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夜半驚婚
夜半驚婚 連載中

夜半驚婚

來源:有書閣 作者:沈遇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遇白 現代言情 蘇葉

家裡的老房子拆遷賠了一大筆錢,嬸嬸說我爸媽死的早,年紀這麼小拿這些錢會被男人騙,她在自己名下開了個卡,幫我把這些錢「保管」了起來,還替我安排了門親事
可是錢剛到嬸嬸手裡,嬸嬸就變了....展開

《夜半驚婚》章節試讀:

第二章 夢


在夢裡,我夢見一名男子壓在我的身上,不斷的伸手挑逗着我,黑暗中,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臉,可他那雙深邃的眼眸,卻被夜色照映的即詭異又迷人。

夢中的我想要推開這名男子,反抗的動作,卻如欲拒還迎般。

彷彿今夜的我,在他眼中不過是籠中的獵物般,觸手可得。

在喪失理智的前一秒,我彷彿聽見了,他那低沉的聲音在我耳旁留下一句:「等我來找你。」

……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還沒等我從床上起身,我只感覺自己腰疼的厲害,好像昨晚被卡車碾過似的。

昨晚的那個夢還在我腦子裡歷歷在目,要不是知道是夢,我真會以為自己是不是被人給強了。

從床上爬起,我正打算去廁所洗漱,餘光卻在這時,猛地一閃,被我枕頭邊上出現的玉鐲子嚇的直接大叫出了聲!

這鐲子不是被村民們搶走的那隻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閨蜜聞聲趕來,正想問我怎麼了,卻順着我的目光,見到了這隻玉鐲子,頓時疑惑的問道:「你可別說這鐲子,就是你在村子裏忽然出現在你手上的那隻。」

我僵硬的點點頭,這下連閨蜜都被嚇到了,畢竟昨晚睡前,家裡各個房間都上了鎖,就連窗戶都關的死死的,根本沒有外人進來過的痕迹。

可是要進來的不是人呢?

最後還是閨蜜率先反應過來,說我肯定是在那村子裏撞了邪了,隨即拿上玉鐲子,拽着我下樓找了家算命館。

這算命館不大,門口的招牌已經有些老舊,木門虛掩着只開了一半,閨蜜在門口敲了幾下門沒人應,正奇怪呢,門卻被人打開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精神抖擻的老頭兒,他問:「求財還是算命?」

「算命。」

閨蜜答道,隨後老頭兒直接把我們帶了進去,剛在一個小房間里坐下,老頭就拿了張紅紙和一支筆,看着我倆問:「誰算?」

閨蜜剛想指我,我立馬指了她,隨後在這紅紙上寫下了我的生辰八字。

寫完後老頭將紅紙接過,看完卻對着閨蜜笑出了聲:「這八字極陰,命犯一個孤字,沒有親緣,父母雙亡,更不招親人待見,就連子女緣都斷了,今後必當無兒無女,孤獨終老。可姑娘我看你上庭極寬,自幼該是在雙親庇護下長大的,中庭下庭飽滿,今後子女緣定好,老來享福,這八字恐怕不是你的吧?」

閨蜜一聽這話,氣的直接指着老頭破口大罵:「這八字就算不是我的,也不帶你這麼詛咒人的吧?還無兒無女,孤獨終老?」

老頭的臉色一沉,冷笑道:「人沒來給八字,只要錢給到了,我也能幫忙看看,可你們給個死人的八字是什麼意思,試探我?」

他的話音剛落,不僅僅是閨蜜,就是我都直接愣住了,一下沒反應過來,老頭這話是什麼意思。

「不可能,這八字是我的,我人都還在這兒呢,怎麼能說是死人?」

我急忙回到,老頭聽後卻吃驚的瞪大了眼,就連語氣都微微有些顫抖:「你的?」

我點頭,他直呼:「不可能!陽間的八字歸陽間管,死人的八字歸陰間管,你這八字已經不在陽間了,你怎麼可能還活着?」

說這話的時候,老頭兒看着我的目光已經帶着深深的恐懼,我被他這目光嚇了一跳,想從他的臉上看出破綻,卻感覺他這樣子並不像在說謊。

可還沒等我說話,老頭兒已經起身送客,說剛才那卦錢他不收了,算是送我們的,讓我和閨蜜另請高明吧。

「不行,你這話說一半就把我們趕了?」

閨蜜是個倔脾氣,一見老頭兒趕人,頓時拍案而起。

「陽間人算陰間魂已經是越逾要折壽的!老頭我也沒幾年可活了,兩位小祖宗行行好,放過我吧!」

老頭急的都快哭了,閨蜜氣的一腳踩在凳子上,還想懟着老頭接着罵,被我一把攔了下來,輕輕對她搖搖頭後,將那玉鐲子拿出,放在了他面前,問:「大師天機不可泄露,有些話你不說我不勉強,但能請你看看,這鐲子是什麼來頭嗎?」

老頭見我讓步,連忙接過這玉鐲子,可他剛拿近一看,卻嚇的瞪大了眼,就連話說的都有些磕巴:「姑……姑娘,你這鐲子是哪來的?」

「我要說是莫名其妙出現在我身邊的,你信嗎?」

我半開玩笑的回道,老頭卻一臉認真的點頭回了句:「我信。」

隨後老頭嘆了口氣,意味深長的對着我說道:「妹妹啊,真不是老頭我不幫你,玉有靈性,會沾染主子的氣息,就沖這玉上這麼重的死氣,絕對是從墓里出來的,而你的魂不在陽間,很有可能被個鬼物看上,寫進了陰間的婚譜里,所以算不上陽間魂了,這玉鐲子應該就是他給你的聘禮……」

聽完老頭的話,我整個人都懵了,腦海中頓時想到了昨晚夢裡強我的那個男人……

可那只是場夢,不可能是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