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是我的女一號
你是我的女一號 連載中

你是我的女一號

來源:萬讀 作者:付曉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付曉芸 曉芸 現代言情

他本是名門之後,卻一心要創業,第一次創業失敗,讓他一無所有,妻子離他而去,自己成了父母眼中的廢物,過了三年的低谷期,好運終於降臨,他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成為了小有名氣的人物,美女投懷送抱,住洋房,開豪車,但他擁有了這一切時,才發現自己缺少的,是一顆真正懂他的心
與此同時,危機也再次降臨
展開

《你是我的女一號》章節試讀:

第005章 天降好事


燕都的夏天總是來得特別詭異,尤其是四下五上之時,你前一天還穿着棉襖直打哆嗦,第二天可能就會穿短袖也會曬爆皮了。

這不,五一剛過,我才從燕都火車站走出來,渾身頓時感到一股熱浪襲來。前兩天老家那邊還下了一場雪,所以我回來的時候是毛衣加外套,火車站的人紛紛對我側目而視,彷彿我是一個演員,來表演如何在32度的高溫下還能穿着毛衣和外套而屹立在廣場不倒的。

因為對火車進站時廁所人數的估計失誤,導致沒有在火車上換下衣服,才有了現在的尷尬。

我正想找個廁所之類的地方,立馬換掉我這身表演服,結果這時就來了電話。

打來電話的,是付曉芸。

電話接通,付曉芸笑道:「回來了,已經出來了吧?你直接過天橋,我的車就在天橋路口的南邊。」

我一陣頭大,說:「不是告訴你不用接我,我坐地鐵比較方便么?」

付曉芸說:「喲,怎麼,有人來接你還不樂意了?那行,我回去了,你別後悔!」

好在我剛才掃了一眼地鐵站進站口的方向,目測這樣的隊伍,就算半個小時也未必能進站,我這樣一身裝束,半個小時我能被曬暈過去,然後躺在隊伍的某一個地方,造成一陣恐慌,第二天就會有新聞報道:一名不知死活的中年男子在燕都站廣場穿着毛衣外套保暖內衣被太陽曬暈,廣大市民應引以為戒。

想到這裡我馬上改變了讓付曉芸回去的念頭,連忙說:「我這就過去,你等着我。」

掛了電話我幾乎以百米賽跑的速度飛奔上了天橋,然後再飛奔而下,我只想讓看到我這副怕凍死的洋相的人越少越好。

衝過天橋,過了一個十字路口,就看到了付曉芸的GL8了,一個不到一米6的女人,開着GL8簡直回頭率爆表,明明就像是無人駕駛啊!

開了後車門,我把行李箱扔到車上,付曉芸便開了車。

現年36歲的付曉芸,足足比我大了6歲,雖然只有1。55米的身高,但卻擁有着一對38E的傲人雙峰,今天他又穿了一件低胸職業裝,剛掃了一眼,就看到那呼之欲出的一對大饅頭。

好在付曉芸的車上有空調,但即使這樣,我也忍不住這暴熱的天氣。連忙從行李箱里翻出了我從燕都走的時候帶的唯一一件長袖,便一件一件的換了起來,包括下身的保暖褲子。

付曉芸在前面開着車,喊道:「你幹嘛呢,路上這麼多人呢。」

我笑道:「那麼多人,誰會在意往這兒看,也就只有你啦。」

付曉芸罵道:「你個流氓,不是一宿沒睡?也這麼貧,看來回家我還得好好整整你。」

三天沒有碰到我了,看到付曉芸那雙快噴火的眼睛,我頓時感到某個地方一緊啊,今天還真是慘了。

付曉芸現在是燕都一家知名連鎖服裝店的董事長,自從三年前跟老公離婚後,一直未婚,卻把我當成了她的御用情人,她招之我必須來,揮之則必須去。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我們這特殊的關係。

我現在是一家原創文學網站的二流作者,從一本書成功簽約了買斷之後,我才徹底轉行當自由撰稿人的,以前還在兼職一份金融中介的工作,付曉芸就是我那時候的一個客戶。

當時她的服裝店可以說也是在燕都混的風生水起,可是後來網絡購物異軍突起,幾乎把所有的服裝實體店都造成了不小的衝擊,沒有及時跟進線下線上同時銷售的店面大面積倒閉,這其中也包括付曉芸的很多店面。

俗話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付曉芸的老公見付曉芸大勢已去,怕跟他提借房做貸款的事,便跟會計捲走了付曉芸賬上僅剩的幾十萬遠走高飛,從此音訊全無。

付曉芸的服裝店一下子陷入了連員工工資都開不出來的尷尬境地,雖然報了警,但卻無濟於事,因為金額較小,還夠不上國際通緝的級別,警方也只能讓付曉芸耐心等待,一旦她老公回國,就將其抓捕。

這倒是有理了,但員工這邊怎麼辦,所以付曉芸把自己的車做了抵押貸款,但還是不夠周轉的,申請了幾張信用卡也都被拒,付曉芸當時就找了很多和我們一樣做這個公司,她也是另一家公司甩給我的。

付曉芸可以說是有病亂投醫了,只要有辦法,只要服務費別太高,她都能接受。

當時我們公司正好有一個口子可以做她這種件,雖然有三個逾期,但還是可以做的,當時付曉芸對我們公司的實力還是有所懷疑的,所以我說所有費用我給你墊,做不下來算我的,付曉芸一口答應了下來。

