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其心可鑒
其心可鑒 連載中

其心可鑒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若心無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心影 沈其諾 現代言情

凌心影大張旗鼓地追了沈其諾兩個月,「啊諾,諾諾
」她很熱情,他卻唯獨對她冷冷淡淡
兩個月後凌心影放棄了,原以為不會再有太多的交集,沈大少卻忽然在閨蜜的婚禮上吻了她,實際厭女的「花花公子」❌內心腹黑的「清純白花」,他們之間還會有怎樣的火花?展開

《其心可鑒》章節試讀:

第3章 喜歡


說來也好笑,沈其諾知道凌心影家的地址,還是因為有次凌心影硬坐在他的車上不下車,要他送她回去,那次凌心影嘰嘰喳喳地找話題,沈其諾只是敷衍地回應了幾句。

而這次凌心影出奇的安靜,沈其諾也不說話,停車時,凌心影直接拉開車門下車,她確實不高興,她不喜歡這樣模糊不清的曖昧,或者說她不喜歡被掌控了。

「等一下。」沈其諾叫住了她。

凌心影回頭轉身沒說話,只見沈其諾走來。

「閉上眼睛,你眼皮上有個東西。」沈其諾看着她說道。

凌心影盯着他看了一會,還是閉上了眼睛。

沈其諾伸手撫上她的臉,手指停留在她眼皮處,視線在她的臉上流連,最後停在了唇上,看着看着,他的臉不自覺地逐漸靠近,近到呼吸交纏。

「好了嗎?」凌心影出聲的時候,沈其諾才似清醒過來,手指在她眼皮處隨意擦了擦。

「好了。」保持一定的距離後,沈其諾才開口。

「怎麼這麼久?被我的美貌吸引了?」

凌心影原本只是調侃一下,沒想到沈其諾也沒有否認,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反而有些尷尬起來。

「謝謝沈大少送我回來,再見!」凌心影說完頭也不回地回家。上了樓梯,忽然從拐彎處傳來了聲音?

「你和沈其言的哥哥在交往?」

出其不意的聲音把凌心影嚇了一跳。說話的人是凌心影的弟弟,凌允致。

「你怎麼忽然出現,嚇我一跳。」凌心影平復了一下心情才回答他的問題,「沒有啊,他剛好送我回來。」

「那你們剛才在門口做什麼?」

「什麼做什麼?哦,他幫我弄掉眼皮上的東西。」

「你現在是睜眼都能說瞎話了。」

「???」

凌允致也不管她疑惑的表情,自顧自回房。這個弟弟從小就這樣,冷酷。

凌心影半天也沒想明白他的話,索性不想了,回房卸妝。

凌心影回到劇組的時候,又見到了沈其諾。她覺得,現在他們之間這樣的狀態實在奇葩。

沈其諾吩咐凌心影的小助理去買了很多奶茶,給每個人都分了。

「給!」沈其諾把一杯奶茶遞到凌心影面前,言簡意賅地說了一個字。

「我不喝,藝人要控制體重。」

「你昨天吃了蕭謙恆買的蛋糕。」

「就是因為昨天吃了那個蛋糕,今天更不能喝奶茶了。」

話說完,沈其諾似乎有些不高興,手中的奶茶仍然沒有收起來。

「就一口。」

凌心影沒想到他會這麼堅持。

「喝一口太浪費了。」

「剩下的我來解決。」

「你不會在裏面下毒了吧?」

凌心影剛說完就收到沈大少涼涼的目光。眼看着沈大少沒有要放棄的樣子,凌心影接過喝了一口,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然後她就眼睜睜地看到沈大少拿起奶茶喝了起來。原來他所謂的解決是這個意思,她還以為他還有什麼好辦法。這個動作多少有些曖昧,凌心影的臉微微發熱,轉過頭看自己的劇本。

沈其諾喝了一口,皺了下眉頭,他其實不愛太甜的東西,不過還是把杯里剩下的奶茶喝完了。

「何必勉強呢?」凌心影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沈其諾也不回復她,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收工的時候,凌心影又找不到小朗了,由於上次是被沈其諾叫走了,凌心影便去問沈其諾。

「小朗呢?」

「誰?」沈其諾一副不甚在意的樣子,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我的助理。」

「哦,他說有事先走了。」

「你又把他叫走?」

「今天可不是,他自己說有事的,本來讓我告訴你一聲,我給忘了。」這話說的,好像沒什麼問題,不過他是真的忘了嗎?沈其諾確實不是忘了,只是故意沒說,這樣的話,想送她回家會合理一些。

