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絕世女神
我的絕世女神 連載中

我的絕世女神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葉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飛 奇幻玄幻 蘇瑾

簡介:修真者,斗天,斗地,護紅顏
平凡少年,遭遇魔尊奪舍,卻意外獲得修真傳承,從此逆天崛起
制符刻陣,煉丹煉寶,切石賭玉,神醫妙手,無往不利
江山在手,紅顏在側,看葉飛如何縱橫都市,暴打各路紈絝,狂踩都市惡少,成就一代仙王
展開

《我的絕世女神》章節試讀:

第5章 提拔


祝光遠聞言,一臉的尷尬。

這話,正是之前他諷刺葉飛,讓楊文傑將葉飛送進精神病院,沒想到在這裡被葉飛給還了過來。

這臉打得可真是快啊!

祝光遠的夫人鄧舒一臉怒色。他們夫婦平時走到哪裡不都是被人追捧着,何曾受過這樣的嘲諷。

「你不就是想要錢嗎,要多少,你說!」說著鄧舒從手裡的小包中拿出支票本來。

葉飛頓時怒了,這就是你們求人的態度?

他冷笑一聲:「既然你們這麼有錢,幹嘛不找其他人救你女兒?抱歉,你女兒的病,我治不了!」

「小子,你最好想清楚,得罪了我們祝氏集團,以後你休想在江海市立足。」孫澤回過神來,來到葉飛身邊威脅道。

「不好意思,我也沒想在江海市立足。」葉飛無所謂道。

「你……」

孫澤頓時被噎住了。

「你到底怎樣才願意就我女兒?錢、車、房子、女人,想要什麼你說!」鄧舒有些歇斯底里道。

她快被葉飛這軟硬不吃的態度給逼瘋了。

葉飛心中冷笑,到了這個時候,這女人竟然還拿出高人一等的架勢,想用錢來砸他。

這次,葉飛連理都懶得理會,直接轉身離開。

就在這時,鄧舒的手機響了起來。

鄧舒接完電話,頓時慘叫了一聲,大哭了起來。

「怎麼了?」祝光遠臉上急切問道。

「醫院……醫院已經下了病危通知,讓我們回去簽字……」鄧舒言語哽咽,「嗚嗚~,我們的女兒啊……」

鄧舒倒在祝光遠懷裡,大哭起來。

祝光遠心神劇顫。

他長長地嘆了口氣,抬頭望天,臉上充滿了落寞。

此時的祝光遠夫婦,再也不是什麼百億富豪,只是一對即將失去自己女兒的父母。

葉飛望着崩潰的兩人,不由得想起了家中含辛茹苦的父母,臉上露出一抹不忍之色。

「走吧,回醫院!」葉飛冷冷說道,說完向著停在不遠處的車子走去。

……

再次來到病房門口,一眾專家正焦急的等待着,誰都沒有離開。

葉飛看了眾人一眼,說道:「我需要銀針。」

「我這裡有。」唐老連忙吩咐助手從醫藥箱出拿出針袋。

葉飛詫異地看了這老頭一眼,沒想到他一個西醫,竟然也會把銀針帶身上。

「那個,小兄弟,我能不能在旁邊觀看?放心,我絕對不會打擾到您……」唐老眼中露出期待的目光。

「隨便。」葉飛說了一聲,轉身來到病床前。

眾人一聽,都跟了過去。

葉飛望着病床上有如睡美人的祝雪寒。

此時的祝雪寒臉色已經有些發黑,嘴唇發紫,雙眼有着很大的黑眼圈,如同畫了煙熏妝一般,意識已經處於迷離狀態。

即使病魔折騰的不成樣子,也不難看出,這絕對是一個美女,而且是個大美女。

五官精緻,皮膚細膩,尤其是輕輕皺起的眉頭,彷彿正承受着莫大的痛苦,讓人心生不忍之感,恨不得代替她承受這種痛苦。

葉飛取出一根三寸長銀針,輕輕刺入祝雪寒鴆尾穴處,手指輕輕捻動三次。

隨後再次取出幾根銀針,分別刺在天突、俞府、璇璣等幾處穴位。

大約過了一分鐘左右,葉飛再次那次一根五寸長的銀針,隨着真元注入,那細如毛髮的銀針頓時變得筆直。

這一次,葉飛變得慎重起來,將這根銀針緩緩刺入了頭頂的百會穴。

這一幕,看的在場的眾人瞳孔都是一縮。

百會穴,這可是人體死穴。

葉飛竟然敢用這麼長的銀針刺入死穴?這簡直就是……

圍觀眾人額頭都冒出冷汗了,不知道該說葉飛是藝高人膽大,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葉飛沒心情理會這些人的想法,銀針的刺入之後,輕輕的捻動三次放手。

