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盛愛千億甜妻
盛愛千億甜妻 連載中

盛愛千億甜妻

來源:微閱雲 作者:祝朵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江阮 紀洵

整個易城都知道,江阮嫁給了一個殘廢又將死的人,就連江阮也這麼認為
直到紀洵出現在她的房間將她吃干抹凈
江阮和紀洵分開以後,到處跟人說他綠了自己的小叔
大家有樣傳樣,直到一次商政的晚宴上
紀洵將江阮壓在了花園的黑暗角落裡,將她吻得喘不過來氣
「結婚證上白紙黑字,江阮和紀洵是夫妻,你卻到處跟人說我綠了我小叔?當我死了?」 江阮冷笑,從開始到分開,她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公究竟是誰,可不就是死了嘛?展開

《盛愛千億甜妻》章節試讀:

第6章:解釋無用


砰!

好痛……

江阮小臉皺成一團。

「嘖,昨天晚上讓我自重,今天卻一大早就投懷送抱,嬸嬸,你這到底是玩的哪一出啊?」

充滿磁性的嗓音帶着惡劣的無比的語氣在頭頂響起。

江阮抬眸便撞進了一雙深邃無比的眼眸里。

那雙眼眸里有着莫大的諷刺。

「舒服么?」紀洵唇邊泛起冷笑,「要不要再靠一會。」

江阮回過神來,迅速想要站好,可是重量全都在他身上,只能借力站起來。

沒想到紀洵扣住她細白的手腕,將她壓制在了堅硬的門板上。

「嬸嬸真熱情,是昨晚後悔了,所以重新表示了?」

江阮:「……」

這個小叔子怕不是個腦子不正常的吧?她咬住下唇,用力地掙扎了一下,「你放開我,我只是來叫你起床而已。」

「哦?」紀洵微眯起眼睛,眸色里閃着危險的光:「一大早來敲男人的房門,還直接投懷送抱,只是叫我起床這麼簡單?」

「不然你以為呢?」江阮抬起頭直視他的眼睛,乾淨的眸子里一絲雜質都沒有,嚴正地申明道:「請你自重。」

紀洵望着她。

她的眼底一片清澈,像乾淨的泉水,的確如同小叔所說的那般純粹不含雜質。

可就是這樣的女人,一大早卻跑來敲他的房門,然後在他打開房門的瞬間故意跌到他的懷裡。

不是勾引是什麼?

真是噁心到極致!

思及此,紀洵倏然甩開她,江阮的後背重重地磕在了門板上,疼得她皺起秀眉,然而沒等她反應過來,紀洵就冷冷地道:「滾,以後沒我的允許,你不許再上三樓一步。」

滾?

江阮不可置信地抬起頭望着男人高傲而冷漠的背影,死死地咬住下唇,這個男人是真的一點都不懂尊重兩個字怎麼寫。

身後沒動靜。

紀洵冷聲:「還不滾?是準備讓我親自把你扔下樓?」

兩秒過後,江阮捂着自己被撞疼的肩膀,一聲不吭地下了樓。

被誤會,被厭惡,都怪不了別人。

怪她自己,反抗父親的時候沒有反抗得很徹底,面對紀少衍的要求,她也沒有拒絕。

她這是……親自送上門給人家侮辱,有什麼好說的?

江阮慘笑着下了樓,肩膀上傳來的疼痛無時不在提醒着她在紀家的處境,連個傭人都不如。

紀洵以為她會爭論,會發脾氣,沒想到她居然一句話都沒說,就這樣沉默在下了樓。

他轉身眯起眼睛看着下樓的那一抹瘦小的身影。

她很瘦,短款的麵包服穿在她身上都蓋不住她的瘦,下身一件淡藍的牛仔褲,將她的腿勾勒得細長。

紀洵收回眼眸,嗤了一聲。

見鬼的,他居然覺得這個女人身材還挺好?

去特么的。

江阮下樓的時候,紀少衍推着輪椅迎了上去,唇角含着溫潤的笑容。

「怎麼樣?阿洵起床了嗎?」

紀少衍不管是唇邊,還是眼角都是溫和的,整個人透着善意,而且他又坐在輪椅上。

面對這樣的他,江阮真的生不出氣,只能淡淡地笑,輕聲道:「嗯。」

紀少衍沒有忽略她眸底一閃而過的情緒,他大概也能猜到她去樓上發生了什麼,必定是受了委屈。

「江阮,其實阿洵不壞,他就是脾氣急了些,你再相處一段時日就知道了。」

聽到他這麼說,江阮便猜到紀少衍應該是知道了點什麼,她剛才情緒沒有隱藏好?又或者是他知道自己的侄子是什麼德性?

