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退婚後,我竟查出肚子里有四胞胎
退婚後,我竟查出肚子里有四胞胎 連載中

退婚後,我竟查出肚子里有四胞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稻花香香6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暖暖 現代言情 薄見琛

林暖暖被賀家退婚了,不久還懷上了四胞胎,可四胞胎不是未婚夫的…… 為賺錢養活四個孩子,她一個人同時打兩份工,卻不想兩個老闆都是薄氏集團那個腹黑又偏執的殘疾三太子薄見琛…… 一開始,薄見琛看林暖暖並不順眼,還各種刁難
直到有一天,四個複製版小豆丁站在他面前,薄見琛才想起五年前被追殺的夜晚,這個女人做過她的「解藥」
「薄總,親子鑒定結果顯示,扎爆您輪胎的四個小傢伙和您親權概率大於0.9999,符合遺傳規律
」 「說人話
」 「四胞胎是您親生的
展開

《退婚後,我竟查出肚子里有四胞胎》章節試讀:

第7章 爸爸,我找到工作了


「爸,我找到工作了,工資夠我們五個開銷了,以後你不必再轉錢給我了。」林暖暖領完錢,趕緊回復養父。

這幾年,要不是養父偷偷給她錢,她根本不可能這麼輕鬆,估計早就帶着四胞胎撿垃圾為生了。

養父也不容易,在一家私企做會計,每個月工資一毛不剩都被養母拿走了。

養父給她的錢,都是他偷偷一些小單位做賬賺的。

養父視她為己出,她真心很感激養父,她經常對自己說,如果她哪天發財了,一定要讓養父過上好日子。

可這些話,也只能心裏想想,畢竟她現在連四個孩子都養不活……

「小暖,都是爸爸沒用,讓你吃這麼多苦,你別怪爸爸。」這時,養父發來消息,聲音聽起來滿是自責。

林暖暖連忙回復:「爸爸,我從來沒怪過您,相反,我很感激您。」

「如果沒有您,這世上就不會有我,更不會有四胞胎。」

親朋好友都知道,她是被林滄海從垃圾堆里撿來的,林滄海於她而言,不僅僅只有養育之恩,還有救命之恩。

「小暖,這個星期天是你和四胞胎生日,爸爸請你們吃飯吧?」林滄海又發來一條消息。

小暖和四胞胎同一天生日。

林暖暖反對道:「爸,您別破費了。」

「如果您願意,就來我這裡吃吧?」

「我親自下廚!」

這幾年,她都花了養父十多萬了,現在孩子們都上幼兒園了,她有時間賺錢了,真的不想再花養父的錢了。

「小暖,爸爸五年沒給你過生日了,你好不容易回來,就讓爸爸給你過生日唄。」

「你放心,爸爸現在給三家單位做賬,一個月可以多賺五六千塊,爸爸私房錢可不少哦。」

「爸,你好厲害,我要向你學習。」林暖暖邊笑邊回復,她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四胞胎是她的親人,只剩下爸爸了。

等她發工資了,也送爸爸一件禮物,要知道,爸爸養她這麼大,一直在付出,從來沒有得到過她的任何回報。

每每想起,心裏都酸酸的。

「爸爸這麼普通,有什麼好學的?」林滄海愧疚地道。

要不是他懦弱無能,小暖也不可能回不了林家。

小暖是個好孩子,他相信未來有一天,小暖一定會出人頭地的。

至於親生女兒林柔柔,說實話,他很不看好,太聽夏芳的話了,遲早有一天會捅出大婁子的。

「爸爸,在女兒心裏,您一點也不普通!」

「您可是女兒的靠山。」

林暖暖深知養父的想法,便趕緊安慰他。

養父一直把她當親生女兒對待,還幫助她養四個孩子,就沖這一點,養父就不是普通人。

結束和養父的聊天,林暖暖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才十點十分,她還可以學習五十分鐘,然後打開床頭櫃的抽屜,從裏面拿出一本畫冊。

這本冊子,承載着她的夢想和未來。她從小到大的夢想,就是想成為一名服裝設計師。

帶孩子的這幾年裡,只要有時間,她就會學習,除了設計作品,一有空就背誦單詞和練習口語。

英,法,德,日四國語言,口語都能熟練掌握。

十一點,林暖暖準時睡覺,畢竟第二天早晨六點,要起來給孩子們做早飯,還要送孩子們上學,然後還要去上班。

第一天上班,千萬不能遲到了。

結果,第二天早晨,她把孩子們送到幼兒園後,在去上班的路上,竟然不小心把一輛黑色的雷克薩斯車給撞到了。

這輛電動車是她來燕城後,養父掏錢給她買的,方便她送四胞胎,所以開車技術也不是很熟練。

一輛價值三萬的電動車子,擦傷一輛價值幾百萬的雷克薩斯,林暖暖當場嚇傻了。

雖然自己的小電動車也擦癟了一處,雷克薩斯才擦掉了一塊漆皮,估計補這塊漆皮的錢都比買這輛小電動車的錢要多。

「老王,怎麼了?」見車子停下來,薄見琛幽幽開口,微眯的雙眼緩緩睜開。

自從五年前發生那件事情,失眠便成了一種常態,昨天晚上,他才睡着三個小時。

凌晨四點,他起來跑步。

跑了一個小時回家,天還是黑的。

「少爺,車子被一輛電動車擦了。」司機老王如實回答。

冰冷的目光左移,落到車窗外,一眼就看到了驚慌失措的林暖暖。

電梯里的那頭豬?

這豬今天穿了一條藍色長裙,齊肩碎發披散着,看起來還挺漂亮!

滿臉的膠原蛋白在陽光的照射下,看起來QQ彈彈,看起來萌萌的,給人一種想要捏一捏的衝動。

「少爺,只是擦掉一小塊漆皮,就算了吧。」

這時,老王發話,而且這小姑娘都嚇到了。

以往,只要發生這種事,少爺都是讓他趕緊走,少爺說他不想在爛事破事上浪費太多時間。

可是,這會兒,薄見琛卻說:「老王,你問她,是公了還是私了?」

「啊?」老王回頭,一臉意外地看着少爺。

「公了,立馬叫交警!」薄見琛接着吩咐。

「……」

「私了的話……老王,補一塊漆要多少錢?」薄見琛又問老王,絲毫沒有要放過的意思。

「至少要五六千吧?」老王如實回答,然後又用同情的目光看了一眼小姑娘。

小姑娘,你就自認倒霉吧?

「叫她賠一萬。」薄見琛脫口而出,還把雙臂環到胸前。

老王有點意外,然後鼓起勇氣,想勸勸薄見琛:「少爺,這小姑娘看着也不容易的,還是算了吧?」

「要不,你替她賠?」薄見琛卻不悅地道。

老王二話不說,立馬開門,下去跟林暖暖交涉,他上有老下有小的,一萬塊錢是他一個月工資,他賠不起。

一聽要賠一萬塊錢,林暖暖就慌了,就是把她殺了賣肉,也賣不到一萬塊錢。

車內的薄見琛見林暖暖着急的樣子,唇角向一邊彎了彎,冰冷的眸子里划過几絲光亮。

這時,老王把頭伸進車裡:「少爺,小姑娘說,她身上只有二千八百塊錢。」

「一萬塊,一分也不能少!」薄見琛毫不客氣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