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高冷總裁別硬來
高冷總裁別硬來 連載中

高冷總裁別硬來

來源:微閱雲 作者:薄荷荷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紀景曜 顧瀟瀟

五年前,她悄無聲息地離開,他找遍全國都找不到她
五年後,她毫無預兆地出現,還帶回了一個拖油瓶
呵,真是好極了! 「顧瀟瀟,你離開了五年,所欠下的債,我要你用一輩子來償還!」 他用婚姻將她禁錮在身邊,奪情索愛,她無力反抗,漸漸淪陷……展開

《高冷總裁別硬來》章節試讀:

第4章 親子鑒定


醫生看着顧瀟瀟態度堅決,便讓護士安排顧瀟瀟去抽血化驗,而且還給她做的加急。顧瀟瀟抽完血以後調整了一下情緒才回到病房。

這一天折騰下來,讓顧瀟瀟看起來有些許的憔悴,但是勝在底子好,和同齡人相比是賞心悅目的美人。

隔壁床的小姑娘在那邊說:「媽媽,我長大以後也要像這個阿姨那樣好看,然後嫁給晗晗!」

顧瀟瀟聽到以後,對小姑娘說:「琪琪長大以後肯定會比顧阿姨還要好看,但是能不能嫁給晗晗,顧阿姨就不能做主了。」

顧晗昱聽自己媽媽也跟着這樣說,十分不好意思的臉紅了,悄悄的把臉藏在小被子里,不讓別人看到。

顧瀟瀟將顧晗昱從被子里挖出來,「晗晗,有沒有什麼想吃的啊?」顧瀟瀟看着因為總是生病,所以和同齡人比起來有些瘦小的顧晗昱,不由的嘆了一下氣。她下定決心一定要將她的晗晗養得白白嫩嫩胖胖的!

「媽媽,晗晗什麼都不要吃,只想媽媽陪着我。」顧晗昱說道。

顧瀟瀟笑着說:「可是媽媽餓了啊,晗晗要讓媽媽餓肚子么?」

顧晗昱聽顧瀟瀟這樣說,小臉馬上就糾結在了一起,說道:「那媽媽你趕快吃一些東西再來陪晗晗吧!媽媽,你晚上陪我睡覺好么?」還順勢提自己的小要求。

「好。」顧瀟瀟一口答應。

顧瀟瀟趁着出來吃飯的空擋,順便回家收拾了一下洗漱用品,又給顧晗昱帶了飯,這才回了醫院。剛剛回到醫院,就被醫生告知,她的肝臟和顧晗昱並不匹配,需要尋找更合適的肝源。而且醫生建議,父親的可以優先考慮。

顧瀟瀟聞言,一臉悲戚。

晗晗的父親是誰,她不知道。

顧瀟瀟告別了醫生,失魂落魄地回到病房。

……

程恆的辦事效率極快,在紀景曜回到辦公室的時候,他就將顧瀟瀟這幾年的資料放在了紀景曜的辦公桌上。

「之前的時間呢,怎麼只有最近一年多的資料?」紀景曜眉頭緊蹙,問程恆。

這個特助什麼時候做事情這麼不牢靠了。

「Boss,我們已經儘力在查了,但是之前的幾年顧小姐的生活痕迹像是被人故意消除了,短時間內我們查不出什麼,只能再等一等。」程恆解釋道。

「被人抹去?」紀景曜問道。

「是的,五年前突然消失,然後在一年前突然帶着一個不到三歲的小孩子回來,之後一直在L市居住生活。」

「孩子?」紀景曜點出重點。

程恆看着自己boss的臉陰沉得能夠滴出水來,怕是一會兒就是一場暴風雨了。他戰戰兢兢的回道:「是的,boss,就是今日顧小姐在車上所說的家人,如今四歲大的小男孩兒,叫顧晗昱。」

呵,好你個顧瀟瀟,五年前一聲不響地在我的世界裏消失掉,如今回來了竟然還帶着一個兒子!