結果一周之後,付曉芸輕鬆拿到了五十萬,這五十萬雖然不算多,但對於陷入絕境的付曉芸來說,可以算得上是雪中送炭了。

付曉芸關閉了當時所有的分店,只保留了總店,然後用這五十萬給員工發了工資,總算容付曉芸喘了口氣了。

在付曉芸感謝我請我吃飯的時候,我便建議她趕緊跟進線上交易,只需找一個客服,就可以全國發貨,比之前的成本減少了七八成。

我又建議付曉芸不斷的招兼職的學生給做代理,總部發貨,這樣過了一年,總算是讓付曉芸又有了東山再起的機會。

現在付曉芸的服裝已經在各大網絡平台上都有旗艦店,付曉芸也翻身成功,成為了一個身價上百萬的女老闆了。

在不斷地交往過程中,付曉芸才問我的感情問題,我笑道我也是離婚的。

就這樣,我和付曉芸似乎是默契一般,只是成為了在一起的情人,卻誰也不提再婚,或者談戀愛之類的問題。

雖然我還相信愛情,但卻不相信愛情會發生在我身上,這麼多年對我來說,愛情一直就像是UFO,只聽說過,沒見過。

一個半小時之後,我們到了我在六環外租的一個一居室,剛到屋裡,付曉芸便迫不及待的脫起了衣服。

我放下行李箱,付曉芸已經脫的差不多了,我苦笑道:「我一宿沒睡,讓我休息休息行不?」

付曉芸說:「我不管,我都三天沒陪你了,要不是我五一大促抽不開身,我肯定跟你回東北了。」

一邊說著,付曉芸一邊拉着我的褲鏈,往卧室走。

我把煙屁往床頭的煙灰缸里一扔,反手就將付曉芸按倒在床,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雖然一宿沒睡,但戰你還是綽綽有餘的!

褪去付曉芸的底褲,見她早已洪水泛濫,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現在的付曉芸,正是如狼似虎的時候,偏偏她離了婚,所以這時候她找一個我這樣的超級應徵牛郎,也真是便宜她了。我的腰往付曉芸的兩腿之間一挺,輕鬆的進入了她的身體。

第一次完事兒後,付曉芸趴在我的身上,一邊玩弄着我已經軟下去的老弟,一邊跟我說:「我打算開一家分店,你去當店長怎麼樣?」

我瞪了付曉芸一眼,說:「我?你可算了吧,我這白天不起晚上不睡的,早九晚五可真不適合我,再說你怎麼又開分店,現在這三家店不夠你賺的?而且你還有那麼多微商代理呢。」

付曉芸也瞪了我一眼,說:「你看看,我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人家看你這麼長時間,天天碼字碼字也碼不出什麼名堂來,也掙不多少錢,這不是想幫幫你嗎?」

我笑了笑,說:「謝謝你的好意了,我要實在沒什麼乾的,我就還回以前的公司,原姐那邊還等着我當她分公司總經理呢。」

付曉芸笑道:「你這人緣還挺好啊!」

其實之所以我不願意上付曉芸的店裡去,也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我小時候就有了陰影了,看着爸媽回家,天天為了公司的事在家裡吵,煩都要煩死,再加上付曉芸的老公的做法,已經徹底讓我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夫妻一定不要在同一個地方上班或做生意,那是特別影響感情的,公司的事拿到家裡說,家裡的事又拿到公司說,各種吵,沒完沒了,如果再碰上一個心術不正的另一半,那簡直坑死你都不帶償命的。

當然這些我沒有跟付曉芸說,只是跟她淡淡的笑了一下,付曉芸也不跟我在分店的事上糾纏了,而是似乎對我剛才的表現不滿意,這時正趴在我的老弟上面,使着渾身解數呢,老弟也真是沒出息,本來都已經準備收兵了,卻又禁不住各種刺激,再一次堅挺了起來,付曉芸沖我一絲壞笑,便自己坐在了上面……

付曉芸走的時候,我幾乎精疲力盡,本來就一宿沒睡覺,還被她榨乾了精氣,我甚至都沒有聽到付曉芸的關門聲,就已經進入了夢鄉,而且連時間都沒有看,根本不知道幾點。只聽付曉芸說我下午還有個會,先走了。

不知道睡到幾點鐘,我屋裡的門被急促敲響,而且是那種近乎瘋狂的連敲帶踹,並喊道:「死麻桿,你再不開門,我要報警了啊!」

……我比較瘦,上學那會兒,瘦的幾乎不成人樣,所以同學很形象的給我起了個外號,叫麻桿。在燕都市能這麼叫我的,當然只有一個人,我的大學同學兼死黨,關鴻飛。

關鴻飛在外面一直敲着門,我套上褲頭,喊着來了來了,關鴻飛這才收手,我心想這傢伙再這樣敲下去,不用他報警,鄰居就該報警了。

這麼多年,也就關鴻飛還在叫我麻桿,這麻桿,我之所以沒被他們稱為電線杆,是因為這麻桿也是不光細,還矮。

我不到一米七的身高,一百零幾斤的體重,關鴻飛曾經調侃我說:「哎呀,你說你,偏偏是個男的,要是托生個女生多好,這身條……」還沒說完又瑤搖搖頭「不行,太平了。」當時的我上去就是一個防狼腳,關鴻飛吃痛大罵我變態,竟然用女人的防狼腳。

開了門,便看見一米八二的關鴻飛晃蕩進屋了,因為在店裡坐的久,現在的關鴻飛多少有些發福,沒有上學時那麼健美了。

我打了個哈欠,說:「你個殺千刀的,老子都困死了,找老子來幹嘛?」

關鴻飛把手機放在我眼前,說:「這都幾點了,還睡?不知道今天國戰嗎?沒有紫金麒麟的國戰還是國戰?」

我晃了晃腦袋,看到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是八點五十,每周五九點正是國戰的時間。

關鴻飛是我上大學時候的同學,是個不折不扣的三國迷,而且經常以關二爺的後人自居。我學的是中文系,關鴻飛學的是計算機,大學畢業後,關鴻飛在電子城開了一家電腦配件店,電子城是全燕都甚至全國電子配件的集散地,當時的關鴻飛又是計算機畢業,所以沒有兩年就在電子城干起了名堂。一年收入個幾十萬也不成問題。

