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與女老闆的奇幻之旅
與女老闆的奇幻之旅 連載中

與女老闆的奇幻之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我們小時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我們小時候 莫志 都市小說

姐姐重病,無錢醫治,被逼無奈,我尋求我的女老闆的幫助,可誰也沒想到,在我走出這一步後,此後事情的發展便一發不可收拾……展開

《與女老闆的奇幻之旅》章節試讀:

第3章 難忘的禮拜一


「婷婷,我們分手吧!」

聯通大廈大樓旁邊的,一條狹長的小巷子里。

一個側臉跟彭于晏有着幾分相似之處的男人對着一個哭得梨花帶雨的女人說道。

「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我可以改,不要離開我好不好?」女人拉着男人的手哀求道。

男人輕蔑一笑,佯裝憤怒地甩掉了女人的手並說道:「我們不合適,你在這麼好的公司上班,而我卻一事無成,我覺得我不配跟你在一起。」

「卧槽,這男的真不要臉!」站在遠處看得津津有味的莫尚,嘴裏也不禁蹦出來這句髒話。「要是我是這女的,就給他兩耳巴子,然後跟他分手。」莫尚心裏感慨道。

「我可以辭職,你去哪我就去哪。」那個女人的話劃破天際,刺破了我的耳膜。「哎!卧槽,真尼瑪戀愛腦啊。」聽得腦溢血的我現在只想給那女的兩耳巴子啦。

我從小因為家庭條件不怎麼好,長相一般,學習也一般,以至於活到現在都沒有一個女孩子愛過我,更別說像剛剛那個女人一樣死心塌地了。以至於在我的觀念里是理解不了有這種戀愛腦的,因為我覺得但凡一段感情中,只要有一個人不愛了,那麼這段感情就會終止,那麼為什麼不幹脆一點呢?或許是因為我沒有談過戀愛,不理解才會說得輕飄飄吧。想着想着我已經走進了聯通大廈。

沒錯,我就是在這棟緊靠跑馬場的聯通大廈里上班。雖然學歷不高,但憑藉在面試中的精彩表現,自己也在這個大公司里獲得了一席之地。我每天起早貪黑、勤勤懇懇地加班,就是為了彌補跟別人在學歷上的差距,還有自己心裏的自卑。

我按了按電梯,很快電梯門就打開了,映入眼帘的是西裝革履的艾總,沒有了昨天的風情萬種,但卻別有韻味。「早上好!艾總」我禮貌性地問好,然後走進了電梯,站在她的左前方。電梯里沒有幾個人,大都是低頭玩着手機,只有艾總一個人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我在用餘光觀察整個電梯的時候,卻不小心跟艾總對視了一下,這一下直接把我整不會了,趕緊扭過了頭,掏出手機裝模作樣地回著消息。

七樓很快就到了。艾總第率先走出電梯,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我緊跟着來到自己的工位,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文件,然後打開電腦,開始了自己忙碌的一天。快到吃午飯的時候,我的事情已經做完了,就想着打開手機點個外賣。但是腦子裡又想起早上那對情侶的事,想着那個女生千萬別為了那個渣男辭職啊;又想起昨天跟艾總的事,自己竟然在艾總的床上睡著了,可惡的是自己在枕頭流了一點口水,心裏一直默念艾總不要發現,不然就丟大發了。

點好外賣之後,我起身準備上個廁所,隔壁工位的小張低聲地問我:「尚哥尚哥,等會午飯要不要一起去吃?隔壁新天地開了一家巨好吃的店,而且還便宜。」我氣不打一處來的說:「你丫的,早點說啊!我剛點好的外賣,又要退掉了。」小張輕輕打了個響指,還給了一個我帥氣的眼神。來到廁所後,我退掉了剛剛點的外賣,點進微博看了看熱搜,沒啥好看的,就在我準備打開抖音的時候,微信彈出來一條消息。

