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震驚!玉簫仙子竟然有夫君了
震驚!玉簫仙子竟然有夫君了 連載中

震驚!玉簫仙子竟然有夫君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安基樂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岳無邪 玉簫仙子

倒霉的逆央仙帝,在仙界本是無敵的存在,可惜在迷神殿不小心踩到神界死蟲子,最終被毒死了…… 不甘心的逆央仙帝重生到了一個壞事做盡的紈絝子弟岳無邪體內,頓時頭疼萬分…… 系統提示:逆央仙帝把穿越者的臉丟盡了,高武世界你把握不住,還是去低武世界混吧…… 逆央仙帝:…… 逆央仙帝:不管高武世界或者低武世界,我都是最靚的仔…… 逆央仙帝:這個世界誰是最漂亮的女人…… 「當然是玉琴宮的玉簫仙子
」 逆央仙帝:以後她就是我的女人……展開

《震驚!玉簫仙子竟然有夫君了》章節試讀:

第6章 攔路打劫


春回大地,萬物復蘇。

暖陽下,絲絲清風微微吹着。

岳無邪一身精緻白袍,微風拂動,青玉緞帶,頭上精緻的花紋金冠。

面白如玉,眉墨似劍,手執白摺扇,面帶笑容。

慢慢走在集市上,周圍的婦女看見他就瘋狂往她們認為安全的地方跑。

岳無邪無奈的搖了搖頭,都是這個奇葩宿主造的孽啊!

一想到要開始進入真正的江湖之路,他忍不住念起了地球上學過的詩詞:

「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

「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

「提劍跨騎揮鬼雨,白骨如山鳥驚飛。」

「塵事如潮人如水,只嘆江湖幾人回。」

念完以後,又聽見系統的聲音。

【叮!請問宿主是否領取系統獎勵?】

【叮!請問宿主是否領取系統獎勵?】

【叮!請問宿主他媽的到底領不領系統獎勵?!!】

......

這幾天系統一直給岳無邪獎勵,但是他根本不屌系統。

岳無邪心想:『沒有系統,勞資照樣能混的風生水起』。

不管高武世界還是低武世界,勞資都是最靚的仔…

今天你對我愛答不理,明天我讓你高攀不起。

勞資明明有大帝之姿,特喵的竟然把他安排到這種低武界面。

這幾天他已經打聽清楚了,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是天人境界,估計也就是金丹期或者元嬰期水平了。

他現在對修鍊積極性也不太高。

天人境界而已,不用幾年就達到了,不忙不忙...

讓子彈飛一會…

這也是他為什麼走之前沒有動岳無殤的原因…

不然換他上輩子的話早就把不穩定元素解決才會離開的。

畢竟沒有對手是非常寂寞的,先讓對手發育一下吧。

殺雞也得等雞肥了在殺...