「哦,那我打車吧。」

凌心影大概能猜到真相,但是不想被他牽着鼻子走。一轉身就被沈其諾拉住手腕。

「我送你回去。」

「沈大少爺的車,我可坐不起啊。」

沈其諾不理她的陰陽怪氣,不經意一瞥,看到了不遠處的蕭謙恆,很明顯蕭謙恆是為了凌心影過來的。凌心影看到沈其諾的異常,正想回頭看,忽然被沈其諾摟住腰,他低頭就吻下來。

凌心影頭皮一炸,他又吻她?而且這次他沒喝酒。

蕭謙恆原本想請凌心影吃飯,看到這一幕,默默離開了,他喜歡凌心影並不是多大的秘密,只不過之前凌心影對沈其諾着迷,所以他當時沒有出手,而現在,他仍然沒有勇氣上前。

沈其諾看着凌心影不知道因為羞還是氣而發紅的臉,發出了愉快的笑聲。

「沈大少,腦子不好的話要去掛個號看看。」凌心影怒極反笑。

「我吻你,你不高興?」

「你情我願才叫吻,你這最多算強吻。」

「是么?我很抱歉。」沈其諾說著抱歉,卻一點歉意的表情都沒有,反而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凌心影忽然勾唇,拉過他的領帶,視線在他臉上流轉。他們的臉貼近,鼻息交纏。沈其諾沒想到她忽然這樣做,盯着她的紅唇,喉結滾了滾,而後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不斷加速。

「算了,我就當被狗咬了。」凌心影諷刺了一句,推開了他。

沈其諾還沒反應過來,看着她的身影,愣了幾秒鐘。他忽然有些失望,他見過凌心影喜歡他的樣子,直白且毫不掩飾,而現在,她學會了偽裝,他甚至無法確定,凌心影是否還喜歡他。

「請我吃飯,否則我太虧了。」凌心影說完打開沈其諾車子的副駕駛門,自己坐進去了。

沈其諾微微一笑,坐進車裡。罷了,至少她並不排斥他。

沈其諾選了一家環境比較清凈的餐廳。

「聽說沈大少對女人總是很大方的,看來名不虛傳。」凌心影托腮看着他,笑意不達眼底。

「能不能不要這麼叫我?」沈大少這個稱呼,聽起來總是陰陽怪氣的。

「不能哦,畢竟我跟你真的沒有那麼熟。」

沈其諾一笑,凌心影大概是還有怨氣。

「阿諾!」

旁邊傳來了一聲柔柔弱弱的聲音,一名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女孩子走來。

「雅琪,好久不見!」沈其諾淡笑道。其實他對大部分人都是這樣,總是帶笑的,只是這笑如同面具,看不到真實情緒。

「這是你的新女友嗎?」女孩子問了一句,語氣中似乎帶了一點小心翼翼。

「不是,是他在追我。」凌心影雙手抱臂,微微後仰,頗有氣勢。

「啊?」女孩子不敢置信的樣子,看向沈其諾求證。畢竟只聽過上趕着做他女朋友的,沒見過他追求過誰。

沈其諾只是默認了,女孩子一副黯然神傷的樣子,但很快又振作起來。

「阿諾,你的手機號換了嗎?」女孩子又小心翼翼地問。

「我應該說過,分手後就不必聯繫了吧?」沈其諾依然是微笑的,但是這話已經有種警告的意味了。

「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打擾了。」女孩子眼眶微紅,走了兩步又回頭說了一句,「還有,我叫雅妮。」接着就跑走了。

