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酷萌丫鬟拽冷爺
酷萌丫鬟拽冷爺 連載中

酷萌丫鬟拽冷爺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姒錦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夏草 趙樽

  鬼使神差偷了個兵符,夏草無可奈何惹上了冷麵晉王
  血海深仇與她何干?她只有兩個願望
  賺銀子
  嫁美男
  ...展開

《酷萌丫鬟拽冷爺》章節試讀:

第8章 給爺按摩一下?


  鄭二寶腆着一張圓圓的白胖臉,推門進入內室,笑得快要合不攏嘴。

  趙樽靠在浴桶邊上,輕闔着眼睛假寐,聽了他的話也沒做出太大反應,散漫的姿態褪去了不少平日的酷烈和冷漠。時令辜月,外頭天氣寒冷,內室卻燃着溫暖的炭火。潮濕的空氣里,浮動着一股子青草般的淡香味兒,在水紋帶出的瀲灧波光里,他良久才出聲兒。

  「狗洞鑽了嗎?」

  鄭二寶捂着嘴,滿臉快活,尖細的嗓子格外柔媚。

  「爺神機妙算,鑽了,鑽了……」

  「嗯,陳景跟上沒有?」

  「跟上了,跟上了……」鄭二寶答着,卻不知趙樽故意放走那姑娘,又派人跟着是何意,揣摩了兩下,看着趙樽微紅的嘴巴。

  便極有眼色的嘆口氣說道:「主子爺,您的歲數也不小了,瞧着京里的王爺哪一個不是兒女雙全,天倫得享啊?就您還單着一個人兒,哎……」

  趙樽瞥他一眼,從浴桶起身,拿了一條大絨巾隨意擦拭了一下長發上的水珠,就着寢衣鬆鬆垮垮地繫上袍帶,露出一大片帶着水珠的赤**膛來。

  「有話就說,在爺跟前彆扭做什麼?」

  鄭二寶忙說:「爺,縣長范從良是個懂事的,給爺孝敬了五個天仙兒似的大美人兒過來,您看今兒晚上……」

  趙樽掃他一眼,「滾。」

  「得勒!」一聲兒,鄭二寶掌下了嘴巴,便自討沒趣的退了下去。

  ……

  自從從趙樽的魔抓逃出來,夏草便一直沒有回村子裏,她知道這男人心機很重,怕被人跟蹤害了傻子,最重要的是,村子裏還藏着她順來的贓物,自然是不敢回去。

  於是她便女扮男裝,起了個化名叫楚七,便去縣上的回春堂應聘了揀葯的夥計。

  回春堂不大,老東家姓顧,家裡老婆子去得早,膝下就留了一閨女,閨名喚着顧阿嬌,剛好近來生意紅火,人手不夠,兩人就留下了夏草。

  這一轉眼,便過去了幾日。

  這幾日里,夏草把自家的臉捯飭得又黑又丑,又穿了一身男裝,戴個大方巾遮到了眉毛,到是沒生出什麼事兒來。

  一大早,夏草就開始忙碌的準備藥材起來,正忙碌着,一個胖老頭走進了藥鋪,說道:

  「來,小子,照這藥方,給老朽抓兩包。」

  聽到這聲音,夏草只覺着有些耳熟,抬頭一看,發現居然是那天給趙樽治病的孫老頭!

  此時也不知道得了什麼病, 硬着脖子,連嘴巴都歪了。

  想到自己現在已經易容的鬼都認不出來,夏草就放心的接過他手裡的藥方。

  低頭掃了一眼,「杏仁、菊花、梔子、連翹、薄荷……」大多味都是清熱解表的藥材,顯然是熱證用藥了。

  偷偷觀察幾次他的面色,夏草一邊揀着葯一邊兒憋着粗嗓子隨口問。

  「老先生這方子自用的?」

  老孫頭瞄他一眼,坐在案桌前等她。

  「可不就是?老朽今兒一打早起來,脖子就硬得慌,嘴跳不停便歪成這樣了。」

  夏草揀完葯拿紙包好遞給他,愣是把大眼睛眯成了小眼睛。

  「這到是巧得很,小子家母也曾得過此證,得了個偏方兒……」

  老孫頭轉了轉脖子,在『嚓嚓』聲兒里,大抵被他這歪嘴僵脖的「口目歪斜」給刺撓得太過頭痛,巴巴望了過來,「有何偏方?小子快說。」

  夏草窮得叮噹響,心知這是個有貨的主兒,哪能不敲他一筆?

  「五兩銀子。」

  「五兩?」

  在這個十兩銀子可以買一房媳婦兒回家捂被窩兒的年代,一個偏方就要五兩銀子確實有些過分。好在老孫頭本身便是太醫院吏目,隨了晉王爺出征俸祿也還豐厚,只猶豫了一小會兒,便重重點頭。

  「得,小子你說。」

  夏草心裏頭暗笑,從櫃檯里走了出來。

  在這幾天里,她已經用一些奇思妙想的小藥方賺得了不少的銀子。因她的方子治療周期短見效又快,幾乎沒有一個病人會選擇不同意的。而她事後將得的銀子分六成給東家,自家只得四成,老顧頭也樂得睜隻眼閉隻眼,由着她宰鴿子。

  「桂枝一兩十六銖,芍藥一兩,麻黃一兩去節,生薑一兩,大棗四枚擘,杏仁二十四個去皮尖,以上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黃一二沸,去上沫,內諸葯,煮取一升八合,去滓,溫服六合。」

  老孫頭是個懂行的,聞聲驚嘆,「小子這是麻黃桂枝各半湯?」

  「對。」

  瞧他憂心忡忡的樣子,夏草便知道他不太信服。

  他的藥方屬於早期面癱的風熱療法,而她的卻是證屬風寒的治療方子。事實上,草觀面色和詢病情,心裏頭也斷定他不過是風寒濕三氣夾雜所致的面部痙攣,遠沒有面癱那麼兇險。一個風寒病他用了風熱的葯,不對症的結果只怕這老頭兒還要吃不少的苦。

  當然,為了那五兩銀子,她還得附送一條。

  「老先生,家母那偏方還須配合按摩——」

  「按摩?」老孫頭的胖臉滿是驚奇。

  「便是推拿。來給你整整,您就放心吧啊!」

  拉他坐在顧阿嬌遞來的凳子上,夏草摁住他的肩關節,熟稔地找到幾個壓痛點,揉、捏、點、拍,末了又端住他的脖子。

  「放鬆——」

  兩個字說完,只聽得「咔嚓」一聲兒。

  「經絡疏通了,便能扶傷止痛。老先生,您活動活動。」

  老孫頭嘴角抽抽幾下,又晃了晃脖子,明顯覺得沒有剛才那般僵硬了,隨即又託了托腮幫,老臉上便歡娛了幾分,「小子,真有你的,手法實在老道。」

  心道一聲廢話,夏草笑眯眯地進了櫃檯,按方子把葯揀了給包好,遞過去。

  「老先生,五兩銀子。」

  付了錢,老孫頭樂得合不攏嘴,提着拴葯的繩兒悠哉悠哉地走到門口,突然間又像想到什麼似的,調頭盯住夏草。

  「小子,我家爺這幾日勞思傷神,飲食不化,身子骨不太爽利,我看你這技術精湛,不如隨老朽走一趟,給我家爺做次按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