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大明星真不是我啊
大明星真不是我啊 連載中

大明星真不是我啊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巫馬行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安曉 陸遠 霸道總裁

(新書《我真沒想出名啊》已發) 重生者楚青不想成為大明星,而且他人生只有兩個簡單的願望
1.娶一個愛自己的平凡老婆,安穩地過日子
2.悶聲發大財
可惜,他的這兩個願望註定落空
著名作家、詩人,天王歌手、各類影帝、視帝,票房奇蹟被莫名其妙地安在了他頭上,打碎了他的願望…… 「什麼?我是大明星?」 「什麼?柏林又頒獎了?不去
」 「借口?有什麼借口啊,我那天肚子痛,肯定去不了……」...展開

《大明星真不是我啊》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龍套


  平行世界,2003年。

  橫店。

  楚青哼着小曲,在劇組裡忙碌着。

  通過這些天的觀察,他已經對這個世界有了基本的了解。

  這裡跟他前世所生活的地球十分相似,不過依舊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

  比如前世那些大明星唱的流行歌曲,大導演拍的大著作,這裡一個也搜不到。

  也就是說,只要他想,完全可以從腦海里搬運一些流行金曲來!

  但楚青是個隨遇而安的人,他並不想成名,那樣的生活太累了,出個門都得躲着記者,還不如寫幾本小說,悶聲發大財不香嗎?

  而且,現在這種偶爾跑個龍套,做點雜活,混碗盒飯的小日子,也挺舒適的……

  正忙碌着呢,遠遠地,他就看到負責管理群演的群頭朝他走來。

  「小楚,過來,夏導找你。」

  「王哥,啥情況呢?」楚青很懵,他跟導演八竿子都打不着關係!

  「放心,是好事!」

  群頭小王一臉喜色地拍了拍楚青的肩膀:「這不是《傾世皇妃》要開拍了,但主題曲還沒定嘛,前兩天我聽你哼的那首歌感覺挺有意思的,就跟夏導提了一嘴,沒想到網上搜不到,這不就來找你了。」

  「啊?可……」

  「別可是了,麻溜點,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萬一夏導看上你了呢?」

  確實,這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是極好的機會。

  可楚青並才不想啊!

  只是群頭太過於熱情,壓根不給他拒絕的機會。

  ……

  導演休息室。

  夏寶陽正戴着耳機,循環播放着某首歌謠,神色惆悵。

  「還是感覺差了點味道啊!」

  這段時間,被他拒絕的作曲家不計其數。

  不是不好,而是差了點味道!

  也正是因為這樣,劇組的副導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就連夏寶陽的妻子陳薇安也有意見。

  「你能不能改改你這臭脾氣?老王和秦漢這種知名的組合都入不了你的眼?這世界上哪有那麼多十全十美的東西?」

  說實話,陳薇安既着急又無奈。

  因為性格原因,丈夫這些年錯失了不少執導大製作的機會,那些跟他同期的導演,已經有不少磨刀霍霍衝擊好萊塢了。

  不過,夏寶陽絲毫沒有悔改之意,他放下耳機,目光堅定。

  「一個作品,如果連我自己都不滿意,觀眾怎麼可能滿意?」

  陳薇安深吸了一口氣,正想發作。

  然而就在這時,門開了,群頭小王漏出一個腦袋,諂媚地笑着:「夏導,陳導,各位副導,人我給你們帶來了。」

  「嗯,進來吧。」

  夏寶陽撇了楚青一眼,緩緩點頭:「聽小王說,前幾天你哼了一首古風歌?歌名叫什麼?原唱是誰?」

  「那首?」

  「就是血染江山的畫,怎敵你眉間一點硃砂……那首!」

  「嗷,你說傾盡天下啊,原唱是……」

  楚青理所當然地說著,只是當那個名字要脫口而出時,他卡殼了。

  河圖?

  這個世界哪有什麼河圖?哪有什麼傾盡天下?

  「怎麼了?」

  夏寶陽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額,沒什麼,這首歌並沒有原唱。」楚青有些心虛,眼睛看向別處。

  沒有?怎麼可能?

