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七品逆襲:最強女首輔
七品逆襲:最強女首輔 連載中

七品逆襲:最強女首輔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良宵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淵 賀臨

★女扮男裝,硬核權謀,智計無雙★ 他們一個是不受寵的閑散王爺,一個是女扮男裝的七品知縣
牢獄中初見,他錦袍華服,她囚服裹身
他不動聲色留下一方手帕,讓她擦擦額上的血
牢獄外再見,她大紅官服,明眸似火,遙遙作揖
朝局波譎雲詭,數不清的血雨腥風
他們攜手共進,扛過無數飄搖風雨
後來,他新皇登基,她官至首輔
他笑:「賀大人愛民如子,而朕愛臣如妻
」 她無奈:「內閣已經人人皆知,皇上你只對我稱愛卿
」 * 大女主文!女主善謀治國!男主善武打仗!事業線為主,感情線為輔! 沒有工業糖精和傻白甜女主,整本書重點是家國天下,不喜勿入!展開

《七品逆襲:最強女首輔》章節試讀:

第6章 浙江官場,一灘爛泥


李春帶了一隊人策馬出了淳嶺,往杭州府疾馳而去,在申時趕到了杭州府衙。

不過他並沒能見到高瀚遠,因為此時的高瀚遠正在戲班子里聽戲,李春先見到的是馬同知。

李春和馬同知簡單說了一下前因後果。

「王爺命我現在立馬將那賀臨押送到淳嶺,賀臨現在在府衙大牢里吧?請馬同知帶路。」

馬同知哪能同意,他要是今天放走了這賀臨,明天賀臨能不能如期問斬那就成了謎。

等到高瀚遠回來,問起責來,這個鍋他可甩不掉。

可他又不敢拒絕李春,那樣多半會把瑞王得罪,所以他把這個皮球踢到了高瀚遠那。

「李侍衛,不是我不給你放人,是我沒這個權力啊,這賀臨乃重犯,只有府台大人的親筆文書,才能將他押到外地提審。」

「那高府台在哪?」

「我這就派人去尋府台大人。」說著,馬同知轉身便要出去。

可李春哪裡不知道他這些彎彎繞繞的腸子,派人去尋?再尋得一個時辰,天就黑了。

城門一關,他就得到明天才能押走賀臨。

李春直接打斷馬同知的這手拖字決,「馬同知,要我沒記錯,今天也不是休沐的日子吧?府衙這麼多公務,高府台為何不在?我聽聞高府台在任這幾年,一直流連青樓瓦舍,莫非此時他就在那青樓里?」

「誰在李侍衛面前亂說的閑話!其心可誅!府台大人對待公務一直勤勉,怎麼可能流連青樓呢!」

「既是如此,倒也不勞煩馬同知了,我派人去尋高府台,馬同知將府台大人的去向告知我就行。」

馬同知沒想到李春這麼不好對付,只能僵硬的笑笑:「最近城東那戲班存在一些糾紛,高府台一定是去那調查了……」

說著是調查,實際上,就是去那聽戲了。

李春也不戳穿,抱拳後離開:「多謝馬同知。」

看着他的背影,馬同知只能憤恨的咬了咬牙。

另一邊,城東戲園裡,高瀚遠坐在二樓的雅座,身後站着兩個小廝,面前桌子上一壺酒一碟花生,一邊聽戲一邊吃喝,好不愜意。

正在興頭上,忽然有人推門進來,高瀚遠不悅的皺起眉:「誰……」

看到李春,他愣了一下,臉上飛快堆起笑,從椅子上起身:「李侍衛,你怎麼在這?不是與王爺一同往淳嶺縣去了嗎?莫非王爺出了什麼事?!」

「府台放心,王爺沒事,我這趟來是奉王爺之命,提審賀臨去淳嶺縣的。」

這可把高瀚遠驚到了:「賀臨的案子早已結案,王爺為何要提審他?」

李春便說了一下淳嶺縣發生的事情。

高瀚遠眉頭緊緊蹙着:「竟有這事……」

「請高府台與我去府衙寫下文書,將賀臨交於我,押送至淳嶺縣吧。」李春可不管他心裏有什麼小九九,走到門邊,抬起胳膊做出了請的手勢。

高瀚遠與馬同知一樣,不想得罪瑞王,但也不想就這麼讓他們把人帶走,因此也選擇了和馬同知一樣的手段,把這個皮球往上踢。

「李侍衛啊,我雖是杭州知府,但賀臨的案子不是什麼小事,堂堂知縣通倭,震動了浙江藩臬司道各個衙門啊,我知曉瑞王殿下厚德仁愛,可這個案子,若沒有上面的指令,我怕不好隨便讓你將人帶走,這中間要是出了什麼差錯……」

