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有翡,一見傾心終不悔
有翡,一見傾心終不悔 連載中

有翡,一見傾心終不悔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輕筆墨染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周翡 李晟吳楚楚 武俠修真 謝允

假如在周翡和她的親朋好友在謝允第一次使出推雲掌後,在特殊空間里以觀影的形式看到了未來!之後開啟了打怪升級,瘋狂寵夫模式的故事
展開

《有翡,一見傾心終不悔》章節試讀:

第7章 允翡終遇,眾人吃瓜


【謝允剛走進街道,就看到了白先生他們,忍不住皺眉,壓低了一下斗笠遮住自己的臉,躲到一旁跟着他們,半路聽到他們說的話,才知道三皇子陳子琛也來了零陵城。

謝允心中疑惑,便趁機轉身去找三皇子,相見後得知他想趁此機會收羅江湖人士為輔助的天真想法,勸他別做無用功,趕緊和白先生離開是非之地。

陳子琛不服,謝允便舉了他來這裡這麼久白先生的人都沒發現,此地不安全的例子。陳子琛聞言便隨口說到,白先生是去接周翡了。

謝允意外得知周翡也來零陵城,心一下便慌亂無措了,他下意識的便逃離了三皇子住所。

而另一邊,周翡還在跟行腳幫的人打探謝允的消息,一邊思索着他不住客棧會躲在哪裡,找到人後,要如何做才不會再次讓他逃跑掉?

聽到行腳幫長老找她,兩人相見交流信息,方知尋人目標一致,白先生想要謝允幫忙勸三皇子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周翡聞言很是驚喜,她想謝允和三皇子相交甚好,定不會坐視不理他的安危。

於是兩人便一起去三皇子那裡相聚。

而謝允慌亂中從三皇子那裡出來後,拿着斗笠在街上走,吐槽自己,果真不愧是謝霉霉,好好的南疆不去,非要到零陵城來自投羅網。

走着走着,在不遠處看到羽衣班的熟人馬車,他連忙拿起斗笠遮住自己的臉,離開馬車沒幾步,忽然在前面不遠處看到了周翡和白先生。

他嚇得倒吸了一口氣,再次拿起斗笠遮住臉,不着痕迹的快步躲回了馬車邊上。

靠在馬車一邊,腦子一片空白,看到周翡越走越近,他下意識拉開馬車門,嗖的一下鑽了進去,手腳利索的關上門。

那啪的一聲響,引得周翡若有所察覺的看了看馬車,但還是不動聲色的先離開了。】

「啊啊,感覺好刺激啊,阿翡這是發現了吧?這會肯定能堵着姐夫!」李妍激動的揮揮小拳頭。

霓裳夫人也莫名激動:「是啊,總算要逮着了!太不容易了這兩人。」

其他人雖沒說話,但都對周翡終於要找到謝允的事情感到高興。

看她一個目不識路的小姑娘,從四十八寨一直追到零陵,路上聽到點什麼消息都要快馬加鞭趕上去,有時跑錯了路,還得抓緊時間往返。

累得夜裡都不敢深睡,就怕睡過頭追不上謝公子腳步,幾次趕過去都是差一點的錯過,弄得小姑娘眼中閃淚,一路上風餐露宿的,看着都讓人心疼。

但又沒人會去怪謝允,那人本有一身絕世輕功,從四十八寨到零陵,施展輕功的話用不了多久。

但他身負透骨青,毒發時被折磨得走路都費勁,有時昏迷在大路上,有時夜裡昏死在樹杈上,幾次差點從樹上掉下來,讓人看得膽戰心驚。

【謝允看到周翡離開後,忍不住鬆了一口氣,一開始沒心情理會這位羽衣班首徒的調侃,但又不好意思立刻轉身走人,只能扯起精神陪聊。

待她問到自己為何喜歡打扮成老人千歲憂的樣子時,腦中靈光一閃,想到周翡沒見過千歲憂的樣子,便決定裝作千歲憂樣子躲人。

從馬車上竄下來後,謝允找了個地方,快速換裝。

打扮好後,他畏畏縮縮地走在巷子里,聽到狗吠,忍不住回頭,待看到無人時,又忍不住失落。

心裏暗嘲:謝霉霉,你其實心裏還是希望她來吧,可見到了轉身便跑,她不追來了卻又......呵,真是可笑啊!

