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紅塵滾滾
紅塵滾滾 連載中

紅塵滾滾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回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朝辭 楚燕書 現代言情

鬼魂頻頻越界殺人,無視陰陽兩道的規則,到底是鬼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扭曲?? 就讓我們高冷傲嬌女主帶您走進這一系列五花八門,兇殘血腥又詭譎的鬼魂殺人案
特情局的神秘建立人,據說已經存在於世上千年,行蹤詭秘,實力成迷,至今無人可以窺探其一二,又為何在女主手裡頻頻翻車???? 高冷傲嬌又毒舌的縛魂師女主&行蹤實力皆成迷的千年老不死及溫柔護短的男主
戀愛要談,厲鬼要抓,看男女主如何攜手橫行陰陽兩道!! PS:全文瞎編,全文瞎編,全文瞎編 請勿認真,請勿認真,請勿認真展開

《紅塵滾滾》章節試讀:

第4章 漂亮是原罪4


第四章

季朝辭和花緒風已經連續看了三個地點,都沒有發現異常情況,正準備前往第四個地點的時候,接到了楚燕書的電話,說是讓他們直接到安柏和亭瞳所在的安置房小區,那裡發現了厲鬼的行蹤。

等他們趕到的時候,已經有人在大門口等着他們了,省去了他們找地方的時間,聊了幾句才知道楚燕書居然也來了。

他們還以為他只不過是幫忙傳個話而已,沒想到本人居然親自來了。

花緒風只覺得今天的太陽怕不是打西邊出來的吧!這放以前可是根本沒有的事,他們是死是活楚老大可是從來不管的,他只會說「生死有命,我不願干涉。」

楚燕書斜靠着大門口邊上的一盞路燈,一隻手揣在褲兜里,一隻手拿着手機轉着玩,就這麼站在路燈下看着季朝辭踩着月光走近,微卷的長髮被她隨意的扎在腦後,露出修長白皙的脖頸,那張美的無可挑剔的臉上帶着點笑——

今晚的月色果然很美。

季朝辭走近後,隨意掃了人群一眼,目光便落在了一旁靠着路燈的楚燕書的身上,依舊是一身白色襯衣,烏黑的頭髮打理的很好,每一根都那麼妥帖,她又走近了幾步——再次聞到了那股薄荷香。

那雙染着光的眸子盛上了笑意,在路燈下看着她。

季朝辭藉著路燈看到了那隻把玩着手機的手骨節分明又修長。

嗯……手也挺好看的。

接着,楚燕書把手機塞回了兜里,直起身子,抬腿走到了她面前。

她聽見楚燕書說:「又見面了,見到你很高興。」

季朝辭抬眸看他——

這人還真是隨時隨地都能帥的一塌糊塗。

季朝辭笑着回他:「我也是。」

兩人站在路燈下,身下的影子交疊着,糾纏在一起。

花緒風了解了情況後,走了過來,身後還跟着安柏和亭瞳,只是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安柏臉上還鼻青臉腫的,亭瞳那臉色更是蒼白。

季朝辭心想,這事跟那隻厲鬼打了一架?微微正色問:「怎麼了?」

花緒風擰着眉,冷笑說:「冷家的人來了,一來就動我的人,真是好大的威風。」

身後的安柏簡直憋不住了,滿肚子的火沒地方撒:「他們來的時候,我們正在檢查這棟樓的外圍,本來我們想的是各查各的,互不干擾,可是人家不樂意,說有他們冷家就夠了,還說我們SCB都是做做樣子的慫貨,讓我們不要丟人現眼,打擾他們查案子!」

「他們冷家是個什麼玩意兒!我們就跟他們吵了起來,可是他們裏面有個女的,二話不說就朝亭瞳出手了,亭瞳本來就受了傷,一下沒反應及時,又挨了那女的一鞭子,你看看,給亭瞳打成這樣,皮肉都翻起來了,骨頭都能看到,我氣死了,就跟他們打了起來……」說著說著聲音就低了下去:「……但是他們有十多個人,我們兩個人打不過,就被他們給揍了……是我實力不夠。」

這冷家也是縛魂師家族裡的佼佼者,就總體來說排行第三,但其實力也只是在季家之下,之所以排第三完全是因為排第二的花家比他們有錢!經濟實力直接碾壓,沒辦法,這年頭有錢的就是大佬!整個縛魂界都找不出第二個比花家還有錢的家族來了。

