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你不留痕
愛你不留痕 連載中

愛你不留痕

來源:追書雲 作者:唐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伊諾 現代言情 顧卓

連伊諾作為準新娘,即將嫁入豪門,卻因為一場蓄意迫害,與陌生男人歡度一夜,事後事情曝光,她被拋棄,遠走他國,七年後,她帶着IQ超高的兒子歸來,萌寶一心想給她做媒,凡是長得帥,有錢,素質高的,他都不放過……這不,前男友,現任上司全被她的寶貝兒子招惹來了,一個願為她赴湯蹈火,一個可給她如畫江山,他們到底誰才能入寶貝兒子的法眼呢,誰又是他的親生爹地呢?展開

《愛你不留痕》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一夜11次


「顧卓,是你嗎?」
迷迷糊糊中,連伊諾感覺有人在吻她。
房間里一片漆黑,她看不清楚男人的樣子,只有灼燙的男性氣息和酒精的氣味一起向她襲來。
他喝醉了?
難怪不說話…… 痛楚讓連伊諾忍不住擰眉,但是想到他們都快結婚了,這也是早晚的事。
伊諾不再抗拒,而是放鬆自己,迎接一個連她自己都沒有到達過的世界…… …… 伊諾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渾身的酸疼,讓她的臉上閃過一抹羞紅。
昨天晚上,她接到顧卓的短訊,讓她到天域109房間等他。
沒想到顧卓在床上是那麼的……一次次的佔有她,帶着屬於他男人的強勢和霸道,最後,連她不清楚都有多少次,便昏睡了過去。
她從床上坐了起來,卻沒看到顧卓的身影。
「顧卓?」
她叫了一聲。
可是無人應答,空蕩蕩的房間,只有她的聲音。
難道走了?
她拿出手機,找到顧卓的電話撥了過去,很快,電話接通了。
「喂!」
「你,你在哪?」
伊諾問,帶着屬於小女人的期盼和激動。
「我在美國出差,前天就來了,我不是給你發短訊了嗎?」
前天?
伊諾腦子嗡了一聲。
「前天?
可你昨天不是……」 「我馬上要開會,有什麼事情等我回去再說!」
不待伊諾說完,電話便被掛斷了。
伊諾坐在床上,整個人都獃滯了。
她非常清楚的知道,顧卓是不輕易開玩笑的,何況是這種事……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一點點的湧入腦海。
她記得,自己剛進門就好像被什麼打了一下,暈過去了,醒來的時候就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難道那個男人根本不是顧卓?
不!
連伊諾飛快的翻出手機,找到昨天的那條短訊,咬牙點了一下那個號碼,撥了出去……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 空號?
怎麼會是空號?
伊諾的心,一點點開始下沉。
如果顧卓真的在美國,那麼,昨天晚上的人究竟是誰?
給她發短訊的人,又是誰?
還有,把她打暈的人,又是誰?
她多麼希望這就是一個惡作劇。
可身體傳來的反應讓她清楚的知道,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
是誰要這麼玩她?
…… 「什麼,你真的跟一個陌生男人……」 「噓,你小點聲!」
伊諾將她拉下來。
蘇然這才意識到什麼,湊過去,壓低了聲音,「那,那顧卓知道嗎?」
「當然不知道,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
伊諾捂着頭,自責的說,她怎麼就一點防備心理都沒有,現在想起來,真是後悔的不行。
「我記得,我當時是被人打暈的,但誰會這麼做呢?
我從來沒有得罪人啊!」
蘇然臉色變了變,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伊諾看着她,「蘇然,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
如果顧卓知道的話……可如果我不告訴他的話,我會內疚一輩子的!」
作為她的死黨,此時此刻,伊諾能夠相信的人,也只有她了。
「好了好了,別想了,既然事情發生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既然顧卓那邊不知道,就先瞞着吧!」
蘇然安慰她。
伊諾只能點點頭,靠在蘇然的身上,眼淚順着眼角流了出來。
…… 半個月後。
伊諾剛洗完澡,準備睡覺,這幾天也不知道怎麼了,可能是心情不太好,整個人都有一種說不出的疲憊感。
正在這時,門鈴卻響了起來。
這個時候會是誰呢?
她走過去,通過貓眼看向外面。
顧卓?
她愣了下,立即打開了門,「顧卓,你怎麼來了?」
剛說完話,一股酒味飄進她的鼻腔。
「你喝酒了?」
男人跌跌撞撞的走進去,陡然將她按在門板上,力道大的出奇。
伊諾一驚,看着他,「顧卓,你怎麼了?」
顧卓卻漲紅着臉,目光緊緊的盯着她,像是獵豹盯着屬於自己的獵物一般,清冷的眸,帶着愛,帶着恨,恨不得將她拆吃入腹。
這樣的眼神,讓伊諾心底一驚,卻也心虛,不敢直視他。
顧卓望着,忽然湊了上去,對着她的唇吻了上去。
「唔……」伊諾愣了下,本能的抗拒。
顧卓卻不管不顧,對着她一陣狂吻,手更肆意的伸進她的睡衣里,粗魯而強勢。
伊諾嚇壞了。
認識顧卓這麼久,縱然他無數次暗示過,也情不自禁過,可是在她沒有點頭之前,他從來沒有過強迫她。
「顧卓,你別這樣……」伊諾試着喚醒他的理智,還覺得他可能就喝了酒才會這麼衝動的。
可是她越是抵抗,顧卓就越是像瘋了一樣,不管不顧的朝她襲擊而去,甚至將她按在門板上,抱起她的大腿纏在他的腰上,一觸即發的姿勢。
伊諾真的怕了。
啪的一聲,一個耳光打在了顧卓的臉上。
所有的舉動,瞬間都停止了。
伊諾急促的呼吸着,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力氣消耗的。
顧卓看着伊諾,因為喝酒,眸子漲紅,他怒視着伊諾,「怎麼,不願意?
你寧願跟別的男人上床,都不願意跟我上嗎?」
伊諾一怔,清澈的眸難以置信的看着他,「你,什麼意思?」
難道顧卓知道了?
可是半個月前那件事,除了蘇然,她沒有告訴過任何人。
「還裝?」
顧卓一字一頓惱恨的問,「我還以為你多麼純情,沒想到也不過是個賤人!」
賤人?
這兩個字,像是一把匕首刺進伊諾的心裏,就連她想要解釋的話到嘴邊,也都咽了下去。
「在你眼裡,我就是這樣的人嗎?」
她受苦澀的看着他問。
「是,我他媽的就是瘋了才會這麼相信你!」
顧卓怒吼。
眼淚順着眼角留下來,伊諾咬緊牙,忽然笑了,「是,沒錯,我是跟別人上床了,而且,我連那個男人是誰都不知道!」
聽着她的話,顧卓徹底失去了理智。
「連伊諾,我恨你!」
他直接撲了上去,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伊諾不動彈,一雙眸子直直的看着他。
看着她的眸,最終,他還是下不了手,猛然將她鬆開。
伊諾便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顧卓眸低如冷窟一般,他一字一頓的開口,「連伊諾,從今天開始,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說完,不再看她一眼,轉身走了。
伊諾靠在牆上,眸子獃滯,看着他走出去後,身子一點點的下滑,最終,她坐在地上,抱頭痛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