「王爺已經將今天的事寫好奏疏交於通政使司,相信不日聖上便能知曉此事,賀臨通倭案疑點重重,如若真蒙冤受死,不應該才是浙江各個衙門的恥辱嗎?王爺如今只是想提審問話,你們一個個推三阻四,莫非是別有居心!還是看我們王爺不得勢,逢高踩低!」

高瀚遠叫苦連天:「微臣不敢!」

李春笑了一聲,不再客氣:「高府台,今日也不是休沐,你卻在此聽戲,憊待懶政,若被王爺知曉,在朝堂上參你一本,你可要好好掂量着頭上這頂烏紗帽,請吧!與我回衙門,寫文書吧!」

他態度強硬,自己的把柄又被捏住,高瀚遠沉重的嘆了口氣,無可奈何的走了出去。

***

明天就要被問斬,瑞王那邊還沒有任何消息傳來,按理說,賀臨應該着急的。

但她並未如此,甚至下午的獄卒送來的斷頭飯,她還多吃了一碗。

誰能拒絕一碗拿碗盛着沒有丟到地上,而且葷素搭配營養均衡的斷頭飯呢?

此時賀臨已經在牢里和那幾隻老鼠相處的挺熟了,吃斷頭飯的時候甚至留了一小點丟過去喂那幾隻老鼠。

一直到天快黑,賀臨聽到外面有了動靜。

上次跟着瑞王來牢里的那個侍衛出現在她眼前,身後還跟着,兩個穿着杭州府衙公差服的衙役。

開門之後,兩個衙役二話不說,將她的手腳上都戴上沉重的鎖鏈:「走,出去!」

賀臨雖然不清楚狀況,但顯然,這多半是自己的生機來了,挪動着腳,走出了這個牢房。

她沒有穿鞋子,好在如今是夏日,光腳踩到地上除了有點燙,倒也沒什麼大礙。

七拐八繞離開昏暗的牢房,走出去之時,她看着遠處昏黃的落日,深深吸了一口外面清新的空氣。

嗯,自由的空氣。

待她上了囚車,李春才沉默的躍上馬,指揮隊伍離開,往淳嶺縣而去。

另一邊,高瀚遠策馬到了布政使衙門。

慶朝地方設三司,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都指揮使司,分別掌控地方民政、司法、軍事權力。

如今浙江的布政使叫梅承安,是景歷十五年的進士,放在現代,那就是一個省的省長,權力頗大。

更重要的,他乃當今內閣次輔呂興文的師弟。

而呂興文,又是如今正得盛寵的六皇子秦縱的舅舅。

因此,梅承安也是六皇子黨在浙江的一員大將。

布政使衙門就駐紮杭州府,高瀚遠很快就找到了梅承安。

梅承安當時正在書房練字,聽完他的彙報,冷聲摔了一盞墨硯:「怎麼現在才來告訴我!」

「那……那侍衛咄咄逼人,下官也是到現在才抽出空……」高瀚遠語氣委屈。

「那通倭案真要查,是否能查出來貓膩,你和我都清楚!就算瑞王沒查出來什麼,要是那賀臨把賑災款的事告訴了瑞王,瑞王再奏報給皇上,我們就得與那賀臨在地府相見!」

「藩台大人放心,我已經吩咐一名衙役跟着賀臨的囚車一道去淳嶺,他會隨時監控賀臨的動向,防止他將事情泄露給瑞王,明天一早我就啟程趕去淳嶺,務必在明天將那賀臨於淳嶺縣問斬!」

李春押走賀臨的事情,梅承安遲早會知道。

與其等着梅承安知道之後來發難,還不如現在自己主動來領罪,同時獻上自己準備好的計劃,也好打消梅承安的怒氣。

這便是高瀚遠來這一趟的用意。

高瀚遠雖然花天酒地,但並不是個蠢人,不然也不會坐到知府這個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