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飼養的病嬌反派他不對勁
快穿:飼養的病嬌反派他不對勁 連載中

快穿:飼養的病嬌反派他不對勁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打呼嚕的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打呼嚕的貓 江寧 現代言情

江寧是一抹幽魂,被系統祁玥綁定,開始去小世界中做任務,消除反派的黑化值
但是…… 祁玥:「宿主,這個人非常危險,你一定要循環漸進
」 江寧轉身坐到大佬腿上:「唐先生,要喝一杯嗎?」 祁玥:「他是妖王,最討厭身體接觸
」 江寧一口親了上去
祁玥:「仙尊最討厭別人說他長的好看
」 江寧軟軟的纏了上去:「仙尊,你生的真好看,做我道侶好不好?」 【1V1,雙潔,甜寵輕鬆】展開

《快穿:飼養的病嬌反派他不對勁》章節試讀:

第6章 殘疾大佬的小妖精6


江寧很自然的從背後抱住唐景驍:「在聊什麼?」

眾人:「!!!」

唐景驍嘴角抿了抿,握住江寧交叉在他身前的手腕:「公司的事情。」

江寧懶洋洋的在唐景驍頸間蹭了蹭:「先把葯喝了,等下要吃飯了。」

黑乎乎的一碗湯藥,隔着一張桌子都能聞到那股苦澀的味道。

唐景驍面無表情的喝完。

他已經習慣了。

下一刻一顆圓潤的東西被推進嘴裏,甜滋滋的奶香瀰漫開,沖淡了藥物的腥澀。

嘴裏滿是甜膩的味道,唐景驍第一次感覺,其實……糖也挺好吃的。

「你繼續開會,我下去等你。」

不知道是誰突然說了一句:「等等,江小姐,你知道我們和盛安的合作沒有達成一致嗎?」

江寧起身的動作停住了,重新趴了回去。

怪不得今天江霆允這麼快就回辦公室了。

江寧突然就反應過來了,貼近唐景驍的耳邊,低聲說:「因為我?」

唐景驍有些狼狽的移開頭:「不是。」

「阿驍,還要欺騙自己嗎?明明……」江寧的手指在唐景驍的手腕上划過,留下一陣陣的顫慄。

唐景驍伸手把電腦關上:「江小姐,這件事我可以自己解決。」

「不不不。」江寧搖了一下手指。

「既然是因為我造成的,當然要我來解決。」

說話的同時,江寧已經給江霆允撥了電話,對方秒接,在對方開口之前,先發制人。

「哥,和阿驍那個合同是因為我嗎?」

「是他告訴你的?」

江霆允手裡的筆狠狠的放在了桌子上,將正在彙報工作的助理嚇了一個哆嗦。

「是我自己猜到的。」

江寧單腿跨過輪椅,和唐景驍面對面的坐着,纖長細白的手指順着光滑的布料向上,曲起手指在脖頸凸起處輕輕刮蹭。

「這個合同對雙方都很重要,不必因為我耽誤。」

唐景驍悶哼一聲,在江寧的腰上用力捏了一下。

江霆允敏感的聽到了對面的動靜:「小寧,你到底在哪裡?是不是和唐景驍在一起?」

粗重的呼吸在耳邊一聲一聲的響着,敏感的耳垂被含進濕熱的口腔,江寧終於知道當初唐景驍的感覺了。

聲音比平時還要嬌,還帶着一點點的媚:「唔?」

江霆允蹭的一下就站起來了,陰雲密布。

「唐景驍!!」每一個字都像是在口中經過反反覆復的咀嚼,恨不得吞之入肚。

助理從來沒見過江霆允如此生氣過。

「哥,合作照常。」江寧偏頭躲了一下,手指**唐景驍烏黑濃密的頭髮里。

江霆允絕望的發現,就算到了現在這種地步,自己依舊沒有辦法拒絕江寧的請求。

江霆允主動退了一步:「合作可以不變,但是你不能再和唐景驍有任何關係。」

「嗯?」江寧含糊的應了一聲,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清江霆允的話。

