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至尊丹神
至尊丹神 連載中

至尊丹神

來源:常讀 作者:順奇孜然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宮婉 奇幻玄幻 張牧

天才丹聖張牧,煉製出十品帝丹,卻被青梅竹馬的愛人陷害,在三百年後重生歸來,卻因為靈魂陷入沉睡,被人誤認為傻子
當他靈魂恢復的時候,天地為之變色,曾經的仇人,將會被他一個一個全部斬殺,最終成為一代至尊丹神
展開

《至尊丹神》章節試讀:

第4章


「不要忘了,給我的承諾。」

張北山看着南宮婉月帶着張牧離去,心中微微有些不忍,但很快心中的不忍,就被他壓了下去。

冷冷的對着張元說了一句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相比於破君丹和提升的這三成供奉,他認為張牧的犧牲是值得的。

南宮婉月跌跌撞撞的帶着張牧回到了自己的小院,看着臉色蒼白,氣若遊絲的張牧,她的心如刀絞。

恨不得她自己能夠為張牧承受這一切。

小雲見到躺在床上的張牧,眼中也泛起了淚花。

她從小就開始照顧張牧,對張牧也有很深的感情。

雖然張牧看上去獃頭獃腦的,但是張牧卻沒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生活也能自理,可以說單純的從他的行為來看,只是比正常人少了一些靈性罷了。

看着憔悴的南宮婉月,小雲想要安慰,卻也不知道如何開口。

只能默默的幫助南宮婉月為張牧擦拭被汗漬弄髒的臉頰。

同時為張牧脫下了外衣,蓋好了被褥。

「夫人,你去休息休息吧,我在在這裡照顧牧少爺,就好了。」

小雲看着疲憊,憔悴的南宮婉月,輕聲開口道。

南宮婉月,看了一眼小雲,搖了搖頭,然後再次把目光看向了張牧。

而此時,張牧的體內卻是發生着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形成的金色屏障,正在一點點的化為金色氣體,進入他的身體。

不斷的修復他的筋脈和血脈。

原本因為他的血脈被奪,筋脈全部受損,只不過短短半天的時間,就已經被金色氣體完全修復。

而這些金色氣體在修復了他的筋脈之後,又開始幫助他恢復他的血脈。

雖然現在,他的血脈還沒有完全的恢復,但是血脈的強度已經超過了他之前的血脈。

隨着時間的流逝,他的靈魂也已經完全融合了金色物質。

靈魂開始緩緩從沉睡中醒過來。

「這是……」

「金色壁障竟然在恢復我的血脈!」

「不對,我的血脈已經被恢復了,這是在強化我的血脈。」

張牧之前並不是一直處於沉睡狀態,偶爾也會清醒過來。

他對自己身體的情況,還是非常了解的。

現在感受到自己的血脈在金色物質的強化下,越來越強大。

甚至已經超過了他重生之前的身體。

「夫人,牧少爺醒了。」

小雲看到張牧的眼皮動了動,然後緩緩的睜開,激動的對着南宮婉月喊道。

守護了張牧三天三夜的南宮婉月,聽到小雲的話,連忙睜開了眼,看向了張牧。

她最擔心的就是張牧熬不過去,被奪取血脈,對張牧的傷害實在太大了。

現在張牧總算醒了過來,雖然以後還會承受很大的痛苦。

但是活着總會有希望。

「牧兒……」

南宮婉月南妮了一句,然後看向小雲道:「小雲,去給牧兒把湯端過來。」

小雲連忙離開房間,小跑着向廚房而去。

「母親!」

張牧睜開眼,稍微適應了適應,就聽到了南宮婉月和小雲的對話。

當他看到南宮婉月憔悴的樣子,就知道南宮婉月肯定是一直守候在他的身邊。

心裏不由得難受起來。

這讓他對張家的人更加的痛恨了起來。

心裏暗自發誓,必須要讓張家這些人付出代價。

敢奪取他張牧的血脈,欺負他的母親,就要承受他的怒火。

「啊!」

「牧兒,我……我聽錯了嗎?」

南宮婉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她都感覺這是她自己出現的幻聽。

十六年了!

這是她第一次聽到張牧說話。

也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喊她母親。

她雙眼緊緊的盯着張牧,想要確定是不是自己出現了幻聽。

「母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張牧再次開口道。

他看出了南宮婉月的驚訝。

畢竟十六年從未開口說過話,突然之間能夠說話了,讓誰都會覺得不可思議。

「牧兒……」

「牧兒,你……你怎麼……」

南宮婉月再次聽到張牧說話,而且跟正常人一樣,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母親,可還記得我剛出生的時候,那一團金光。」

「我這些年一直都有意識,只不過是因為靈魂被困在這金色屏障之內,只留下了本能的意識,所以才會如此。」

張牧看出了南宮婉月想要問什麼,仔仔細細的解釋了一遍。

而在他解釋的時候,小雲也來到了張牧的房間。

當她知道張牧竟然並不是真的傻,臉上也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隨後想到之前在照顧張牧的時候,說的一些話,臉上又出現了一抹紅暈。

「牧兒,你的意思是說,現在你的血脈已經恢復了?」

「還變得更加強大了?」

聽完張牧的解釋,南宮婉月露出了驚喜的表情,也沒有在意小雲已經進來,迫不及待的看着張牧問道。

「嗯,我的血脈恢復了,還更加強大。」

「以後,再也沒有人能夠欺負我們。」

「以前欺負我們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張牧說著,眼中閃過了一抹狠色。

「牧兒,娘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就好。」

南宮婉如溫柔的看着張牧說道。

她並不想張牧現在就暴露他的天賦。

萬一家主這些人知道張牧的血脈恢復了,她也不知道會不會再次對張牧出手。

有天賦,沒有實力,對張牧並不是好事。

但是她心裏已經做好打算,不管如何也要為張牧獲取更多的修鍊資源。

「牧少爺,這是夫人給你熬得的參湯,你先喝點吧。」

小雲此時見張牧和南宮婉月說得差不多了,來到了張牧床邊。

「小雲,謝謝你這些年的照顧。」

張牧見小雲過來,溫和的開口說道。

這些年他的衣食起居基本上都是小雲在照顧。

而小雲也沒有因為他是傻子,而有任何照顧不周的地方。

更沒有對他有任何怠慢。

所以張牧對小雲還是很感激的。

甚至他已經把小雲當成了自己的家人。

「少爺,這都是小雲應該做的。」

小雲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臉上再次出現了紅暈。

張牧笑了笑,端過了參湯,一口就喝了下去。

南宮婉月見張牧喝下了參湯,又跟張牧囑咐了幾句,讓張牧好好休息休息,然後帶着小雲一起離開了他的房間。

「小雲,剛剛牧兒說的話,除了我們三個人,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離開張牧的房間之後,南宮婉月非常嚴肅的對着小雲說道。

「夫人,小雲就是死,也不會把少爺的事情說出去。」

小雲語氣堅定的看着南宮婉月開口道。

她從小就跟着南宮婉月,而對方也從來沒有把她當成下人丫鬟,她早就把南宮婉月和張牧當成了最親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