不過還是因為網絡和電子商務的衝擊,讓本來趨之若鶩的電子城變得冷冷清清,甚至現在電子城的幾大銷售樓里,只有一兩個人有點多而已。

關鴻飛的店也大受衝擊,差點就要跟付曉芸的服裝店一個結局,但好在關鴻飛及時轉型,將零配件和附件都拿到了網上去買,現在的關鴻飛在電子城還留有店面,年收入雖然大不如前,但也不算太差。

而且關鴻飛拉了幾個同樣在電子城做生意的人,在平時沒事的時候,做遊戲工作室,算是搞搞副業,關鴻飛的這個工作室,就是做的當下比較流行的三國網絡遊戲,三國。做這個網遊,也無非是關鴻飛是三國迷,所以寧願放棄比這款遊戲更紅的競技遊戲。

現在關鴻飛的店裡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在罵馬雲,是他讓整個中國的實體經濟變得如此蕭條。雖然價格便宜了,但假貨卻更多了。

關鴻飛對待這款遊戲很認真,每次國戰時都拿着筆記本到我這裏面對面的跟我一起傳遞戰略戰術。

因為關鴻飛是搞工作室的,而且又在電子城,所以甚至電子城裡有十來個人都在做這款遊戲,但他們都是把號練上去之後打到一套極品副本裝備就把號賣掉,一個號湊齊一套極品副本裝備,也能賣個幾千塊。如果是用稀有配方做的一套裝備,那就能賣到上萬塊了。

不過這個遊戲也是剛出不久,關鴻飛說遊戲最多能火兩年,但只能賺一年的錢,晚了就不行,這十幾個人天天打團刷副本打裝備,有時打出了稀有裝備的配方,就自己留着,所以不久,這個服務器里就產生了一個最大的幫派,魏國的君臨天下。

君臨天下擁有門徒幾百號人,關鴻飛是老大,我那個號是關鴻飛給我的號,他說讓我幫他打國戰,因為國戰是人活躍的人來的越多,攻城時可帶的兵也就越多,開服不到兩個月,君臨天下以北平城為據點,已經統一了北面的大部分地區,猶如當時勢頭正盛的袁紹。

其實君臨天下最厲害的,不是國戰,而是PK,君臨天下中有四個PK高手,老大滅世關爺為第一個,老二紫金麒麟第二個,老三既生瑜別生亮第三個,老四叫你算個啥玩應,這四個人國戰之外,就天天到處打架,搶裝備,自稱四大金剛,服務器中排名前十的人中,君臨天下佔了八個,而這四個人就是前四名,有人斷定這四個人每個人的一身裝備,都差不多值個幾萬塊了。

我在打了幾場國戰過後,覺得也挺有意思,關鴻飛以成本價五千塊錢將這號讓給了我,當然我不可能給他錢,而是帶着他去大都會玩了兩天,爽翻了天。

這遊戲出生時,要選擇國籍,即魏蜀吳,遊戲分為個人養成,還有國家經營兩部分,各國只能帶領各國的歷史武將並肩作戰,比如你是魏國的人,你是不可能帶領趙雲跟你一起作戰的。

國家經營這一塊,就是開始你可以在一個城池裡組建義勇軍或流浪軍,當你的士兵和糧草達到你認為可以攻城的水平時,你可以起義,起義成功,這座城池就歸你了,服務器開服時所有城池都是空白的,可以自由攻佔,但有了歸屬之後,就必須互相征伐或起義才能攻佔了。

君臨天下是北邊第一大勢力,擁有北平,遼東,平陽,南皮,鄴城五座城池,系統規定,該玩家紅名時,只有進入本勢力範圍內的城池,守衛城池的大刀手弓箭手和捕快才不會主動攻擊你。除此之外,一旦你紅名時進入這些超級NPC的攻擊範圍之內,將會分分鐘被砍為肉泥,然後進監獄,必須花費大量金幣才能出獄。否則就要在裏面蹲大牢了。原來從那時候開始,錢就可以贖罪了。

這一晚我們出動了三十萬兵力從平陽城出發進攻晉陽城,打下晉陽城,我們就可以跟南方的照烈帝一統全國那幫孫子同樣擁有六個城池了。我們都是因為彼此的進攻補給太長而無法互相討伐,要不然兩大勢力早就開打了。

晉陽城的守衛似乎很空虛,我們只損耗了不到一半的兵力就將晉陽城拿下了,我們成功拿下了晉陽城,昭烈帝一統全國不幹了,他們雖然高手比我們少,但國戰成績比我們佔優,所以他們暫時還是第一大勢力,但如今我們城池數量跟他們相等,但我們的整體等級比他們高出很多,所以這一戰下來,我們成了名副其實的第一大勢力。

結果昭烈帝統一全國的老大放出了話,以後不讓君臨天下的人消停練級,不管是魏蜀吳哪個國家的人,只要擊殺君臨天下的人,他們會按擊殺的等級發放金幣,如果是群毆四大金剛得手,直接微信發紅包獎勵千元現金。

關鴻飛哈哈大笑,在一旁跟我說:「這傻逼,坐不住了,開始燒錢了,他能燒過咱們嗎,老子玩死他。」

我有些擔心的說:「咱們也得小心點,雖然咱們服務器排前十的人中佔了八個,你別忘了有很多人也買過咱們的號,在花錢買點配方,肯定能湊到跟咱們水平差不多的裝備,再說那個傻逼發動全服務器人抓咱們君臨天下,也不是鬧着玩的。」

關鴻飛撓了撓頭,說:「我知道你這三國比我看得透,腦子轉的快,明天我發個公告,級別低的在外面練級小心點,不行就抱團,我有時間帶他們,我就不信咱們還能讓那些蜀道毛賊給嚇着了?」

關鴻飛關上了筆記本,跟我說:「我走了,明天要早起給一個美女去修電腦,那美女,十分!哈哈哈哈」

我瞪了一眼關鴻飛,媽的他的癮可真大,他從三環市裡跑過來找我,竟然只為了這一場國戰,真是敬業啊!

