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婚入祁途
婚入祁途 連載中

婚入祁途

來源:掌中雲 作者:宋凝樂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宋凝樂 祁夜 霸道總裁

年少的一場歡喜,要了宋凝樂半條命
他們自小一起長大,他卻從未回過頭看她一眼
新婚之日,他當著無數媒體的面,宣稱這輩子如果對她有一絲一毫的動心,他就是狗
堂堂祁氏集團總裁一向言出必行,當真恨她恨的不遺餘力
直到她胃癌晚期,那個男人才終於露出了惶恐的表情
宋凝樂卻笑的無畏,祁夜,你不配愧疚
我死了,你就自由了
男人說不出話,只一遍又一遍的重複,宋凝樂,是你拉我入這地獄,我們就算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展開

《婚入祁途》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陪陪我好不好


「宋小姐,您的檢查報告已經出來了,是胃癌晚期……」
「癌細胞擴散的很嚴重,我們建議您直接辦理住院手續,需不需要通知家裡人?」
「可如果不告訴家人,您這樣的情況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您確定要這樣做嗎?」
漫無邊際的黑夜裡,宋凝樂猛的睜開了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她又做夢了。
自從三個月前得知自己的病情,她時常會被困在夢境里。
可不管她怎麼掙扎,都改變不了自己將死的事實。
身旁的床鋪空無一人,冰涼的觸感讓她心驚。
祁夜又沒回來。
已經凌晨2點了,偌大的別墅里安靜的有些可怕,要是換做以前,宋凝樂是不敢去打擾祁夜的,可是此時此刻她真的很想他能夠回來陪陪自己。
電話接通的那一刻,宋凝樂習慣性的掛上了微笑,「阿夜……」
可回應她的,卻是女人挑釁的聲音,「是宋小姐啊?祁總在洗澡,你有什麼事嗎?我可以代為轉達。

宋凝樂握着手機的手一瞬間收緊,指尖泛着白色。
這個聲音她並不陌生,是娛樂圈當紅小花白嬌嬌,最近時常和祁夜爆出緋聞。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又是共處一室,幾乎不需要再多想。
宋凝樂努力維持着該有的尊嚴,「把手機給他,我有話要和他說。

白嬌嬌立刻不滿的叫囂了起來,「宋凝樂!你以為你是誰啊?還敢命令我?誰不知道你就是祁總養的一條狗,還真把自己當成祁太太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德性!」
宋凝樂咬緊了唇,卻找不到話反駁。
人人都知道她是祁夜的太太,可人人也都知道,祁夜從來沒把她當過自己的太太。
結婚三年,祁夜從未給她過一個好臉色,夜夜笙歌流連花叢,身邊的女人換了一茬又一茬,他可以碰任何一個女人唯獨不肯碰她。
甚至在結婚當天,祁夜就當著所有的媒體公開發誓,他這輩子如果對宋凝樂有一絲一毫的感情他就是狗!
這場所謂的婚姻,根本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白嬌嬌氣焰囂張,「我不怕實話告訴你,今晚我和祁總會度過一個愉快又美妙的夜晚,識相的就別來打擾我們!」
她不耐煩的掛斷電話,直接把手機扔到一邊。
下一秒,男人冰冷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誰的電話?」
白嬌嬌嚇了一跳,連忙堆出一個嫵媚的笑容,「祁總,你這麼快就洗好了?」
祁夜凌厲的目光在她臉上一掃而過,直接長臂一伸將手機捏在掌心。
他翻開通話記錄,通話記錄里宋凝樂的名字在最上面。
「誰准你接電話的?」
「祁總,我不是故意的……」白嬌嬌想要用撒嬌來粉飾太平,可是一觸即到男人那陰冷的目光便不自覺地打着冷戰。
「我只是擔心手機鈴聲會吵到你,所以才接了電話。
祁總,我再也不敢了!」
「滾出去。

「什麼?」
白嬌嬌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然而男人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暴戾的氣息,黑眸晦暗,「我讓你滾出去!聽到沒有!」
「可是……」白嬌嬌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花費了那麼大力氣才換來的一個晚上,什麼都還沒有來得及做就要被掃地出門。
祁夜一聲冷笑,唇角的弧度冰冷蕭瑟,「我數到三秒,如果你再不滾,我保證白嬌嬌這三個字從此以後會在娛樂圈消失的乾乾淨淨!」
沒有人敢質疑祁夜的話,他一向言出必行。
因此白嬌嬌才更加覺得不可思議,外界不是都傳言祁夜討厭宋凝樂嗎?不是說兩個人的關係勢如水火嗎?
為什麼不過是一通電話,就能讓他有如此大的反應?
「我走!我馬上走!祁總你消消氣,不要和我一般計較!」
白嬌嬌連滾帶爬地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剛離開房間便聽到身後傳來玻璃砸碎的聲音。
她嚇的渾身發抖,趕緊離開了這裡。
而此時的安園,宋凝樂抱着膝蓋縮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色發獃。
過去了多久?
半個小時?還是一個小時?
他們是不是也該結束了?
這樣想着,宋凝樂摸出手機,給祁夜發了條消息,「忙完了嗎?」
桌子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祁夜一眼就看到了宋凝樂的消息,他沒回,緊跟着又有了第二條。
「春天都快結束了,聽說雲霧山上的梨花都開了,我想去看看,你能陪我一起去嗎?」
雲霧山?看梨花?
祁夜額頭青筋不斷的跳動着,明知道自己的男人和別的女人在外面鬼混,卻還有閑情雅緻想要去賞花爬山,他是不是該說一聲夫人好雅量?!
祁夜想要拒絕,可是腦海里卻閃過宋凝樂那張寡淡的小臉,鬼使神差的回了三個字。
「看情況。

沒有直接拒絕那就代表有希望,宋凝樂立刻開心的笑了,彷彿剛才一度捉姦在床的戲碼根本就沒有發生過。
她想,也許自己根本就沒有資格要求太多,畢竟如果不是因為她,祁夜應該已經和自己心愛的女人結婚生子,兒孫滿堂。
而不是,被這樁婚姻困的喘不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