  夏寶陽眯起了眼,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一閃而過。

  「難不成,這是你原創的?」

  「是吧……」

  「那你當著我的面唱一遍給我聽聽!」

  「憑……」

  楚青可不樂意了,憑啥你說啥就是啥了?想白嫖?做夢!

  但就在這時,陳薇安突然一拍桌子,她發飆了。

  「夏寶陽,你是吃錯藥了吧?那麼多知名的作曲者寫的歌你看都不看,在這耽誤時間?《傾世皇妃》馬上就要開拍了,到時候主題曲沒選好,我看你怎麼交差!」

  「是啊,夏導,陳導說得對,一個群演,能寫出什麼好歌?」

  「再好能有老王和秦漢這種這名組合的寫的好?」

  「夏導,三思而後行啊,這事傳出去,以後還有誰敢給我們寫歌?」

  劇組其餘高層也紛紛附和。

  不過,夏寶陽不為所動,他依舊目不轉睛地注視着楚青,似乎在期待着什麼。

  「血染江山的畫,怎敵你眉間一點硃砂……」

  能寫出這首句的,證明這首歌不會差,他有聽完這首歌的理由。

  楚青面色平靜,但憨厚的目光卻透露着憤怒。

  面對這些人的質疑,楚青深吸了一口氣,似乎做出了某個艱難的決定。

  反正,也就一首歌而已……

  應該不至於這麼容易出名吧?

  「小楚……」

  群頭張了張口,本想勸楚青跟他走,事情鬧成這樣,也非他本意。

  然而,楚青卻清了清嗓子。

  開口了……

  「刀戟聲共絲竹沙啞

  誰帶你看城外廝殺

  ……」

  「真好意思唱?」

  「年輕人,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怎麼?他該不會真以為,自己能跟那些知名作曲家相提並論吧?」

  那些副導紛紛冷笑,有些不以為然。

  但夏安陽卻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這旋律,有點意思。

  「當時纏過紅線千匝

  一念之差作為人嫁

  那道傷疤誰的舊傷疤

  還能不動聲色飲茶

  踏碎這一場盛世煙花……」

  歌聲繼續。

  當唱到這的時候,所有人眼珠子瞪得滾圓。

  嘶!

  聽起來倒是有那麼點味道。

  只可惜聲音顯得有些嫩,如果再成熟點,帶點滄桑感就好了。

  「血染江山的畫

  怎敵你眉間一點硃砂

  覆了天下也罷

  始終不過一場繁華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見你淚如雨下

  聽刀劍喑啞

  高樓奄奄一息傾塌……」

  唔,詞風也不錯。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甚至以為,這是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一時間,眾人臉色多少有些尷尬的意味。

  「夢中樓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舊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並肩看天地浩大!」

  曲終!

  那凄凄涼涼的愛情,彷彿活靈活現地展現在眾人面前。

  甚至,陳薇安眼角都有些濕潤……

  「好!」

  夏寶陽眼神愈發明亮。

  得虧他堅持,否則可錯失良才了。

  這下,他得意地揚起頭,看向眾人,彷彿在示威一般,陳薇安不動聲色地擦了擦眼淚,罕見地沒跟丈夫抬杠。

  倒是人群中,不知道是哪位副導,有些不服氣提了一句:「歌倒是不錯,就是唱的火候欠缺。」

  火候?

  楚青自嘲一笑,他又不是專業的!

  「那個,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時間也不早了,楚青打算撤退,他總覺得,在座的這些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太正常。

  「等等!」果不其然,夏寶陽叫住了他:「這首歌我覺得不錯,你開個價吧!」

  「不賣!」

  「嗯?不賣你來這做什麼?」

  「明明是你把我叫來的好吧?」

  「……」夏寶陽一陣啞舌,他微微嘆了口氣,拿出了誠意:「如果你是因為剛才大家對你的態度而有所不滿,那我讓他們給你道個歉。」

  劇組內,不少人尷尬地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但為了這首歌,他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道歉!

  或許,唱的是有不足。

  但這首曲子,感染力實在太強了!

  或者說,太適合《傾世皇妃》這部劇了!

  「小楚啊,剛剛是我們有眼無珠,俗話說不知者不怪,你就別跟我們計較了……」

  這些人這麼一鬧,楚青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要賣的話,其實也不是不行……」

  「你說,要多少?」

  夏安陽大喜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