那刺入的銀針隨着葉飛手指的離開,開始抖動起來,並發出輕微的顫鳴聲。

片刻那銀針變成赤紅色,如同被火燒過一般。

嗡嗡……

接着,之前被葉飛刺入的幾根銀針同樣開始發出輕微震動起來,之後,變成赤紅之色。

「這是……」圍觀眾人一臉的不可思議,彷彿是在看魔術一般。

足足過去三分鐘。

葉飛拔下那跟插在百會穴的銀針,一股黑色的血線伴隨着銀針飈射出來。

原本昏迷的祝雪寒陡然坐起,「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黑色的血來。

頓時整個病房瀰漫起一股惡臭,彷彿放置了好幾年的臭鴨蛋,被人不小心打爛了。

「呼……」

見此,葉飛才長出了一口氣,身體傳來一陣虛弱的感覺。

眾人這時才發現,葉飛身上的衣衫已經被汗水打濕,整個人彷彿被從水裡撈出來的。

原本還臉色紫黑的祝雪寒,臉上已經恢復了一些血色,雖然還有些蒼白,但已經沒有原來那般嚇人。

「謝謝,多謝小兄弟了。」

見到葉飛這般模樣,他又豈會不知道,葉飛付出的代價。

葉飛擺了擺手。

「我現在只是暫時祛除她體內的毒素,想要徹底治好她,我現在還無法做到。」

「那小雪的病?」祝光遠夫婦有些焦急的望着葉飛。

葉飛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出去再說。

出了病房,葉飛要靠在牆上才能穩住自己的身體,他虛弱的說道:「我既然答應了救她,就一定會將她治好。我現在剛剛痊癒,還無法為她進行後續治療。」

聽到這話,祝光遠夫婦才長出了一口氣。他們也都知道,葉飛之前出了車禍的事情。

祝光遠從他老婆手中接過一張填寫好的支票:「小兄弟,這是你為小女治療的診金,還請務必手下。」

葉飛接過支票一看,心道這祝光遠倒是大方,一出手就是一百萬。

如今他身體太弱,正需要煉體來增加身體強度,而用來購置藥材的錢,便是不小的一筆開支。

想到這裡,葉飛也就沒有推辭。

院長楊文傑看了看葉飛,心中有些火熱。他今天算是見識了葉飛的醫術,簡直如同魔術一般。

「要是能把葉飛跟醫院扯上關係,那以後醫院再遇到治不好的病人,他又豈會不管?」楊文傑心中暗暗想到。

他知道葉飛不鳥他,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劉康平和蘇瑾身上時,心中頓時有了主意。

「劉主任,今天真是多虧了你啊,以你的水平,我看足以勝任主任醫師了。」

「嘎?」

劉康平一愣,他雖然參與了救治小組,但貌似他們整個專家組都是打醬油的,劉康平不知道怎麼就體現出自己水平來了?

楊文傑也不解釋,轉頭又對蘇瑾說道:「小蘇啊,不錯,不錯。像你這樣努力,又踏實勤奮的優秀好苗子已經不多見了,我看你足以勝任護士長一職了。」

「啊?」蘇瑾大驚說道,「可……可我現在還是實習護士,還什麼都不懂啊?」

楊文傑十分霸氣地揮了揮手:「不懂可以慢慢學嘛,咱們醫院能有今天,講究的就是不拘一格用人才。」

葉飛看了楊文傑一眼,對他心裏打的什麼主意心知肚明,不過老師和朋友都能夠升職,他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

祝光遠同樣別有深意的看了楊文傑一眼,才轉頭對葉飛說道:

「小兄弟,聽說你以前是我們集團分公司的職員,不知道有沒有興趣來總公司上班,只要你來,可以從總公司經理職位做起。」

「祝總的好意心領了,不過我已經不打算回去了。」

葉飛跟劉康平、蘇瑾兩人打了個招呼,便轉身離開了醫院。

孫澤湊上前來,一臉的嫉妒。他一直想進入總公司當個經理,不知道向祝光遠求了多少次,都沒被同意,沒想到葉飛今天竟然拒絕了。

「真是給臉不要臉,表姐夫你邀請他,他竟然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祝光遠轉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一直想進入總公司么?」

孫澤一聽頓時激動了。

只聽祝光遠接著說道:「你明天就去總公司報到,我看你精力挺充沛的,就從基層的業務員開始做起吧。」

丟下這句話,祝光遠轉身進入病房。只留下孫澤一個人在那裡欲哭無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