十分的美女?我怎麼就不信,媽的上次碰到個平胸眼鏡妹都說她是十分。關鴻飛這大齡剩男,越來越飢不擇食了。

關鴻飛一走,我倒是徹底精神了,現在我才發現,原來我從不到十二點鐘付曉芸走,一直睡到了八點多讓關鴻飛吵醒。也睡了足足八個小時。一場國戰下來已經快十一點,付曉芸從來不在我這過夜,她每天早晨都要去二環那邊的總店開會,所以從我這裡到總店的話,八成是趕不上開會了。

沒有吃午飯睡到現在,肚子也在抗議了,簡單的泡了一碗面,抽了根煙,還是沒有睡意,我便再次進入了遊戲,以此來消耗時間。

結果剛進遊戲,幫里十幾個人就在裏面炸開了鍋,有的說被這個勢力殺了,有的說被那個勢力殺了。

大家一見我來了,便刷幫派屏讓我拿個主意。

幫派中幫主是老大,我是二當家,幫主不在,大家肯定找我拿主意,我問他們還練級不,幫里的人說練什麼,這樣一直被騷擾,根本沒法練級,要是紅名的,死了還得掉裝備呢。

我說好,咱們抱團,我帶你們,跟他們玩,你們記得剛才殺幫里兄弟的是哪幾個幫派的了嗎?

一個兄弟說:「被誰殺的不是有記錄的嘛?咱們幫里很少有一百級以下的新人,能殺的了一百級以上的人的,也是有點水平了,不可能沒有幫派,看記錄唄。」

我笑道:「這倒是個好辦法,你們都看看記錄,我這昨晚一宿沒睡,剛醒,還有點蒙,竟然忘了這茬,看完記錄咱們一個一個找他們幫派算賬!」

我帶着幫里的弟兄們,從鄴城出發,到處尋仇,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只要是頭頂上扛着剛才殺我們幫中兄弟的幫派的人,不論等級高低,只要是脫離了新人保護範圍內的,直接殺死,不用廢話。

這遊戲有個設定,就是五十級之內被視為新人,也稱為安全等級,別人沒法開紅殺你的,不過過了五十級,就沒有了安全等級的保護,一旦離開安全區,隨時都有可能被人擊殺。

但也不是能隨便殺人的,遊戲設定主動開紅擊殺其他玩家都會增加惡名,擊殺本國玩家惡名成倍增加,擊殺敵對國的玩家惡名增加會減半。

五十級到一百級的玩家可以到戶部購買一張好人卡,會得到我是好人稱號,擊殺我是好人的玩家,主動開紅的玩家惡名值會在原來的基礎上再翻一倍,所以這好人卡,會一定程度上保護自己,除非有變態殺人狂,不顧後果的擊殺帶有好人卡的玩家的。

在大地圖上,越是靠近三國交界的地方,越是等級高的怪,各國的出生點分別為魏國的鄴城,蜀國的成都,還有吳國的建業,這是三個新手城,絕對的安全區,然後隨着等級的增加,任務和刷怪也越來越靠近邊界。

赤壁的古戰場,是這個遊戲當前版本三國爭奪最激烈的地方,因為赤壁大江之上,有海盜,這是一百級的怪,想要轉職,就必須在赤壁磨鍊,到了一百級才能轉職,繼續升級,不然等級就會一直停留在一百,而當前等級最高級為一百二十級。所以毫無疑問,所有想轉職的玩家就必須在赤壁古戰場練級,平時這裡幾乎被君臨天下包攬,偶爾才有蜀國的昭烈帝一統全國的人帶着人來練級。至於一直處於兩方下風的吳國勢力,只能撿撿漏喝口湯了。

我們從鄴城一直殺到赤壁古戰場,直殺得天昏地暗,從凌晨零點開始一直殺到凌晨四點多,很多人都下線了,我的名字已經紅的發紫,根本不敢進城,媽的這時候進城,剛到城門口幾個大刀兵和弓箭手再加兩個捕快,就會給我砍成肉泥。

雖然歷史上的捕快衙役什麼大刀手弓箭手,都只是武將手上的小兵,但這設定的卻是超級NPC,等級是???血深不可測,我們四大金剛不服,試着一起挑戰捕快,結果造成了一死三重傷的結果,才勉強把捕快打倒在地,至於大刀兵和弓箭兵,主動攻擊後分分鐘就把我們四個全部秒殺了。我們感嘆道如果攻城戰中的大刀兵和弓箭兵像他們這樣該多好,哪還用得着幾十萬人。

游戲裏的歷史武將相當於別的遊戲的寵物,武將的好壞,決定着你的戰力,魏國第一猛將當屬典韋,典韋便被關鴻飛帶着,我則是帶着另一名虎將許褚。

到了赤壁古戰場我身邊幾乎沒人了,不過我還是沒有困意,就在江夏和三江口一帶遊盪,碰見昭烈帝落單的人就殺。

一個兄弟跟我笑道:「二當家啊,我看你這名字一時半會兒是白不了了。」

我回道:「怕什麼花點錢去贖罪就得了。」

其實像我這樣的名字已經紅的快發紫的人,贖罪至少要幾千萬金幣了,一旦被NPC擊殺,如果不花錢贖罪,恐怕要坐幾個月以上的牢了。

不過這一點我倒是不擔心,只要有時間刷個副本,打一套裝備,什麼都有了,還怕這個嗎?

所以雖然這個點只有我自己了,但我還是一直在赤壁遊盪的。畢竟各大勢力的人都知道現在赤壁幾乎被君臨天下和昭烈帝的人包攬,只有晚上他們才敢練級,但誰也不會想到,這個時間還會有人盯着他們。

果然我看見了兩個不知死活的人在三江口刷海盜,都是九十幾級的人,還沒有轉職,我上去就是一套,將兩個人干翻在地。

倆人一見是君臨天下的人,什麼都沒說,就默默下線了,我頓時有一種說不出的爽快。媽的讓你們自以為覺得是高手的人殺我幫里弟兄,這回自己也嘗到苦頭了吧?

