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傲嬌媽咪好難追
傲嬌媽咪好難追 連載中

傲嬌媽咪好難追

來源:微閱雲 作者:沐芷小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沈淅銘 秦小漓

他,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大集團,羅氏的掌門人
她,是從小生活在小康之家,在父母的寵愛中長大的乖乖女
異國重遇,他不再是兒時那個拒人於千里之外之外的冷漠少爺,他護她、寵她、愛她,而她亦將內心深處的全部情愫,毫無保留的給予
她以為這一生就會這樣甜蜜的交付,哪知,那段空白的記憶被填滿,那段恥辱的,絕望的人生,血淋淋的放在自己面前
她再也無法面對他的柔情
展開

《傲嬌媽咪好難追》章節試讀:

第三章 醫院檢查


醫生給秦小漓的傷處拍了片,確實有輕微腦震蕩,傷口上了葯,囑咐她多休息,兩人才從醫院出來。

沒想到還沒走到醫院門口,就接到沈淅銘的電話,「喂,大少爺,你今天這麼想我啊……啊,你在醫院門口……好吧,我們馬上就出來了。」

掛了電話,看着秦小漓疑惑的小臉,他解釋道:「沈淅銘認識吧?」

說著又自問自答道:「哎,你連我都差點不記得了,不記得他也正常,淅銘從小跟姑姑姑父生活在英國,很少回國內。」

秦小漓張了張嘴,準備說點什麼,但話到嘴邊又不知如何開口,乾脆也沒去辯駁,跟着他朝門口走去。

其實正好相反,對於這個沈淅銘,雖然從小在羅爺爺家見到他的次數不多,但給她的印象,卻是很深刻的。

羅爺爺家裡的孫子輩,小時候常常都在羅爺爺家住着,那時候羅爺爺家裡很熱鬧。而小時候的秦小漓,經常跟着父親去羅爺爺家,自然也就經常見到他們。

葉誠慕是孩子王,秦小漓經常屁顛屁顛的跟在他後面,而葉誠慕也總像大哥哥一樣,不管去哪兒,還是哪兒有什麼好吃的,都帶着她。

沈淅銘卻不一樣,他從不跟他們一起胡鬧。秦小漓常常看見,他要麼一個人站在二樓的陽台上,靜靜的看着他們玩鬧。要麼就呆在羅爺爺的書房裡,看着那些她完全看不懂的書。

印象里,他只和她說過一次話。

不記得是幾歲的時候,一次父親出差,母親要值晚班,她便被送到羅爺爺家,跟羅家的孩子一起,被保姆照料過夜。

但正巧那天晚上,只有她跟沈淅銘兩個在家。

睡到半夜,她口渴得不行,便自己爬起來找水喝。

那時候她個子小小的,踮着腳去夠桌子中間的水壺,就差一點點,她再次抬了抬腳,這時卻腳下一歪,她就朝一旁倒去。

「嗚嗚……」腳下生疼,秦小漓自然反應就哭了起來。

這時,休息室的燈突然亮了,秦小漓一下不適應突如其來的亮光,下意識的遮住眼睛,竟也忘記哭泣。

不一會兒,腳踝處傳來冰涼的觸感,秦小漓在指縫間睜開眼睛,便看見半蹲在自己面前的沈淅銘,他的手正放在自己腳踝處。

「沈哥哥。」秦小漓的聲音有些怯生生的,畢竟和他的相處並不多,她只是按照父親之前告訴她的,叫他沈家哥哥。

小沈淅銘微微蹙着眉,都沒抬頭,盯着她的腳踝,說道:「腫了,我去叫周姨。」

正當他起身的時候,聽到動靜的保姆周姨,已經進來了。

周姨看到坐在地上的秦小漓,也是嚇了一跳,「哎呦,小漓啊,你這是怎麼啦,怎麼坐地上?」

聽到周姨的關心,秦小漓眨巴着大眼睛,委屈得不得了。

「她腳腫了。」倒是一旁的沈淅銘說道。

周姨看着她紅腫了一片的小腳丫,「呀,小漓,這腳怎麼腫了呀。」

周姨捧起她的小腳丫,一臉的擔憂。

反倒是沈淅銘很是冷靜地說道:「只是扭到了。我記得家裡有藥箱。」

「哦,對對對,我去拿藥箱。」經他一提醒,周姨趕緊把小漓抱起來,讓她坐到椅子上,再匆匆忙忙的去拿藥箱。

沈淅銘看了看桌上的水壺,說道:「你要喝水?」

秦小漓這才想起自己起床的目的,忙不迭的點頭,「嗯。」

沈淅銘便倒了杯水遞給她,見她一口氣喝了個底朝天,又接着倒了小半杯給她,邊說:「周姨在我們房間都放了水壺和杯子。」

第二杯她只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我,我不知道。」邊說聲音邊小了。

對於周姨在她房裡放了水壺,她確實不知道,雖然經常到羅爺爺家來玩,但是過夜卻是很少的,自然也就不清楚羅家的一些習慣。

拿了藥箱的周姨,在門口正好聽見兩人的對話,便說道:「是我忘記跟小漓說了,小漓啊,要是需要什麼,叫一下周姨就好了,大晚上的,你自己跑出來,多不安全吶。」

秦小漓哪裡有想那麼多,往常在自己家,晚上渴了也是自己起來倒水喝,只是沒想到,這羅家她當然不如自己家熟悉。

「我知道了,周姨。」秦小漓乖巧的答應着。

因為是簡單的扭傷,周姨便沒驚動羅老爺子,而是給秦小漓擦了葯,抱她回房,讓她休息一夜,等早上,再帶她去醫院。

考慮到小漓的腳傷,周姨等她完全睡着之後,才離開。

因為腳傷的緣故,秦小漓睡得不沉,周姨離開後沒多久,她突然感覺自己腳傷處涼涼的,立刻便醒了過來。

秦小漓揉揉眼睛,室內沒開燈,但就着月光,她還是看清了,坐在床邊的,是沈淅銘。他拿着一個冰袋,放在自己腳上。

「沈哥哥。」

見她醒了,沈淅銘轉身把燈打開,而後重新坐回床邊,繼續把冰袋放在她腳踝處。

感覺腳上有點涼,秦小漓下意識的往回縮,沈淅銘卻好似看穿她的想法,按住了她的小腿。

「別動,我媽說這樣可以消腫。」他邊說邊抬頭看了她一眼,見她那粉嘟嘟的小臉,此刻卻微微皺着,便接著說道:「我媽是醫生,我上次腳扭了,她就是這樣給我消腫的。」

秦小漓這才想到,自己的母親也是醫生,而且跟沈淅銘的母親還是好朋友。

「哦。」

小沈淅銘抬眼,看見她眼睛還紅紅的,想起她剛才的哭聲,說道:「很疼?」

小漓撇撇嘴,用力的點點頭,「嗯,很疼很疼。」

他卻笑了一下,沒再說話,專心致志的盯着手上的冰袋。

而小漓卻看得有些呆了,這好像,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笑吧。

秦小漓第二天早上醒來,沈淅銘就趴在她床邊,手上還拿着早已不冰的冰袋。而她腳踝處的紅腫,卻是消得差不多了。

秦小漓跟着葉誠慕剛到醫院門口,就看見了馬路對面的沈淅銘。

他們幾個長大後,就很少見到,特別是沈淅銘,更是常年跟着他父母住在國外,回國的時間屈指可數。

她也有好幾年的時間沒見過沈淅銘了,現在的他,似乎又長高了些,也消瘦了些,輪廓越加鮮明,也成長得更加沉穩了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