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眼裡只有她
眼裡只有她 連載中

眼裡只有她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湯圓矮又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清檸 現代言情 裴衍

重生之後的宋清檸卻覺得更加絕望,只差那麼一點,沒準就能救回自己的媽媽
她不知道上天為什麼要給自己重來一次的機會,但這次,她選擇當個普通人
宋清檸給自己定下了三個小目標,一:盡量當小啞巴,不必要不說話;二:當個普通人,不出不該出的風頭,不救不該救的人;三:想辦法賺錢離開這個千蒼百孔的家
遇到裴衍之前,她都執行得很好,在三中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存在,直到她遇到了裴衍這個最大的變數
明明前世兩人並無太多交集,為什麼這次裴衍卻那麼反常? 總不能是因為這位中二病少爺換了改為喜歡小白菜這一掛的吧?展開

《眼裡只有她》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前桌和後桌


「砰砰砰.....」

在一片黑暗中,女孩埋着頭不斷往前跑,她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跑,又應該做什麼,整個人卻無法停下來,在黑暗裡只有她奔跑的聲音,永不疲倦。

宋清檸的額頭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冷汗,打**厚重的劉海,巴掌大的笑臉皺成一團,眼角無聲地留着淚。

教室上方的風扇吱吱轉着,發出具備年代感的聲響,窗外的蟬鳴聲連綿不絕,再加上後面同學打遊戲的說話聲,更是讓人心煩意亂。

宋清檸還沉浸在自己的夢魘中無法醒來,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夢,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但就是無法完全醒下來。

只能一直在黑暗中不停地往前跑,不知疲倦......

「衍哥,你剛才真是太帥了......」

江景鑠轉着籃球,勾着裴衍的手,一前一後進了教室,裴衍手上拿着一瓶礦泉水,臉上沒什麼表情。

兩人的頭髮和校服都濕濕的,顯然剛打完一場球賽。

裴衍走快了一步,和江景鑠拉開了距離,「大熱天的,你也不覺得膩得慌。」

語氣平平,表情充滿嫌棄。

「草,又嫌棄我,還是不是兄弟了。」江景鑠笑罵了一句,不過也並沒有多在意。

也就他們衍哥今天心情好,讓他搭個手,換了平時,沒準早就揍他了。

看到兩人回來,後面原本在打遊戲的幾人也加入了打打鬧鬧的嘴仗當中,顯得更加熱鬧不少。

裴衍抬頭看去,只看到那個小檸檬趴在桌子上,似乎在睡覺。

腦海里冒出了一個有些惡劣的想法,裴衍朝宋清檸的方向走去。

走近後,他直接把手上冒着水汽的礦泉水貼到了宋清檸臉上,宋清檸打了個哆嗦,腳踢到了前桌的椅子,發出了好大的聲響,整個人終於驚醒了過來。

而這聲音也引來了班裡眾多同學的目光,不過這個時間留在教室里的大大多都是裴衍的兄弟,看了一眼就識相地繼續他們自己的事情了。

衍哥又去調戲悶葫蘆了,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但人家明顯樂在其中,他們也沒什麼好說的。

裴衍沒想到宋清檸反應這麼大,不由有些訕訕,但在看清她的模樣時,難以言說的疼痛從心口處蔓延開來,就像有一隻無形的手把他的心臟抓緊了,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宋清檸你怎麼了?」他放緩了呼吸,蹲下身去和宋清檸平了視線,看着她心疼地問道。

宋清寧不自覺地哭着,眼圈通紅,鼻子也很紅,看起來可憐極了,她剛被嚇醒,夢境和現實交織着,有些緩不過來。

張着嘴呼吸着,就這麼低着頭對上了裴衍的視線,愣着沒有說話。

裴衍手足無措,一對上她充滿水汽的眼睛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把手上的礦泉水滾了出去,翻自己的校服口袋,試圖找出有用的東西來。

好半天終於翻出一包紙巾,皺皺巴巴的,只剩下了最後一張。

裴衍的手有些抖,費了好大的勁才把紙拿出來,就要去給她擦眼淚。

「卧槽,衍哥這麼勇的嗎?」

「不是吧,衍哥來真的啊?這是真的對宋什麼有意思?」

「和衍哥認識這麼久,就沒見過他有這種表情,真是大白天見鬼了,草。」

......

後面的幾位遊戲也顧不上打了,瘋狂在幾人的小群里吐槽。

宋清檸依舊獃獃地,微微仰着頭看着裴衍,其實她看不太清裴衍的臉,只是知道眼前這個人是他。

然後,思緒就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無法繼續思考。

裴衍抖着手去給她擦眼淚,無法避免地直接碰到她的臉,宋清檸一眨眼,眼淚順勢滴落下來,正好落在他手指上,滾燙而溫熱。

心臟似乎被抓得更疼了。

裴衍咬着牙,動作更加溫柔,全然不管看到的人究竟是什麼想法。

裴大少爺出生起就沒哄過誰,更別說給人家女孩子擦眼淚和鼻涕,但在這個時候,只是看到宋清檸一眼,除了滿滿的心疼和抱住她的想法,再也沒了其他。

好不容易把她的臉擦乾淨,宋清檸也沒再繼續哭了,裴衍才稍微鬆了一口氣,好像水裡的人終於呼吸到了新鮮空氣。

宋清檸赫然抓住了他的手腕,裴衍一僵,對上了她恢復了清明的視線。

小檸檬的眼睛可真好看,睫毛又長又翹,濃密地像一把扇子,明亮又有神,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裡頭藏着千言萬語。

「我好了,謝謝。」宋清檸已經完全恢復下來,理智得有些冷淡,她對着裴衍說道。

聲音又低又啞,又好聽得不像話。

好聽到甚至讓裴衍有了不該有的想法,他挑眉,邪邪地壓下了這微妙的念頭,沒讓任何人察覺。

裴衍的手順勢落在她握着他手腕的那隻手上,白皙卻又瘦弱得可怕,他真怕自己一不小心,小檸檬都能骨折。

宋清檸太瘦了,最小碼的校服穿在她身上鬆鬆垮垮的,瘦得有些脫像,加上她一言難盡的髮型和不愛說話的性格,在班裡幾乎是隱形人的存在。

唯獨不知道裴衍抽了什麼瘋,自從宋清檸成為他的前桌後,就時不時逗弄她,不過大多時候宋清檸懶得搭理他,顯得裴衍像是在唱獨角戲而已。

「小檸檬,對幫助了你的後桌這麼冷淡真的好嗎?」

宋清檸:「......」

儘管不想承認,但裴衍確實幫了她,不然宋清檸也不知道自己這個狀態會維持到什麼時候。

「謝謝。」

「我只是做了個噩夢而已。」

宋清檸解釋,說著就鬆開了手,然後去拿自己桌面上的水杯,不再去看裴衍,也不再打算和他說話。

裴衍無聲地笑,小檸檬這是和他解釋了?而她這種想保持距離的做法自己可真是不要太了解。

惡夢嗎?什麼樣的惡夢能讓她在教室里哭成這樣?小檸檬身上的故事果然藏得很深啊。

「我可愛的前桌,一句謝謝就打發了你裴少,未免太敷衍了吧。」

裴衍站起來,身高腿長的他就這麼站在宋清檸旁邊,無形給人帶來一種壓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