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劫難逃:神秘大佬太會撩
婚劫難逃:神秘大佬太會撩 連載中

婚劫難逃:神秘大佬太會撩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大輔瑤妹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知寒 現代言情 程音

被迫相親,各種奇葩輪番上陣,程音暴走之際,第一次遇見溫知寒
「不如,我們也相個親?」溫潤爾雅的男人斜靠在牆邊,挑眉看她,「程小姐,擇日不如撞日
」一個月後,程音帶着個陌生男人回了家,向來鎮定的溫知寒終於沉不住氣,一腳踹開程音的門,將她抵在牆邊,在她耳邊摩挲低語
「再給你個機會,說,我是誰?」半年後,程音睜開微醺的眼,被他一口口拆吃入腹,終於被逼着承認
「你是……我老公!」……所有的久別重逢,都是他的別有用心
原來,你還在這裡
展開

《婚劫難逃:神秘大佬太會撩》章節試讀:

第二章 憑你,也配


程音拎着包回去拿證件,溫知寒緊盯着她的背影,看着她腰間小心機般露出漂亮的腰窩,踩着步子的模樣透着股勾人的勁兒。

能把天真和妖媚集於一身的,也只有她程音了。

吧台位置傳來一聲響亮的口哨,楊數頂了頂後槽牙,拿着個杯子在指尖打轉,嘖嘖道:「這就是你忙活半個月,找了十幾個奇葩男,還特意收購程小姐聯繫的那家紅娘網站的真正原因?」

瞧瞧這副黑心肝,一天之內集齊各種奇葩,就為了等她心懷疑人生之後,高調帥氣登場。

果然是衣冠禽獸!

「盤靚條順,就是沒想到我們溫五爺,單身那麼多年,竟然喜歡這一掛的。」楊數擠眉弄眼的嘚瑟着,那女人身材高挑凹凸有致,單純的小模樣里藏了幾分毫不自知的欲,也難怪讓他這位老朋友惦記了這麼多年。

溫知寒像是一下子解開了溫潤的皮囊,腦海浮現出她長大的模樣,喉結上下翻滾,伸展着大長腿,唇角揚起一抹邪肆的笑意來。

「她,我勢在必得。」

約莫過了一個小時,程音已經低到咖啡店門口。

剛進門,便看見西裝革履的溫知寒,芝蘭玉樹的斜靠在牆邊。襯衫領口扣得很緊,腰腹明顯,一條腿前伸,就這麼斜睨地看着她。

「走吧,程小姐。」

溫知寒直起身,快步走到門口,垂眸看着她淡粉的頰,小小的耳朵藏在碎發後面,再往下是如同白瓷般漂亮的天鵝頸。

小姑娘長成大姑娘,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出落的這麼漂亮。

程音拎着包緊跟在他的身後,兩人一前一後走到了停車場,溫知寒剛一止步,程音一不留神整個撞了上去。

男人堅硬的後背撞得她鼻尖生疼,眼圈溢出些許生理淚來。

溫知寒微微蹙眉,「程小姐很緊張?」

程音嚇了一跳,趕緊捂住鼻子,搖了搖頭,「我沒有。」

「那就好,上車吧。」溫知寒拉開副駕駛的門,舉手投足紳士知禮,讓人莫名覺得安心。

車子很快朝着民政局開去,溫知寒雙手握着方向盤,偶爾從後視鏡看她。

見她勾着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忍不住逗了句。

「程小姐,雖然我們暫時是合作關係,但以後畢竟是夫妻,我會充分尊重你的意見,不會跟除你以外的任何女人保持曖昧關係。」

程音微微側臉,有些驚訝,但還是附和了句:「我也是。」

聽見對方小雞啄米般承諾保證,溫知寒的眼底笑意更深了。

民政廳里,年輕的工作人員蓋上鋼章,將兩個紅本本遞了過去。

「恭喜兩對新人,祝你們新婚愉快!」

程音接過結婚證,照片上的女人笑靨如花,看起來明艷動人,旁邊的男人一貫的面無表情,可那眼角眉梢都溢出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溫柔。

