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朝天闕
朝天闕 連載中

朝天闕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白鷺未雙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將白 趙長念

人人都知道,七皇子趙長念好吃懶做,經常闖禍,與那激烈的皇位爭鬥無關
但沒人知道,七皇子其實是個女人
權傾朝野的輔國公顯然也不知道這件事
所以後來,他為了掩蓋這個秘密,一定要送趙長念下地獄
我可以九五榮登,也可以為你一笑俯首稱臣
展開

《朝天闕》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這柜子,出還是不出?


要是知道蹭飯的後果這麼嚴重,趙長念今日說什麼也不會來。

「去那邊搜!」

「是!」

凌亂的腳步聲和着侍衛的怒喝從外頭傳來,聽着是越來越近了。長念屏住呼吸,縮在角落的柜子里一動也不敢動。

「這邊沒有。」

「內殿找過了嗎?」

「大人,內殿非旨不得入啊。」

侍衛長急了:「找不到刺客,你我人頭都得落地!」

侍衛猶豫一二,道:「輔國公就在那邊,他能出入這八寶殿,不如請他過來?」

一聽這話,長念兩眼一抹黑。

要是被別人抓着她在這兒,糊弄兩句,興許還有餘地,可要是被輔國公葉將白抓着,那就是真的有口難辯了。

她真的是冤枉的啊!今兒太后大壽,她作為宮裡最沒存在感的皇嗣,只是想來蹭點好吃的,誰知道出個恭也能撞見殺人現場?那麼高大的典獄史,就在她眼前倒下去,她還以為人家是喝醉了,下意識伸手去扶,誰知道一扶就糊啦了一手血。

低頭瞪眼,才瞧見典獄史心口破了個窟窿,睜眼看着她,死不瞑目。

怎麼看她怎麼像兇手。

侍衛追過來的時候,長念想也沒想就往八寶殿里躥了,能躲一時是一時,總比被人逮個現行好。而且這地方一般侍衛進不來,定能逃過一劫。

誰知道卻是闖了鬼門關了!

要不,現在翻窗跑?

主意一起,長念伸手就想推櫃門。

然而,剛推開一條縫,外頭就響起個熟悉的聲音:「怎麼?」

侍衛長半躬着身子站在葉將白後頭,為難地道:「別的地方都搜過了,只這一處內殿,咱們不得入。眼下酒宴正酣,卑職也不敢驚擾聖駕,只能煩請您……」

說著,朝內殿指了指。

長念從櫃門縫隙里看出去,就見葉將白着一身湛藍朝服,緞面生光,微微一攏袖子,眉目間浮了點酒意:「什麼賊人如此大膽,八寶殿也敢闖?」

說罷,一揚衣擺就跨了進來。

心跳如擂鼓,長念嚇得差點尖叫,好懸忍住了,慌忙將櫃門合攏,伸手捂着自己的嘴,指節發白。

完了完了,她這十幾年來安逸平順的日子,要到頭了。

正向她走來的這人是朝中八大元老親舉的輔國公葉將白,位高權重自是不必說,更要命的是其人極其不好相處,想從他這討個面兒簡直比登皇位還難。被他看見她在這兒,定是立馬就將她押往司宗府了。

若是別的皇子那還好說,讓母妃去父皇面前哭一哭鬧一鬧,在司宗府關上幾個時辰也就回宮了。可像她這種母妃早逝父皇不疼的,進去了是生是死都拿不準。

櫃門外頭傳來了腳步聲,雲靴踩在織錦地毯上,又悶又沉。長念沒出息地閉了眼睛,可耳里聽見的聲音卻更加清晰——

葉將白拂動了隔斷處的帷帳。

打開了一旁的兩個矮櫃又合上。

又撈了旁邊的書桌的罩笠。

然後……

起身,直直地朝她藏的柜子而來!

「鐺。」

櫃門上的銅環被人輕輕叩了一下,磕在木柜上,在裡頭聽來如同炸雷。

長念驚得渾身一抽,下意識地想捂住自己的嘴,然而實在被嚇得太厲害了,心口的氣沒提上來,直接打了個響亮的——

「嗝!」

外頭的人頓了頓,似是有點不敢置信,又捏着銅環叩了一下。

「嗝!」

長念蹲在柜子里掐着自己的脖子,簡直恨不得掐死自己,然而不管她怎麼掐,都沒能止住這打嗝的趨勢。這嗝來勢洶洶,清脆而富有節奏感,仔細聽聽,還能跟遠處大慶宮傳來的鼓樂聲和上。

壽果滿盤,嗝,生瑞靄。壽花新插,嗝,採蓮台。

櫃門外安靜了一瞬,接着,好像有人笑了一聲。

長念這叫一個悲憤欲絕啊!早死晚死早晚要死,可為什麼要在死前讓她丟這麼大個人?

士可殺,不可辱!

氣性一上來,長念伸腳就踹在了櫃門上,想以一種大無畏的姿態,挽回點顏面。

然而,這一腳過去,門沒開。

「國公?」

殿外傳來侍衛長擔憂的詢問聲。

葉將白伸手抵着櫃門,平靜地應了一聲:「怎麼?」

「殿內可有異?」

感受着躁動不安的櫃門,葉將白臉不紅心不跳地回答:「沒有,這內殿里尋了個遍也沒看見人影,許是逃往別處了。」

啥?

趙長念傻了,腳橫在空中,整個人頓時獃滯。

「這……有勞國公,卑職再帶人往崇陽門的方向尋。」

侍衛長完全沒生疑,二話不說就在外頭行了禮。接着就是一陣鎧甲磕碰之聲,似是帶着人統統往別處去了。

八寶殿里安靜了下來,一點聲音都不再有。

什麼情況啊?葉將白知道柜子里有人,卻不揭發?長念想不明白,掐了把自個兒的大腿,又咬了咬自己的舌尖,確定不是在做夢之後,伸手就想推開櫃門。

「今日太后大壽,典獄史遇害之事,會壓到三日之後再稟上。」

柜子外頭突然響起葉將白的聲音,嚴肅又低沉,「屆時,還望七殿下能自首。」

哦,原來是因為太后大壽,今日才不究。

長念理解地點頭。

嗯?等等?

她去自首?!

瞪大了眼,趙長念終於反應了過來,葉將白肯定是一早就看見她了,還以為她是殺害典獄史的兇手,之所以不立馬揭穿,是因為她反正跑不掉?可是她壓根不是兇手啊,頂多算個目擊者,怎麼就要去自首了?

一把推開櫃門,長念張嘴就想解釋。

然而,內殿里空蕩蕩的,已經沒了葉將白的影子。

走得也太快了!

拖着酸麻的腿,長念眼淚都快出來了,她就是個混吃等死的人,怎麼就遭這飛來橫禍了?

……

大慶宮裡鼓樂正歡,已經是到了皇子們獻壽禮的時候。宮女紅提一臉焦急地站在側門外左顧右盼,遠遠地看見長念回來,連忙迎了上去。

「祖宗,您跑哪兒去了?不是說片刻便回嗎?」

長念耷拉着腦袋,很是有氣無力:「遇見點麻煩,紅提啊……」

「您先隨奴婢來,要誤大事了!」完全沒心思聽她的話,紅提半扶半拖地就把人往內殿裡帶,「所有皇子都到了,就差您一個,再不過去捧禮,少不得要挨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