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戲精女將誤成了頂流女王
戲精女將誤成了頂流女王 連載中

戲精女將誤成了頂流女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路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憶初 景宜年 現代言情

前世她是不受寵的公主,少時從軍,亦是保家衛國的巾幗女將! 然天妒英才,一朝戰死,年僅二十! 宋憶初借系統重活一次,一改過去十年的兵戎相見的軍營生活,這一世她只:為開心!為自由! 現實是...... 系統任務:為原身找兇手......讓某人親口說出:「我喜歡你
」 但是吧!誰能告訴她:系統分配給她的攻略對象,為什麼會和她前世招的駙馬長得一模一樣?   【叮咚!恭喜主人開啟副本任務:參加唱跳綜藝,並獲得出道名次】 宋憶初心裏咯噔一聲,唱跳?誰?她嗎? 宋憶初穿着一襲古風紅衣走上舞台,她還有些不太適應穿裙子,一時沒改過來大步走路的姿勢
但在台下的觀眾看來就是一幅:江山在手,天下我有的英姿
「這女生走路好颯啊!喜歡!」 「完了,這女人走路走進我心裏了!姐姐,我愛你!」    「我扶你,」男人越過兩位主演走到她身邊,向她伸出了手,宋憶初驚了! 媒體們瘋狂的拍照,這可是景宜年走紅毯首次讓女明星搭手! 二人繼唱跳綜藝後的首次紅毯同框,就這麼的不出意料的爆了!展開

《戲精女將誤成了頂流女王》章節試讀:

第2章 扮豬吃老虎可是她的拿手好戲


進來的是宋憶初原身的繼母,尤琬凝。

宋憶初眉頭微擰,前世上演的一出又一出的後宮大戲是那麼地「印象深刻」,經驗告訴她,繼母這個名詞,多數不是什麼好詞。

宋憶初一眼就看穿這是一場自導自演的慈母戲,她可沒那好心情陪着一起演戲。

「尤阿姨,若是我沒記錯的話,我只有一個媽媽,那就是我的生母,而她早在二十年前就去世了,怎麼,難道我面前的尤阿姨不是人,是鬼啊?」

尤琬凝勾起的唇角僵在臉上。

這丫頭怎麼睡了一覺感覺變了個人似的,之前雖說不好對付,但也沒用這樣的話懟過她。

「額,初初你,」莫不是把腦袋摔壞成傻子了吧,尤琬凝伸手想要觸摸宋憶初的額頭。

手還未撫上額頭便被一陣疾風拍開:「別碰我,」宋憶初條件反射地拍掉那隻塗著美甲的小胖手。

尤琬凝哎喲一聲,只見她的手瞬時紅腫一片,鼓了個包。

[哈哈哈,初初,你下手重也忒重了,她的小胖手變成烤豬蹄了,]小乖在系統空間里咯咯地笑個不停。

宋憶初暗道一時沒收住力量,她用的是以前練武的力氣,對尋常人來講是有些大了。

「不好意思啊,尤阿姨,我不是故意的!」宋憶初臉上揚起人畜無害的乖寶寶表情,直勾勾的看着尤琬凝。

尤琬凝極力壓下憤怒和手上的疼,嘴裏蹦出來一句:「沒關係,阿姨不怪你,」要不是自己要扮演好一個好母親的形象,她真想砍掉剛才拍她的那隻手,該死的臭丫頭,下手沒個輕重。

走廊一陣跑步聲響起,門嘭的一下推開,跑進來一個有些喘的中年男子,雖然歲月不饒人,但還是能看出來宋父年輕時的英姿。

「初初,你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告訴爸爸,醫生!醫生!」

宋世城緊張的看着好不容易活過來的寶貝女兒,眼裡儘是擔心。

從原身的記憶中宋憶初便知道她這個世界的父親很愛她,但卻也選擇了錯誤的方式去愛她,譬如在她年幼時,給她找了一個表面功夫的後媽。

原身能夠安穩地活這麼大,也是因為有宋父的保護,但百密一疏,終是給暗中的人有了下手的機會。

宋憶初前世從來沒有享受到過親情片刻,此刻宋父突如其來的關心讓她有些猝不及防。

親情原來是這般的溫暖!她眼眶有些濕潤:「爸爸,我沒事,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

宋世城拉着宋憶初的手,吸了吸鼻子,嘴裏不斷重複着:「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阿城,小彥呢?你不是去給他開家長會了嗎?」

