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最強戰帝
最強戰帝 連載中

最強戰帝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沈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戰帝 沈浪

九星連珠之時,至陰之氣湧現,大地被黑暗籠罩,萬千魔神蠢蠢欲動, 乾坤倒轉
黑暗主宰魔神殿要掌控世界,邪神血祖想要橫掃天下,封印數萬載的魔族想要重臨人間…… 少年沈浪持「封天鼎」,修鍊神魔功法,逆天改命,一步步解開天地迷局,吞噬無盡星辰,煉化天地萬物……一個人,一把刀,手摘星辰,力破乾坤! 群 8749490 ...展開

《最強戰帝》章節試讀:

第二章 我要踏上武道巔峰!


  刺鼻的氣味在教室裏面蔓延了開來,教室里所有的人都傻眼了。

  那個廢物說的,竟然這麼準確?

  他不是胡說一通的嗎?不是故弄玄虛的么?

  這怎麼可能呢?

  木琴三步並作兩步衝到了沈浪的桌子前,將桌上那一張紙拾了起來,只見上面寫着三條簡簡單單的公式。

  「這樣也行?」

  她拿起一支筆開始計算了起來,從紙上的每一條公式上延伸開去,一張紙很快就被她寫滿了,只剩下了一點點的空隙。

  「咕咚!」非常不爭氣的咽了口唾沫,木琴看着自己手上的紙張倒吸了一口冷氣:「竟然這麼簡單!區區三條公式就把整個流程全說明得清清楚楚,所有問題都解決了,沒有任何破綻……而且,按照這個煉製出來的話,只要操作的時候不出差錯,這很可能會是一件三品靈器啊!可是,可是我……我之前只是想煉製一件一品靈器呢……」

  「什麼!」剛剛緩過神來的幾十號人一雙雙眼睛離開瞪得賊大。

  過了好一會,木琴才終於回過了神來,掃視了一下教室問道:「沈浪那個混蛋呢?」

  「出……出去了……」邊上一個少年怯怯的說道。

  木琴大怒:「老娘的課他也敢翹?誰給他的膽子!」

  教室裏面一群人噤若寒蟬,沒一個人敢說話了,木琴導師性子極好,但是要麼不發火,一發火就跟母獅子似的,非常嚇人。

  冷哼了一聲,木琴拿起了那一張紙往外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下課吧,等那小子回來了讓他來見我!惹火了我我直接把他丟到玄冰崖吹上個七天七夜!」

  「七天七夜!那不凍成冰棍了?」一班的同學俱是打了個冷戰。

  那玄冰崖沒有冰,但是罡風凜冽,乃是塔雲學院用來處罰違反校規的學生的地方。

  一般來說就算犯了錯,丟到玄冰崖吹上幾個小時其實都夠嚴重了,三天那是快要被開除的地步了,至於七天……除了當年一個瘋子差點把導師殺了,之後幾乎沒有人這麼倒霉過的。

  真要在那呆上七天,絕對的有死無生!

  「喂,你們說這到底怎麼回事啊?」肥頭大耳的郝然開聲說道。

  周圍幾人都是直接從座位上起身,圍到了班長許青的面前,之前帶頭擠兌沈浪的就是他了。

  「老大,你說這廢物怎麼回事呢,塔雲學院他都是靠後門進來的,進來後這麼多年了,從頭睡到尾,沒想到他竟然是煉器天才……」

  「哼!」許青冷哼一聲道:「天才個屁!我看他根本就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一個天脈聖體的廢物,連武魂都沒有,活着就是浪費糧食。」

  「不會吧?」郝然瞪大了眼珠子,失聲道:「之前他走出門外的時候數數,可是分毫不差呢,而且那幾條公式連木琴導師都……」

  「啪!」

  許青直接一巴掌拍在了他腦袋上說道:「老子說不可能就絕對不可能!就算他這次說准了,也不過就是多看了幾本書而已!煉器師的天賦要求比武道還要高的多,對神念的要求幾乎把百分之九十以上想成為煉器師的人拒之門外了,他一個走一步打三個哈欠的廢物,能走煉器之道?」

