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超品駙馬爺
超品駙馬爺 連載中

超品駙馬爺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迪拜銀行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默 梁武帝

大學生李默,重生到國公府的第一天,就被公主休了,身為梁國第一個被休的駙馬,看他如何憑藉一己之力,在朝堂翻雲覆雨,邊疆戎馬,重複大梁盛世
展開

《超品駙馬爺》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大梁,武德元年,都城國公府。
  李默從床上睜開眼,房間里,站着兩排身着古裝的男女,目瞪口呆。
  「這都是什麼人啊?
拍電影的?」
  「世子,你醒了?」
丫鬟激動的說道。
  「柿子?」
李默看了看自己身上,儼然就是一身錦衣玉帶。
  李默這下徹底懵逼了。
  自己這是穿越了?
怎麼可能…  他可是國內清華大學的文科碩士!
  為了慶祝畢業,和同學去永定湖划船,結果,糊裡糊塗的就穿越到這來了?
  李默的腦子裡瞬間閃過宿主的記憶。
  李默,二十三,大梁靖國公次子,承祖上萌蔭,被招為大梁國陶樂公主駙馬。
  因他驕奢淫靡,聲色犬馬,半月前被陶樂公主休了,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被休的駙馬,丟人至極。
  醉生夢死間,李默又在長樂坊賭博,欠下鎮海將軍府陳公子的五千兩白銀,回來路上又失足跌入湖裡淹死了。
  這也太悲催了吧……  我不想穿越啊!
老子要回家!
  李默在心底吶喊。
  他在這裡鬱悶的同時,那些國公府的僕人們卻炸開了鍋。
  「太好了!
世子還活着!」
  「這下咱們都不用死了!」
  就在這時,外面跑進來一個下人,「不好了,鎮海將軍府的陳公子帶着人堵上門來要賬,說是世子欠下他們五千兩白銀的賭債。」
  「還說當今吾皇聖明,如果世子仗勢不還,他揚言就要面聖告御狀!」
  李默急了,一下子從床上跳下來。
  「我他媽不玩了!」
  開局就欠五千兩?
這盤老子不接!
  正在這時,一名頭戴寶冠,錦衣玉帶,左頰上有顆黑痣,肥頭大耳的男子,帶着數名家僕闖了進來。
  當他看到李默時,先是一愣,隨即說道:「不想還錢就裝死?
走,跟我去面見聖上!」
  李默氣的壓根痒痒,這個陳廷敬是鎮海將軍的公子,平日里也是不學無術,跟宿主李默是狐朋狗友。
  眼見李默被休,父親鎮國公李同驍又在南海交戰吃了敗仗,因此才來落井下石。
  而且,昨晚李默就是被陳廷敬和賭坊做局,才坑了他五千兩銀子的賭債。
  這要放在以前,靖國公得勢時,他們這些狗東西可是萬萬不敢的。
  陳廷敬這個狗友的卑鄙無恥,可見一斑。
  陳廷敬扯出劍,高喝一聲:「我有御賜尚方寶劍,誰敢阻攔,就地斬之!」
  李家的家僕全都嚇壞了,無人敢動。
  隨即,陳廷敬指使家奴上前,抓住李默就往外推。
  「世子殿下……」  「哎,老爺上朝還沒有回來,這可怎麼好啊……」  家僕們急的手足無措,一個個團團轉。
  彼時。
  宣德殿上,梁武帝臉色陰沉,滿朝文武垂手而立,一個個都不敢抬頭。
  當中,跪着一人,粗眉大眼,方口闊鼻,頭戴蠻獅盔,身披大葉龍鱗甲,正是靖國公李同驍。
  「吾皇陛下,陳廷敬,求見!」
  一聲過後,陳廷敬推着李默,步入大殿。
  他為候補御前行走,因此堂而皇之。
  梁武帝面色微動,問道:「卿家何事?」