宋世城頭也不抬:「家長會開完了,我讓張叔先送他回家了。」

尤琬凝被撇在一旁,看着溫馨的父女倆,內心有些不甘,同樣都是親生的,憑什麼她兒子的事情就得排在宋憶初後面。

尤琬凝垂在兩側的手慢慢收緊拳頭,可惡,「嘶,」一不小心擦碰到紅腫的手背。

她靈機一動,唇角耷拉下來,剛要委屈地出聲,就被宋憶初的話音搶先一步給打斷了:「爸爸,我剛才不小心碰到尤阿姨的手了,你要不要叫醫生過來給她看看有沒有事!」

宋憶初沒有漏掉尤琬凝臉上一閃而過的算計和錯愕,不就是想要告她的狀嗎?她自己來。

宋世城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神經大條的他並未注意到二人的眼神在空中匯聚的暗潮湧動。

「初初,你尤阿姨手沒事,回去搓點紅花油就行。」

尤琬凝一聽到這話,恨得牙痒痒,嘴唇咬破了都不知道。

看着病床上二人的父女溫馨的場面,她終是壓下了心裏那被忽視的怒氣:「阿城我先回家了,初初我下次再來看你。」

她轉身轉的太快,沒看到宋憶初眼神里一閃而過的玩味。

想當初,她可是從後宮那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走」出來的,這種把戲在她這,可真是不夠看!

「公主,小...蓮對不...起你,不能...再陪着你了,這裡...不是你該獃著的地方,你一定要...要離...開這兒...一定...」

「不!!!」十六歲的宋初半跪在地,懷裡抱着比她大不了幾歲的小蓮,從小陪她長大,一起度過了重重困境的貼身侍女。

只需要再等等,父皇准許她去軍營的聖旨就會下來,她就可以帶着小蓮一起離開這裡了!

但宮裡總有人不想讓她走,今早的這盞茶想必便是那位送來的。

但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小蓮端來的這盞茶,卻又在她即將喝下的那一刻奪了過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將茶一飲而盡。

「小蓮,不要!」宋憶初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額間浸滿了汗水,她又夢到了。

叮!系統面板自動打開。

小乖揉了揉迷糊的眼睛:[初初,你是做噩夢了嗎?]

宋憶初緩了一下心神:「嗯,我是不是吵到你了。」

小乖眨巴着眼睛,他也沒想到自己都成機械人了,為什麼還跟以前一樣會犯困。

「我服下藥劑幾天了?」

[現在是凌晨三點,按時辰算是第六天]。

她撫上心口,已經感覺不到疼了。

「小乖,想不想出去玩,順便看看這個世界!」

[想!!!] 他的動物習性一時還沒改過來,這些天陪着初初呆在這小小的病房裡,早就呆膩了。

小乖為了以防萬一,使用了系統檢測功能,掃描了一下宋憶初的身體健康情況,結果顯示恢復的不錯。

歐耶!終於可以離開這裡了。

——

[哇!初初,這外面的樓好高啊!]

女孩聞言,輕笑了一聲,她在記憶中看到了一些,但總歸跟自己親眼看到是有差距的。

馬路上車水馬龍,兩側的樓房似是要捅破天際。

陌生的事物實在是太多了。讓一向看淡身外之物的宋憶初,有那麼一刻的的新奇之感。

比如,現在她正開着的四個輪子的跑車,憑着朦朧的記憶以及肢體記憶,現在的她開起來還挺得心應手的。

突然一連串的聲音打破了這短暫的愜意。

【警告!警告!主人,危險正在向你靠近,目標出現地點:車身的正後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