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成袁家嫡子,開局買下太守
穿越成袁家嫡子,開局買下太守 連載中

穿越成袁家嫡子,開局買下太守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盛景常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盛景常在 袁凡

穿越成袁家家主袁隗的嫡孫袁凡,袁紹是他大伯,袁術是二伯
董卓不久就會入京,二袁相爭的局面近在眼前
為了避免袁家重蹈覆轍,袁凡立壓二袁,自己來做這袁家未來的家主
袁凡首選便買下了丹陽太守一職,隨後又到得了身為家主的祖父支持
攜帶着任務系統的袁凡,自揚州始,開始了自己的爭霸之路
...... 「祖父,我需要田豐、逢紀二人輔助
」 祖父:「老夫這就去信一封
」 「祖父,揚州路途遙遠,路上恐有不測,我需要護衛
」 祖父:「顏良、文丑二人交予你
」 「祖父,王允義女貂蟬,凡兒甚悅之,您看......」 祖父:「婚期已經訂好了,下個月便結婚
」 袁家四世三公,底蘊非凡,袁凡得到祖父袁隗認可後,瘋狂開始挖牆腳......展開

《穿越成袁家嫡子,開局買下太守》章節試讀:

第2章 與袁紹理論,震驚袁隗


袁紹看着闖進來的袁凡,頗覺得有些陌生。

如果不是那張熟悉的臉,袁紹怎麼也想不到眼前充滿儒雅氣質的男子,會是他那弔兒郎當的侄子。

「怎麼,伯父莫非不認得侄兒了。」

袁凡見袁紹發獃,唏噓道。

袁紹當即臉色一變,冷聲呵斥道,

「袁子安,你就是這樣跟長輩說話的嗎。」

「諠客奪主,是為賊,既是賊人,我為何要尊重。」

袁凡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

諠客奪主的意思是客人搶奪主人該有的地位。

這說的不就是袁紹搶了袁胤該有的待遇嗎?

袁胤身軀一怔,雖然有些驚訝自己兒子會說出這麼文縐縐的話,但還是開口喝道,

「子安,怎麼跟你伯父說話的,快認錯!」

袁紹臉色陰沉,並沒有因為袁胤的話有所好轉,他一雙鷹眼死死的看着袁凡。

此子該死。

這是袁紹最大的痛點。

他的父親也是朝廷三公,雖然已經過世,但其遺留下來的人脈關係,門徒弟子並不遜色於袁愧,

只是因為袁術是父親的嫡子,他是庶子。這些資源他根本占不了幾分。

他那個弟弟袁術就是靠着這些關係,如今聲名顯赫,而他呢,還要卑躬屈膝的做一個幕僚。

可明明他的能力要強袁術許多!

他不服。

這些年他才會異常親近叔父這一脈。

因為他清楚,袁胤平庸,而叔父總要找一個合適的接班人的。

袁凡的一句諠客奪主,可謂是將他的遮羞布掀了下來,讓他不得不面對寄人籬下的事實。

袁凡並沒有理會袁胤,而是淡然的跟袁紹對視。

「伯父,你聲音太大了,這樣會弄得我父親很沒面子,要讓那些下人聽見了,以後我父親怎麼管理這個家。」

袁紹明白袁凡這是在提示他,袁胤再怎麼樣,以後也是可以做這個司徒府的家主的。

袁紹忍着怒氣,暗罵袁凡不知禮節,見一旁的袁胤已經置身事外,愈加惱火。

袁胤也為難,兄長和兒子吵了起來,幫誰都不好,更別提兩個人他都管不了。

剛才出口制止袁凡,只是下意識為之,真要左右袁凡的決定,早在一年前他就做不到了。

所以他只能任由事態發展下去。

許久,袁紹冷聲道。

「子安這是當了大官了,連你伯父和你父親的私事也要過問了。」

「伯父說笑了,我只是聽到伯父對我頗有誤解,才不得已出口澄清一番。」

袁凡淡笑着,與袁紹氣急的模樣形成鮮明的對比。

可愈如此,袁紹心中的怒火愈加猛烈,他顧不得形象,吼道,

「難道我有說錯嗎,太守一職豈非兒戲,你一個稚兒懂什麼治國治民。」

「這不是敗壞袁家名聲是什麼,你讓外人怎麼看我袁家!」

袁紹雖怒,但卻並沒有失智,句句字字不離公理大義。

袁凡並不意外,他侃侃而談道。

「我不懂,難道其他人就懂嗎。」

「如果我不去買,還會有其他士族子弟買下來,難道奔着去買官的那群人會懂治國治民。」

「就算我不懂治國治民,起碼我可以去學。」

袁凡心胸一挺,言語中氣勢十足。

「我的父親是大漢命官,我的祖父更是士族之首大漢司徒。」

「論起治國治民,他們便是我最好的老師。」

言畢。

袁胤驚得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兒子,突然覺得似乎自己從未真正了解他。

袁紹也是一副吃驚的表情,同時內心升起一股危機感。

他並不相信袁凡是真為了治國治民而買官的,但他表現着實讓他意外,言辭有理,處事不慌,絕不是他認識的敗家子的模樣。

難道此子真的幡然醒悟了?

