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飛船穿成農門傻女,她種田發家
帶飛船穿成農門傻女,她種田發家 連載中

帶飛船穿成農門傻女,她種田發家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給夢想插上翅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嚴城燁 古代言情 江秋雨

星際大佬戰鬥力爆表,打遍星際沒有對手,她最大的愛好就是收小弟小妹
有一次她乘飛船,出了事故,一下子穿越到了一個異時空的傻農女身體里,一來就是大逃荒,一路上她收着小弟小妹,一路干架,帶着家人和小弟小妹安全到達了目的地,在那兒開荒種田,她靠着飛船上源源不斷提供的營養劑,她種田發家致富了,一不小心成為了種田大佬
她一邊種田,還一邊和隔壁的書生眉來眼去,久而久之,她就把書生拿下了
展開

《帶飛船穿成農門傻女,她種田發家》章節試讀:

第7章 黑娃和黑妹


江秋雯躲到門外偷偷哭泣,江秋雨剛好路過看到了,兩個人兩眼相對。

江秋雯特別尷尬,她狼狽不堪的一面被人看到了,她趕緊用手擦擦眼淚,企圖掩飾自己脆弱的一面。

江秋雨看了看她,覺得她太瘦了,臉弱不禁風的,臉色還蒼白蒼白的,看着好慘。

江秋雨同情了一把,不過她沒有做什麼,她直接走過了。

江秋雯看着曾經的傻堂妹的背影,想得出神了。雖然是個傻子,可是人家有個弟弟,她的吃食不會少,穿得也不是太差。她還有點羨慕人家這樣了。可是一想到傻子要遭人嘲笑,她又搖搖頭。傻子?不對呀?剛才秋雨堂妹的眼神和正常人一樣,感覺不傻呀。而且她今天找到了鴨蛋,還拉了板車,一個傻子不會幹那些事吧?可是傻子會突然不傻了?江秋雯特別想不通。

江秋雨走出去了,她要看看這個村子,偵查偵查地形。

村子裏的寂靜被打破了,逃難來的人住進了房子里,有了人氣。

江秋雨走着走着,她走到了一個非常偏僻的一個角,她發現地上有很多腳印,而且很新的腳印。有兩種不同的腳印,而且是小孩子的腳印。

江秋雨眯起眼睛,有情況了。她繼續往前走,面前有一個破茅屋,門關着。

這個茅屋又偏遠又破破爛爛,村裡有那麼多房子,那些不會選擇這個茅屋來過夜的。

江秋雨走近了茅屋,她摸了摸茅屋的牆壁,都不敢用力,怕稍微一點力就倒塌了。

突然,茅屋裏面傳來了動靜,江秋雨立即警惕起來。

茅屋裡還有一對兄妹,他們是孤兒,他們沒有食物,村裡人逃難的時候就沒有帶上他們,他們兩個人住在村裡,靠吃樹皮過日子,沒有水了,就喝樹汁。他們艱難地活着,失去了活着的希望,抱着活一天算一天的想法過日子。兩兄妹看到了有很多人來了他們村,他們嚇得躲在家中。

剛才的動靜是走路不小心絆倒了椅子。

江秋雨一腳踢開門,門咣當一下倒地了,光榮地犧牲了。

裏面的兩兄妹嚇得立刻抱着頭,鑽到了桌子底下。桌子還少了一個腳,用其他東西墊起來的。

江秋雨看到了桌子底下有兩個人了,這兩個人不是和她一起逃難來的。

「你們出來吧,我已經看到你們了。」

兩兄妹在桌子底下瑟瑟發抖。

「快出來吧。」

磨蹭了一會兒,兩兄妹鑽出來了,膽怯地看着江秋雨。

江秋雨打量了這兩個孩子,全身髒兮兮的,臉黑不溜秋的,還是皮包骨,眼神非常空洞。

「你們兩個小傢伙是這個村子的人?」

兩兄妹點點頭。

「你們叫什麼?」

「我叫黑娃,我妹妹叫黑妹。」

「你們兩兄妹是唯一還住在這個村子的人嗎?」

黑娃再次點點頭。

「你們為什麼沒有跟着人家一起逃難?」

黑妹抬起頭,「村裡的人偷偷走了,我和哥哥發現的時候,村子已經空了。」

江秋雨想也是的,黑娃和黑妹住的地方那麼遠,村裡人走了還真是一點動靜也聽不見。

「你們家就你們兩個人了嗎?」

黑妹掉眼淚了,非常難過,「爺爺走了。」

「你爹娘呢?」

「不在了。」

江秋雨看向黑娃,等着他給個具體的解釋。

「姐姐,我爹服役時被水沖走了,我爹死後,我娘就病了,沒過多久也死了,爺爺帶着我和妹妹,前兩年,爺爺也走了。」

「你爺爺走了,你們怎麼生活?」

「我們去鎮上乞討活着,今年乾旱太嚴重了,我們乞討不到吃的了,就只能待在村裡。」

「那你們吃什麼?」

「以前挖野菜,找野果,現在野菜和野果都沒了,我們就吃樹皮。」

太慘了,比她以前拾破爛還慘。她在垃圾星拾破爛,加上有救助站,每天能領一點食物,她還沒有餓得那麼慘。

江秋雨看着這一對可憐的兄妹,眼睛都失去了光彩,只有麻木了。這讓她想到了她的一眾小弟小妹,她熱衷於收小弟小妹,只要是她的人,她都要罩着。她來到這個世界,還沒有收小弟小妹,不如就收了他們,讓這兩兄妹跟着她闖蕩天下。