  陳廷敬躬身失禮道:「啟稟陛下,靖國公世子,李默,欠下我白銀五千兩,還裝死想抵賴,這是欠賬明細,懇請陛下明鑒!」
  靖國公李同驍聞言,本就變色的臉上,又多了一層驚懼。
  梁武帝龍顏大怒,看都沒看,一揮手怒斥道:「靖國公父子,先有守土失責,後又壞我朝綱,着押入若盧詔獄,聽候發落!」
  我滴個媽呀!
  李默差點沒坐到地上,身為文科碩士的他,知道若盧詔獄是關押重臣的地方,一般進了這裡,就少有能活着出來的!
  這回可真是有判頭了。
  正當左右御林軍要過來押解時,忽聽大殿外有人稟報:  「陛下,南海洛雲國使臣求見!」
  朝堂之上,上至梁武帝,下至眾文武,無一人不聞之變色。
  南疆州一戰,大梁剛剛敗給南海洛雲國,靖國公就是因此被問罪。
  不等報完,就見一身着南國官服之人,大搖大擺步入大殿。
  「南國使臣和利多,覲見梁國陛下!」
  來人趾高氣昂,見到梁武帝仰首挺胸,更未行禮。
  梁武帝皺皺眉頭,但還是客氣問道:「不知使臣,前來何故啊?」
  使臣道:「今我南國皇帝,新收貴國南疆六州,正可謂來而不往非禮也!」
  使臣向南國方向作揖:「我們聖上秉承大國風範,將雪花紋銀一萬兩,並本國之珍寶回贈與貴國。」
  說話間,數名大漢挑着幾個沉重的樟木箱,還牽着一條餓得精瘦的細犬,來到大殿**。
  在場所有人,臉色驟變。
  這就是在啪啪打他們的臉啊,誰都知道,梁國戰敗賠款百萬兩白銀,並將南疆六州割讓給洛雲國的。
  可現在,他們卻大張旗鼓要回禮,卻只是一萬兩,醉翁之意不在酒,這就是要羞辱他們啊。
  但這還不算完,使臣接著說道:「久聞梁國人傑地靈,滿朝儘是文采武功之輩,我有一對,若在場諸位能對上來,便將這些銀兩寶物盡皆留下。」
  「倘或對不上來…,那我們就要原封不動的帶走,並且貴國還要付些車馬經費,不多,就一百萬兩足矣!」
  一百萬兩?
這不就是明搶。
  這洛雲國欺人太甚,不但戰場上勝了大梁,還要在學問上碾壓,這才叫雙重打擊。
  不等梁武帝開口,使臣喧賓奪主,趾高氣昂道:「且聽好!」
  「黑不是,白不是,紅黃更不是,和狐狸貓狗彷佛,既非家畜,又非野獸!」
說話間,使臣看着梁武帝,還指了指那條骨瘦如柴的細犬。
  一下間,滿朝文武全都炸了鍋。
  這分明就是當面侮辱朝堂!
  梁武帝臉色難看至極,但還是強壓怒火。
  自古兩國之間不斬來使,更何況,他大梁還是戰敗國。
  梁武帝深吸一口氣,環顧左右道:「諸位賢卿,誰可對上下聯?」
  滿朝文武,面面相覷,一個個全都將頭低下。
  見無人敢回,梁武帝親點道:「宇文丞相,你博學寰宇,精讀詩書,可能對上下聯?」
  丞相宇文元吉俯首叩拜,戰戰兢兢道:「陛下,老臣無能,對不上對!」
  梁武帝臉上露出陰霾,又看向一人問道:「王司徒,可能對上此對?」
  王司徒驚得趴在地上,咣咣直磕頭:「陛下,老朽實在對不上來,萬望陛下恕罪啊……」  滿朝文武,此時一個個面色羞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使臣放聲大笑:「哈哈哈,堂堂梁國好大的名頭,卻也不過如此?」
  就在此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這有何難,我來對!」
  「你?
!」
  梁武帝及滿朝文武,盡皆看向說話之人,正是李默。
  所有人不由得一驚。
  這個李默,可是名聲在外,只是這個名聲並不好。
  「此人是誰?」
使臣眼觀李默,卻是一個浪蕩公子的模樣,不由心中輕視起來。
  李默昂首挺胸,朗聲道:「我乃大梁國駙馬,靖國公世子,李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