和他有着同樣疑問還有一人,正是此時駐足在院子外頭偷聽的袁隗。

老爺子臉色複雜,但喜悅居多。

聽到下人彙報袁胤和袁紹鬧得很兇,他便過來制止。

他雖然不喜袁胤的性子,但還是不希望讓他在下人面前落了臉面。

一過來便剛好聽到了袁凡這番話。

「子安若是真有這番心,倒是比他那父親要好上許多。」

老爺子來了興趣,乾脆在外頭繼續聽上一聽。

院內。

袁紹自然不會因為一兩句話就放過袁凡。

他繼續說道,

「伶牙俐齒,你袁子安是什麼人,整個洛陽的戲子怕是都一清二楚吧。」

「就你這德行,如何讓百姓相信,如何讓叔父相信你。」

袁紹毫不忌諱貶低他,說得一旁的袁胤都有些皺眉。

這話當著他說就算了,當著他兒子的面說,就有一些過分了。

外頭的老爺子聽着也是緊皺眉頭,特別是他心裏對他這寶貝孫子的印象剛有改善,瞬間對袁紹心生了一絲厭惡。

袁凡卻仍面不改色道,

「伯父此言不妥。」

「古人云,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我聽說,伯父年輕時候和騎都尉曹操還一起偷過別人新娘子呢,比起這個,子安做的這些貌似也不算什麼大事。」

「既然伯父都能改過來,子安也不是改變不過來,不是嗎?」

一句反問,引得袁紹一時語塞,不知如何作答。

被一個晚輩談論起年輕時候的腌臢事,袁紹臉上生疼。

看着袁凡笑眯眯的眼眸,他頓時怒火中燒,失去理智。

「袁子安,你好生放肆。」

「我可是你的長輩,如此談論長輩的私事,你的禮儀被狗吃了?」

「就你這樣毫無教養之人,怎敢與我相提並論,簡直是痴人說夢。」

袁紹破口大罵,情緒十分激動,越說越離譜。

見他還要繼續開口,袁胤想要相勸,卻被一道厲聲喝住了。

「住口!」

袁老爺子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直衝着袁紹就是一頓臭罵,

「袁本初,你好大的膽子,連老夫都敢罵了!」

袁紹罵他孫子沒有教養,可不就是罵他這老頭子嗎。

袁紹楞在原地,氣勢一下就萎靡了下來,怎麼也沒想到袁愧會在這時候出現。

他連忙解釋道,

「叔父,我不是這個意思......」

「滾出去!」

老爺子橫眉,指着門口。

「叔父...我...」

「滾出去!」

老爺子瞪着他,剛才他那番攀咬的言語他聽得清清楚楚,簡直就是一個色厲膽薄的小人,枉他平日里還覺得他為人寬厚忠正。

甚至還有意扶持他。

如今看來是得再考慮考慮了。

袁紹自知闖了大事,還想解釋一番,但見袁愧正在氣頭上,不敢再激怒他,只好灰溜溜的離去。

「父親,你怎麼來了。」袁紹走後,袁胤稍有膽怯的問道。

「你也給我滾。」

老爺子對他也沒有好臉色,只是語氣稍輕了幾分。

自家兒子被人家這樣罵了都無動於衷,想想都讓他生氣。

只是他深知袁胤性子,也習慣了。

袁胤如臨大赦,慌忙告退。

留下袁凡單獨與袁愧相處。

袁凡倒不畏懼老爺子,老爺子長相和藹,生氣時鬍子一蹬一蹬的,讓他產生不了距離感。

不過老爺子的出現還是讓他有些意外,或者說驚喜。

他本意是激起袁紹的怒火,讓他失態,事後老爺子得知,就能改變一下老爺子對他和袁紹的印象。

沒想到老爺子竟在外頭偷聽。

現在這效果遠遠超乎他的預期。

還真是應了曹操那句話,『本初之徒不足數也』。

老爺子審視着袁凡,袁凡也面帶微笑着看着他。

「凡兒,今日可讓祖父大開眼界了。」

老爺子開口打破了安靜。

袁凡今日所言徹底刷新了袁隗對他的認知。

其實一開始聽聞袁凡買下丹江太守一職時,他是喜憂參半的。

憂的自然是官場上的輿論。

喜得卻是他孫子竟然幹了這麼一件出乎他意料的事,同時他也擔憂孫子的意圖。

望子成龍啊。

袁胤他是指望不上了,只能抱希望於袁凡,本以為袁凡也會碌碌無為,近年來他開始逐步培養袁紹。

沒想到袁凡卻給了他一個驚喜,經過剛才一番偷聽,他也不再擔心袁凡會心術不正。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更何況祖父近來都沒理會過我。」袁紹裝作委屈道。

適當的抱怨更容易拉近感情,袁凡很清楚這一點。

果不其然,老爺子聽着他這話,眼眸一亮。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這般深刻的話語竟然出自他孫子之口,這哪是一個流連風月場所的花花公子會說出的話。

看來是他對孫子的了解太少了。

「是祖父的錯,以後一定改。」

「一定改!」

老爺子拉着袁凡的手朝書房走去,他要和袁凡好好聊聊,重新認識一下他這個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