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軟甜小奶包:五個大佬爭着寵
軟甜小奶包:五個大佬爭着寵 連載中

軟甜小奶包:五個大佬爭着寵

來源:米讀 作者:蕭竹深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寒佑霆 寒薇薇

【團寵+甜文+蘇爽+大佬+馬甲】 奶凶甜軟神醫小奶包x白切黑佔有慾爆棚太子爺 身為將軍府幺女,寒薇薇還是小奶崽時期就被活埋! 不巧從此穿越華夏繼承絕妙醫術!又遇末世覺醒最強武系異能! 她正準備大殺四方,沒想到竟然又穿回去了?! 重回奶呼呼崽崽時期,喜提爹爹暴虐嗜殺,繼母醜惡歹毒,五個哥哥更是冷酷如冰! 寒薇薇抱起小奶壺就是一口悶,準備磨拳霍霍大展手腳! 小奶拳一出手,反派當即被吊打! 將軍老爹五個哥哥更是被小奶糰子萌翻啦,一個個爭着搶着化身寵妹(女兒)狂魔! 大哥,「什麼?!敵國敢覬覦我妹?!揮手號令天下兵馬滅了他們
」 二哥,「什麼?!說我妹妹沒有賢名...展開

《軟甜小奶包:五個大佬爭着寵》章節試讀:

第7章 姨母,多多吃癟


    葳蕤院

    「氣死我了!」

    姚氏回到院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臉色又青又白,胸口還陣陣賭悶。

    只要一想起寒薇薇那賤丫頭窩在將軍懷中的情景,姚氏就氣得想吐。

    為什麼不是她的女兒?

    為什麼會是那個賤人生的女兒?

    她有哪點不好?

    她女兒柳若蘭又哪裡不好?

    為何將軍就偏偏看不上她們母女倆?

    「娘親,喝茶。」

    柳若蘭命下人端了參茶上來,她親自捧到姚氏面前。

    「嗚,我可憐的女兒。」

    姚氏當場一把抱住了如此乖巧懂事又美麗的柳若蘭。

    只是美眸中,淚意轉了半圈硬是沒有落下來。

    她的心裏妒火旺盛。

    實在想不明白寒薇薇那賤蹄子才三歲半,年紀這麼小,怎麼能配當今太子殿下?

    只有她女兒柳若蘭才是年紀相當,品貌雙全的絕佳人選呀。

    若是這次寒薇薇死在外頭,將軍一定會默許蘭兒做太子妃的。

    可恨!

    那賤蹄子命可真大!

    「娘親莫哭,女兒都能忍的。」

    柳若蘭的聲音柔婉又親切帶着安撫的意味。

    「嗯嗯。」

    姚氏假意擦擦並不存在的眼淚,捏着柳若蘭的手腕,放進自己的手裡,垂眸細細端詳着。

    只見這是冰骨雪肌,潔若美玉,皓魄無雙。

    此刻姚氏心裏既恨又酸楚,將軍對若蘭非但沒有存半分的疼女兒心情,可就連男女之間的心思,將軍也是沒有的。

    不管怎樣,若蘭也是十歲了,再過一年就可婚配,身為一個正常的男人,怎麼可以一點非份之想都沒有呢?

    她們母女還真是可憐。

    「娘,女兒發現薇薇身邊似乎一直跟着一頭小獸,似乎是狂獸,但很乖。」

    柳若蘭跟到葳蕤院,只有這一個目的。

    她想,姨夫對寒薇薇的態度突然轉變,會不會就因為這頭很乖的狂獸?

    「那是獴獸。」姚氏說道。

    想了想,她立即叫來了心腹婆子去打聽獴獸的情況。

    柳若蘭想到什麼,又道:「那啟蒙之事,女兒便先教着些?」

    她當然不願意教。

    但現在姨夫太喜愛寒薇薇了,她不敢不教。

    方才是在生死門前走一遭,再也經受不住了。

    「自然是要教。」

    想到什麼,姚氏突然來了精神,精緻的臉上一片刻薄,「那蹄子才三歲半,就算啟蒙,又能識得幾個字?你就好生教她,尤其是要多教,待先生來了之後,為娘在先生那裡也交待一番,保準兒那蹄子學得頭疼!」