不一會兒我就看見一大群人朝三江口趕來,肯定是那兩個傢伙通風報信,我現在落單,不能跟他們一群人硬剛,我占不到什麼便宜。

所以我連忙轉移陣地,去江夏水道暫歇。因為我是紅名,系統已經剝奪了我使用自動傳送符的權利,只能一點一點走回去,這也是懲罰壞人的一種機制。而且我也不敢進附近的城池,只好在外面遊盪,或者下線,但下線不找一個安全的位置的話,很可能第二天一上線,你就在監獄裏了。

在江夏水道呆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昭烈帝統一全國的老大開始私聊我,說你特么有種別跑,打游擊算什麼本事?

昭烈帝統一全國的這個老大叫愛無罪,全服排名第五,僅次於我們四大金剛,其實我倆單挑的話,我還沒怕過愛無罪,關鍵是他屁股後邊現在還跟着一群傻逼。

俗話說餓虎難敵群狼,老子才不吃那個虧,你說別跑就別跑,那我特么多沒面子啊!

過了一會兒我又悄悄潛回三江口,我想愛無罪他們肯定沒想到我還敢回來。

遊戲的畫風很不錯,赤壁古戰場風景很美,我潛伏在三江口岸邊的草叢中,就等着落單的人從我身邊經過,毫不猶豫的將其擊殺。

等了一會兒,我也沒有看到有人經過,難道是他們怕了,還是這個點兒玩的人都下線了?我也準備下線呢,一下看到了一個人,名叫毓兒,前後各加了一個看不懂的符號。

這人九十八級,是個美女,看來是着急轉職,不惜通宵練級呢。

遊戲有六個職業,武士,謀士,道士,仕女,美女,巫女,前三個是男士專屬,後三個是女性專屬。六個職業轉職後武士變戰士,謀士變策士,道士變仙人,仕女變俠女,美女變仙女,巫女則變成魔女。

轉職後和轉職前的攻擊力和防禦力都不在一個級別,不過這六個職業中,只有美女能加血,不論團戰還是刷副本都必不可少,所以美女在遊戲中相當受歡迎,很多男人也都開美女的號,寧願充當人妖。

所以美女在五十級後就被各大勢力開始瘋搶,像大熊貓一樣保護起來,但我眼前這個美女都九十八級了,竟然沒加入任何幫派,讓我特別好奇。

於是我躲在草叢裡一直看着她,雖然有時候我們幫里的兄弟會見人就殺,但我還是有點原則的,就是沒有惹過我,而且沒加入任何幫派的白名人我是不會主動殺的,反正這個服里能一招秒殺我的人還沒出生呢,我隨時可以反殺。

這位美女刷了一會兒海盜後,在她面前竟然刷出了海盜頭目,海盜頭目可是一百級怪海盜的BOSS,運氣好的話掉出來的裝備是一百級轉職後可以用的,性價比相當高。

看樣子這位美女也挺興奮,不停的跟海盜頭目單挑,不一會唰的一下,海盜頭目死了,藥品和各類物品掉落一地,並爆出一把匕首,匕首是美女和仙女用的武器,這美女的運氣不錯。

誰知這時忽然闖出了一個人,是蜀國的人,不是昭烈帝統一全國的人,而是一個小幫派的人,不過這人是那個幫派的長老,也是一百二十級,服務器中排名第十幾位。名叫24K純帥。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不好使,都什麼年代了還起這麼土的名。

24K純帥擋在了叫毓兒這個美女的面前。毓兒有點驚慌,問他幹嘛。24K純帥說加入我們幫派吧?

毓兒說不。結果24K純帥就動了怒,問信不信我殺了你,讓你剛撿的匕首掉出來?

遊戲設定不同國家的人PK後,輸的人會隨即掉一些背包里的東西,但裝備是優先的,所以這條規定也造成了常常有人殺人搶劫的事件發生。

毓兒不知輕重,不知道他是服務器有排名的人,還以為自己快一百級了也很牛逼,直接打出了兩個字:你敢!後邊還加了一排嘆號。

結果可想而知,24K純帥主動開紅殺向毓兒,毓兒的還擊根本微不足道,馬上就要死了,毓兒只好逃跑,24K純帥在後邊緊追不捨,漸漸的,倆人都跑到了我的攻擊範圍之內。

突然我起了一股俠義之心,想救下這個小白人,雖然這游戲裏玩美女的十有八九都是人妖,但我也不想這個小長老這樣仗勢欺人。

我隨手給毓兒加了一套護甲,然後跳出來對着24K純帥就是一套技能,24K純帥一瞬間血條就下降了三分之二。

正在24K純帥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的時候,我又是一套打過去,24K純帥已經躺在地上了。

因為是24K純帥先開啟殺人模式,所以我並沒有被懲罰,24K純帥還爆了裝備,一雙紫色的御風鞋。

毓兒跟我說:「謝謝大俠救命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我心想呵,這人妖還挺逗的,裝女人的口吻說話,我做了一個擺了擺手的表情,說哪裡哪裡,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毓兒突然說:「啊,你就是君臨天下的,那個超級變態殺人狂,紫金麒麟?!」

超級變態殺人狂?這個名字起的好,這個人妖還是個挺有才的人妖啊!

我問道:「怎麼難道你怕我把你也給殺了嗎?」

毓兒回道:「當然不是了,如果你要殺我剛才就會把我一起殺了,還能跟我廢話到現在?所以我斷定你不會殺我的。」

這人妖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不過我看了看錶,說:「很晚了,我要睡了,你自己玩吧,別再讓別人逮到了。」

毓兒跟我說:「等等,我能加你好友嗎?看你剛才PK的樣子真的很威風,你是一個讓人可怕的書生。」

看她發來的文字,我的屏幕上出現了添加好友申請,現在我怎麼有點感覺她真的是女孩子了呢?如果是人妖的話,絕對不會對我說我很威風的話的,即使我救了他,他也會在心裏罵我說草,裝什麼逼?

