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別點鴛鴦鍋
別點鴛鴦鍋 連載中

別點鴛鴦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卿迢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卿辭 栩暮 都市小說

腦補達人 X 高冷女神   醫學生校草vs計算機系花 栩暮:「你好卿辭,我想問一下怎樣才能讓你做我的女朋友?」 卿辭:「可能性為零,我不做任何人的手下敗將
「 栩暮:「那如果我甘願俯首稱臣呢?」 卿辭:「你可以試試
」 在追求卿辭這件事上,栩暮行動能力非常硬核:直接去未來岳父岳母家下聘
展開

《別點鴛鴦鍋》章節試讀:

第2章 校草又被打了


回了宿舍後,卿辭熬了半宿才將策劃書寫好,粗略的檢查了一遍,就迷迷糊糊爬上床眯一會。

第二天卿辭是頂着黑眼圈和滿滿的起床氣走到教室的,這讓坐在她周邊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系花美則美兮,但不太好相處,她這個人太冷了,總讓人覺得不好相處,所以開學這麼久了,除了班長和團支書,就只有她的三個室友與她搭上過話。

也是因此,班裡的同學都心照不宣的不去招惹,這個看起來不好惹的學霸系花。

好在這節課是理論課,睡眠不足的卿辭眯縫着眼聽完了整堂課。

卿辭的這個技能,讓她從小學起,就被各種羨慕嫉妒恨——正常人誰能將聽課和補覺同時兼顧啊,關鍵的問題是,效果還比人家認真聽課的人還好。

下課鈴聲剛響起,卿辭頂着任課老師和全班同學的視線,衝出了教室。

江瑤與陳絮,鄔念相對一望,震驚一臉。

卿辭是走出教室好幾米後才發現幾個室友沒有跟出來的,看着陸陸續續從各個教室蜂擁而出的人海,卿辭決定先去食堂,然後再等室友——畢竟吃飯最大。

儘管卿辭以最快的速度趕去了食堂,食堂的位置也沒剩多少了,她掃視了一圈,總算看到了四個沒被占的位置,走過去正要放書包,一本課本從幾米遠處飛了過來,穩穩地落在了餐桌上。

《臨床醫學導論》

光看書名卿辭就能確定這個和自己搶位置的人是醫學系的了。

卿辭握緊拳頭,是可忍孰不可忍,居然敢當著她的面和她搶位置,幾乎是立刻,卿辭甩了眼刀過去,與對方的視線撞在了一起。

對方似乎沒有料到會是她,愣了一秒之後,展開了笑顏,一雙含笑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盯着她,「好巧啊,卿辭同學。」

來人好巧不巧,就是昨晚與她共患難的栩暮,呸,她才沒有!

卿辭收回凌厲的眼鋒,跨上書包,打算換一個位置。

但是,栩暮似乎並不打算讓她如意,在察覺到她要離開時,他三步並兩步躥到了卿辭的面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哎,卿辭同學,你怎麼見到我就走啊,既然這麼有緣分,不如坐下來一起吃飯吧?」

卿辭強忍着揍人的衝動,她現在打心底的覺得她和栩暮一定是五行犯沖,遇到這個人准沒好事的。

「讓開。」語氣冷淡,不留情面。

也不知道栩暮是吃錯了什麼葯,看不懂別人的臉色,卿辭的狀態明顯處於暴走邊緣,栩暮卻還要一次次試探她的底線。

「卿辭同學不用和我客氣,我請你喝奶茶吧……啊!」

卿辭揉了揉手腕,丟下一聲冷哼,給栩暮留下了一個酷酷的背影。

栩暮用舌尖頂了頂被卿辭打中的位置,很疼,他還嘗到了鐵鏽的味道。

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就是這麼對他的胃口,這小暴脾氣,他好喜歡啊!

雖然代價有點大。

不過,打是親罵是愛,他的卿辭第二次打他了,那不就是親了他兩次!

一個飯點小插曲,本來不值得太多人關注的,但因為涉及的當事人為學校風雲人物,很快就在校園表白牆炸開了。

醫學系校草栩暮,被一個神秘女生打臉的視頻在整個校園內廣為流傳,因為拍攝角度的問題,視頻中只能看到打人者的側臉和那個頭也不回的背影。

不過因為目擊者很多,還是被人扒出來了打人者的身份。

【我知道這個女生,她就是計算機系的那個系花卿辭。】

【什麼?長這樣也能當上系花?不愧是和尚系,什麼人都能稱之為系花……】

【樓上+1】

【+1】

【……】

加到十二樓的時候,才有人再次發文字。

【重點不是這個吧,她為什麼打栩暮學長?不會是求愛不成,惱羞成怒吧?】

【我是目擊者,是她想搶栩暮校草的位置,栩暮沒讓給她,她就大打出手了,要不是栩暮有紳士風度不與她計較,她根本不是對手好嗎!】

【……】

接下來又是一大段的控訴和辱罵的討論,一直干到了幾百樓,才終於有人站出來替卿辭說話,只是很快這個出頭鳥就被轟炸到不敢再發言。

在這個消息在學校瘋傳時,視頻里的兩位當事人都不知道這件事已經發酵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了。

