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色煉丹師:太子,別亂撩!
絕色煉丹師:太子,別亂撩! 連載中

絕色煉丹師:太子,別亂撩!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墨邪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君風華 吳月 現代言情

當腹黑囂張的修真界第一煉丹師,魂附異世受盡欺凌的廢材大小姐——眾天驕:「我天賦異稟,背景雄厚!」君風華:「我有丹藥千千萬
」眾強者:「我實力高強,戰無不勝!」君風華:「我有丹藥千千萬
」眾神祗:「我掌控天地,無所不能!」君風華:「我有丹藥千……算了,太子殿下,有人欺負我!」某人踏空而來,一把將她護在懷中,雙眸一凜,霸道至極:「區區幾個小小神靈,也敢動本殿的女人?!」展開

《絕色煉丹師:太子,別亂撩!》章節試讀:

第003章 敢欺負我的弟弟?!


九仙之脈也能被稱之為廢物的話,那全天下地修鍊者又是什麼?

垃圾嗎?

君風華眸光微暗,輕輕嘆了口氣。

無怪乎這小姑娘的身體越來越差,九仙之脈的修鍊方法本就與常人不同,對體質和精神力的要求則更高。

然而這對沒有父母保護,甚至連生存都有些艱難的小姑娘來說,九仙之脈反而變成了連累她的存在。

君大寶張大小嘴,震驚地沉默了許久。

最終訕訕得出了一個結論,「小風兒,這天雷難不成其實是故意劈你的?」

好給它家小風兒一個更好的修鍊天賦?

君風華嘴角微微一抽,並不想回憶那道一舉將她劈成渣渣的天雷。

無論如何,當下最重要的事情,都是先恢復傷勢。

以她如今的體質完全撐不起九仙之脈,縱然修復了丹田,冒然修鍊恐怕只會得一個爆體而亡的結局。

君大寶埋頭翻了翻自己的小金庫,抓了抓頭頂的黑毛,長嘆一口氣:「什麼丹藥都有,就是沒有修復丹田和洗髓伐經的。」

君風華輕輕活動了下手腕,半眯着黑眸:「以後找機會煉吧。」

君大寶挑了挑小眉毛,論煉丹,它家小風兒排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君大寶這麼一想頓時放下了心,四仰八叉的往枕頭上一躺,揮揮小爪子:「那你好好療傷,本大爺睡一覺先。」

君風華撲棱了一把它軟軟的黑毛,取來幾枚療傷丹藥放入口中,緩緩闔上了雙眸。

翌日,清晨。

東方魚肚,萬物初醒。

「找到了!這個小雜種竟然躲在這裡煮東西!」

「呵呵,你很會偷嘛,君小少爺,都敢偷到我家廚房來了?」

「你們走開,我沒有偷,這是我昨天分來的飯菜,你們不能——」

……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嘈雜的吵鬧聲。

「卧槽,小風兒,有人欺負小傢伙!」

「我聽到了。」

君風華驀地睜開雙眸,眼底閃過一抹銳利的寒芒,身形一晃,瞬間消失在了床邊。

門外。

君風宸小心護着身後的米粥,攥着拳頭,黑白分明的清澈瞳孔儘是憤怒,「你們走開,我沒有偷!」

「呵,你說你沒偷就沒偷?」為首的黃衣少女冷嗤一笑,眼底倏然迸出了一絲陰毒的殺意,五指一張,猛地朝君風宸的脖子掐了過去,「小雜種,跟着你的廢物姐姐一起去死吧!」

君風宸眸光一顫,連忙朝後退了幾步。

然而對方出手的速度卻比他快太多了。

眼看那毒掌即將落在君風宸的脖子上,一隻白皙纖瘦的手突然從側邊斜插而入,一把抓住了黃衣少女的手腕!

君風華不知何時已經擋在了風宸的面前,死死捏住少女的手腕,一雙漆黑鳳眸殺機凜然,森冷的聲音冷酷到了極點:「找死的人,是你!」

黃衣少女瞳孔瞬間放大了數倍,驚恐地看着君風華,活像是見了鬼一樣:「你,你不是死了嗎?」

「看來我沒死,讓很多人失望了?」

君風華冷冷一笑,視線掃過少女身後那幾個憤憤不平的年輕男女。

漆黑的鳳目,凜冽冰冷。

被那一雙眸子掃到的人,背後無不是冒出一股寒氣。

「故弄玄虛!」

黃衣少女反應過來,冷笑一聲,左手掌心帶起一股勁力,直接朝着君風華扇了過去!

然而下一秒,黃衣少女只覺一道寒冽勁風挨着她頭皮擦過,一隻放大數倍的拳頭忽然出現眼前,根本沒有給她絲毫反應的時間,整個人就被一拳打飛了出去!

眼冒金星的黃衣少女還未反應過來,一連串暴雨般的拳打腳踢劈頭蓋臉的朝她落了下來!

「你是個什麼東西,也敢欺負我的弟弟?」

君風華咬牙暴走,真當她虎落平陽就要被犬欺了?

昨日她斷手斷腳也就罷了,今天她傷勢已然恢復,怎麼可能允許別人當著她的面欺負她的人?

何況這黃衣少女不是別人,正是君舞歌身邊的跟班狗腿之一,君家管家吳伯的孫女,吳月!

吳月被這一連串的暴揍打懵了。

待反應過來後,吳月奮力掙扎開來,目眥欲裂,破口大罵:「君風華,你個廢物你敢打我?!」

轟!

君風華目光冰寒,抬起一拳轟向了吳月的手腕!

只聽咔嚓一下骨頭碎裂的聲音傳出,吳月一瞬間鼻涕眼淚橫飛,慘叫出聲:「啊啊——」

「閉嘴!」

凜冽拳風在吳月太陽穴處戛然而止,君風華深黑眸底殺機一閃而逝,「否則下一拳,打碎得就是你的腦袋!」

「嗚嗚……」

吳月滿臉驚恐之色,立刻用另一隻手捂住嘴。

全身上下止不住的顫抖着,手腕上不斷傳來的劇痛卻抵不了這雙漆黑冰冷的眼睛給她帶來恐懼的萬分之一。

殺氣,那是毫不掩飾、殘酷嗜血的殺氣。

她會殺了她,真的會殺了她的!

其他幾個被嚇懵了的少年少女終於回過了神來,一個個指着君風華,驚慌失措的尖罵出聲!

「你,該死的,你竟然敢動手,你快放開吳月!」

「沒錯,你區區一個廢物還敢在我風雲城撒野?」

「君風華,你們姐弟兩人簡直就是在找死!」

君風華黑眸冷冷一眯。

看了一眼那叫囂不停的幾個人,一腳將吳月踹開,眸底儘是冰冷殺機。

而就在這時,一隻瘦弱的小手,卻拉住了她的衣袖。

君風華回頭,就見臉色蒼白焦急的君風宸扯着她的袖子不斷搖頭,雙眼通紅:「姐姐,你昨天受傷了還沒好……」

「放心。」

君風華輕輕拍了拍小傢伙的頭,眸中漾開一抹令人安心的笑意,「風宸,從今往後,姐姐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了。」

說罷,不等小傢伙回神,君風華轉身朝着那幾個少年少女走了過去。

手指輕輕一抬,猛地抓住一個微胖少年的頭髮就往地上掄!

只聽接連幾聲砰砰重響,那少年便被撞得頭破血流,眼冒金星!

君風華拽着他後腦勺的頭髮,冷笑不已:「小子,你挺狂啊?風雲城你家開的啊?老子今兒還就撒野了你能怎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