「啪!」電話被掛斷了。

江霆允氣的胸口上下起伏,一個電話就給江霆禮打了過去。

江霆禮剛結束了一場戲,正在休息,就接到自家大哥催命一樣的電話,還不等他說話,對面就像機關槍一樣噠噠噠的開始了。

「江霆禮!是不是你告訴小寧唐景驍的行程?」

「你知不知道現在小寧被他給拐走了?」

「你就是這樣當二哥的?我早就說過,你不要帶壞小寧!」

「現在呢?這種情況你就滿意了?」

「你還有沒有腦子!小寧不知道,難道你還不清楚唐景驍有多危險嗎?」

「小寧招惹他,就是羊入虎口!」

江霆禮被罵的一懵一懵的,還有些不甘心,小聲的嘟囔。

「他們誰是羊,誰是狼還不一定呢。」

這句話無疑是火上澆油。

「江霆禮!」

江霆禮:「……」

「我錯了,你繼續罵,我聽着。」

助理被嚇的一愣一愣的。

這還是他們那個穩重的江總嗎?真的沒有被妖魔鬼怪附體嗎?

等掛掉電話,江霆禮耳邊還嗡嗡作響,彷彿還回蕩着江霆允的聲音。

「**,休息好了嗎?到你的戲份了。」

江霆禮晃了晃頭,把腦袋裡的那些幻聽給壓下去:「好了,馬上就來。」

合作的事情解決了,葯也喝了,江寧也該離開了。

江寧毫不猶豫的從唐景驍身上下來,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亂的頭髮,隨意又自然的叮囑:「忙完記得下來吃飯。」

「王叔說今天廚房做了你愛吃的清蒸魚。」

晚飯的時候,江寧出乎意料的安靜,沒有一點小動作,非常認真的在吃飯。

對,可以用認真這個詞來形容。

突然看到這樣的江寧,唐景驍還有些不習慣,吃一會就看一眼江寧。

但江寧並未對唐景驍的視線給予回應,就好像所有的心神全都放在了手裡的食物上。

唐景驍抿了抿嘴,沒有說什麼,只是吃飯的動作慢了一點,本來可以稱得上美味的飯菜,逐漸變得味如嚼蠟。

偌大的餐廳里只有碗勺偶爾碰撞時發出的聲音,氣氛顯得有些沉悶。

將碗里的米飯仔仔細細的收刮乾淨,江寧放下了筷子。

「阿……」江寧話還沒喊完,唐景驍就猛地一推桌子,手撐在椅子的扶手上,用力,落到了旁邊的輪椅上。

凳子在地板上摩擦出刺耳的噪音。

「我去書房了。」

江寧呆愣的看着唐景驍落荒而逃的背影。

狐疑的問:「小七月,反派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他在躲着我?」

祁玥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也有些懵:「宿主,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派可能……還不能適應你的接近。」

江寧托着下巴,點點頭,眼波流轉:「我知道了。」

祁玥懷疑自己的智商被人給偷走了,要不然為什麼聽不懂宿主在說什麼?

江寧沒有去書房找唐景驍,而是回了管家給自己安排的客房。

熱水從頭頂流下,沖刷掉一天的疲憊,寬鬆的浴袍包裹住玲瓏的身軀。

頭髮還沒有吹乾,濕潤的髮絲貼在修長的脖頸上,鎖骨處彙集起了一塊小小的水窪,淺淺的倒映出模糊柔軟的下顎線。

經過熱水浸泡的皮膚,更加透亮,呈現出一種誘人的粉色。

吹風機呼呼的吹着,頭髮一點點變干,水汽被蒸發,熱氣聚集。

江寧靜靜的看着鏡子里陌生又熟悉的人影,眼裡的光亮像是被附上了一層薄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