至於,為什麼季家沒花家有錢卻還能排第一呢?那是因為當初兩家家主打架爭老大,然後花家家主輸了,就這麼簡單。

季朝辭也有些驚訝,覺得冷家辦事太缺德,但也只是驚訝了那麼一會兒,然後朝三棟三單元那邊看過去:「冷家的人呢?」

亭瞳忍着痛小聲的回答:「進樓去了,他們要去捉那厲鬼。」

花緒風怒火直躥:「捉他個鳥,老子的獵物就沒有拱手讓人的,卧槽尼瑪——」轉身壓了壓火氣,對安柏兩人說:「你們兩個去處理身上的傷,被打了也不知道叫人,傻不傻?」

安柏委屈:「我們剛被揍完,楚老大就來了啊!然後就給你們打電話了……」

楚燕書:「……」

季朝辭輕輕笑了,挑起半邊眉瞅着楚燕書:「楚老大,你的人被欺負了,你不打算做點什麼?」

楚燕書扯起一邊嘴角:「有花緒風在,那是他的人,用不着我……」接着話音一轉:「而且……我的人可沒這麼弱。」

安柏,亭瞳:「………」

花緒風偏頭「………咳咳」兩聲,揮手讓那兩個挨了揍又慘被嫌棄的倒霉蛋趕緊走人,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說:「老子去把場子給你們找回來!」

原本還臊眉耷眼的兩個倒霉蛋,瞬間眼睛一亮,齊刷刷的巴望着花緒風,太感動了有沒有!果然老大還是愛他們的!

安柏扶着亭瞳,走了半截又回頭衝著花緒風大喊:「老大,一定要揍他丫的!」

花緒風趕人道:「快滾吧!」

安柏扶着亭瞳,兩人一瘸一拐的走遠了。

就在這時,三棟的樓里猛然響起了一陣劇烈的震動,緊接着又是好幾道聲嘶力竭的慘叫,雖然冷家的人設下了結界,但是這場不小的震動還是引起了不小的騷動,路過散步的一個個拽着旁邊的人問是不是又地震了?!

打鬥聲越來越激烈,小區內的怨氣就越高漲,越濃烈,它們已經開始攀附在小區里的普通人身上,藉此來獲取養分,供養他自己。

然而這些怨氣普通人察覺不到,時間長了,他們也只會覺得自己是越來越怕冷了,精神狀態也不如以前,是因為身體素質不行造成的。

眼看着,周圍的怨氣開始肆虐,烏泱泱的一片,三棟樓里的打鬥還在僵持,SCB的人一個個臉色陰沉看着三棟的方向,心裏都憋着火,等待着花緒風下命令

「再這麼下去,這附近的冤魂野鬼都得被吸引過來,這冷家的辦事風格都這麼愚蠢的嗎?」季朝辭抱着手臂,一邊聽着樓里的動靜,視線一邊在周圍逡巡。

楚燕書:「已經有東西過來了。」

季朝辭皺了眉:「冷家鬧得太大了,必須先把這個地區隔離開才行。」

花緒風立馬叫人疏散人群,做好防護措施,以免傷及無辜。

手下的人立馬開干,設結界的設結界,制符紙的制符紙,下禁制的下禁制,沒一個閑着,但是看到自己現在手裡能用的只有這寥寥幾人,又想到冷家的人打了他的人,花緒風立刻火了:「媽的,人手不夠啊!」

季朝辭笑着拍了拍花緒風的肩膀,輕鬆道:「別擔心,我的人一會兒就到。」

「是影七衛?」

影七衛是直接隸屬於季朝辭個人的,不歸季家管,他們因季朝辭的存在而存在,註定為季朝辭而死,是季朝辭的同伴,從季朝辭出生之日起,他們便存在了,成員一共七人,是根據北斗七星來取的名字——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人。

影七衛里沒有弱者,花緒風巴不得他們來,所以一聽見季朝辭「嗯」了一聲,花緒風這才稍微放下心,之前在施工樓里就受傷了好幾個,眼下就連安柏和亭瞳也送去醫院了,手裡可用的人也沒幾個,要想守住這個小區光靠他們SCB的人還真的不行。

