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八方劍神
八方劍神 連載中

八方劍神

來源:萬讀 作者:老劉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老劉 老武

我不過是山村中的一個少年而已,陰謀詭計與我何干?我只想安安靜靜的在村子裏開個旅店,和小夥伴們度過快樂的人生而已
然而一切都變了,那場噩夢的到來,染血的村子,如風中的柳絮飄搖,卻露出一個陰影一盤棋局,為何強拉我做棋子,我不過是長得帥了些,有武功傍身而已
血的洗禮後,新的我,還是兩個我?神秘的棋局,車馬象卒炮,終於成為棋手的我面對的是誰?而且為啥我就剩帥了?剩下的棋子我要從哪裡找?花間決,花神賦,花魔功,百花叢中過,我卻流了一臉的淚水
所謂的天道只是常人的仰望,而我則要踏破這一枷鎖,我所追求的是——神道
望盡千山歸倦鳥,悲嘆大河水瀟瀟
持劍縱橫天地間,醉心碎魂風寥寥
極者,夢也,夢者,極也
我,是丁陽,也是丁陰,陰陽輪迴,生生無極,八方劍法在手,論盡天下英雄!展開

《八方劍神》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山村·少年


斜陽殘照,小樹林染着一片血紅,秋風瑟瑟吹,樹葉刷刷作響,一個身材消瘦卻又隱隱有着些許的肌肉的大漢宛如身後有百萬匹餓狼在追趕一樣,雙目圓瞪,用盡了吃奶的勁,大步向前跑去,身上背着一個小包裹,鼓鼓囊囊的,不知裏面裝的些什麼。

「媽的,老子到底招誰惹誰了,怎麼這麼個窮鄉僻壤的坡地都有個武林中人,天要絕我!」大漢回頭看了一眼,心中怒罵道。

大漢只是一個竊賊,還是一夥流寇之中的一員,不過因為一些規矩,只謀財不害命,這一次他和他的幾個同夥來到了一個小山溝裏面的村子,看準了村子之中唯一的一個旅館,旅館只有一個老闆娘還有她的一個十五歲左右的孩子,其他來來往往的人都只是過客,長久積累下來,這旅店的老闆娘還算是有幾分錢財。

行竊都是臨時起意,而且那個旅店也沒有什麼長得像能打的人,老闆娘?她要是有武功在身她還開什麼旅店呢?那個十五歲的少年?老闆娘都沒有武功,少年哪裡來的武功?

結果少年還真有武功。

大漢僅僅只是一個普通人,因為他天生腿力就要比別人好上一些,因此他在團隊中擔任行竊的,方便時候跑路,結果這次可好,剛剛得手就被人發現追上來了。

只見身後那少年要比大漢矮一個頭,面色略微稚嫩,齊肩長發烏黑,在風中飄揚,一襲青衫下,身形有些顯得瘦小,卻給人一種充滿力量的感覺,一雙手如同白玉,腰間別著一個古樸的劍鞘,手上提着一柄二指寬的細劍,劍身迎着斜陽熠熠生輝。

少年的眼神冷如水,利如鷹,一往無前的瞪着大漢,腳下絲毫不停歇,朱唇微閉,身體如同飛箭一般沖向大漢,然而兩人之間的距離卻始終保持着一致,讓大漢心中忐忑不已,確是不知道少年打的什麼心思。

按照常理來判斷,這個年齡的少年就算有着內力修為,頂多不入流,然而就算是不入流的內力修為也可以碾壓他,大漢心中不安之感越發的強烈,卻似乎又看到了生路所在。

「對,就算是武林中人,他年齡這麼小,實力肯定也不會太高,我的幾個同伴就在前方不遠處了,只要我趕過去,我還是有活路的!」大漢眼神中顯露出一絲絲的瘋狂。

雖然說如果真的和少年打起來,保不齊自己的同伴甚至是自己會死在少年的手上,但是事關自己的性命,也顧不上考慮自己同伴的性命了,他現在想的只是和自己的幾個同伴一起制服這個少年。

然而他卻不知道少年早已經看穿了他的想法,此時少年之所以不出招,就是想要將此人和他的同伴一網打盡而已。

至於人太多打不過?少年對於自己的武功很有自信,雖然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根本拿不出檯面,但是欺負欺負普通人還是夠了,少年相信這大漢就算是有埋伏,人也肯定不會多到他打不過的地步。

「快了,快了!」大漢幾乎激動地淚流滿面,小樹林即將到了盡頭,盡頭處有一座孤廟,孤廟裏面就是自己的同夥,在大漢眼裡,和自己的同夥在一起是最安全的。

樹木越發的稀稀拉拉,眼瞅着最後一棵樹從身後略過,大漢的心臟蹦蹦直跳,腳下又加快了速度,當孤廟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自己幾乎喊出了聲音來。

「喂,老劉,你跑那麼快乾什麼啊?」就在這時,孤廟中走出來一個漢子,這漢子面目方正,渾身肌肉勃發,看起來就像是很能打的樣子,看到老劉在瘋狂的跑過來,頓時嚇了一跳,還當是盜竊被發覺,被一整個村子的人追殺,卻發現老劉身後根本沒有大批的人。

「老武!救我!有——!」大漢老劉眼神中頓發出希望之光,右手伸出去,似乎很希望得到老武的幫助,然而就在這時,老劉突然飛了出去。

不,並不是飛了出去,而是被人一腳踹飛,老武眼眶都要瞪裂了,他分明的看到,老劉身後一名面目清秀的少年身影宛如鬼魅一般沖了出來,飛起一腳便踹在了老劉的腰上,老劉本身就已經跑的十分快了,再加上這一腳,自己當然就保持不了平衡,口中嚎叫着,整個人飛了十多仗之後便宛如狗啃泥一般摔在地下,兩眼一翻白,便不省人事了。