卿辭拖着沉重的靈魂從辦公樓下來,熬夜趕出來的策劃書果然沒能過,她將這一切都怪到了栩暮頭上。

九月的天氣,太陽依舊能灼傷人,卿辭用手擋了一下刺眼的陽光,手機鈴聲響起的時候,卿辭還在考慮要不要頂着烈日回宿舍。

「卿辭,你快回來,你又出名了!」

江瑤在電話那邊嘶吼,卿辭下意識的將手機拿開了一點距離,不是很有**的敷衍道:「你們不是應該習慣了嗎?」

從卿辭入校第一天起,就成了校園風雲人物之一,動不動就會上學校的貼吧,開學那天甚至還上了微博熱搜。

一開始她的這些室友只要看到了就會拿出來激烈討論一番,次數多了,她們也就沒有那麼在意了。

「這次不一樣,這次是黑料!有人終於對你出手,打算黑你了!」

卿辭嘴角顫了一下,不怪她的室友這麼興奮,四人熟悉之後,她們三人就打賭,卿辭什麼時候會出黑料。

這不就來了么。

雖然卿辭已經喜歡了自己成為焦點,這麼多年她也不是沒被黑過,但室友們這麼激動,她還是勉為其難配合一下吧。

「什麼黑料?」

「居然有人說你打了校草栩暮!還有圖有真相,雖然那張照片的那個人確實是你,不過我們都覺得是p的,鄔念正在找ps痕迹呢,等找出來了,我們就替你反擊回去……」

卿辭一聽就知道怎麼回事了,「那不是黑料,中午在食堂我確實打了他。」

江瑤還在絮叨,但說到一半,她那邊就傳來了三句異口同聲的震驚之語:「哼哼,居然敢惹到我們頭上來……什麼?!」

「納尼?!」

「卧槽!牛逼辭姐!」

卿辭倒是非常淡定,都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她打都打了,「先不說了,你們把空調開上,我馬上回來,太熱了。」

中午在食堂被女神又『親』了一次之後,栩暮已經將他們未來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此刻正在對着電腦屏幕苦思冥想,怎麼才能得到女神的青睞。

還沒等他想到辦法,就被隔壁床的兄弟的打斷了思路。

「栩暮,你被計算機系系花打了?」

栩暮這會正苦惱呢,聽賈瑋這麼問,淡淡的回了一句:「嗯。」

栩暮淡定得了,賈瑋就不行了,因為他要被女友逼問具體情況,當然了,他也非常想知道怎麼回事,也不是所有男生都不八卦的。

「咋回事啊?你昨天剛跟張朝打了一架,今天又怎麼與系花鬧了矛盾?」

有這麼一個喋喋不休追問的兄弟,栩暮也不能靜下心來思考了,乾脆回了他的話,只是內容比較勁爆。

「我想邀請系花一起吃飯被拒絕了,然後我想請她喝奶茶,就被打了。」

聽到這麼一個答案,賈瑋頓時不知道怎麼追問下去了,他怎麼覺得這個答案那麼不可思議呢?栩暮是在騙他吧?

肯定是,栩暮剛剛好像在思考問題,被他打斷了,所以隨便忽悠他呢。

「咱們好歹兄弟一場,你不用這麼把我當傻子吧?我也是正經考進來的。」

栩暮瞥了他一眼,挑了下眉,「我沒懷疑過你的腦子,但你的表現的確不太聰明。」

賈瑋:「……」

很好,有被內涵到。

「栩暮,你大爺的。」

「哦,我沒大爺,下次交作業你就獨立完成吧。」

賈瑋秒慫,「大爺,你是我大爺,栩大爺,你千萬不要拋棄小的啊,我的未來全靠你了——」

栩暮扒開賈瑋的手,一臉嫌棄,「回你位置去,別打擾我,我正思考怎麼追人呢?」

賈瑋的雷達瞬間捕捉到了關鍵字:追人。

栩暮想要追人了,他打算追誰?要是能打聽到內幕消息,他女朋友一定能高新死!

「追誰?我們栩校草終於動了凡心,打算嘗試一下愛情的滋味了嗎?趕緊告訴我,我要和我女朋友分享。」

栩暮:「……」

這傻子八成是腦子不好。

不過告訴他也無妨,反正後面他若是正式追求卿辭了,他們總會知道。

「卿辭。」

「我打算追求她。」

聯想到栩暮剛剛說的話,以賈瑋的腦子有點想不明白,栩暮這是又拿自己開涮,還是說的真話。

於是,他當著栩暮的面,拿起手機打字,先將這件事告訴了女友,讓她判斷一下真假。

果然不出他所料,連他女友都不相信這是真的。

「你確定是他親口說的?男神不會是騙你玩的吧?」

賈瑋看到女友回信,小心提問:「栩大爺,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嗎?」

栩暮已經不打算和腦子缺根筋的室友說話了,「我看起來很閑嗎?」

不閑,甚至有點想打他。

賈瑋覺得他應該相信,畢竟栩暮的確沒有開過這方面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