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吞天仙帝
吞天仙帝 連載中

吞天仙帝

來源:掌讀520 作者:紀澤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紀澤 紀澤活

簡介:大自在叫魔,粉碎一切叫魔,一言判諸天神佛叫魔,一念生萬物,亦能碎蒼穹,叫魔! 莫君從蠻荒之地走出,踏修羅之道,吞噬諸天,斬盡世間一切敵,成修羅魔尊,無敵於萬古!展開

《吞天仙帝》章節試讀:

第4章 再度進階


殺了苟三之後,紀澤感覺自己的靈魂忽然一陣清涼,好像有一重壓力消失不見了。

這是原來那個「紀澤」的執念。

「你的靈魂安息吧,我會完成你的心愿,手刃你的仇敵。」

紀澤將目光投到苟三等四個人的屍體之上。

從屍體中,紀澤搜出了兩個丹瓶以及一些金幣。丹瓶中裝的是下品真氣丹,足足有三十枚。

這三十枚下品真氣丹,足足抵得三個後天三重武者的真氣總量了。

「一枚真氣丹價值一百金幣,這三十枚就是三千金幣。肯定是苟三替紀金害死原來那個紀澤得到的酬勞,不過現在他已經用不上了,便宜了我。」

「武魂,釋放。」

紀澤的身後,一口磨盤大小的黑洞悄然浮現。

一股吸力頓時從吞噬武魂中轟然爆開,將三十枚下品真氣丹以及四具武者屍體中的真氣、精血以及武魂一掃而空,提煉出了一團淡紅色的精純能量。

這團能量,足足比得上十滴天地靈氣化成的靈液。

吞噬武魂將這團純粹能量一下吞掉,頓時,磨盤大小的黑洞一陣波動,往外擴張變大,同時,第三圈黃色魂環即將成形。

「還差一點升級,再吞天地靈氣!」

紀澤太陽穴上青筋暴起,低吼一聲,頓時吞噬武魂再度爆發吸力,將他周身四米空間內的天地靈氣盡數攫取而來,化作了六滴靈液,被黑洞一口吞掉。

吞掉這股龐大的天地靈氣,第三圈黃色魂環終於徹底成形。

吞噬武魂再度升級到黃階三品!

武魂升級以後,一股磅礴的能量頓時反哺過來,紀澤丹田中的真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節節暴漲。

「咔嚓。」

紀澤身體深處彷彿響起一聲隔膜破碎的聲音,他的修為便自然而然晉陞後天三重。

感受到體內遠超同階武者的雄渾真氣,紀澤的嘴臉不禁挑起一抹笑意。

吞噬武魂真是太好用了,只要有資源可以吞噬,升級就像坐火箭一樣的飛快,而且沒有任何隱患和副作用。

他一天之內連升兩級,比得上普通武者半年了!這速度,比之前世的真龍武魂也不遑多讓。

「吞噬武魂升級到黃階三品,吞噬範圍擴大到了五米!可以一次性抓取十二滴靈液!」

想到這裡,紀澤不禁暢快的長嘯一聲。

紀澤處理完了苟三幾人的屍體,正在自己的房中打算繼續修鍊,忽然一個樣貌清秀的小侍女跑了過來。

紀澤搜索了一下記憶,認得了這個小侍女。

她是紀七的小侍女阿雪。

而紀七,則是紀澤父親的結拜兄弟,印象里紀七是個清瘦俊逸的中年男子,紀七和紀澤的感情很好,紀澤一直都稱呼紀七為七叔。

紀澤父母在進入羅浮洞天之前,把紀澤交給了紀七照顧。

紀七乃是紀家除了紀澤父親紀雄之外的最強者,修為早已突破了後天境,有七叔在,完全可以保護紀澤的周全。

然而就在半年之前,紀七不知得了什麼怪病,忽然重病不起。

紀澤問道:「阿雪,你急急忙忙來找我,有何事?」

阿雪忽然哇一聲哭了出來,說道:「少主,您快去看看吧,七叔的病發作了,怕是……怕是……嗚嗚。」

「別哭了,阿雪,快帶我去。」紀澤急忙讓阿雪帶路,去到了紀七的院落中。

紀七爺仰面躺在病床上,緊閉着雙目,鋼牙緊咬,神色因為痛苦而扭曲着,已經神志不清了。

可即便是痛入骨髓,紀七爺仍然不失為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緊咬牙關不吭一聲。

「七叔!」

紀澤融合了原來那個「紀澤」的記憶和情感,可以說現在紀七就是紀澤的親叔!

他抽了條凳子,坐在床頭,神色關切,開始認真檢查紀七的情況。

「七叔根本不是生病,而是被歹人下了斷魂散!」紀澤胸口頓時燒起一股怒火。

斷魂散乃是世俗世界裏最劇烈的一種毒藥,可以切斷武者與武魂的聯繫,讓武者的肉身慢慢衰敗致死。

「嗚嗚,七爺你不能死啊……少主,快救救七爺吧。」小侍女阿雪聽紀澤一說什麼斷魂散,嚇得面色蒼白,眼眶裡止不住的掉下淚來。

她從小就被紀七收養,當成了親生女兒一樣對待,她也早就把紀七當成了父親,眼見紀七受盡了苦痛折磨,阿雪這十三四歲的小姑娘,心中的擔憂和悲痛可想而知。

「阿雪,不要哭,有我在。」紀澤道。

阿雪睜大了一雙淚眼,茫然無助的看着紀澤,不知怎麼,今天紀澤給她的感覺,與以前那個內向、羸弱的少主,截然不同了。

不知不覺,阿雪就對紀澤產生了哥哥一樣的依賴。

紀澤隨手一抓,吞噬之力爆發,頓時攫取來十二滴晶瑩剔透的至純靈液,送入了七叔口中。

阿雪在旁邊看到這一幕,小嘴都張成o型了,心中只剩一個念頭:「少主這是在變魔術嗎!」

靈液入體,便是在七叔的身體中化開,總算暫時緩住了斷魂散的毒性,不一會兒,七叔的臉色就好看多了,不復之前那副病危的模樣。

「我臉上有東西嗎?這麼看着我幹嘛。」

阿雪看看七叔,又看看紀澤,臉上的表情十分豐富,又驚又喜。

「少主,你……真的是你嗎?你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還有你剛才輕飄飄一抓,就憑空抓來靈藥,這是什麼仙術!」

阿雪學着紀澤的樣子往空氣里一抓,卻什麼也抓不出來。

「這算哪門子仙術?」紀澤啞然失笑。

「我當然就是我啦,放心吧阿雪,你和七叔就像我的親人一樣,我以後不會再讓你們受欺負了。」

過了兩天,這期間紀澤又給七叔餵了兩次靈液,總算讓七叔恢復了一些元氣。

但是要徹底拔除毒性,光靠靈氣無法根治,還得對症下藥才行。

紀澤搜索了一下記憶,頓時家族藥房浮現在眼前。

要找解毒藥,藥房肯定是最佳的選擇。

「阿雪,你在這裡照顧七叔,我去家族藥房一趟。」

阿雪驚道:「藥房?少主,你不要去,藥房管事是紀金的人,肯定不會給咱們葯的,我以前就試過了,怎麼求都沒有用。你才只有後天一重,又打不過他,萬一被他傷了……」

紀澤拍拍阿雪的腦袋,道:「別擔心我,等我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