是艾總的,「中午一起吃飯,飯店我預定好了。」

我剛想着怎麼婉拒她時,畢竟我先答應小張的,又發來一條消息。

「不準拒絕,不然我將你的「罪行」公佈於眾。」

我還在想着我能有什麼「罪行」的時候,一張圖片緊接着就發過來了,打開一看,是我躺在枕頭上呼呼大睡還流着口水的照片。我心裏直罵娘,自己擔心的事成真了。

我知趣地回了消息:「好的,艾總。下班後我等你。」然後心慌慌地走出了廁所,回到自己的工位。剛坐下,小張就又把頭伸過來:「尚哥尚哥,你看看要吃什麼?」說著他把手機遞到我的桌上,我看着手機上的美味佳肴,我的心裏那叫一個苦啊。想了想,還是把手機還了回去,並撒謊說道:「俊哥俊哥,非常不好意思,我有一個朋友從老家那邊過來找我,我中午可能不能跟你一起去了。」說完,我都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嗨,朋友最大嘛!我倆誰跟誰啊,今後有的是時間。」說完他打開了外賣app。聽完他的這句話,我心裏舒服了一些,但還是有點過意不去,趕緊接話:「俊哥,明天我請你喝咖啡。」他扭過頭笑嘻嘻看着我說好。

到了午飯時間,我見艾總還在辦公室工作,自己就先到一樓等她,並給她發了條消息。很快她就回了消息,叫我去負一樓等她。大概過了兩三分鐘,艾總來了,還是熟悉的香味,只不過今天更濃郁。我跟着艾總上了車,車駛出了大廈,來到了大廈後面的商場。剛停穩車,艾總就拉緊了我的手,我下意識地抽了一下,生怕在這裡被同事撞見了,因為這個商場離公司大樓很近,所以平時有很多同事來這邊吃飯。這要是被撞見了,自己就算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那明天公司的八卦頭條絕對是我,我可不想那樣。可是艾總看出我的窘迫說:「不用擔心,我定的是包廂,就我們兩人。」我不好頂嘴,心裏還是在罵娘:「我的個乖乖,可是你忘了還有電梯這段路啊。」這時自己只能祈求上天保佑。

阿彌陀佛!電梯里沒有遇到熟人。我們成功來到艾總預定的飯店,一進門服務員很熱情地問道:「請問帥哥有預訂嗎?」我扭過頭看向她,她對着服務員說道:「預訂了303包廂。」說完,服務員帶着我倆往裏面走了進去。這時我環顧四周,發現這家店裝修很別緻,而且看上去很新,應該剛開不久。雖然沒有之前那家那麼豪華,但是消費應該也不會低。服務員打開了包廂的門,我們走了進去,坐了下來。艾總對服務員說道:「菜可以上了!另外麻煩再拿一瓶果汁過來,謝謝!」我坐在艾總旁邊,看着她的側臉,模仿着她的語氣。服務員走出了包廂,她才扭過頭來看我。又又又對視了,房間里的空氣瞬間凝結成冰,此時兩個人的心跳都在撲通撲通地跳着,但我的更亂。

艾總的話率先打破寧靜,「怎麼了?還不適應嗎?都在同一張床上睡過了。」

聽完艾總的這句話,此時我的身上變得更加燥熱,耳朵根子都紅透了,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好了,逗你玩的啦。你看看你,都緊張成什麼樣了。其實今天這頓飯只是為了感謝那天你幫我擋酒,雖然你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艾總輕描淡寫地說道,卻緩解了我緊張的心情。

「嗯嗯,對不起艾總,那天給你丟臉了。」終於從我的嘴裏蹦出來幾個字。

「是的,你給我丟臉了,那我該怎麼懲罰你好呢?」艾總略帶幾分調戲地說道。

「那就罰你今後要隨叫隨到。」

「啊?」我獃獃地看着艾總,想問什麼意思但沒敢說出來。

「怎麼?嫌懲罰力度不夠大嗎?」艾總直視我的眼睛。

我點了點頭,然後立馬又搖了搖頭說:「嗯好的。」

在我們倆說話的這段時間,菜已經上齊了。艾總點的果汁也送了上來,我趕緊起身擰開瓶蓋,給艾總倒滿,然後再給自己倒了一些。艾總舉起杯子示意我碰個杯,我哆哆嗦嗦地舉起杯子回應艾總。當看到桌上的菜時,我不合時宜地問道:「艾總,我可以拍幾張照嗎?」艾總愣了一下,然後噗呲笑出了聲,一臉寵溺地看着我說:「當然可以。」

可能大家會疑惑為什麼我要拍照?因為這些菜的擺盤太好看了,看起來就很顯貴,等下吃完發個朋友圈又可以裝波逼,滿足一下自己的虛榮心。

吃得差不多的時候,艾總借口上廁所起身離開了包廂,回來的時候,就問我吃飽了沒。我朝她點了點頭,她對着我說道:「那走吧。」我們倆就一前一後離開了包廂。但我一剛出門,她就又摟緊了我的手。