「你們等我一下」。

江秋雨跑出了茅草屋,找到了一個隱秘的角落。

「飛船,飛船。」

飛船突然出現在她眼前,她從冷凍室取了兩支營養液,又去水龍頭那兒接了一桶水。

她提着一桶水,拿着營養液再次返回了茅草屋。

兩兄妹還以為她走了,和村裡人一樣,嫌棄他們了。

當黑娃和黑妹看到去而復返的江秋雨,眼睛一下子有了光芒,就像久旱逢甘露。

江秋雨把水桶放到地上,把營養液塞到他們手上。

黑娃和黑妹很茫然,不知道怎麼回事。

「喝呀。」

黑娃目不轉睛地看着試管,他覺得這個透明的東西好好看。

江秋雨急了,直接上去奪過黑娃的營養液,擰開蓋子,再塞給他。同樣地也去擰開黑妹的營養液。

兩兄妹拿着不知名的東西,互相看了看,他們不知道這裏面是什麼,可是有水,他們好渴,很想喝。他們長期水資源匱乏,嘴唇都乾裂了。

「哥哥,我想喝。」

黑娃想了想,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姐姐不知道從哪兒搞來的奇怪的東西,這個姐姐看着不是壞人,應該不會害他們兄妹。最壞的想法就是被害死,他們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死之前喝點水也好。

「喝吧。」

黑妹立刻仰頭,把營養液倒進了嘴巴里,一下子就喝完了,喝完了她還砸吧砸吧嘴,冰冰涼涼的,好舒服。

黑娃也抬頭一飲而盡,喝進去,他覺得一下子胃特別舒服。

江秋雨拿回試管,「黑娃,黑妹,你們以後就跟着我了,是我的小弟小妹了,我會罩着你們的,我留一桶水給你們,你們喝一些,再裝起來,明天跟我一起出發。」

水!水!水!黑娃和黑妹立刻上前去看江秋雨帶來的桶,裏面還真是水,很清很清的水,他們特別興奮,笑容滿面,他們身上一下子有了活力,沒有了剛才的死氣沉沉。

黑妹拉着哥哥的手,手都在顫抖,「哥,有水了。」

「妹,真的是水。」

江秋雨得意地看着這大驚小怪的兄妹,「以後跟着我,想喝水隨便喝。」

「真的嗎?」黑妹目不轉睛地看着江秋雨問。

江秋雨拍拍胸脯,「真的,我說話算數,我可是堂堂星際大佬,豈能說假話?」

黑妹不知道什麼是星際大佬,可是她就覺得江秋雨很厲害,很厲害,她非常崇拜人家。

「我回去了,你們明天到村口等我,我帶你們走。」

江秋雨轉身要離開了。

黑娃趕緊攔下她,「姐姐,我拿我的桶來裝水,你的桶你帶回去。」

江秋雨回頭看了看地上的塑料桶,她發現這個桶在這個時空太特別了,為了不那麼高調,還是回收吧。

「那你快點。」

黑娃搜地跑了了,很快,他拿了一個木桶回來。

他蹲下去提塑料桶,桶太重了,他還提不起來。他長期營養不良,力氣自然是小的。

黑妹趕緊一起抬。兩兄妹合作把水倒到了他們的木桶。

黑娃把塑料桶拿給江秋雨,「姐姐,你的桶。」

「以後不要叫我姐姐,叫我老大。」

江秋雨拿着桶走了。

黑娃和黑妹出來,目送着江秋雨離開。

等到看不見影子了,他們才回屋,他們回去蹲在木桶旁邊,看着滿滿的一桶水,他們好歡喜呀!

「哥,我們有水了!」

「妹,我們有水喝了。」

「哥,老大真好。」

黑娃停下想了一下:老大?好奇怪的稱呼。

「管她是姐姐還是老大,她給我們喝了一種東西,喝了我覺得渾身舒服,不會餓了,她又給了我們一桶水,她就是我們的恩人。」

「哥哥,我們跟着老大走嗎?」

黑娃想了一下,他考慮到再留在這個村就是死路一條了,跟着老大走,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我們跟着老大走。」

黑妹笑了,「好,跟着老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