不管怎麼樣,紀少衍會這樣說,大概是因為他不希望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侄子水火不容吧,而紀洵是他的晚輩,他自然希望她這個長輩讓着晚輩一些。

想到晚輩長輩之別,江阮的心裏才好受一些,就當他是晚輩吧,自己當長輩的總要寬容一些。

「嗯,我知道。」

見江阮輕聲應了,紀少衍對她的印象又好了幾分,受了委屈也沒有發作,還能保持得這麼冷靜,阿洵的確蠻有福氣的,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珍惜。

紀洵下樓的時候,江阮和紀少衍已經吃上了。

遠遠的,就看到兩人談笑風生,江阮坐在紀少衍的對面,勺子里舀了一個餃子正低頭咬着。

而對面的紀少衍不知說了什麼,江阮有些驚訝地抬起頭,之後一雙眼裡布滿了輕盈的笑意。

少女的面龐白皙,乾淨,再加上那雙眼睛一笑起來充滿了善意,沒有半點攻擊性。

這張臉還真是會欺騙人。

紀洵踩着沉穩的步子走過去,他一靠近,周圍的空氣和溫度就下降了幾分,江阮眼底的笑意也跟着消失不見。

她心不在焉地吃着碗里的餃子,誰到到紀洵的步子卻突然轉了個彎坐到她身邊。

江阮一愣,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氣息籠罩過來,牙膏清冽的氣息夾雜着男性的特有荷爾蒙,強勢分明地圈住她。

一瞬間就讓她覺得頭皮發麻,整個人的神經都繃緊了。

她下意識地看向紀少衍。

紀少衍依舊是那副模樣,唇邊帶着淡淡的笑意,臉上並沒有任何不妥之色。

他難道就不覺得有問題嗎?自己畢竟是他的妻子,和他侄子坐在一塊?或許是她自己想多了?

江阮不知道的是,在紀少衍的眼裡,他們兩個本來就是夫妻,只不過紀洵心性惡劣,非得拿他的名號來頂替不可。

江阮手指僵硬地放下勺子,不着痕迹地拉遠了自己和紀洵的距離。

紀洵掃了江阮一眼,然後抬眸,目光落在紀少衍身後,「陳伯,我小叔今天葯吃了么?」

陳伯被點名,很快反應過來,搖頭:「還沒有呢。」

聽言,紀洵皺眉,「小叔,今天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沒吃藥?」

紀少衍只能看向江阮道:「我先回房吃藥,你喜歡吃什麼不用客氣,讓王媽給你盛。」

面對他的溫柔和關懷,江阮趕緊道謝:「謝謝,我知道了。」

之後陳伯上前,推着紀少衍的輪椅離開了。

等人走後,江阮才意識到飯桌前只剩下她和紀洵了,二人獨處,江阮恐紀洵又要發難,沒等紀洵反應過來,就已經起身朝着剛才紀少衍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紀洵眯起眼睛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有那麼可怕?

傭人將早餐端到他面前時,噫了一聲:「二先生和少奶奶剛才明明在這裡的呀,怎麼這麼快就吃完了?」

少奶奶……

聽到這句稱呼,紀洵俊美的臉上多了一抹戾氣,危險的目光朝來人掃了過去。

「你喊她什麼?」

傭人嚇了一跳,才想起了這位少奶奶進門家紀少交待她們的話,她臉色一白,趕緊補救道:「對不起紀少,我剛才一時口誤了。」

紀洵冷哼了一聲,面色沉鬱地威脅:「管好你們的嘴,要是讓我聽到你們亂喊,被她知道了……」

「紀少放心,我一定會管好自己的嘴巴,不再亂說的!」

正好這個時候,紀洵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漫不經心地拿出手機掃了一眼,是他的助理杜宇飛打來的電話。

紀洵掃了傭人一眼,傭人便趕緊退下去了。

之後他才接起電話,冷聲:「查到了?」

杜宇飛的聲音在手機那端很嚴肅:「查到了紀少,是星臨的那幫老傢伙乾的,那天在酒會上他們在紀少的酒里下了葯,然後還找了一堆記者,準備第二天的時候直接讓紀少見報的。」

說完,杜宇飛又補了一句:「他們安排好了一切,但是沒料到紀少提前離開了,所以這次的計劃落了空。」

落空?

紀洵危險地眯起眼睛,「也就是說,那天晚上的女人不是他們安排的?」

「他們安排的是陸家的千金,但是都沒有得逞。」

「那,那天晚上的女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