「噗。」凌心影忍不住笑出聲,「好歹人家跟過你,連人家名字都記不住,真有意思。」

沈其諾不接話,端起水杯默默喝了一口。

「也是,沈大少的前女友大概能組成好幾支足球隊了。」

沈其諾聽到這句,臉色才有些許變化。

「怎麼?吃醋了?」沈其諾淡淡地說了一句。

「你要這麼想也行。我就是覺得當初怎麼那麼傻,非得追着情史豐富的男人。」

這句話,讓沈其諾的臉徹底暗了下來,他沒再多說什麼,凌心影也識趣地不再說話。

她介意!是啊,一般人都會介意的吧?可是……沈其諾忽然有種前所未有的無力感。

兩人一路沒有再開口,直到車子開到了凌心影家門口,凌心影正想下車,沈其諾忽然鎖住了車門。

「幹嘛?」凌心影轉頭看他。

「你真的介意我的過去?其實我……」

沈其諾還沒說完,被凌心影打斷了。

「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想做什麼?為了滿足你可笑的佔有慾嗎?」

「不是!」沈其諾語氣堅定。

「還是,你想睡我?」

從某些角度來說,好像也可以這麼說……沈其諾沒有開口。

「難道你想說你喜歡我?你覺得我信嗎?」過去的事情,給她造成的傷害是仍然存在的,況且,誰都知道沈其諾是個花花公子。

「凌心影……」沈其諾一時語塞。

「你要睡我也不是不可以,我給你一次機會,以後別再纏着我了,可以嗎?」凌心影現在就像刺蝟,豎起滿身的刺。

「凌心影!」沈其諾還是被激怒了,她非要把他想得這麼不堪嗎?

「還有什麼不滿意?抱也抱了,親也親了,也不差這個了,反正你也不考慮我怎麼想。」凌心影實在受夠了被他掌控的感覺。

沈其諾盯着她,怒氣漸漸消散,直到眼裡剩下一絲隱隱受傷的神色。

「開鎖,我要下車。」凌心影直接無視他。

沈其諾沒再說什麼,開了門鎖,凌心影下車,頭也不回地回家。

因為心裏很亂,凌心影往家裡走,完全沒注意樓梯上的凌允致。

「還說你們沒在交往?」凌允致淡淡的聲音傳來,凌心影才回過神。

「臭屁孩,少管我的事。」凌心影心情不好,說完就回房間了。

凌允致皺皺眉,沒再說什麼。在他看來,這個姐姐雖然比他大五歲,但有時候幼稚的很。

凌心影洗漱完,坐着看劇本,但是劇本翻開,一個字都看不進去,索性回床上睡覺,翻來覆去了好幾個小時才睡着。

沈其諾的別墅里,沈其諾指尖夾着點燃的香煙,站在書房的落地窗前往外看。

「怎麼?被甩了?」陸錦城坐在沙發上,慵懶地坐着。

「如果你喜歡一個人,會追兩個月就放棄嗎?」

「你天天甩臉色給人看,兩個月也是忍得夠久了。」陸錦城知道他說的是什麼,凌心影的事,之前他們也談過一兩次。

「是么?」

「既然喜歡,為什麼當時還要那麼裝?」

沈其諾沉默了。

「這個時間,我應該在陪老婆,不要浪費我時間。」陸錦城身在曹營心在漢。

「沒事了,你回去吧。」沈其諾淡淡說了一句。

「你果然在浪費我時間。」陸錦城吐槽了一句,起身離開。

喜歡嗎?怎麼可能不喜歡,喜歡得不得了,喜歡得無可救藥。

那樣的明媚的少女,總是在他面前刷存在感。「沈其諾」「阿諾」「諾諾」,她不厭其煩地叫他,他一閉眼就能出現她那張嬌俏的臉,光看她燦爛的模樣就足以融化人心,何況還有少女的一腔赤誠,那樣純粹沒有雜質的喜歡。可是,喜歡能持續多久?陷的越深,會傷的越深,但,他越來越無法控制自己,忍不住要去靠近她。

自那過後好幾天,凌心影都沒在劇組看到沈其諾了,倒也樂得清凈。

「心影姐,你有沒有發現,最近沈少爺沒來了?」小朗神秘兮兮地道。

「怎麼了?你想他了?」

「不是,其實他有時候會發消息問我關於你的情況,比如心情怎麼樣啊,在做什麼之類的。」

「你們倆都加上好友了?」凌心影瞥了小朗一眼,「行啊,小朗,好好把握,也許沈其諾男女通吃。」

小朗的額頭青筋跳了跳:「心影姐,我感覺沈少爺好像挺認真的。」

「別再提他了。」凌心影淡淡地說了一句,小朗默默地退到一邊。

凌心影在劇組待了幾天後,因為她的戲份較少,劇組又給她放了幾天假。席安逸聽說後,約着她一起去玩,剛好最近心情也不是很好,凌心影一口答應了。

席安逸約的地方在一處風景區,準備爬山並留宿一晚,清晨看日出。

凌心影沒想到的是,席安逸帶了她老公陸錦城,甚至,沈其諾也來了。原本她以為只有她和席安逸。

四人沿着山路向上走,凌心影和席安逸走在前面,沈其諾和陸錦城跟在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