門牆,還沒來得及勻一口氣,手機一震又來任務了。

「丁級任務:小笠原欲將玉璽送往上海東洋軍部,務必在玉璽落入上海東洋軍部之前奪回!獎勵經驗一千」

「卧槽!這也趕得太緊了吧,沒有自動尋路,跑地圖很累的好吧!」秦戈 鬱悶的腹誹。

埋怨鬼埋怨,任務還是要做滴,況且這個任務還很趕時間,秦戈 權利運起輕功,一溜煙兒的跑起。

秦戈 的身形剛剛落入院中,李三便已經推門出來了,秦戈 把張祿的事,還有殺溥四的經過都詳細的告訴了李三,還表示玉璽決不能落入東洋人之手,就算自己摔了聽個響,也不能落在外夷仇敵之手。

李三沉吟半天,最後決定,既然張祿已死,秦戈 也給報了仇,他便也沒什麼牽掛的了,準備帶金蘭他們一起回滄州老家,去過平靜的日子,不再過問江湖之事。

相比較原劇情中他們的悲慘結局,這也許是最好的結果了,秦戈 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對李三深深的鞠了一躬,留下那五百兩黃金,道聲保重,轉身就走。

李三和金蘭他們,能過上平靜安穩的生活,也正是秦戈 所希望的,而李鳳卻不一樣,他註定是要在前進中一步步強大,他的生活更是需要激情和熱血!

天亮之前秦戈 又趕回了京城,他得搞清楚小笠原走的是水路還是旱路,是自駕游還是坐火車,才好確定方向。

櫻木商會門前,秦戈 整理了一下衣服,彈了彈一路的塵土,昂首挺胸的走了進去。

「小笠原先生嗎?」秦戈 清清嗓子問道。

「你是哪位?找小笠原先生什麼事?」側門出來一個穿着武士服的浪人,用生硬的漢語問道。

「聽說小笠原先生喜歡收藏古董,我倒是有幾件祖傳的好物件,想請小笠原先生過過眼!」

秦戈 面不改色的編着瞎話,完美的演繹着一個靠賣祖產度日的敗家子。

「那真是不巧,小笠原君,今天一早就開車出去了,你過幾天再來吧!」這個浪人帶着明顯的不耐,說罷便要送客的架勢。

秦戈 知道是再問不出什麼了,淡淡一笑也不計較:「既然如此,那便不打擾了,告辭!」

出來櫻木商會,秦戈 又找附近的商家和出早攤的小販打聽,在銀元無堅不摧的攻勢下,李豐很快了解到,小笠原帶着四個東洋女人,一共兩輛車,直出南門而去。

秦戈 知道那個四個東洋女人可不是普通人,那是四個身手只比張祿稍遜一籌的忍者,不過以他現在又升一級的實力,單對單應該是可以輕鬆勝出的,不過她們可是四個一起的,看來得想點辦法了。

上個丁級任務就和送經驗差不多,這次的難度卻這麼高,是怎麼評定任務等級的?,秦戈 忍不住吐槽。

想要追上小笠原,得先有交通工具,車是不可能了,在這時代可是稀罕物,光靠輕功也是不行的,地圖太大,跑起來太累了,那就只有馬了。

半個小時後,秦戈 已經騎着一匹快馬,從南門疾馳而出,作為曾經養過兩匹馬的他,策馬奔騰啥的都不是事兒,除了買馬,秦戈 還買了一些別的小玩意兒放在儲物空間。

在這個沒有高速公路的年代,汽車並沒有馬跑得快,當然如果是長途的話,馬畢竟是會累的嘛,所以秦戈 追了一整天,不但沒看見車的影子,還停下吃了兩頓飯,好讓馬休息休息吃點草料。

錯過宿頭的秦戈 ,在山林中度過了美好的一夜,在路過一個城鎮後,秦戈 不盡帶足了乾糧和清水,身後又多了一匹馬。

兩匹馬交替狂奔,餓了就在馬背上吃點乾糧,喝一口清水,在第二日太陽落山前,秦戈 終於看到了,前方路上揚起陣陣塵土的兩輛老爺車。

秦戈 蒙上黑巾,雙腿猛然一夾,揚鞭加速,受到刺激的馬,四蹄如飛,瞬間便超過了兩輛老爺車,只見秦戈 突然調轉馬頭,猛拉韁繩,一聲長嘶,兩蹄高抬虛踏,秦戈 騎着馬穩穩的橫在了兩車前面。

一陣急剎車,揚起一陣塵煙,小笠原帶着四個東洋女人下了車。

「你是什麼人?為何攔我?」小笠原得漢語水平可是高多了,說的字正腔圓。

「我是中國人!」秦戈 騎在馬上紋絲不動,挑挑眉毛居高道。

「雖不知好漢為何攔路?在下願出五百大洋交個朋友,還望能行個方便!」小笠原拱拱手,低眉順眼說道。

好嘛,不愧是個中國通,這江湖道道都是門清,合著是把咱當成攔路強盜了,李鳳一聲輕笑。

「交朋友嘛……就算了,留下玉璽就行!」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小笠原突然臉色大變,向後急退。

「剛說過你就忘了,記性真是不好呢!」秦戈 說著話便從馬背彈射而起,直衝小笠原。

「嘭」

一陣白煙飄過,四個女人瞬間換裝成忍者,擋在小笠原身前,向秦戈 齊齊劈出一刀。

眼看閃着寒光的刀鋒便要劈到秦戈 身上,秦戈 雙臂一振,半空轉向,向後一個空翻,落地時,手中已經多了一把尺來長的匕首。

其中兩個忍者揮着刀向秦戈 攻來,剩下兩個緊緊護在小笠原左右。

兩個忍者刀法如風,迅猛狠厲,左右交替騰躍,奇詐詭秘,秦戈 也不硬拼,且大且退。

忽然其中一個忍者,用日語喊了一聲,剩下的兩個忍者便護着小笠原上車,一溜煙兒跑了。

秦戈 心中一喜,有意的將兩人朝着路旁的山林引去,一邊抵擋攻擊,一邊隱蔽的向腳下的草叢中撒着什麼。

一聲悶哼響起,左邊的忍者手中一頓,密不透風的刀網中,出現了空檔。

等的就是這個機會,秦戈 反握匕首,朝着左邊的忍者激射而出,兩人交叉而過的瞬間,秦戈 手中匕首已然划過他的脖頸。

鮮血噴出的同時,秦戈 又向腦後灑出一片白灰,身後高舉長刀的另一個忍者,猝不及防之間,已是滿臉的白色粉面。

失去視覺的忍者,亂叫着狂舞長刀,轉過身的秦戈 手裡卻握着一把手槍,對準他直到子彈射完。

沒錯,就是鐵蒺藜和石灰粉,秦戈 覺得對付卑鄙的人,就得用點特殊的手段,無外乎什麼道義,這是生與死!

收起兩柄上好的東洋長刀,秦戈 找回沒跑遠的馬,沿着大路繼續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