謝允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失神,雙腳的慢悠悠的走動,忽然被人用力撞了一下肩膀,他晃了一下本能的立刻站穩了。

眼角餘光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慌了一下,想起現在身份,連忙捏着嗓音假裝咳嗽了兩聲,模仿老人的聲音自喃道:「不礙事,不礙事。」

說完,整了整斗笠假裝什麼都沒發生,邁步想離開。

周翡看到他到這個地步還想跑,提刀橫在他前面,皮笑肉不笑的說:「老人家,身子骨不錯嘛,挺經撞的。」

謝允聞言,配合似的連連咳嗽幾聲,用以證明自己老人家身子骨沒那麼好,低頭揚了揚手,再次啞聲說道:「不礙事...不礙事。」,隨後又趕緊轉身想溜之大吉。

周翡看他那樣氣笑了,一把掀開了他的斗笠,咬牙切齒道:「還坐什麼馬車?」

謝允沒想好怎麼面對她,被直接掀了那層『保護膜』後,他嚇得急忙伸起一隻手擋住自己的臉,躲着她的目光,打算裝死到底。

歪頭啞聲說道:「你這個小姑娘啊,對老人家有點不太禮貌!借過。」一邊越過她快步咳嗽着離開。

周翡在他身後亦步亦趨的跟着,『老頭』往左,她便往左,『老頭』往右,她便往右。

謝允幾個轉身都被周翡用刀擋住了,無奈只能停住腳步,但依舊不敢看正面看她眼睛。

周翡面無表情的盯着他:「怎麼不敢看我?」

謝允心虛的不停撫着自己的長須,依舊自欺欺人的咳嗽,腦子裡不停的思索着脫身的方法。

周翡一看他那樣,就知道他不死心,事到如今還想逃跑,臉一黑,伸手一把扯開了他的鬍子,刀一橫直接把謝允抵在了牆壁上,然後欺身而上,厲聲喝道:「你跑啊!」

謝允捂着被扯疼了的下巴,慫慫顫道:「呵呵...你架着我,我怎麼跑啊~」

「你還當真想跑!」周翡被他氣狠了,一腳上前,手上的刀壓得更用力了。】

「哇,周翡丫頭這動作也太俊了!」霓裳夫人輕拍雙手,興奮的像個孩子。

李妍紅着雙頰,雙手捂嘴,眼睛睜的賊圓,一臉怪異表情。

而吳楚楚也是莫名眼神發亮。

這些女人的表現看得一旁的楊謹和應何從不知為何感覺心裏有點發毛,如果他們那有網就會知道有個詞叫做「女強」。

李晟也是瞪大了眼,搖頭嘆道:「周土匪果然還是那個周土匪,淑女的什麼的這輩子別想了。」

周以棠聽到侄子的嘆息,再也忍不住伸手捂臉:唉,怪自己沒教育好。

反倒是李大當家在一旁贊同似的點頭。

【謝允看着她憤怒的小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從來沒見過水草精這麼生氣,這是......擔心他?

一時間感覺整顆冰心被人放到暖水中泡着,那種要被融化的感覺,讓人又害怕又渴望。

直面被拆穿,他也沒好意思再裝,趕緊岔開話題:「那行腳幫的人是你找來的?」

「是啊」周翡定定的看着他,「但是你不太好抓,行腳幫一幫人花了這麼長時間都沒堵着你,也挺砸他們招牌的」

謝允聞言,心虛的垂下眼眸,不敢看她,更不敢反駁。

「不過,我想好了,若實在不行呢,我就去霍連濤什麼大會上去堵你,你覺得怎麼樣?」

這一串話懟得謝允啞口無言,誰說周女俠不愛說話了?看她那臉黑的,直覺回答了她的問題,不論好壞肯定要被打。

只能再找些話題聊,譬如他還是對自己變裝技術這麼快被拆穿挺在意的,忍不住試探:「是不是...我剛剛上了馬車你就知道啦?然後就一直偷偷跟到了這?」

謝允看她眨了下眼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阿翡~你這算是勝之不武,要不...我們重新比過?」一邊說,一邊試探着挪開脖子上的刀,快速彎腰鑽出去。

周翡眼神一厲,直接提刀上前攔,兩人噼里啪啦的過了幾招,不知是透骨青影響了他的輕功,還是周翡的望春刀太快,總之,幾招下來謝允依舊沒能成功溜走。

「小美人兒,怎麼數日不見,一見面就動手啊?」謝允一邊跟往常一樣賤兮兮地逗弄她,一邊想找機會溜走,而周翡則是打出了氣!