兩人同框,出乎意料的和諧。

程音微微有些失神,她竟然真的結婚了,和一個完完全全算得上陌生的男人。

「走吧。」

溫知寒站起身,兩人剛走出門口,迎面忽然撞過來一個人影。

「小心!」

溫知寒迅速伸出手攬住程音的肩膀,順勢將她帶入懷中,這才險些沒被人撞到。

那人影剛要道謝,目光忽然落到程音的身上,不可置信道:「小音?」

程音抬起頭,看見對方的臉,目光忽然變得極其厭惡,主動抓住溫知寒的手,「我們走!」

「小音,你怎麼在這?」男人快速上前,擋住她的路,眼神不善的打量着旁邊的溫知寒,憤怒道:「這個男人是誰?跟你什麼關係,你們怎麼認識的?」

趙登以前的確喜歡過程音,沒想到她這麼漂亮又經常出入酒吧,竟然是個這麼保守的人。談了大半年的戀愛,碰都不給碰,哪裡比得上她的妹妹程媛媛。

雖然模樣沒有程音漂亮勾人,可私底下什麼都放得開。

現在程音面前忽然多了個男人,還在民政局碰上,怎麼能讓他甘心!

看着眼前這個氣憤不已的男人,程音徹底冷了臉,「滾!」

真是給他臉了,這個狗渣男到底哪裡來的底氣,跑過來質問她的?

「姐姐,你怎麼在這兒?」程媛媛撐着腰動作誇張的走過來,順勢挽住趙登的胳膊,嬌笑一聲:「你該不會為了賭氣,隨便在街上拉了個人嫁了吧?」

說完,眼神放肆地打量了下溫知寒,言辭擠兌道:「姐姐可真是下了大功夫,只是這人不能光看臉,別到時候後悔了都沒地方哭。」

程音默默翻了個白眼,眉頭緊蹙,語氣不耐:「讓開!」

程媛媛像是一堆重拳砸在了棉花上,剛要說什麼,旁邊的趙登一把將她拉了回去。

「媛媛,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哎呦,寶寶,媽媽真是嚇到你了。」程媛媛嬌滴滴的摸着肚子,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我說姐姐,爸爸現在還在醫院,你要隨便找個野男人氣死他嗎?」

「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一旁的趙登滿面鄙夷。

程音站住腳,冷冷轉過身來,看着眼前這對狗男女,嗤笑道:「我這是明媒正娶,你們是奉子成婚,誰把爸爸氣到醫院還需要我說嗎?」

話音一落,程媛媛的臉頓時變成了豬肝色,她一個快步上前,抬起胳膊朝着程音的臉甩了過去。

啪!

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程音甩了甩微痛的手腕,冷冷看着捂着右臉,滿眼不可置信地程媛媛。

溫知寒略顯嫌棄的鬆開程媛媛的胳膊,從西裝口袋掏出一塊手帕,將手指的每個地方仔仔細細擦拭了一遍。

隨着那塊手帕被輕輕丟到一旁的垃圾桶里,程媛媛的臉比剛剛那一巴掌,感覺更加火辣辣的疼了。

「你們竟然合起伙來欺負我!」程媛媛扯開嗓子大聲着,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趙哥哥,你看看他們,我……我的肚子好疼啊……」

趙登立馬緊張一把,一手扶着程媛媛的腰,一邊言辭鑿鑿道:「媛媛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們就等着吃官司吧,小音,看在認識一場,我勸你以後還是不要跟這種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你不能因為得不到我的愛,就這麼自甘墮落!」

「不三不四?」程音氣笑了,「自甘墮落?」

這人到底是哪裡來的臉,她剛要據理力爭,忽然覺得肩膀一沉,溫知寒的右手攬住她的肩,沉着臉居高臨下,眼神睥睨:「憑你,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