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農女掌家:王爺來種田
農女掌家:王爺來種田 連載中

農女掌家:王爺來種田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招財檸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羅大娘 錦雲

娘親沒了,大哥還了受傷,換做是誰都會手速無策
但,她不怕!既來之則安之
面對一貧如洗的家境,且看念錦雲如何帶領哥哥奶奶種好田,一點一點發財致富
極品親戚們無恥且吝嗇,不怕,她自有手段去磋磨他們
日子倒是開始過得紅火,突然跳出來了一個野男人纏上身,某男:「本王天帥氣無匹,這樁婚事還請王妃考慮一二!」某女:「抱歉,王爺太丑,恕不為妃!」展開

《農女掌家:王爺來種田》章節試讀:

第7章打發走人


不過這次陳大娘回來的時候臉上還帶着喜色,看樣子心情應該不錯,念錦雲邀她進來的時候,桌子上那碗倒的熱水只是已經冷透了。

「大娘,你還有什麼事情嗎?」和剛才一樣,念錦雲先開口問出聲來。

陳大娘已經把絡子放進了袖子裏面,這時她倒像主人一樣直接坐了下來,還沒有回答,先抬起手來摸了摸自己的嗓子,咳嗽了幾聲,聲音不是很清脆,帶着幾次渾濁。

念錦雲看她這樣子,立刻就起身端起了桌子上那碗冷水,「大娘你是不是口渴了?我先去給你倒一碗熱水,你先喝熱水潤嗓子。」

聞言之後,陳大娘眯着眼睛牽着念錦雲坐了下來,直入主題了,「我最近這嗓子有些啞着,喝一碗熱水倒是不解決事的。」

因而陳大娘到底想要幹什麼?

念錦雲有些疑惑的歪歪頭看着她,表示自己的不解。

陳大娘看着念錦雲一幅沒弄明白的樣子,抬起手來捂着自己的嘴,尷尬的笑了幾聲。

「我看村口最近來了一家梨花糕的店鋪,遠遠的就聞到了香氣,這來的時候太匆忙了,我都沒有帶荷包。」

念錦雲看了一眼陳大娘,這身穿着打扮任她身上哪樣首飾拿下來不能購買十個八個的梨花糕。

這一次終於不用陳大娘明說,念錦雲也明白了她的意思,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碗。

「大娘,最近我賣絡子轉了幾個銅錢,我去拿十文錢讓你去買梨花糕潤嗓子,也算是我招待了您。」

念錦雲說著便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從枕頭下面數出了十文錢,遞到了陳大娘的掌心。

兩人眼觀鼻鼻觀心,陳大娘收合掌心,掂量兩下,掌心裏面銅錢相撞的聲音聽得讓陳大娘喜笑顏開。

「這怎麼好意思呢,讓你破費了,明明來的時候喝杯熱水便可以了。」陳大娘似笑非笑,但是手上的動作倒是誠實的很,把錢都收進了袖子里。

想必是陳大娘拿了個絡子出去的時候,總感覺自己吃虧了,所以便回來討了這十文錢去,也好讓她心理平衡點,念錦雲如是心想着。

這十文錢相比起那200兩銀子可真是九牛一毛了,只要陳大娘不明着開口,讓念錦雲趕快還錢或者嫁人讓她拿禮金就行了。

念錦雲叫陳大娘送到門口,果不其然,聞到了遠處的梨花糕香味,這家人的手藝可真是了得。

「村口那家梨花糕果然香氣撲鼻,隔這麼遠都能夠聞到呢,改天我親自請您去吃梨花糕。」念錦雲說這話,不過是客套了一下,陳大娘這下拿着十文錢心裏跟笑開花了一樣。

大娘沒走幾步,便聽見了身上的銅碗相撞的聲音,這一下臉上又像是換了一個血色。

「這怎麼好意思呢,那等你哪天有空的時候我來你,我們好好嘮嘮嗑,畢竟你也老大不小了,到時候你看中了哪家的小子,你跟我說。」

陳大娘一臉笑呵呵的走了,念錦雲站在原地對他禮貌性的點頭。

這天色已經不早了,奶奶和大哥怎麼還沒有回來。

今天念雲棟不去集市賣柴火,所以是奶奶和大哥一起去集市的。

念錦雲還有些擔心,畢竟大哥腿腳不便,奶奶年紀又大了,兩個人在路上也不能夠幫襯着。

念錦雲一面擔心一面準備晚飯,等奶奶和大哥回來,便可以直接吃熱乎乎的飯菜。

走到村口的時候,奶奶不小心摔了一跤,腿腳一瘸一拐,連頭髮也凌亂了不少,起身的時候雙手撐着一個水坑着,抬起手來弄頭髮的時候,又不小心把臉給抹髒了。

就在大哥想要去找水幫奶奶洗拭一下臉龐的時候,迎面走來一個熟悉的背影。

原來在這裡碰到了念蓉南。

奶奶看到自己的兒子來了,便一手拿着拐杖招呼了兩下,可是念蓉南卻視而不見,直接想繞道離開,奶奶有些氣憤一把抓住了念蓉南。

「我這麼大個活人在這裡你沒有看見嗎?虧你還是我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兒子。」連舉手之勞的忙,自己的兒子也不幫,氣的老太太不由得來了氣。

念蓉南的眼裡閃過一絲嫌惡,隨後一把甩開了老太太的手,老太太踉踉蹌蹌,差點摔倒在地,幸好大哥眼疾手快扶住了。

「哪來的乞丐,要錢的話上別處要去。」念蓉南輕蔑的眼神輕飄飄的瞥過兩人,抬起腳來正準備往前走,又被奶奶一手抓住了。

「你這孽子啊,你沒有看清楚是我嗎?我是你的老母親。」

大哥見奶奶有些激動,便連忙抬起手來拍了拍她的背,正準備開口又被念蓉南一個狠狠的眼神給瞪了回去。

奶奶的聲音帶着哭腔,抬起手來猛的用袖子抹拭掉臉上的泥巴。

這樣一抹乾凈,念蓉南便看清楚了奶奶的面容,憤怒的瞳孔轉為震驚,隨後又轉為平淡。

「現在看清楚了沒有?我養育你這麼多年,難道你連我的樣子和我的聲音都辨別不出來了嗎?」奶奶義憤填膺的質問自己辛苦拉扯大的兒子,有些痛心。

念蓉南明顯就有些心虛了,上前扶住了自己的老母親,連敷衍了幾句,「這還不是你弄的髒兮兮的,我還以為是哪來的叫花子攔住我要錢呢,誰曾想到是你弄出了這副模樣。」

叫花子?

難道如果他們祖孫二人淪為叫花子的話,他這個老母親就要被所有兒子拋棄無視了?

「你?你?」奶奶心中們了一口氣哪幾次的拐杖就想好好收拾這個不孝子。

可是奶奶畢竟年紀大了,看見老母親一揚起拐杖,念蓉南立刻眼疾手快的跳到了一旁。

「母親,我看你也是人老昏花了,我還有急事先走了,您趕緊回去好好的梳洗一番吧,您看看您這副樣子像什麼話?」

念蓉南三兩步離開了祖孫二人,奶奶看着不孝子離開了,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瞬間有些胸悶氣短,呼吸也沉重,眼皮也沉重的耷拉下來。

「奶奶你消消氣,可千萬不要把自己氣着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說不定叔叔真的沒有看清楚我們呢?」

這不說還好,一說奶奶就來氣,一手杵着拐杖,半天才緩過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