「老劉!」老武咬緊了牙,他也看出來了,這少年絕對是個武林人士,不知道實力如何,但僅從少年一腳踹飛老劉來看,此人絕對不會是那種一兩個普通人就能解決的。

「老齊!老白!趕緊出來,大事不妙了!」老武也顧不上倒在地下生死不知的老劉了,而是轉頭衝進了廟裡,廟中兩個大漢斜倚在牆上,不知在聊些什麼,聽得老武的聲音頓時警覺起來,各抄起手旁的棍子,心中緊張兮兮的看着廟門。

廟,是山神廟,而且已經年久失修了,幾人也沒對山神有什麼敬意,因此也就沒有什麼規矩。

老武衝進了廟門之中,由於太急了,甚至被門檻絆了一跤,咕嚕了兩圈才站起來,口中向著兩人喊道:「外面!外面老劉惹麻煩了,被一個武林中人追過來了!」

聽得此話,老齊老白頓時心裏一涼,他們只是普通人,長久以來的心理影響下,他們都認為自己斷然不可能是武林中人的對手。

老武狠了狠心,又說道:「這個廟是個死胡同,咱們跑是跑不了了,不如跟他拚命,那武林中人看起來最多不過十五六歲,肯定還沒厲害到那種程度,拼一拼還會有活路的。」

同時,老武也跑到了老齊和老白的身邊,也順手撿起了一根棍子,一臉恐懼的看向了門口。

老齊和老白對視一眼,咬了咬牙,老武說的在理,只有以命相搏才有活命的機會,現如今已經沒人還能想起倒在門口的老劉了。

再看少年,少年見到老武跑進了廟中,嘴角頓時露出絲絲冷笑,在他眼裡,這人幾乎就是自尋死路了,他可並不僅僅只是他們想像的那種實力不太高的武林人士。

雖然在整個武林中,他的確屬於不值一提的實力,但細數數,他也是矮個裡的將軍,而不是幾人認為的矮個中的侏儒。

既然三人都在廟中,已經沒有退路了,那麼再火急火燎的跑也就沒有意義了,少年眉目英氣逼人,看着不遠處的廟門,雙手背在後面,右手仍然提着那把劍。

一步一步的,少年的腳步踏在了門口,廟中的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睛死死的頂着廟門口。

終於,少年走進了廟中,眼神冷冷的看着廟中的三人。

「上!」老武怕極了,高喊了一聲壯了壯膽子,手中的棍子高高的舉起來,眼中發出狠意,大步邁開,便要一棍子砸向少年的腦袋。

老齊和老白聽到老武的喊聲,也都咬了咬牙,再不拼就死定了,也都同樣把手中棍子舉起,宛如瘋狗一樣交換着沖向少年。

少年見狀,眉頭微皺,口中輕輕嘆了一口氣,在他眼中,這三個傢伙的破綻太多了,只消三劍,這三個人就死定了。

猛然間,少年眼神中閃過一絲歷光,腳下一搓,整個身子便以一種十分詭異的姿勢閃過了三人的攻擊,只在電光火石之間,少年的劍柄分別砸在了三個人的後腦勺上。

「完了……」老武眼前一黑,隨後便失去了意識。

廟裡山神的神像怒目圓瞪着,彷彿是在憤怒,又彷彿是在咆哮。三個人的身體歪歪扭扭的倒在山神像附近,只有不斷起伏着的胸脯還能證明他們活着。

少年再嘆一口氣,他並不願意殺人,他追過來的目的也僅僅只是想要給這些竊賊一個教訓,因此無論是老武,老劉還是老齊老白,他並沒有下殺手,最多讓他們昏迷一天。

少年搖了搖頭,反手將劍插在了腰間的劍鞘裏面,又反身出廟,將倒在外面的老劉拖進了廟裏面,並順手解下了老劉身上的包袱,那包袱裏面裝的正是從他家旅店裏面盜竊出來的錢財,此外還有一張寫滿字的絲綢。

將那張絲綢裝在了自己衣服的暗包裏面,又把包袱繫上,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丁陽老大,我來助你!」同時,一個約莫和少年差不多大,身體卻要比少年壯實不少的人沖了進來,手中同樣握着一把劍,卻是木頭做的,眼神中燃燒着絲絲的火熱,似乎是對於戰鬥的渴望。

少年正是來人口中的丁陽,丁陽無奈的笑了笑:「趙二,你來的也太慢了吧,我這裡戰鬥都已經解決了。」

趙二顯然也是注意到了被丁陽丟在地下的四個人,撓了撓後腦勺,有點尷尬的開口道:「丁陽老大,下次有這種事情能不能給我留倆人?」

丁陽聳了聳肩,開口道:「盡量吧,不過真正的戰鬥可不會等誰的。」

「是是是,丁陽老大說得對,不過我身法畢竟趕不上你啊。」趙二笑了笑,開口道。

丁陽眼神中閃過絲絲笑意,突然走到趙二身旁,拍着趙二的肩膀,說道:「那這樣好了,為了鍛煉你的身法,你幫我把這一兜子的東西扛回去好了。」

趙二的臉色頓時變成了茄子色,一臉懵逼的說道:「不會吧,又拿我當苦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