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都市金瞳仙醫
都市金瞳仙醫 連載中

都市金瞳仙醫

來源:掌中雲 作者:馬小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馬小寶 黃秀雲

瞎了十年之後,馬小寶擁有了第三隻眼睛,而且意外獲得功法和針法,成為一名舉世無雙的神醫
從此,他的生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但他不忘初心,在收穫愛情和財富的同時,也帶領着村民們走向致富的道路
展開

《都市金瞳仙醫》章節試讀:

第3章 哥哥的想法


「什麼,你讓我和小寶生孩子?」
卧室里,黃秀雲嚇了一大跳。
她看着眼前的大寶,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自己的男朋友居然叫自己和他弟弟生娃兒?
這不是——
「秀雲,你不要激動,你聽我說。
」馬大寶一臉的無奈。
他何曾願意這樣呢?
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戴綠帽嗎?
可是,一想到父母那近乎絕望的表情,他的心就疼得厲害。
當年,自己被親生父母遺棄,要不是現在的父母把自己抱回家,他早就不在這個人世了。
是現在的父母救了自己的命,又把自己養育成人。
沒有他們,哪有自己的現在,哪能找到這麼漂亮的女朋友?
養育之恩,恩重如山!
何況,這個男人是自己的弟弟,又不是外人。
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大寶,我理解你的心情,我知道你想為馬家續香火,可這個事實在有些荒唐。

黃秀雲也是讀過書的人,自然不能接受。
「秀雲,我知道你在意什麼。
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我是父母抱養的,不是親生的,我和小寶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這件事,村裡人也都知道。
所以,不存在任何倫理問題。

「什麼,你不是親生的?」黃秀雲吃驚了。
「是真的。
」馬大寶點點頭,「我也不清楚是被親生父母遺棄了,還是和他們走散了,反正,我是在路邊遇到現在的父母,當時我已經四歲,就在村子不遠的路邊。
那天還下着大雨,我又冷又餓,感覺自己快要死了。
這時候,我養父母從鎮上回來,看到了我。
當時他們才結婚沒多久,還沒有自己的孩子。
他們見我可憐,就把我帶回了家。
然後,他們一直幫我打聽我的親生父母,可一直沒有找到。
於是,他們就決定收養我。
這事兒村裡人都知道的,一年後,養父母生下了小寶,可他們仍然待我像親生兒子一樣。
我從小就發誓,長大了一定要好好孝敬他們。
後來,小寶的眼睛瞎了,我就成了這個家裡的頂樑柱。
所以,高中畢業,我就進城打工。
自從小寶瞎了之後,全家的希望都在我的身上,這傳宗接代的重任自然也落在了我的身上。
可現在我不能生育,你叫我如何面對他們?養育之恩大如山啊!」
說著,馬大寶也哽咽起來,「我知道我這樣做,很自私,對不起你。
要是有其它的辦法,我也不想這樣呀!小寶是個瞎子,就是再有錢,也沒人願意嫁給他的,何況我們現在還沒有錢,以後開店能不能賺錢還是一個未知數。
退一萬步,就算小寶以後能娶老婆,那也不知道是猴年馬月的事了。
可現在,我們沒有孩子,就令他們在村裡抬不起頭。
人言可畏呀!」
黃秀雲從來沒有見過馬大寶如此的悲傷,她也明白,一個男人讓自己的老婆和別人生孩子,那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
不過,知道大寶和小寶沒有血緣關係,她還是莫名的鬆口氣。
當然,她現在還沒嫁給大寶,也談不上有倫理關係。
可就算這層關係沒有了,讓她和一個一點感情都沒有的男人生孩子,她還是很難接受。
馬大寶似乎看出秀雲有點鬆動,趕緊又說道:「秀雲,我這幾天不是還在家裡嗎,所以,我離開後,你肚子大了,也沒人懷疑這其中的貓膩。
再說,小寶是個瞎子,就算不關燈,他什麼都看不到,你就不必那麼緊張,你就當他是個,那啥,一個物件。

黃秀雲馬上『啐』了他一口,「呸,你說得輕巧,你以為他真的就是個工具?」
說完這話,秀雲自己的臉都紅了。
小倆口以前是看過一些小片子的,秀雲自然明白馬大寶的意思。
「就是一個有溫度的工具,你就那樣想好了。
」馬大寶一臉苦逼相,「我知道很難為你,我也只能想到這個辦法。
父母肯定是會同意的,說起來,小寶才是馬家真正的血脈。
當然,我也不會逼你,我何嘗又捨得讓你這樣做呢?
說起來,我對小寶也是有虧欠的,那天要不是我帶小寶去鎮上看雜技團表演,回來的路上也不會遇到車禍,是我沒有看好他,是我間接的毀了他一生。
我這樣做,也多多少少有補償他的意思,讓他嘗下女人的味道,我的良心也好受一些。
我欠馬家的實在是太多了!」
說完,馬大寶長長的嘆了口氣。
看着大寶哀傷的神情,秀雲的心又軟了幾分。
她沒想到,小寶出事居然和大寶有關。
以前,她曾問過小寶的事,大寶只是含糊的說,出了車禍。
現在她明白了,大寶心裏的負擔有多重!
「秀雲,我知道,這些都是我欠馬家的,跟你沒有關係!讓你來分擔我的責任,是我對不起你!我不會逼着你同意,你考慮一下,行不行,你自己決定。

看着大寶無助的表情,秀雲陷入矛盾之中。
她也很同情小寶,說什麼賺了錢娶媳婦,那也只是安慰小寶的話。
現在正常人娶個媳婦,那彩禮都負擔不起,那一個瞎子娶個媳婦要多少錢?
而且能娶來的媳婦估計也是歪瓜裂棗,說不定也有殘疾。
想想小寶出車禍跟大寶有關,秀雲的心就更難受了。
大寶這麼無助,作為他未來的老婆是不是應該分擔他的痛苦?
可是,一點感情都沒有,自己又如何做得下去?
當人家真是個工具?
那也是自欺欺人。
半晌,秀雲說道:「大寶,你報恩的心情我能理解,即使小寶不是你的親生兄弟,但是這樣做,我還是不能接受的,請你原諒。

大寶咧了一下嘴,其實,他知道這個結果,他也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
「好了,秀雲,之前的話當我沒說,對不起,是我考慮不周。

大寶說著,心裏有了另外的想法,為了馬家能傳宗接代,自己必須要做出犧牲。
「你先睡吧,我出去轉轉,讓自己的腦子冷靜一下。

說著,他就出了門。
他並沒有出去,而是輕輕的去敲了父母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