不過毓兒給我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是那種崇拜的感嘆。

我想即便是這人妖裝的,我還是加上吧,萬一哪天幫里刷副本少仙女的時候用得着呢。再說她也快專職了。

我加了毓兒,然後便匆匆下了線,洗了個澡之後,終於有點睡意了,便爬到了床上躺了一會兒,還真的睡著了。

這一覺一直睡到中午十二點多。

雖然是五一假期剛過的第一天,但我也正兒八經的收拾了一下自己,趕去上班了。

我在每天醒來之後,會去一個北三環那邊的一個咖啡廳,那個咖啡廳有露天座椅,還有露天免費WiFi,我一般都會在那裡辦公,每天完成一萬字的任務,然後就可以在那裡觀察各種形形**的人了。

到了下午,這裡的人便多了起來,有的是來喝下午茶,有的是來談生意,或者是約會談戀愛,總之各種各樣的人我都碰到過,估計還沒有一個像我這樣的,拿個平板和藍牙鍵盤來這個咖啡廳是來碼字的。

我要了一杯咖啡,便隨便找了一個位置,拿出平板和鍵盤開始碼字,不過這裡的人並沒有對我有太多興趣,根本沒人看我這裡。

喝了口咖啡,我咧嘴笑了笑,想當初若不是成功簽了買斷,我現在可能連吃飯都成問題,哪裡還會在這種地方過這種小資生活?

碼了一千字,我伸了個懶腰,這時我忽然看到一個女孩朝這咖啡廳走來,高挑的身材,標準的**,這是五月盛夏,女孩穿着一身現代都市白領的襯衫,一身職業短裙,加上肉絲高跟鞋。

從我身旁走過的時候,女孩身上留下一陣迷人的清香,我的魂似乎都快被她勾走了!

什麼菲,什麼冰冰,在她的面前全都要黯然失色,只配給她提鞋。這才叫真正的十分美女啊!

女孩從咖啡店裡走了出來,拿了一杯咖啡,把包放在了桌上,拿出了筆記本。人家那是真正的筆記本,我這?一個平板而已。雖說我也有筆記本但一直很少拿出來,因為那筆記本我用了差不多好幾年,沒捨得換,還是很沉的舊貨,拿出來真的有些丟面兒,不過我這人也從來不追求什麼名牌的東西,我平常用筆記本也就是看看新聞,也就一直沒換。

這種時候我還哪有心思碼字?雖然手還在鍵盤上,但眼睛卻再也無法控制住一直看那個女孩了。

我在想我怎麼才能要到這個女孩的聯繫方式,雖然咱長得矮點,我這年薪現在差不多也能達到十多萬塊,以後還有可能進軍網劇界成個編劇啥的,並不比公司白領過的差,甚至比他們要強。

過去跟她要手機?說自己手機沒電了?然後打到自己的手機上?不行,這特么是多久的老套路了,女孩一看就知道我是搭訕的,這不露餡了?到底要怎麼才能即要到她的聯繫方式,又不被她發覺我是另有所圖的呢?

想到腦子快炸掉,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忽然之間這女孩好像有些驚訝,在電腦上胡亂拍了一氣,然後各種憤怒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要將電腦扔進垃圾桶。

隨後女孩開始起身向周圍看,我連忙把目光移回平板屏幕之上,手卻抖的要命,我不住拍自己的手,咒罵自己不要像隔壁那吳老二,看誰都哆嗦。

萬萬沒想到,那女孩好像沖我走過來了,我立馬心跳加快,這心突突的,說實話,從我離婚到現在,沒有任何一個女孩會給我這樣的感覺,今天是第一回,我忍不住在心裏祈禱,如果你是走過來跟我說話的,那我這下輩子,選的就是你了!

女孩邊四周看,邊往我這邊走,是的,她在我的身旁站住了。跟我說:「先生,您的平板能借我用用嗎?我要收一個很重要的文件,沒想到電腦壞了,但現在很着急,還好發現您這裡有平板。「

她的聲音很甜,甜到讓人飛起,我沒有理由不借給她平板,更何況,這是我弄到她的聯繫方式的一個途徑,雖然我剛才看見她打電話來着,但我猜想,她不會用手機發郵件,而會用平板?

不管她是不是來跟我搭訕的,還是真的是借平板來收郵件,我一定會借給她!

我將平板一鍵回到了桌面,然後關掉了藍牙鍵盤,遞給了她。

這女孩拿過平板,我當然不能刻意的去看她在幹什麼,這好像是偷窺人家的聯繫方式一樣,不過我還是用餘光掃了掃,發現她下了一個郵箱的客戶端,真的進入了郵箱,下載了一個文件,然後令我咋舌的是,她竟然把這文件用藍牙傳給了自己的手機,然後用微信把這個文件發給了一個人。

做完這一切後,女孩跟我說謝謝啊,還好及時給領導傳過去了文件,不然可就麻煩了。

我擦?難道你是來搞笑的么,你不會直接用轉發把文件傳到那個人的郵箱?我徹底凌亂了。

女孩把平板還給了我,笑了笑,再次向我感謝,這才離開。然後拿着她的包離開了。留下了一臉懵逼的我。

我敢斷定,這個女孩估計對電腦什麼的東西也就僅僅懂得上網首發郵件最多再加個玩玩遊戲,僅此而已,而且這是個對人毫不設防的女孩,因為她並沒有刪掉她登錄的郵箱,甚至我現在還能登錄到她的郵箱的收件箱里,是不是很神奇?

在郵箱里,我發現了她的信用卡賬單,還有一些個人信息,這個女孩,名叫唐毓,24歲,是一家廣告公司的部門經理,等等等等。

唐毓?我的腦袋靈光一閃,我昨天剛剛認識那位吳國的美女,毓兒,也是這個毓,她倆不會是一個人吧?

