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異時空網戀
異時空網戀 連載中

異時空網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暖玉香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沐風 現代言情 蘇月

她是蘇氏財團大小姐,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白富美
為了拯救世界,遊走在普通人的世界,化身成為救世主
將一個個在絕望深淵中掙扎着的人,從無盡黑暗裡拖出來
他是一代戰神將軍,身染惡疾,支撐不住,正與死神做着最後的博弈
下一秒,仙女從天而降,為救他昏迷不醒
從此他就情根深種,非卿不娶,費盡周折,跨越兩界,只為與她琴瑟和鳴,白頭到老
展開

《異時空網戀》章節試讀:

第八章公堂審案


「你準備在這說話。」

王凱愣了一下,請蘇月進了門。

能找到這兒,說明對方是做足了功課。不如大大方方的請進來。不會再有更壞的結果。

屋子狹小,一卧一衛。

進了門就是卧室。卧室里擺個床,放個柜子,就不剩什麼空間了。

唯一的亮點,大約是還算乾淨了。

王凱摘下口罩尷尬的笑了笑「讓你見笑了,要不你先坐床上。」

接着又咳嗽了幾聲,看得出來很難受。

口罩摘下的一瞬間,蘇月一句「卧槽」差點爆出口。

極品美人啊。

面若桃李,眉眼如畫,活脫脫一個妖精。

難怪被打壓的那麼厲害,還能那麼還有那麼多死忠粉,這顏值夠磕一輩子。

搖錢樹穩了。

實在是沒地兒坐。

蘇月毫不在意,美人總是有優待,就坐下了。

「你就不想擺脫眼前的困局。」開門見山,速戰速決,這地有些壓抑。根本不隔音,亂七八糟的聲音,空氣有些悶。

「做夢都想」可是根本沒有機會。

「你跟我吧,你的事我幫你擺平」我出了力,你得給我賺錢,我就是這麼勢利。

「咳咳,我不出賣身體,你走吧。」王凱面色一變,氣的咬牙切齒。

又一個噁心至極的人,想睡我,不可能。

反正已經窮途末路,大不了一死了之。反而落得乾乾淨淨。

呵呵!這是生氣了,你想得美,以為我會出錢包你嗎。我還是個寶寶好嗎。

「你是真敢想,姑奶奶是讓你給我打工賺錢,別的想都不要想。」

「真的」有這麼好的事。莫不是騙我。

「介紹一下我自己,蘇氏財團大小姐蘇月。我可以給你一線大咖正常的合約,頂級合約就不要想了,就你原公司的一堆破事,老娘還要給你解決,這些可不免費。給你十分鐘考慮時間,我在樓下等你,過期不候。」

蘇月開門就走,那叫一個瀟洒。這麼大一個粗腿送到你面前,就不信你忍得住。

蘇氏財團,那可是夏國最頂級的大財團,天天娛樂,也就是王凱原來的公司在這樣的龐然大物面前,只有瑟瑟發抖的份。

天大的機會,又不會被潛規則,只要她說的是真的,傻子才會錯過。這是唯一的機會,拼一把單車變摩托。

不到十分鐘,王凱就拎着一個小包跑下了樓,因為劇烈運動,咳嗽不止。

「上車」

王凱慌忙坐上車,系好安全帶。

生怕被蘇月丟下了!

20分鐘後,王凱被送到蘇氏旗下的眉山醫院。一個多小時的檢查過後,王凱掛着點滴躺在床上。

看着檢查結果,蘇月一臉無語,實在是沒想到就簡單的感冒,硬是被王凱整成肺炎。這得窮成啥樣。

「你老實說,你還有多少存款」好奇,忍不住不問。

「200多吧,好幾個月沒交房租了,再不交就被房東趕出去了。」所以捨不得買葯吃。感覺好羞恥啊,都是窮惹的禍。

「你們公司就不怕你病死了,沒人賺錢了。」搖錢樹都不要了。

「前些日子,有個富婆要包我,我不同意,公司就打壓我,不給我治病也是為了讓我妥協。」

沒權沒勢沒朋友,工資也不發,人人見我如瘟疫。

天天啃饅頭,鹹菜都吃不起。馬上就吃土了。

本來想着就普通的感冒,堅持一下,熬過去就好了,誰成想就這樣了。

「原來如此,行吧,你的事我已經交給法務部了,公道會給你討回來的。」現在是我蘇氏的人了,哪還能讓人欺負。

「謝謝大小姐,王凱沒齒難忘你的大恩大德。」實在是沒想到能夠苦盡甘來。王凱一輩子記得大小姐的恩情。

「那就出院之後好好工作,稍後你的新經紀人會接手一切,你安心休養,我先撤了。」任務完成,閃人。

實在是這貨太奇葩,怕自己忍不住把他腦袋撬開,看看裏面是不是裝着漿糊。

蘇月走後,王凱再也忍不住心中壓抑多年的委屈,放聲大哭。

10000積分搞定。這傢伙窮是窮了點,但是值積分啊。難不成是明星效應。加上雨桐賺的積分,目前總積分是39700。

三天後,王凱與原公司和平解約,不解約不行,公司一堆黑料的證據就擺在那。

同時簽約蘇氏娛樂。房車,公寓齊備。苦逼的人生一去不復返。因為牢牢記得蘇月的話,工作特別勤奮努力。各種通告飛起,加上為人正直,粉絲暴漲,幾億粉絲領跑國內藝人一大截。正能量滿滿,為蘇氏財團更上一層樓,添磚添瓦。

而天天娛樂在幾個月後被曝光多起不光彩事件,影響惡劣,被有關部門點名批評。短短時間便土崩瓦解。

那時的王凱激動的淚流滿面,壓在身上的大山終於消失了,心裏從未有過的愉悅,輕鬆。過往的一切此刻徹底放下。

閑下來的蘇月才看到沐風發的消息,現在都快中午了,怎麼回消息都有點尷尬,那就下次再說吧,全當沒看見。

北涼安平縣衙門

堂下一個神情憤懣的書生擁着一位面容凄楚的婦人。

婦人神色哀婉,哭哭啼啼言語詳盡控訴對面的婦人如何喪心病狂的搶奪自己的孩子。

旁邊的書生時不時的點頭附和。

厭惡的指責對面婦人,言辭鑿鑿要婦人低頭認錯。

大有你不認錯就是十惡不赦,無顏面對我的意思。

門外百姓指指點點,皆是對那婦人不滿。

「李老爺真是倒霉,居然娶了這麼惡毒的夫人。」

「誰能想到李夫人長那麼好看,心裏卻這麼毒,嫉妒二夫人與李老爺恩愛不說,還搶人家孩子。」

「果然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李夫人既然犯了七出之條,就該休了她。」

「可憐的二夫人,溫柔善良,處處忍讓,卻被如此對待。」

「最可憐的是小少爺,還未周歲,便與親娘分離。」

「都這樣了,李老爺只是要大夫人認錯,歸還孩子,她還不願。」

「終究是李老爺和二夫人太過善良了。」

「可不是,叫我說,就該抬二夫人做平妻,做妾當真是委屈了二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