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豪門廢婿
豪門廢婿 連載中

豪門廢婿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豪門廢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修 江野

他做夢也沒想到,一夜之間自己竟然變成了大富豪!展開

《豪門廢婿》章節試讀:

8 家主之位


從這裡離開,杜悅然神情疲憊。

她沒有想到林修竟然和徐冉有交情,他們是怎麼認識的?

徐冉和林修比起來,一個天一個地,多麼好的運氣才能和徐冉攀上交情。

她想,如果可以的話,杜家和華融的合同是不是就好談了些,當然前提是徐冉願意幫這個忙。

半晌,徐冉對林修說道,「你今天早上到華融是為了找徐冉幫忙的?」

林修看着妻子無奈的笑了笑,「不是啊,我是去買股份去的。」

杜悅然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看他們關係,分明就是找徐冉幫忙通氣的,還自顧自的說大話,不吹牛皮會死嗎?

「咱要點臉可以嗎?」

杜悅然只是嘆了口氣,沒多說什麼。

雖然公司鬧事的視頻被傳播開了,但他畢竟是為了她好。

得知這些事,杜悅然又有些後悔,她當時太衝動了,那一耳光實在有些傷人。

杜悅然心裏雖然愧疚,可是習慣了林修事事以她為先,又不想低頭。

想了片刻,只好別彆扭扭的小聲說道,「在奧本餐廳的時候誤會你了,不過你也有錯,以後這種事不能瞞着我,都得告訴我。」

林修無所謂的笑了笑,說道,「我沒放在心上,你也別在意。」

林修知道杜悅然是心裏不好意思,其實在妻子的心裏,她還是很在意他的,不然在展出的時候也不會一臉焦急的想要帶他離開。

之後,他們來到一樓的一處包間,杜悅然在門前停下了腳步,對林修說道,「你在華融的事情他們都知道了,到時候他們肯定會為難你,你不用理會他們,一切有我。」

說完,她呼出了口氣,打開了門。

裏面家族的人圍成了三桌,都是杜家的族人。

老爺子被他們簇擁在一起,臉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悅然來了,來二爺爺這邊坐。」老爺子和她爺爺是親兄弟,爺爺走後,家族中也就是這位最德高望重了。

杜悅然看着這一幕,皺了皺眉,腦海中思緒紛飛。

她本以為因為林修的鬧事,家族中的人會全力批判,她本來都已經做好了舌戰群雄的準備,可是現在情況卻明顯的反過來了。

老爺子本來對她不假辭色,但是現在這幅慈愛的看着後輩的笑容,她還是第一次見。

「你怎麼也來了,哦對了,你是我們家的上門女婿,專門混吃的。」

杜放看到杜悅然身後的林修,臉上露出了不屑。

「就是,這種有飯吃的場合每次都少不了他,等真有事了反而見不到人影了。」

杜放的妻子張璇也隨之應和道。

林修有些無奈,他覺得跟這些人計較實在太過幼稚,本來這群人就不歡迎他,就算他來了也只會被貶低侮辱,當然他也已經習慣了。

但是,如果他不來,這些人也不會就此收手,他們也會針對自己的妻子。

「林修是我們杜家的人,杜家的年會,難道還要分高低貴賤嗎?我怎麼不知道我們家族還有這種規矩?」

聽到這話,眾人有些獃滯,在他們的記憶中,杜悅然可是一貫對林修不假辭色的,再說別的時候大家也時常諷刺過,她也沒有說什麼。

這次,還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杜悅然和林修落了座,菜也逐漸上齊了。

眾人一邊吃一邊談笑,除了剛開始的那幾句嘲諷,根本沒有想要找麻煩的架勢。

「哎呀,忘了跟悅然說,我們杜家和華融的合同解決了,你沒來的時候華融打電話說明天就可以主持簽約儀式了,二爺很滿意,就不計較你之前的無禮的事了。」杜悅然的大伯爽朗的笑道,手裡的一杯白酒直接悶了下去。

眾人像是被打開了開關,話匣子一個接着一個,哪有在外面時的低沉和。

「也不知道哪位大佬做的,這事做的好。」

「有本事,能夠扭轉乾坤,轉危為安,我們杜家的福星啊!」

「唉,對於某人來說,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沒有這個反轉,某人可就被我們家掃地出門了。」

眾人紛紛猜測背後的人,這種手段可不是人人都能幹成的,華融集團在金融界名聲滿貫,哪是這麼容易搞定的。

視頻傳開後,他們以為杜家到絕路了。

得罪了華融,他們家族也會被殃及到,怎麼會有好果子吃。

可最後卻出現了反轉。

他們心心念念的合同,成了!

杜悅然戳了戳旁邊的林修,說道,「你讓徐秘書幫的忙嗎?」

林修將仔細剝好的蝦放到杜悅然的盤子里,愣了愣,說道,「怎麼了?嘗嘗蝦,很好吃。」

他沒有聽到別人談論什麼,這種場合他一般都是充耳不聞,淡定的做自己的事。

「飯桶,什麼都不懂!」

安媛冷冷的瞪了林修一眼,心裏越發不待見他。

「一個個的猜有什麼勁兒,直接打電話問問是誰做的,這件事辦得很好,我會把他定為下一任家主!」

老爺子興緻上來喝了挺多酒,但卻不是沒有自主意識。

三千萬的項目一口氣拿下來,這不是開玩笑的,要有多大的面子才能和華融成為合作夥伴!

下一任家主?

眾人驚喜的看着老爺子,他們也十分驚訝到底誰辦成了這件事。

老爺子尊敬的說道,「岳總好,我是杜家的杜正雄,我想知道是我們家那位後輩這般優秀,能和貴公司談合作?」

岳總是華融僅次於章德源的人物,權力不小剛剛也是他親自通知的。

「合同?我不了解,我只是代章總傳達,其它的並不清楚。」

他的手裡還有一大堆的工作,哪裡有閑工夫來管工作範圍之外的事。

「這、您是幫章總代為傳達?」老爺子驚愕道。

「對,你們找章總就行了,我這邊還有事,掛了。」

電話掛斷。

老爺子扶着桌子的邊緣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用力拍了記桌子,包間頓時安靜下來,「你們中間到底誰和章總談的,出來吧,我老頭子一言九鼎,能低調做人低調處事,這份心性難得,我定把家主之位傳給他。」

眾人互相對視,都沮喪的嘆了嘆氣,雖然他們對家主之位很眼紅,但和章總牽扯進來,他們哪敢獨攬功勞。

三張桌子間,只有杜悅然看着還在掃蕩食物的丈夫,心裏複雜無比。