就在岳無邪沉思的時候,旁邊的戰七夜聽了岳無邪念的詩,頓時詫異的看着岳無邪。

他沒有想到一個紈絝子弟竟然會念他們江湖中人的詩詞。

「少爺,這詩不錯啊!不知道出自誰的手筆。」

「李白的《江湖行》」

岳無邪隨口解釋道,他臉皮沒有這麼厚,硬把別人的說成自己的。

「李白是誰,沒有聽過啊!」戰七夜疑惑的問道。

「呵呵,你沒有聽過的東西太多了,以後跟着少爺你會非常震撼…」

「對了,七夜,你是什麼修為...」

「慚愧,我修鍊了四十年也才先天境界的水平。」

「這本秘籍拿去練吧,不出幾年就可以到大宗師了。」

岳無邪從懷裡掏出《九陽神功》隨手丟給了戰七夜。

戰七夜連忙翻開書籍一看,頓時忍不住叫了出來。

「是地階功法?」

其實戰七夜天賦不算太差,只是修鍊的只是黃階功法,所以四十多年才到先天境界。

「少爺,這功法真的是給我的嗎?」

「是啊!你厲害了才能更好的保護我啊!」

「看完了記得還給我...」

岳無邪之所以問清楚戰七夜的修為,他心裏才有底,以後那些人可以惹,那些人不能惹。

他可不是以前那個沙雕,不管任何人都敢惹…

「少爺,你怎麼不自己練呢!」

「我已經學會了,不需要練了。」

「以前沒見過你練武啊!」

「我特么晚上夢中練的行不行,你廢話真多,走了。」

很快兩人就出了城,找到了在城門口等待他們的管雲鵬。

「喂,岳老三,你們來的也太慢了。」

管雲鵬看到岳無邪和戰七夜慢悠悠的騎着馬過來,忍不住喊了一句。

「呵呵,有些事情耽誤了…」

「走吧!」

岳無邪隨口說了一句,就開始騎馬向前走去。

管雲鵬的車隊有十幾個人,拉着三輛馬車,都裝滿了瓷器和茶葉。

其中一人有宗師實力,應該是保護管雲鵬車隊的…

「歪嘴龍王,我們要走多久才能到達星月城啊!」

一路上也挺無聊的,岳無邪忍不住問道。

「三天以後到達秦國邊境秦風城,從秦風城出去再走一天就可以到達星月城了。」

管雲鵬走這條路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所以知道的很多。

「路上有沒有土匪強盜之類的,不然路上多無聊啊。」

「哈哈,我大秦人人練武,哪裡有土匪敢來我們的地盤搶我們…」

「呔!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

「後面是什麼忘記了,苗五,你提醒我一下。」

管雲鵬剛說完,沒有土匪強盜,馬上就跳出來兩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一個蒙面女子加上一個身材魁梧的國字臉大漢。

女子手中拿着大砍刀挽了幾個刀花,大漢手中環抱拿着狼牙棒。

「若要過此路,留下買路財。」

岳無邪看他連口號都記不清楚,應該是第一次搶劫,忍不住提醒她。

「對,就是這句來着。」

「趕緊通通下馬,財物全部交出來饒你們的狗命。」

蒙面女子對着管雲鵬的車隊喊道。

管雲鵬眉頭緊鎖,這路他走了幾百次了,從來沒有聽過有強盜土匪啊。

「殺了他們。」

管雲鵬一招手,後面十幾後天境界的人頓時拿出弓箭對準了攔路的兩人。

那女人見十幾把弓箭對準了她,頓時有些結巴對魁梧大漢說。

「苗,苗五,現在...現在該怎麼辦。」

「沒事,小姐,都是些小嘍啰,看我的。」

苗五拿出狼牙棒站在蒙面女子前面,一臉不屑的看着那十幾個拿弓箭的護衛。

「放!」

管雲鵬右手放下,對着十幾個人發號命令。

「嗖嗖嗖......」

十幾根弓箭帶着勁風聲向著苗五射過來。

苗五拿起狼牙棒隨意揮動了一下,十幾根弓箭便被他打落在地上。

「這人是個先天境界高手。」

戰七夜悄悄來到岳無邪旁邊說道。

岳無邪點了點頭,先天境界的他還是惹得起,就想逗逗這小妞…

「姑娘,我看還是算了吧,帶着你的人走吧,你們不是我們的對手。」

岳無邪騎馬來到前面,對着蒙面女子笑道。

「你...你怎麼知道我是個姑娘。」

「很簡單啊!你見過那個男人的駝背是長在前面的。」

岳無邪指了指蒙面女子的胸淡淡的說。

「哎呀,忘記裹胸了。」

蒙面女子大叫了起來。

岳無邪看着這蒙面女子就知道,肯定是剛從哪個門派下來歷練的。

「我不管,今天你們不交出錢財就不許走。」

蒙面女子表情嚴肅,思考片刻,開口道。

「你不知道我是岳老三嗎?你是第一個看見我的女人沒跑的。」

岳無邪疑惑的說道,在徐州城很少有女人看見他不跑的。

「什麼岳老三,沒有聽過。」

聽到蒙面女子這樣說,岳無邪更加確定她是第一次下山了。

「好吧,那我今天就讓你知道徐州岳老三的威名...」

「七夜,你去攔住那個苗五。」

「我剛好缺個暖床的小丫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