紀景曜的眸色越來越深沉,常年跟在紀景曜身邊的程恆自然是了解,紀景曜是真的生氣了,如果按照量表來算,這次應該不下於十級颱風……

「出去吧。」紀景曜面色陰沉的讓程恆出去。

程恆剛剛關上門的時候,就聽到了辦公室內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能讓紀景曜這麼憤怒的除了紀父娶現在這個紀夫人的時候,剩下的就是與顧小姐有關了。

紀景曜震怒過後,派人接着去查顧瀟瀟。就算是有人故意掩蓋,他也一定要查出來!

「去,找人做顧瀟瀟和醫院那個孩子的親子鑒定,要加急的。」紀景曜吩咐說。

「好的,boss!」

「對了,我的公寓的保險柜里,有一份顧瀟瀟的DNA樣本,你去拿過來,和現在的顧瀟瀟的DNA對比一下。」紀景曜對顧瀟瀟的身份還是有懷疑的。

她出現的時間太過巧合,而表現也無比的正常,看不出絲毫裝傻演的痕迹……

「是!」

紀景曜揮手讓程恆出去了,自己一個人坐在椅子上,思考着這件事情。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來。電腦屏幕的燈光照在紀景曜俊美的臉龐上,為他添了一份不真實的美感。

他擁有俊美奪目的容貌,加上顯赫的身世,從小到大就有無數小姑娘對他花樣示好,只是一直以來他對親情對愛情都是一種滿不在乎的態度,一直到顧瀟瀟的出現……

晚上顧瀟瀟如顧晗昱所願,留在醫院陪他一起休息。

「媽媽,我明天想吃熊熊餅……」顧晗昱縮在顧瀟瀟的懷裡,和顧瀟瀟講着悄悄話。

「好,媽媽明天給晗晗做。」

「嗯!」顧晗昱開心拍掌,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揚。

顧晗昱因為自小體弱,所以經常住院,對於醫院環境算是很熟悉了,而且顧晗昱太過聰明了,看着顧瀟瀟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所以就算是痛了,也是自己一個人忍着,不想要顧瀟瀟再難過。

顧瀟瀟雖然為了肝源和治療費愁得不行,但是對着顧晗昱的時候都面帶微笑,怕兒子看出什麼端倪。

顧瀟瀟一邊在努力思索自己是否丟失掉了部分記憶,如果想起來或許就能找到顧晗昱的父親,解決肝源問題了。同時她還要四處籌錢,為了顧晗昱的手術做好萬全的準備。

「孫姐,我是瀟瀟啊。」顧瀟瀟躲在樓梯間給公司老闆打電話。

「瀟瀟啊,你跑去哪裡了?合作方那邊說找不到你的人!」電話那邊的孫姐怒道。

「是這樣的,孫姐,我兒子晗晗現在生病住院了,我急着趕回來,對不起……那個,我急需用錢,孫姐您能否先預支幾個月的工資給我?」顧瀟瀟雖然覺得十分的難堪,但是為了兒子,她必須要厚着臉來了。

孫姐一聽到說的是錢,語氣更加不好了:「瀟瀟,你也知道我們公司小,流動資金有限,孫姐我也困難啊。還有,不是我說你,當時我給你介紹的那個男人,要錢有錢,但你卻不肯見,現在需要錢就想起你孫姐我來了啊?」

顧瀟瀟趕忙說道:「不是這樣的,孫姐,我……」

「行了,我這邊忙着呢,你趕緊回來上班!」說完孫姐便把電話掛了。

顧瀟瀟無力地靠在牆上,思索着還有誰能夠借給自己錢,來解決這個燃眉之急。

她嘆了一下氣,接着給認識的人打電話。其中也有人願意幫助自己,但是她認識的人都是普通的工薪階層,而肝移植手術的費用卻十分高,她現在借到的只是杯水車薪。而且其中不乏更多人像是孫姐一樣,一聽說是借錢就掛電話,甚至有些人破口大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