他們說話間,小區內的怨氣驟然間大盛,厲鬼的嘶叫從三棟樓里傳來,原本明亮的月色也在一瞬間被怨氣遮擋,路燈在怨氣的肆虐下,明明滅滅,最後在「嗞嗞」聲里徹底罷工,小區里開始呈現出死氣沉沉的景象,下一秒,小區的周圍響起了無數凄厲的鬼哭,沉重又密集的「咚咚咚」腳步聲在回蕩,他們嚎叫着,卻又像是在忌憚着什麼,在小區周圍徘徊。

厲鬼的嘶叫聲再次響起,這聲音對於那些孤魂野鬼而言,就像是某種召喚,原本還在猶豫的鬼魂們開始試圖衝破SCB的人所設下的防線,一波一波的衝擊打在防護結界上,破掉只是時間問題。

楚燕書不動聲色的向前一步,將季朝辭護在自己的身後,對着花緒風說道:「我和季朝辭去會會那厲鬼,你負責小區內的安全。」

照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安排顯然是很合理的,但是花緒風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勁!總之還是乖乖應了。

季朝辭跟着楚燕書走到三棟樓下,森森鬼氣混雜着人類鮮血的味道撲面而來。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時走了進去。

站在電梯門口,季朝辭對楚燕書說:「那家人住在十三樓五號門。」

楚燕書按下十三樓,看着季朝辭的眼睛道:「一會兒要小心。」

季朝辭笑着點頭說你也是。

幸好冷家的人也不完全是傻子,將戰場牢牢鎖定在了十三樓五號家裡,沒有殃及這棟樓的其他人。

電梯門打開,楚燕書依舊單手插兜,面無表情地大步走到五號門口,看着這門口的結界發笑,然後單手劈下,結界應聲而裂。

結界碎裂的同時門裡響起一道氣急敗壞的男聲:「卧槽,結界破了…………」

話音未落,又是「嘭!」一聲,大門整個被人從外面踹開了!

防盜門板撞到牆壁又在瞬間反彈回來,被楚燕書一把撐住,身後的季朝辭面不改色的從楚燕書的身後探出頭,跟裏面的冷家人大眼瞪小眼,默然片刻,輕笑了幾聲才說道:「不要慌張,結界我設好了,你們打的怎麼樣?還愉快嗎?」

視線在屋子裡轉了轉,屋子裡一片狼藉,之前聽安柏說冷家這次來了十多個人,結果現在只有七八個了,團團圍在客廳**,手裡都拽着縛魂鏈,縛魂鏈的另一端在半空中鎖着一個渾身冒黑氣的女鬼,那女鬼的脖頸以一種扭曲又詭異的姿勢彎折着,舌頭滑過她烏黑的嘴巴,嘴角處還殘留着些許肉沫,鮮血順着嘴角往下,齜牙咧嘴的看着突然闖進來的季朝辭和楚燕書。

「卧槽,結界是你們打破的?你們她媽是誰啊?趕緊滾!」

這聲音略微耳熟,像是之前氣急敗壞的哥們兒。

季朝辭拍拍手:「果然是個女鬼,我之前就…………」

話還沒有說完,一個少女模樣的女孩子站在人群外面,手裡揮舞着一根鞭子,惡狠狠的打斷季朝辭道:「這是我們冷家的獵物,你們最好不要插手,免得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季朝辭的視線循着望過去,看到那鞭子上的倒刺,想到了亭瞳手臂上深可見骨的傷,看來兇手找到了。

季朝辭哼笑一聲道:「看來冷家也不過如此,我也懶得廢話,這隻厲鬼是我的,你們可以滾了。」

少女彷彿是聽到了什麼笑話,哈哈大笑起來,手裡的鞭子「啪!」的一聲猛然甩向季朝辭。

季朝辭沒動,倒是那少女連人帶鞭子被楚燕書狠狠砸到牆上,冷冷說道:「我的人你也敢動。」

冷家的人頓時一片驚呼:「念念!!」

冷念念只覺得這一摔把她心肝脾肺腎都摔移了位,哪兒哪兒都痛,她望着楚燕書冷冰冰的眼神,心裏害怕了,這個男人剛才是真的想要殺了她!