  「是是,老大說的是!」

  眾人紛紛附和道,眼中的神色閃動不一。

  不過就算有人心裏想法不一樣,卻也是不敢流露出來的。

  這一班誰敢跟許青唱對台戲,那是活得不賴煩了。

  「郝然你出去通知一下沈老大,告訴他那廢物出去了……嘿嘿,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敢隨便出門,他就不知道沈老大時時刻刻盯着他么?難道他以為雪叮噹那個小魔女能一直護着他?」許青陰笑了一聲說道。

  「嘿嘿嘿……」周圍的人跟着陰笑了起來。

  其他一些沒有說話的人心有不忍,卻是忌憚於這許青的後台,都沒有敢說話。

  只是心裏祈禱沈浪不要太倒霉了。

  而此時的沈浪爬上了半山腰一處巨石,坐在那裡開始整理思緒。

  早上來上學的時候經過後山,他遇到了一個算命老頭,那老頭神神叨叨的,說了些不着邊際的話。

  最後在他額頭輕點了一下,到了教室他就一直睡到了現在,還做了個如此奇怪的夢,莫名其妙就獲得了戰帝的記憶,要說這跟那算命老頭沒有關係,鬼都不會信啊。

  「後山這一片區域已經少有人來,再往裏面已經算是塔雲學院的禁地了,一個算命老頭怎麼會跑到這裡來的?要知道這塔雲學院的幾個老傢伙可是聽說已經到了玄武鏡這種恐怖境地了,怎麼可能讓這種莫名其妙的人走進後山?」

  只是這麼一想,沈浪的心思馬上又到了戰帝的記憶上了,這記憶之中有無數強橫的功法,還有關於煉器和煉藥等技能的種種訣竅。

  但是這記憶卻似乎有着非常多的人為干擾的痕迹,很多細節,都似乎被封印或者抹除了。

  「圈圈個叉叉的,記憶竟然都打馬賽克,我記得這種事情一般是那小島國人才喜歡乾的?」沈浪有點鬱悶。

  不過關於其中修鍊的功法,煉器,煉藥等等,卻是清晰無比,讓沈浪感覺自己昨天才操作過一般。

  不過這所有的功法都是建立在可以正常修鍊的前提之下的,而沈浪,不但是天脈聖體,同時還沒有武魂。

  偏偏連戰帝的記憶當中,都沒有解決天脈聖體的辦法。

  只是依稀了解到,類似這種體質的武者需要用各種秘法,或者材料來刺激身體,好讓天脈聖體覺醒。

  如今的沈浪得到戰帝這種強者的記憶,就如同得到了一座巨大的寶庫一般。

  但是無法修鍊的話,這實在是難受的很,就跟太監上青樓一樣。

  沈浪不但是無法修鍊的天脈聖體,幾乎無法感覺到天地之間的靈氣,而且要命的是還沒有武魂!

  所以努力十年,到現在他也不過就是力武境二重天而已,連大街上一名挑夫或者小販可能都不如。

  星辰大陸的武道修鍊分為許多個境界,為:力武鏡、氣武鏡、靈武境,玄武鏡等等……

  這每一個境界又分為九重天。

  力武鏡,主要是練力為主,雖然可以吸納靈氣增強修為,但是主要是修鍊體魄。

  手破岩壁,生撕虎豹;