還敢跑!

周翡心裏憋着的那把無名火,在看到謝允三番兩次想逃跑時已經燒起來了。

她一路從四十八寨追出來,像個無頭蒼蠅似的到處找到他,腦海里反覆回想着他的一言一行,試圖從中找點端倪。

滿心牽掛,無法與他人言說,只能壓制在心裏,每次錯過都懊惱自己速度太慢!

好不容易一身狼藉地逮着此人,他居然給她擺出「玩遊戲輸了再來一局」的態度,還敢試圖在她眼前溜走,簡直做夢!

周翡提刀上前,二話不說幹了她想了一路的事情——胖揍謝霉霉!

看到周翡打得發狠,謝允也只好一來一回的認真拆起招來,畢竟,以自己現在的小身板,還真的經不起周女俠的幾下拳頭。

不過片刻,兩人已過了十幾招,再幾個躲閃跟頭翻下來,終於與周翡拉開了點距離,此時謝允已經體力不支,氣喘吁吁了。

但周翡被他滑不溜秋的動作,及重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氣上頭,鬆了一下刀鞘,差點便想抽出刀來讓謝允這廝見點血。

「唔哎!」謝允瞥見她的動作,驚呼快步上前,按着刀鞘幫她合上。

「呼,了不得,你這是瘋狗式的斷雁刀啊?!」氣喘不勻,還不忘吐槽。

周翡看着這人依舊嘴賤模樣,就氣不打一處來,舉起拳頭便想往他身上招呼。

「唔!」謝允沒敢躲,只是舉手虛虛擋住臉,但周翡的拳頭終究沒有落下去。

剛才看到謝允接觸的刀鞘上覆著一層白霜,她便僵住了。

「真這麼...生氣啊?」謝允喘着粗氣,和周翡過了這十幾招後,已經抽空了他身上的力氣,這會已經快要站不住腳了,身子都忍不住釀蹌。

周翡看他那樣忍不住心疼,默默放下拳頭,另一隻手不動聲色地撐住他想要往後倒的身子。謝允看到周女俠不打算揍他了,便順着她的力道慢慢站直了身體。

忍不住問道:「阿翡,你傷好點了嗎?」

周翡聞言,瞬間紅了眼眶,她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

「你在四十八寨的時候同我說過,天下奇毒之首,透骨青......」

謝允聽到透骨青這三個字,猛然回神,咻的一下收回了按在刀鞘上的手。

周翡沒有看他的動作,緩緩將在空中僵了半晌的長刀垂下。

「中此毒者,會從骨頭縫開始變冷,人死之時,周身好似被冰鎮過...你怎麼會知道得那麼清楚?」

「額...噢,我是在江湖上待多了,就就就......」

謝允看着周翡那發紅的眼眶,那三寸不爛之舌忽然間像都失了效,不由自主便口吃起來。

「別說了,說了我也不相信......」周翡垂下眼眸,眼眶瑩潤。

「可能是因為我...博古通今,天下奇聞,無所不知吧!」謝允還是忍不住試圖編一下,儘管他也知道,根本瞞不住這麼聰慧的姑娘。

周翡知道他不肯說實話,便問起了另一個問題:「那日我想問你武功來歷,你出手點我昏睡穴,把我弄暈了,是什麼意思?」

謝允恍然:「那日,你受了傷誒!妹妹,受了傷的人,是需要休息的呀!你老追問那些不重要的問題,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有誰受得了啊?只能讓你睡啦。」