回到公司,剛坐到工位上,我就迫不及待整理剛剛拍的照片,選了幾張自己覺得好看的,湊了個九宮格就發了出去。瞄了一下時間才一點多,想着還有大半個小時,就準備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會。突然小張那叼毛突然把臉湊過來:「尚哥尚哥,告訴你一個驚天大秘密。」這時的我恨不得給他的臉上甩兩個大耳巴子,但是聽到八卦的我忍下了自己的怒氣,好奇地問道:「什麼什麼?」

「我們公司的艾總談戀愛了,今天有其他部門的同事看見她跟一個男的摟着進了包廂。」他眼睛裏發光地說道,比漲工資還激動。

可是我心裏就直發毛,想的這不就是我嗎?不過心裏也暗自竊喜,還好是其他單位的同事,不然就被認出來了。況且根本不是他們想得那樣

小張推了推我的手臂,說:「怎麼樣勁爆不?」我臉上絲毫沒有表現出震驚,反而淡定地說道:「這不是很正常嗎?何況艾總都三十歲了。」小張見我沒有跟他一樣激動,就賊里賊氣地笑道問:「不會那個男的就是你吧?」一下我就被擊中了天靈蓋,心虛得不敢看他眼睛。然後就聽着他說:「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艾總怎麼可能看上你這個屌毛,除非瞎了眼。」

聽到這句話,我掄起我砂鍋大的拳頭就是給他來了一拳,打在他的手臂上,準備來第二拳的時候,他求饒道:「尚哥尚哥,對不起我錯了。」這我才住手,心裏還不忘嘟囔着:「我怎麼了?我也不差好吧。」說著還對着手機屏幕欣賞了一番自己的美貌,心滿意足才趴在桌子上睡了過去。

下午上班的時候,也沒有發生大事。只是那個緋聞在小張的傳播之下,迅速傳遍了整個辦公室,人人都在討論着那個男人究竟是誰,竟然會讓艾總一個女強人變得如此小鳥依人,而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那個「罪魁禍首」竟然就躲在他們中間,還在沾沾自喜。

晚上下班的時候,看着艾總沒在辦公室,我心裏竟然有點空落落。下午有家大公司需要面談,所以艾總出去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我來到樓下,在路邊掃了一輛共享單車,剛準備跨上去騎走的時候,突然旁邊的一輛寶馬按了幾聲喇叭,我循着聲音看去,車上坐的竟然是艾總,此時的我心裏竟然很開心,像極了小時候爸媽來校門口接我的那種喜悅,我坐上了副駕。

「去哪裡吃?今天聽你的,而且你請客。」艾總俏皮地看着我說道。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犯起了難。艾總都是吃慣了大酒店的,自己的消費水平也經不起折騰啊,去自己平常吃的小餐館,又感覺怠慢了艾總。最終在自己的掙紮下,還是被錢包餘額綁架了,不敢看着艾總,吞吞吐吐地說道:「去沙縣小吃。」艾總思索片刻後說好,一踩油門就徑直往我樓下的沙縣小吃駛去。

來到沙縣小吃,我趕緊扯了桌子上的兩張紙巾把凳子擦了擦,然後再遞給艾總示意她坐下,她看起來很開心,坐了下來。等她坐下來之後,我問她想吃什麼?她說:「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嗎。」我愣了愣,就叫老闆上了幾個平時我喜歡吃的,有蒸餃、雞腿、鹵豆乾、豬肚湯等等,湯先上來,我把豬肚湯端到她面前,貼心地說了一句:「慢點喝,小心燙。」她嗯了一聲,就拿起勺子喝了一口,連忙對我說:「好好喝。比我平常……就是很好喝。」我對她笑了笑。

吃完飯後,她對我說她想去我住的地方坐一坐,但是我隨便找了個借口婉拒了她,畢竟我住的那個幾十平米的出租房跟她住的大別墅相差實在太大。被我拒絕之後,她臉上明顯有些失落。想到之前刷視頻看到,聽說甜的東西可以治癒不開心,我就叫她在原地等我一下,自己拔腿往最近的便利店跑去,買了一個五塊錢的甜筒。我跑回來遞給她的時候,她臉上又開心了起來,這時的我心裏暗自竊喜:「短視頻誠不欺我!」她邊吃邊走,不一會就到了停車的地方,她的甜筒還剩一點點,然後我陪着她在車旁把甜筒吃完了。上車前,她擁抱了我一下。我看着那串車牌號不斷遠去,直到看不見,才轉身往宿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