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逍遙王妃
重生之逍遙王妃 連載中

重生之逍遙王妃

來源:有書閣 作者:蘇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施方 現代言情 蘇琦

蘇琦白眼睜睜地看着施方將匕首刺進她的心口,她仍不敢相信那個溫潤儒雅,做了五年多恩愛夫妻的夫君會如此狠心,霸盡蘇家全部家產不夠,連她這個嫡親妻子的性命都不肯放過
直到現在,蘇琦白才真....展開

《重生之逍遙王妃》章節試讀:

第3章 齊王殿下


見惹怒父親,又引得小妹不快,蘇文吐了吐舌頭,一轉身就逃得沒了蹤影,只留下一聲繞樑三日的大喊:「總之那什麼施方絕對不是好東西,要是哪天她不長眼欺負了你,哥哥要他好看!」

「這潑猴兒,就他能說。」蘇夫人捂嘴輕笑,伸手拉住了還欲追上去繼續罵的蘇父。

可惜真到妹妹被那畜生欺負的時候,二哥你已經不在了...垂下眉眼,蘇琦白思慮再三,終是決定快刀斬亂麻:「爹,娘,孩兒有件事想跟您們商量……。」

愛女開口,蘇父一陣旋風似的瞬間轉身,關切地看向床上:「我兒有事儘管說,爹沒有不答應的。」

蘇夫人坐在床邊,也附和着點了點頭。

蘇琦白斟酌着詞句,有些猶豫:「孩兒聽聞,父親打算為孩兒向施方提親?」

「沒錯。」蘇父點頭,「爹看你倆感情也還不錯,施方品性也是個好的,怎麼,你不願意?」

就是品性不好啊……。

蘇琦白苦笑,點點頭:「孩兒,的確不大願意……。」

聞言,蘇父蘇母對視一眼,蘇夫人摸了摸蘇琦白的頭,關切地問:「是不是跟施公子吵架了?昨天還好好的,吵着要和施公子出去踏青呢。」

蘇琦白抿唇,抬頭直視父母的眼睛:「沒有,母親,孩兒就是...覺得施方這個人有些表裡不一。」頓了頓,又道:「孩兒知道婚姻大事,當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可兒戲,但……。」

不等說完,蘇父大手一揮,打斷了蘇琦白的話:「我當什麼大事,原來就這,沒事,我兒說不嫁就不嫁,大不了爹養你一輩子。」

「怎麼說話呢。」蘇夫人嗔怪地看了蘇父一眼,「你這是咒咱們女兒嫁不出去呢?」

蘇父一噎,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隨即轉向蘇琦白,語重心長道:「爹喜歡施方沒錯,但嫁人是一輩子的大事,爹喜歡沒用,得要你自己喜歡才行。」

蘇琦白閉眼,逼回已到眼眶的淚水,她原本以為父母絕不可能輕易答應,做好了長篇大論、不管怎樣先拖一兩日再說的準備,卻沒想到父親連理由都沒有多問,直接答應了。

蘇夫人瞧着女兒的反應,心疼道:「傻孩子,你不想嫁,爹娘還能逼你嫁不成。」

「只不過……。」見蘇父捏捏鬍子,困擾地皺眉,蘇琦白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爹,只不過什麼?」

蘇父重重嘆了口氣,摒退下人,拉過一旁的椅子坐在床邊,面色嚴肅:「既然你不想嫁給施方,那這事兒也沒必要瞞着你了。」

「父親,到底怎麼了?」

「前幾日,聖上召見為父,言語中頗有想替齊王提親的意思。」

「什麼?!」蘇琦白大驚,驀地坐了起來,「您說的是真的?!」

「為父還能騙你不成?」蘇父捏捏眉角,頗為煩惱,「好在聖上只是試探,沒有明說,事情應該還有轉圜的餘地,為父本想着既然你和施方情投意合,不如就趁此機會,順水推舟,既圓了你的念想,也婉轉回絕了聖上,否則,那皇家的親,豈是那麼好結的。」

原來如此,蘇琦白恍然大悟,這樣一來,很多原本莫名其妙的事情就對得上號了。

齊王素有賢名,雖整日遊山玩水不務正業,卻也文質彬彬,脾氣一向不錯,施方在人前也向來裝得是謙謙君子,怎麼會突然惹得齊王發怒?

蘇家一向深得天子信任,怎麼就被人那麼順利的陷害?

如果真有天子為子求親這件事在前,就都說得通了。

想必是施方從父親處得知了這件事,故意對齊王言語相激,想那齊王天恆貴胄,如何忍得下這口氣?何況那時自己與施方還尚未訂親,齊王僅僅只是發怒,沒有當街揍人,涵養已是極好的了。

不過如若齊王當真叫來侍衛,當街將施方揍上一頓,或許反而更合施方背後那人的意。

聖上知曉這件事後肯定是會發怒的,在聖上心目中,施方之所以有膽氣當眾挑釁皇子,背後肯定有蘇瑾為他撐腰,不然區區一個士子,又非高門大戶出身,如何敢在春闈之前與堂堂王爺發生衝突?

於是蘇瑾便成了恃寵而驕,不知好歹之人,不願結親還便罷了,只當是沒有緣分,但縱容准女婿侮辱皇子,那就是在打皇家的臉面,天子如何能不氣。

蘇瑾卻一直被蒙在鼓裡,以為施方與齊王只是普通的口角,事後也沒有做什麼彌補的事情,這失寵的隱患,便就這麼埋下了。

真是下得一手好棋,知道以蘇瑾的為人,凡事只要遇上的心愛的女兒,便什麼都顧不得了,原本以蘇瑾的手段,怎麼可能處理不好這樣一件事?

想到這裡,蘇琦白越發愧疚,只恨自幼被父母兄長寵着長大,不知世事,沒有早早發現施方的真面目。

不過既然無需向施方提親,這事兒或許還有別的辦法,無需與齊王結下樑子也說不定。

蘇琦白眨眨眼,扯了扯蘇瑾的衣角:「父親可否跟孩兒說說,那齊王,是個什麼樣的人?」

蘇母聞言驚呆:「我兒,你不會真想嫁入皇家吧?那等險惡之地,可不是你一個小姑娘能玩轉的!」

「娘!」蘇琦白哭笑不得,「您說什麼呢,孩兒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就好奇,沒什麼不好。」

蘇父寵溺地笑笑,對愛女簡直是有求必應,立刻講解其齊王其人來:「要說起這齊王,朝中諸公是沒有不搖頭嘆氣的。」

「這是為何?」蘇琦白奇道,「齊王不是富有賢名么?」

「是富有賢名沒錯,可那位爺他不如正業啊。」蘇瑾搖頭嘆氣,像一個恨鐵不成鋼的老夫子,「齊王天資聰穎,又同太子殿下同是元後所出,原本以為能成為殿下的左膀右臂,沒想到齊王他心思偏偏在遊山玩水之上,怎麼不令人扼腕嘆息。」

「額,齊王殿下難道是個不務正業紈絝弟子?」

「不務正業是真的,紈絝子弟可談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