  氣武鏡,則是練氣為主,氣武境武者可以將吸納進來的靈氣全部儲存在丹海,靈氣液化,丹海初顯,開始可以釋放一些大型法術,並能使用靈氣淬鍊肉身。

  耳聞蟻斗,丹海固型。

  靈武鏡,則是比氣武境更上一層,可靈氣外放凝聚龍虎猛獸,甚至羽翼各種形狀。

  足踏波面,凌空滑翔,虛渡橫空。

  玄武境,靈力固化成丹,靈氣化翼,由虛變實,可上天入地,反掌之間山崩地裂,許多宗派護法強者俱是這個修為。

  ……

  力武境主要是鍛體,氣武境以上都主要是靠天地間的靈氣來淬鍊身體了。

  而沈浪要命的就是這一點,他是傳說中的天脈聖體,這個據說遠古時期能撼天動地的體質現在就是個廢物,根本沒有適合的功法可以修鍊,也很難吸取天地間的靈氣。

  這個體質如同遠古神魔一般,走的是「肉身成聖」這一條路,而肉身成聖,早已經是神話時代傳說中的事情了。

  就算是沈浪現在有着戰帝的記憶,這記憶中也沒有適合天脈聖體修鍊的功法。

  甚至具體怎麼覺醒這天脈聖體,他都不清楚。

  而武魂,是星辰大陸之人與生俱來的天賦,武者在武道上面的成就,與他的武魂息息相關。

  武魂種類無數,有自然武魂,火焰、冰魄、颶風、雷電等;

  也有器武魂,比如刀、槍、劍、戟;

  還有有獸武魂,朱雀、青龍,白虎等等;

  甚至還有許多強大的變異武魂,比如暗武魂、光武魂;

  武魂,是能夠隨着武者實力提升而不斷進化變強的,最重要的是到了氣武境在丹田處凝聚丹海的時候,主要靠的就是武魂的協助,沒有武魂的話,根本無法形成丹海。

  沒有丹海,那還如何修鍊下去?

  若是突破到氣武境,那就表明邁入了先天的境界,不但力量暴增,而且丹海會形成,靈力吸收更快,也更加精純渾厚開始慢慢液化,會成為各個勢力拉攏的對象。

  但是沈浪,是沒有武魂的廢物。

  天脈聖體已經夠嚇人了,連武魂都沒有,在外人看來,再也沒有比他更廢的人了。

  「那一張人臉,到底是什麼?戰神殿之主戰帝,乃是人間界至尊般的存在,怎麼如此輕易隕落,而且現在整個大陸沒有一點關於他隕落的信息?這個混蛋,把許多關鍵地方的記憶給抹除了……」

  沈浪眉頭緊鎖,想要將記憶中的各種事情回憶串聯起來,然後想從中分析出來一些事情。

  只不過那自稱跟他為一體的戰帝,似乎早就跟他一樣,想到了種種可能,竟然將許多關鍵的地方給抹除掉了,讓得這記憶變得非常零碎,分散。

  修鍊功法這些,倒是非常完整。

  但是戰神殿發生了什麼事情,人間界發生了什麼大事,現在的沈浪卻是一無所知,所有的這些記憶都缺失了。

  好像作為戰帝的他,跟自己開了一個玩笑,想讓他自己去猜測這些謎底一樣。

  「傳說中,戰神殿是作為人族聖地的存在,統領人族,地位還在傳說級勢力之上,神秘無比。但是戰神殿到底在什麼地方,星辰大陸的人卻沒幾個人知道了。有人說戰神殿深藏在地底,等閑不會露面,也不插手人間界的事情;還有人說,戰神殿是遊盪在異空間,不是至強者,沒有特定坐標,根本難以找尋……從這記憶分析來看,倒是後一種的可能性更大一點……」

  「恩,腦袋有點混亂了,我現在去研究戰神殿的事情做什麼?真要是找到了戰神殿,難不成我還能走到人家面前去說我是你們老大戰帝?」

  沈浪刷的一下從石頭上站了起來,一雙眼睛異常的明亮:「我是沈浪,我的命運要由做自己來主宰!戰帝的命運絕對不會再次發生!我需要變得更加強大,我要踏上整個人間界的武道巔峰!我要超越戰帝!」

  註:書友們可以加一下Q群,一起聊天哦:8749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