    「你姨夫最不喜歡蠢笨之人,到時候正是你表現的機會。」

    聽母親這麼說,柳若蘭自然點頭,只是不喜她娘眼中流露出的那種燃着興奮的熠熠光芒。

    她明白娘親的意思,可她不喜歡。

    她想要做的是太子妃,將來母儀天下。

    而不是討姨夫歡心。

    「傻孩子,你姨夫若是喜歡你了,不管是拿你當自己女兒還是別的,以後你還能遭罪?在這個世上,至少你會與你姨夫一樣尊貴,你不會想重複娘這一生吧,過顛沛流離的生活。」

    看出柳若蘭所想,姚氏趕緊勸慰。

    金玉院

    「乖寶,你看這院子喜歡嗎?有金又有玉,實在太齊全了,你一定喜歡!」

    寒佑霆那大嗓門在耳朵邊上響亮着,震得寒薇薇耳膜生疼。

    心想這滓滓爹究竟是有學問還是沒學問,金玉院,還真是露骨又俗氣呀。

    不過他倒挺有心機,金和玉都有了,是在昭示他對權勢的野心么?

    「爹爹,薇薇覺得爹爹最適合了。」

    寒薇薇毫不掩飾地拍馬屁,伸出兩隻小胳膊繼續拍:「這麼大這麼好院子,真像爹爹,這麼大這麼高還有這麼千軍萬馬,好好哦。」

    誰料寒佑霆大喜,邀功似地指指旁邊種着松樹的院子:「乖寶真聰明!老子爹就住在旁邊的千軍萬馬院!」

    千軍萬馬院?

    寒薇薇:「……」

    「來,乖寶逛逛院子,老子爹親自帶你!」

    更令寒薇薇惡汗的是,寒佑霆竟然把她從懷裡放下來,他粗糙的大掌牽住她肉嘟嘟的小手,丈量着她的小小步子,一大一小,在院子裏面逛了起來。

    滓滓爹竟然如此耐心?

    寒薇薇很懷疑,她故意道,「爹爹,薇薇腿疼,薇薇要抱~」

    「不行。」

    寒佑霆蹲下高大的身軀,英武俊朗的臉龐在她面前放大,然後大掌捏捏她的小短腿:「乖寶要多走路,多走才能長大後腿長長,以後長得要像老子爹一樣高。」

    心裏直翻白眼,寒薇薇可不想長得像他一樣高。

    寒佑霆身長九尺,身軀挺拔健碩。

    她長成他這樣,以後還能嫁人?

    就算招贅,也沒人要吧。

    不過現在她配太子,也不知道那位殿下喜不喜歡人高大馬的女子?

    可惜,滓滓爹不聽她的,牽着她手直接在金玉院逛了一圈。

    這一圈下來足有一個半時辰。累得寒薇薇小腿直打晃,又酸又疼。

    金玉院用「廣闊」來形容一點都不過,而且奢華瑰麗,布置考究……只可惜是被寒佑霆這種不講究的武人所有,如果是稍通文墨的人,也不至於這般浪費了。

    就好像對牛彈琴,舞墨給瞎子看一樣。

    尤其浪費了金玉院那精緻尊貴的書房,以及滿書架的書籍。

    但寒佑霆很會為他自己開脫——

    「以後乖寶住這裡,你就替老子爹多喝點墨水,把這裡所有的書都讀完,讀不完老子斬了你雙手雙腳,關屋裡讀完再放出來!」

    兇狠的恫嚇,可眼睛裏竟有一縷慈愛之光划過。

    寒薇薇心頭略動,一絲古怪之感浮了上來。

    她越發有些不認識面前的滓滓爹了。

    這與她上一世的記憶不同。

    可她絕不願意否認自己的記憶。

    因為那是自己痛苦的根源。

    「老爺,啟蒙的書院已經收拾好了,要不要過去看看?」廖福趕來稟告。

    寒佑霆摸了一把自己女兒乾癟的小肚肚,又看看天色,俊臉頓時沉了下來,「準備晚膳!」

    廖福心裏便是一顫兒,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該到了晚膳的時候了,自己這是渾了,怎麼還讓老爺去看書院呢,真是渾!

    「小人這便前去……」

    「回來!」

    寒佑霆嗓門奇大地冷喝,把廖福嚇得差點跪下。

    就聽他道:「讓姚氏母女過來侍候!可惡,老子養她們可不是吃白食的!晚膳也不張羅,躲在院子里幹什麼?再偷賴,統統攆出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