隨後我打消了這個想法,認為這只不過是個巧合,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偶然跟我借平板的女孩,竟然是我游戲裏剛剛認識的一個女玩家?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這回我是徹底沒了寫東西的念頭,腦子裡都是她,剛才她的一顰一笑,跟我借平板時的動作,我都記得一清二楚。

我像神經病一樣親了我的平板一下,要不是沒有你,今天我不會邂逅到這麼一位漂亮的美女的。給你記一大功。

了解到她這麼多信息已經足以,我查了一下她所在的這家廣告公司,在北四環附近,離我現在不算太遠,不知道她有沒有回單位,一會兒下班時間我去她公司?

算了,今天就去,肯定會讓她起疑心,我還是隔兩天再去比較好。

我又看了郵箱里的幾個信,無非都是信用卡賬單一類的東西,沒什麼有價值的,看來她平時一定很愛乾淨,連郵箱里都沒有一封垃圾郵件,而且都是最近幾天的東西,證明她經常清理自己的郵箱。

電話聲突然想起,這讓這個正在偷窺別人**的我嚇了一跳,花落在腿上,差點掉地上。

接起電話,關鴻飛就罵了起來:「麻桿,你特么怎麼回事,我們幫里的弟兄今天都沒法練級了,被殺的越來越多,愛無罪點名要找你單挑,還有很多幫派的人也說跟君臨天下的人勢不兩立,你昨晚上幹了啥?「

我一愣,說:「我特么能幹啥,我睡不着覺就又上遊戲玩了一會兒,幫里的弟兄就說被殺了,我氣不過帶着幫里還在線的弟兄們報仇,僅此而已。「

關鴻飛說:「原來是這樣啊,那行了,這傢伙想用錢平掉君臨天下,還缺一副好牙口,今晚上開始老子就好好陪他們玩兒,玩死這幫王八蛋。「

掛了電話,我搖了搖頭,晚上又有的人殺了。

當我再次拿起平板的時候,卻發現屏幕上彈出了一行字:您的郵箱已在其他設備登錄,您是否重新登陸。

我選了是,結果便讓我輸入密碼,我湊,這丫頭並不是完全的沒腦子,沒有選擇自動登錄和記住密碼啊!

反正也沒什麼有價值的信息,我就刪了這個郵箱客戶端,只記住了郵箱賬號。我想是不是應該憑我的文采,給她寫一封千言情書呢?不行,那樣她就知道我偷看了她的郵箱了,最好的辦法,還是這兩天就去她的公司,直接等她下班!

我勉強把剩下的字數碼完,這心中卻怎麼也無法忘記那個叫唐毓的女孩,可能這就是人們所說的一見鍾情吧?

有時候我也會想,人們總說一見鍾情一見鍾情,但人們鍾情對方的究竟是什麼?是相貌?還是第一次見到對方時覺得他出手闊綽?

人們肯定不會對一個乞丐一見鍾情,但這卻是一種偏見,或許現在有很多知道乞丐真相的人都會聽說,其實職業的乞討者並不比你們這些都市白領掙得少,甚至會高於你們的收入,正所謂丐幫自古以來就是天下第一大幫。但即便如此,人們也不會對一個乞丐一見鍾情。

今天耽誤的時間比較多,寫完一萬字,已經接近晚上六點了,好在是夏天,天並沒有黑。

不過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這個時候咖啡廳居然出現了一個熟人。這個熟人不是別人,正是我現在網站的編輯,馬雯。

我寫書寫了這麼久真正有成績的卻不多,但我卻感覺還是在馬雯的手下比較放心。

在圈內,馬雯人稱馬大,我之所以感覺在馬雯的手下寫書比較放心,是因為馬雯是出了名的老好人。

第一馬雯不會以各種形式刁難人,而且在你遇到什麼難題的時候還會幫你出主意。

如果說沒有馬雯就沒有今天的我也毫不為過。

我當時的成績和稿費連溫飽都成問題,所以才會兼職那個金融公司的中介,當時還是馬雯鼓勵我一定得堅持,反正她不會因為我的成績而讓我強制完本,慢慢寫唄。

後來經過幾輪的提價,才有了今天的成績。

現在馬雯已經知道了我三環這裡的據點,有時時不時的也跟我在這兒喝杯咖啡,不過有些奇怪的是每次她來的時候都會提前通知我,今天怎麼也不跟我打個招呼就過來了?還帶了一個人,要是我不在這兒,或者剛才就被那女孩約走了,豈不是撲了個空?

馬雯一直給人的感覺是那種精明幹練,卻又平易近人的編輯,相貌也是如此,正所謂相由心生,或許就是這個道理。

至於這時馬雯身邊的那個人,是個女孩,跟我差不多高,化了妝,雖然稱不上是頂尖美女,但也有一種別樣的氣質,很像是東方古典美的小女人的那種氣質。

倆人徑直往我這邊走了過來,我一想也是,馬雯在這兒除了我以外,還有認識的人?

坐下之後馬雯先開口道:「喲,今天來的還真是時候,看來你這是寫完了還沒走呢?「

我點了點頭,說:「是啊,來得巧,我正要走,就看見你們了。怎麼,馬大今天不止自己來,還帶了個美女,不會是給我介紹對象的吧?「

馬雯瞪了我一眼,說:「你這嘴,什麼時候能不貧,什麼時候就離成功不遠了。「

我哈哈笑道:「那可完了,我這毛病都快三十年了估計是改不了了!「

馬雯說:「廢話少說,我給你帶來的這位,是新文化影視傳媒公司的人,名叫伊希,她可是公司的金牌編劇,這次來,是跟你談談你上一本書的改編的事兒。「

一聽這介紹,我就知道這位美女來頭不小,新文化傳媒可是業內響噹噹的影視公司,最近拍的不管是網劇還是電視劇,幾乎是拍一個火一個,而且一劇得火,雞犬升天,劇本編劇,原著,導演,甚至演員,就都跟着火了起來,所以這家公司的口碑一直是很響的。

我連忙站起來跟伊希握了握手,說貴公司的大名早就如雷貫耳了,想不到我能認識一位金牌編劇。

伊希也是相當客氣,跟我說她也拜讀了我的好幾部作品,也都是大家的風範,現在只混到年薪十萬二十萬,是不是有點埋沒人才了。

伊希這話是給我嚇了一跳,畢竟我自己的編輯在這兒,就算脾氣再好,聽到有人這麼說網站,肯定會火大吧?