她緊緊咬着牙,就算害怕也不忘放狠話:「你們等着,我大哥不會發過你們的!」

然而,楚燕書已經懶得搭理她了。

季朝辭還沒有從那句「我的人」里回神,變故就突然發生了——

女鬼猛的掙斷了縛魂鏈,在空中一個轉身,尖銳鋒利的利爪眨眼睛掃過離她最近的幾人,慘叫聲接連響起,下一秒,她又牢牢的把自己貼在了屋頂上,舔着指尖的鮮血,盯着季朝辭,桀桀笑了起來,陰森森的說道:「你身上的味道我很喜歡。」

季朝辭失笑道:「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你的味道我很討厭。」

那女鬼也不生氣,依舊陰森的笑着:「這幾個人我都玩膩了,你要來陪我玩玩嗎?」

這話真是誅心了,冷家的人一個個臉色陰沉,他們來了十多個人,現在就剩下幾個人了,結果那女鬼還好好的!!他們還被一隻女鬼給嫌棄了!!

「念念,你沒事吧?」

冷念念被人扶了起來,退後靠在牆壁上,好不容易喘勻了氣,目光像淬了毒一樣的盯在季朝辭和楚燕書的身上——

這筆賬,我一定要加倍討回來!!

冷家的人聚到冷念念的身邊,低聲問道:「現在我們怎麼辦?那厲鬼太厲害了,還打嗎?」

冷念念狠狠瞪了那人一眼:「那是你們太沒用!一群廢物!『』

冷念念是冷家的三小姐,父親是冷家現任家主,哥哥是現任的冷家少主,從小就被捧着長大,極其囂張不講理,冷家弟子誰也不敢惹她不快,雖然心裏不滿也都憋着,當下也不敢再說話,沉默的看着那女鬼與季朝辭。

這時,楚燕書抬起頭看着女鬼,那是一種近乎憐憫的目光,但語氣卻絲毫感覺不到他的善意,冷淡得讓人生寒:「很孤獨吧?你在乎的人都死了,你也變成了這副模樣。」

原本一直饒有興趣的盯着季朝辭的女鬼倏地看向楚燕書,楚燕書像是沒看到的繼續說:「即使死了成為了厲鬼,也還記得天晚了要回家,怎麼?以為你的媽媽還在等你嗎?不是親眼看見她死了嗎?就在你的面前啊!林安兒!」

林安兒!!

那女鬼彷彿聽見了什麼讓她恐懼的東西,她渾身顫抖,嘴裏顛來倒去的都是那三個字——林安兒,那是她的名字。

她還活着的時候。

「沒了,沒了,那些人該死,哈哈哈哈,他們該死,作為人報不了仇,那就——做鬼也不放過他們!哈哈哈哈哈!!」

林安兒大笑着,直到笑夠了才停下:「你們也要死!」

話音未落,林安兒便朝着季朝辭的方向一個飛身,髮絲在風中亂舞,鋒利的五指成爪混着森寒鬼氣,狠狠的揮向季朝辭。

所有人噤若寒蟬,這女鬼身上的氣息全然不似剛才與他們對打時那般,冷家那僅剩的幾人在女鬼突然的爆發中撐不住開始往後退。

現在他們終於知道了,原來人家真的是在跟他們玩兒吶!

全場只有冷念念心裏在高興,這女鬼居然這麼凶,她最好是能把那女人殺掉!

殺掉她!殺掉她!

她還在默默念着,楚燕書卻突然看了她一眼,那目光看得冷念念背脊生寒,忍不住往後退了半步,接着他又掃向冷家殘餘,面無表情地道:「自己找個安全地方待着,生死自負。」

林安兒的速度很快,然而季朝辭的速度更快,她在林安兒揮爪向她的一瞬間,便一個閃身消失在了原地。

再出現時人便已經到了林安兒的身後,然而林安兒並沒有停下,而是直接撲向了冷家殘餘!

季朝辭也沒有想到這林安兒居然只是虛晃一槍,她的目地還是那幾個冷家菜鳥!她的臉色倏地一變,然而林安兒已經離冷家菜鳥們太近了,她想要回護已經來不及了——

冷家的人怎麼都沒想到他們會突然成為目標,一個個大驚失色,慌亂抵擋,有個別來不及的,被林安兒順勢抓起,有人想要救他,卻被林安兒輕輕鬆鬆地拍飛,完全沒有還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