關於這個問題,謝允好像終於佔了理,語氣還頗有些理直氣壯。

周翡聞言,抬眼看着他不再說話。

兩人忽然間靜默下來,謝允被她看得有種如坐針氈的感覺,只能沒話找話:「這四十八寨里百廢待興的,你...怎麼有工夫到這零陵城來湊熱鬧啊?」

周翡突然用一種無法言喻的眼神看向他,謝允心口重重地一跳,喉嚨一時竟有點緊,無聊的寒暄說了一半便難以為繼。

「好久沒有見我娘了,我才匆匆見她一面,就偷溜下山,一路隨着行腳幫...給的似是而非的消息,追着,找着,」

說著說著便聲哽咽了,忍不住高聲道:「你還好意思問我,怎麼有閑工夫來湊熱鬧?!」

「她竟是來找我的」,周翡的話如重鎚般的擊在了謝允心上。

他頓感心緒難平,冰封的心裏被撞出了裂縫,那些喜歡的任性的妄念猶如一顆掉進裂縫裡的種子,瞬間生根發芽,不依不饒地貫穿纏住了他那自以為超脫塵世的三魂七魄!

那種緊密無法逃脫卻沒有窒息感覺,讓他滿身都是不知所措,一時無言。

周翡見她都說到這個地步了,這個人還無動於衷,忍不住鼻子一酸,她轉頭硬邦邦地說道:「我當然是為了霍連濤,請帖上的水波紋來的!」

「數月前還諱莫如深的海天一色,在短短時間裏,就被多方勢力所追查,霍連濤這一封請柬是要將此事鬧得人盡皆知的境地!

連地煞都知道四十八寨里有兩件信物,我不主動追查,難不成等着被卷進來嗎?這個答案你可滿意否?」

這一番話說的可謂沉着冷靜、有理有據,要是忽略那紅眼眶裡掉落的淚珠的話,自然能顯得周女俠硬氣點。

謝允一看到她的眼淚,所有理智瞬間被擊得潰不成軍,他不由自主地上前一步,伸手握住她抓住刀鞘的雙手。

周翡猝不及防被他這一抓,感覺好似貼上了一塊的寒冰,她下意識地一哆嗦,差點抽出了手。

低頭看着那手,感覺比在四十八寨的時候要冰上許多,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忍不住合上了手指,緊緊得反握住他。

謝允沒有察覺她的動作,他這一刻什麼理智都不想有,只想告訴她,無論去哪,他願意跟她走!

「阿翡,我......」

謝允正要說點什麼,突然四下喧嘩了起來。

「啊玄武主!快!快跑!」

街角處一夥旁若無人的黑衣人敲鑼打鼓地闖進了零陵城,穿着活像奔喪的八人抬着一口巨大的棺材。

謝允話被打斷,理智瞬間回籠,猶如一盆冰水,澆滅了那點衝動的火花!

他再次陷入自己的思維里,心裏滿是荒涼地想道:我一個現在就能躺進那棺材裏的,做什麼要耽誤她呢?

有那麼片刻的光景,周遭人聲鼎沸,唯有他耳畔萬籟岑寂,了無生趣。】

「啊啊啊,又差一點!那些烏龜們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麼關鍵的時刻來了,真是氣是死個人了!」李妍被氣得連連跺腳,雙眼冒火!

楊謹急急退後幾步,躲開幾次差點被踩到的腳,憨聲不解道:「玄武主進城,你氣什麼?」

李妍橫了他一眼:「你懂什麼?差一點阿翡就能把姐夫拐回來了!都怪那烏龜主,進個城都這麼囂張。」

李晟拍拍自家傻妹妹的肩膀,安撫道:「別急,跑不掉!周土匪是不會放過他的,回頭鐵定會弄個鎖鏈可拷住,你信不?」

「玄武主都被吸引來了,這事不妙啊」周以棠儘力忽略侄子說的話,思考起霍連濤的目的來。

李瑾容看了眼丈夫,自然知道他的小心思,應和道:「的確,這時參和進去不是什麼好事。」

霓裳夫人聞言若有所思:「看來事情要鬧大了!周翡丫頭他們要被卷進去了。」

大家都在想事情,誰也沒注意到,躺在有一旁的周翡睜開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