結果馬雯卻說:「伊編說的可不是嘛?不過這網站剛起來沒幾年,除非是業內大神,才有高價,我都跟我們總編提了好幾次意見了,結果他就是以各種理由推脫不給我們麒麟大加太多的價。也難為他跟了我這麼多年,這不我才找你們想想辦法,能不能幫他改編個影視,這樣以後他的文也會大幅提價的。「

我連忙說:「人要知足啊,即得隴復望蜀,其實現在我即不累,也能年薪十多萬,也是可以的了。「

馬雯說:「你這人,就是顧及的太多吧?定價這事兒,我說了不算,所以你也不用顧及我,這是網站的事兒,但你要是擁有一個文被改成了影視,到時候總編不加價,我都得跟他急!「

雖說不知道說的是真是假,但卻挺像那麼回事兒,難道我之所以沒把價格加太高,是因為沒有出過改編的文?這顯然不太現實,但這網站也確實是只有大神才有一些的高價,像我這樣的只跟着編輯一年多也不見什麼太好成績的文,年薪已經達到十多萬了,也是天大的恩情了。

我笑了笑,說:「哎哎,馬大,咱們之間就不用這麼客氣了,意思意思就行了,還是說正事兒吧,我想馬大帶着伊希編劇來看我,總不會是來跟我嘮家常的吧?「

伊希笑了笑,說:「總聽聞她有個作者快人快語,做事從來不藏着掖着,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是這樣,我很早就聽馬雯說你要把之前寫過的一個都市改成影視,但不知道為什麼都過了一年多還是沒有人來投資,我看了你的那篇小說之後,感覺可塑性還是很強的,估計那些投資人,是不是因為沒有找到好的編劇,要是再找個好的編劇,編劇也會分一杯羹?另外你也不是什麼著名作者,所以投資商才會擔心拍出來會不會虧本。「

說我快人快語,這個伊希說話也真是一針見血,三兩句話就說到你痛處了,以前確實有幾個投資人我聯繫過,因為我有個朋友就是做風投的,但找到他們之後,一般都會問我有沒有現成的劇本,我只能告訴他們我這是小說,還沒有改編成劇本。有時有的人會問我會不會改劇本,我說我只會寫小說,不會改劇本。

之後那些人因朋友的關係也不好直接說拍不了,就跟我說把作品的鏈接給他們看看,如果合適再跟我聯繫。結果就沒了下文,所以後來我也懶得找了,反正現在我掙的錢也夠自己花,就這麼著吧。

伊希見我沒有說話,就知道她說的八九不離十了,接着跟我說:「你看,怎麼樣,被我說中了吧?我們公司可是一條龍的影視傳媒公司,有人說能寫小說就能寫劇本,能寫劇本就能寫小說,我認為這話純屬是屁話,這是兩種完全不同概念的東西,有的人確實能寫小說,也能改劇本,但有的人,卻改不了。「

我笑了笑,說:「是啊,比如我,試着改了幾次都感覺不行。「

伊希點點頭,說:「所以啊,你得找我們這樣即專業名氣又大的公司來給你做,別人不敢接的活我們敢接,別人不敢拍的東西我們敢拍啊!「

我接過話說:「那這次伊編過來,是不是心裏已經有譜了,主要是跟我談一談利潤的問題?如果達成一致,我們就可以第一次合作了?你放心,以後我寫的東西只要你們感興趣,我還會給你們的。「

伊希說:「看,我們徐大就是聰明,跟聰明人打交道,就是很省勁兒啊。確實是這樣,我跟馬雯這次來,其實主要看看你的想法,網站那邊已經談好了,我帶來了兩個方案你要不要聽一聽?「

我叫徐麟,以前的網名就叫麟麟柒,所以有時候也有人叫我麒麟大,三國的遊戲,我才改了一個紫金麒麟的名。

看來這伊希編劇還是蠻有誠意的,連方案都帶來了,我還是聽一聽的好。便笑笑點點頭。

伊希編劇也笑了笑,拿出了一個文件夾,說:「其實呢,馬雯找到我的時候,我也確實不知道你是誰,這也證明你確實沒什麼名氣,也是熟人介紹,我才認真看了看你的文,所以你這個要順利改編的話,我們的第一個方案你把這本書的影視版權低價轉讓給我們,然後我們給你去包裝,這樣第一次很容易火。「

低價轉讓影視版權,確實是很多影視公司的第一選擇,因為成本低,收了之後拍出來的東西跟原作者沒什麼關係,相當於文字版權的買斷一樣,其實這樣我的風險最低,而且還有一部分版權收入。

伊希接著說了他們的第二種方案,那就是我們三方四三三的形式分成,即他們公司拿大頭,我跟網站平分剩下的,但這卻有一個風險,如果火了還好,可謂是可以賺得幾十倍的價格,但如果沒火的話,不光影視公司白忙,我跟網站也是什麼都撈不着。

所以這兩種方案雖然說我都是可以保本的,但一個卻有相當大的風險變成跟現在一樣,也可能是一夜之間我爆紅全國,這個都是沒準兒的事兒。低價轉讓給她們公司,起碼我可以撈一筆版權費。

一時之間我也拿不定主意,我只好跟伊希說:「這樣吧,我畢竟是第一次有人跟我談這樣的事,我先考慮考慮,你給我兩天時間,兩天後我告訴馬雯我的決定,你看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